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流金岁月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影视小说 > 流金岁月 > 第12章

第12章

“包我身上。”她点起一枝烟。
  “有没有找到舅母?”
  锁锁一怔,像是刹那间想不起有这么一个人,这么一回事。
  南孙即时后悔,立刻改变话题,“我还以为你会带男伴出来。”
  “还没有固定的男友,你呢?”
  “也没有。”
  锁锁感喟地说:“见得人越多,越觉得结婚是不可能事。”
  南孙奇问:“你想结婚?”
  “才不呢,”锁锁骇笑,“咦,那些男人。”像是在大都会耽过,从此怕了男人。
  “会有好人的。”
  “在大学里也许,但好的男人泰半像沉静的孩子,你要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也是很累的一件事。”
  南孙想业没想过这一点,也不明何以锁锁有这种过来人的语气。
  锁锁看南孙吃个不亦乐乎,笑说:“你仍是个孩子。”
  南孙说:“这是性格问题。”
  “我还以为是环境。”
  “管它是什么,只要不影响我们的友谊。”
  正说着,一个风度翩翩的年轻人走过来,“骚骚。”手搭在她肩上,她并没有避开,反而趁势握住他的手,态度亲昵。
  她介绍:“南孙,我同学。这是谢祖宏。”
  南孙点点头。
  只听得小谢笑道:“可让我碰见了,天天说没空,幸亏同女孩子在一起,算你。”
  他笑着回自己的桌子,一大堆人,男的全像金童,女的都似玉女,略嫌纨绔,但不失天真,南孙不讨厌他们。
  她以熟卖熟地问;“谢祖宏干哪一行?”
  “吃喝玩乐。”
  “啊?”
  “他什么都不干,他家里做航运。”
  “追你?”
  “但凡穿裙子的都在他追求之列。”
  “是要有这种人才显得热闹。”
  “谁说人没有命,不由得你不妒忌。”锁锁用眼角瞄着那一桌。
  南孙按住她的手,“但社会也有你我的地位,我们会成功的。”
  锁锁只是笑,叫结帐,领班说谢先生已经付过。
  这时小谢又过来坐下,“明天,”他缠住锁锁,“明天一定要答应我出来。”
  锁锁说:“明天我在巴黎,你也来吧。”
  “咄,来就来,又不是稀罕的事。”
  锁锁笑,“那么巴黎见。”
  她拉着南孙离去。
  “明天你真去巴黎?”南孙问。
  “不,是罗马。”
  “你何苦骗他,说不定他真去了。”
  锁锁笑不可抑,“真,他那种人的世界里有什么叫真。”
  她一点也不相信他,可是在他面前,又装得一丝怀疑也没有,这种游戏,需要极大技巧。
  南孙不禁羡慕起来,离开学校就可以玩疯狂游戏,待她数年后毕业,锁锁已是九段高手。
  “谢家有一只豪华游艇,几时叫他借出来我们玩。”
  七个月后,她又辞去飞行工作。
  南孙每见锁锁一次,就发觉她身上的行头道具又进一步的考究精致。
  不知从什么似乎开始,朱锁锁已经放弃穿黑白灰以外的颜色,年轻女子穿素净的颜色反而加添神秘的艳光,她多南孙说,女性到中年反而要选鲜色上身,否则憔悴的脸容加灰秃秃的衣服活像捡破烂的。
  她对这些十分有研究,交的学费也不知有多少。
  开头认为貂皮最矜贵,做了黑嘉玛穿,后来又觉得土,扔在橱角,穿意大利皮革,最后宣布最佳品位是凯丝咪大衣,让南孙陪她去挑。
  走进精品店,南孙不相信衣服上挂着的标价可以在真实世界中找到顾客。
  然而她亲眼看到老老嫩嫩的女性穿插在店堂中,每人双臂拥霸着一堆新衣,满脸笑容喜孜孜地往试衣间跑去,夏季试冬装,冬季试夏装。
  南孙从来没见过如此荒谬现象,这些女人,包括锁锁在内,视穿新衣为人生至大目的之一,但愿她们来生投胎为芭比娃娃,不停地穿换时装。
  当下锁锁爱不释手地选购了一大堆,南孙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等她。
  为着一件晚装,锁锁几乎与一位中年女士吵将起来,两人都争着要,那妇女有薄而且大的嘴唇,并不打算相让,沙哑的喉咙发出咕哝声响向经理抱怨名店快成为小妖怪的世界。
  终于南孙把锁锁拉到一旁说:“别忘记敬老。”
  锁锁立即慷慨松手,并取出金色信用卡挂帐,南孙留意到编号只得两个字,显然不属于锁锁本人所有,当时并不言语。
  出得门来,锁锁把其中一包交给南孙,南孙一怔,马上摇头。
  “怎么,不喜欢?”
  “学生哪用得着这种排场。”
  “收下。”
  “我不是不爱华丽的衣裳,只是人生在世,总还有别的事可做吧。”
  锁锁瞪她一眼,“这连我也骂在内了。”
  南孙打量她,“你又自不同。”
  “什么不同。”
  “你穿上实在好看。”
  锁锁乐得搂住她的腰。
  春去秋来,在锁锁不停换季当儿,南孙读完预科课程。
  办大学入学当日,南孙还记着祖母上一夜说的话,怀恨在心。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影视小说 > 流金岁月 > 第12章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流金岁月作者:亦舒 2蜗居(六六) 3世界经典电影荟萃 4血色浪漫 5心术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