返回 流金岁月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影视小说 > 流金岁月 > 第40章

第40章

永正与一个朋友忍不住,插进来也要跳,众人轰然下场,游戏室一下子成为舞池。
  永正边笑边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锁锁有点不大开心。”
  “她处理得很好,我看不出来。”
  南孙把永正带到书架旁坐下,顺手拿起一只小丑型掌中木偶,玩了起来。
  “锁锁一直在喝。”
  “让她散散心。”
  一直明白她的意思。
  见南孙玩得起劲,他问;“喜欢小丑?”
  “物伤其类。”
  永正微笑:“这算是牢骚?”
  南孙看看四周围的朋友,闹哄哄给她一种安全感,忽然希望聚会不要散,永永远远玩下去。
  她冲动地说;“永正,让我们结婚吧。”
  永正但笑不语。
  一旦出了游戏室,她的想法便会完全改变,永正知道她。
  南孙自嘲:“饥不择食。”
  “我弄给你吃。”
  他早已体贴地摸熟她的脾气,一大杯热牛乳,一客鸡蛋三文治,两个人躲在厨房里谈天。
  “食物医百病。”
  “刚才有人说,难怪锁锁叫锁锁,一看见她,确有被她锁住的感觉。”
  南孙笑,“那位诗人是谁?”
  “他是一位医生,我的一个表哥。”
  “我只以为广东人多亲戚。”
  “你又不是要进王家的门,担心什么。”
  南孙诧异,没想到永正会说这么花哨的话来,咬着面包,作声不得。
  永正也是个怪人,迟迟拖着不结婚,偌大房子,只与男仆同住,照说,这种光是外型已可打九十分的男人很受欢迎的。
  “瞪着我看,不认识我?”永正微笑。
  南孙觉得今晚他侵略性甚强,一改常态。
  “让我们出去看看派对进行如何。”
  “如果你关心我,像关心朱锁锁就好了。”
  南孙没有回答永正。
  锁锁没有在游戏室。
  南孙打一个突,满屋乱找,一边嘀咕,“不该给她喝那么多,应该看住她……”
  永正推开书房的门,“在这里。”
  南孙走进去,看到锁锁烂醉如泥,蜷缩在长沙发上熟睡,身上还盖着一件不知是谁的西装外套。
  南孙嘘出一口气。
  永正说:“你真的爱她,是不是?”
  今夜不知是什么夜,永正每句话都带挑衅,南孙有点招架不住。
  换了别人,她的脸早就拉下来,但南孙总觉得欠下永正不知什么,逼得理亏地忍让。
  书房里一只小小电视机还开着,在播放一套陈年言情片,女主角坐在轮椅上哭哭啼啼,南孙不耐烦,按熄了它,谁知书房里不止三个人,第四者的声音自安乐椅中传出来,他问“散席了吗?”
  是他,他的外套,他一直在这儿陪这锁锁,那么,大约也是他扶她进来,结果他也盹着了。
  南孙推一推锁锁,她动都没有动。
  南孙同永正说:“让她在这里过夜。”
  永正笑问:“你呢,我以为你想在这里过夜。”
  南孙觉得永正不可理喻,越说越离谱,索性转头就走,佯作被得罪的样子。
  永正并没有追上来,南孙也不是真生气。
  出自各式猥琐老中青年的疯言疯语她听得多了,单身女人出来做事,避也避不开这些,上至董事,下至后生,都企图与女同事调笑几句。
  王永正终于沉不住气了。
  与其在南孙面前做一个老好中性人,不如改变形象做登徒子。
  一个令女人放心的男人,多大的侮辱!
  这是南孙的假设。
  第二天,她等永正打电话来道歉,但是没有消息。
  锁锁却问她:“干嘛撇下我?”
  南孙答:“小姐,把你拖来拖去反而不好。”
  “我还是吐得人家书房一塌糊涂。”
  “你看你,面孔都肿了。”
  “真是的,十多岁时是海棠春睡,现在似浮尸。”
  南孙“嗤”一声笑出来。
  “永正是个君子,又懂生活情趣。”
  “给你好了。”
  “你别说,朴朴素素一夫一妻,安安乐乐过日子,是不错的。”锁锁有一丝倦意。
  “怎么了。”
  “记得我那间香水店?”
  “几时开幕?”
  “昨天。”
  “什么?”
  “店主不是我,投资人盗用我的全盘计划,一方面推搪我,一方面私自筹备,店开幕了我才大梦初醒,原来投资人把它当人家十九岁生日礼物送出去。”锁锁长长叹一口气。
  投资人当然是男性后台老板,开头打算在朱锁锁身上下注,后来不止恁地,注意力转移,结果胜利的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女。
  南孙沉默。
  缩手当年从人家手中夺得李先生,又何尝不是用同一手法。
  锁锁也明白,耸耸肩,摊摊手,“这种滋味不好受。”
  “大不了到我家来,我养活你。”
  锁锁笑。
  过一会儿她说:“如今赚钱真的不容易了。”
  “赚倒还可以,剩钱才真的难。”
  锁锁问:“我们怎么会讨论起这种问题来了?”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影视小说 > 流金岁月 > 第40章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心术 2流金岁月作者:亦舒 3血色浪漫 4大宅门作者:郭宝昌 5世界经典电影荟萃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