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流金岁月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影视小说 > 流金岁月 > 第10章

第10章

过了很久很久,她低声说:“我还以为,一切恩怨可以在今夜了结。”
  “我们走吧。”
  “你看。”
  南孙随锁锁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地盘隔邻已经封闭的一层旧楼乌黑的露台上摆着被弃置的花盘,密密麻麻开出硕大、雪白、半透明的花朵,随着晚风正微微款摆。
  “昙花!”南孙说。
  那特有幽香冲破黑暗撒得她们一头一脑,迷惑地钻入嗅觉。
  锁锁站着发呆,似一尊石像,薄薄衣裳被风吹得贴在身上,又过了一阵子,她才颓然说:“走吧。”
  真没想到她不择手段要离开要忘记的出身地,又胜利了一次,比她更早一步离弃她。
  两人上了车。
  使南孙害怕的不是锁锁突然成为有车阶级,而是她对新身份驾轻就熟,一丝不见勉强。
  “去哪儿?”南孙讶异问。
  “去我家。”
  南孙默不作声。
  过一会儿她说:“锁锁,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
  锁锁笑不可抑,“是,你迈步向大学走过去,而我老不长进。”
  “你怎么说起蒙古话来。”
  锁锁来一个急转弯,车子停在一个住宅区。
  南孙只得跟着她走。
  她用锁匙打开了门,小小精致的公寓全新装修,主色是一种特别的灰紫,非常好看。
  锁锁说:“好不好?专人设计的。”
  南孙浏览一下,“像杂志里的示范屋,的确舒服。”
  锁锁略觉安慰,倒在沙发中,“自己有个窝,回来浸个泡泡浴,好好松弛。”
  她到厨房取饮料。
  南孙看到案头有她们中学时期的数帧合照。
  区宅旧楼卫生设备甚差,没有浴缸,亦无莲蓬头,淋浴要挽一桶水进浴间,很难洗得畅快,换衣服时又容易弄湿。
  锁锁无异是熬出头了。
  现在她浴室里摆着一式灰紫色大小毛巾,肥皂都用蒂婀,琳琅的香水浴盐爽身粉全部排在玻璃架子上,香气扑鼻。
  这么会花钱,这么懂得排场。
  锁锁捧着咖啡出来。
  “像女明星的香闺。”南孙说。
  锁锁说:“搬这个家,真把人弄得一穷二白。”
  “听说租金涨得厉害。”
  “我这是分期付款买的,比租还便宜。”
  南孙对锁锁已经五体投地,再也没有惊奇的表情露出来。
  锁锁说:“现在你可以到我家来借宿了。”
  “随时会有那么一天。”
  “此话怎说?”
  “祖母迫害我。”
  “你夸张了,老人家十分慈祥。”
  “每次交生活费给我,都唉声叹气,大呼作孽,蒋氏将绝后等等。”
  锁锁忍不住笑:“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越来越怨,指着我这株桑,骂的是我母亲那棵槐,真为妈难过,忍了这么久,人家说就是这样生癌的。”
  “这话就没有科学根据了,你不爱听,到我这里来住,我替你交学费。”
  南孙笑,“不见得为这个离家出走。”
  喝完咖啡,南孙告辞。
  锁锁坚不允她独身叫车返家,一直开车把她送到家门。
  过几日蒋太太进房同女儿说话。
  开门见山便问:“朱小姐最近好不好?”
  南孙自课本中抬起头,看着母亲。
  蒋太太爽快地说:“你父亲的意思是,不要同她来往,怕她把你带坏。”
  南孙问:“她有什么不对?”
  蒋太太坐下来,“听说朱小姐在大都会做。”
  “大都会,是什么地方?”
  “是一家夜总会。”
  “你指锁锁做舞女?”
  蒋太太不回答。
  “爸爸怎么知道,他去跳舞,亲眼看见?”
  “他陪朋友区散心看到的。”
  “人有相似,看错了。”
  “不会的,朱小姐曾在我们处住了那么久。”
  “我不相信。”
  蒋太太不言语。
  “即使是,又怎么样。”
  “或许你可以劝劝她。”
  “怎么劝,我又没有更好的建议,妈妈,你们别干涉我交友自由。”
  “我知道你们俩亲厚。”
  “我不管,朱锁锁是我朋友,永远是。”
  “你看你脾气。”
  “爸爸若问起,只说我们已经不大见面。”
  蒋太太不出声,静静点起一枝香烟,把女儿房门掩上。
  “你也应该管管他,就该他自己跳舞,不让别人做舞女,谁同她跳。”
  “这是什么话,这是同父母说话的口气?”隔了一会儿,蒋太太说,“唯一受我管的,不过是麻将桌上的十三张牌。”她的声音无比苍凉。
  南孙扭响了无线电。
  即使在考试期间,南孙还是抽空找到了大都会夜总会。
  守门口的印度人并没有对她加以注意,她轻轻走进装修豪华俗艳的地库,注意到这一类娱乐场所多数建在地下,不知象征什么。
  南孙说要找朱锁锁。
  女经理一听就明白:“骚骚。”
  “是。”
  “她每逢一三五来,今天星期二。”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影视小说 > 流金岁月 > 第10章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蜗居(六六) 2大宅门作者:郭宝昌 3世界经典电影荟萃 4心术 5流金岁月作者:亦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