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流金岁月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影视小说 > 流金岁月 > 第9章

第9章

做父亲的说得出做得到,果然率领一家人参加旅行团,出发往欧洲,玩了三个礼拜,连老太太都兴致勃勃一起去,家中只剩下女佣。
  蒋太太说丈夫,“他,手上要是有个多余的钱,浑身发痒。”
  虽然行程非常匆忙,走马看花,祖母在罗马中暑,父亲在花都遇着小手,母亲在维也纳摔跤,而团友觉得他们一家太吵,南孙还是觉得享受无比。
  触角敏锐的她独爱威尼斯。
  她说:“你看,多么美丽,多么腐败,一个沉沦的城市,潮涨的时候圣马可广场泛着水,我们住的地方太起劲了,天天朝气勃勃,欠缺一分老练的气质,难成大器。”
  但是他父母没听懂。
  逃难似好不容易过完了三个星期,一阵风似又刮回家去,都嚷说欧洲又破又烂,一点也不好玩,永远不再去。
  只有南孙万分陶醉,一定要再去,同男朋友,同志同道合的恋人。
  兴奋地找锁锁,逼她听旅行记趣,房东说:“朱小姐搬走了。”
  如一盘冷水浇头,“搬到什么地方?”
  “不知道。”
  “几时搬的?”
  “上星期。”
  南孙往时装店去找,售货员客气地说:“朱小姐陪老板娘到东京买货去了。”
  咦,混得还真不赖,“什么时候回来?”
  “三四天,请问谁找?”
  “请朱小姐同蒋南孙联络。”
  “好的。”
  南孙心中一丝茫然。
  隔了近十日,锁锁才用音讯。
  “欧洲之行如何?”
  “你是真忙还是假忙?”
  “今晚见面,有没有空?”
  “到我家来。”
  “我有好主意,咱们吃日本菜去。”
  一言为定。
  锁锁迟到二十分钟,南孙坐立不安,东张西望,几疑找错地方。
  迟到这习惯也需培养,学生只知准时出现,迟者自误,事实上南孙一辈子没学会这项女性的特权。
  锁锁出现时日本馆子里每个人都眼前一亮。
  南孙只觉得她浑身闪烁夺目,皮肤中似揉了宝石粉,顿时忘了呆坐二十分钟的事。
  锁锁笑吟吟坐下来,伶俐地点了菜。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看我带了什么给你。”
  南孙笑,“先看你那份。”
  “不,你请先。”
  南孙献她的宝,“翡冷翠买的。”
  是一只玻璃纸镇,圆形水晶球里绽开一朵朵七彩的菊花图案,无比的璀璨艳丽。”
  “喜欢吗?”
  锁锁却微笑,“可见你还似小孩子,专买这种小玩意。”
  “别在我面前装大人,你又送我什么。”
  锁锁把一只小盒子递给她。
  南孙打开,是双小小钻石耳环。
  南孙急急戴上。中三时两人结伴去穿耳孔,从此破相,南孙的左耳还发了一阵炎。
  锁锁说:“好看极了,你不能戴流苏型耳环,这才配你。”
  “是真的钻石?”
  “这么一点点,自然是真的,假的做不出来。”
  “环境大好?”
  “过得去,我想见舅母,把钱还给她,再不还,快要双倍偿还。”
  南孙看着她,心中算一算,短短九个月,换了三份工作,居然有积蓄可以还旧债,大不简单。
  “南孙,你陪我去。”
  “写张支票寄回去不算了。”
  “那不好,那把人当什么呢,区家待我不薄。”
  这一点的温情使南孙放心,人的本质是不会变的。
  “什么时候上去?”
  “这就去走一趟。”
  “皇帝不差饿兵,这一顿你请。”
  锁锁松口气,“自然。”
  南孙仍然盯着她的脸看。
  “看你一脸疑惑相,告诉你,我带了两只金表过去,刚刚有人要,对本对利,请客也是应该的。”
  锁锁若无其事拉起南孙便走。
  她开一部日本小跑车。
  南孙目定口呆。
  锁锁当然知道老同学想些什么,“朋友借给我的。”
  她毋须向任何人解释,但南孙关注的神情使她不得不交代一句半句。
  南孙说:“你看你生活多么豪华,而我,仍是替人补习,打球温书。”
  锁锁不语。
  车子驶到西区,停下来,她俩结伴走向区宅,还未到,已闻到那股熟悉的面包香。
  仲夏夜,石板街,榕树须直垂下来,南孙用手拂开,问道:“是什么树?有一种树,传说更下永远隐蔽着一只鬼。”
  锁锁没有回答。
  她双目直勾勾看着一个建筑地盘。
  南孙这才会过意来,不禁低呼:“拆掉了。”
  区家住的四层楼房子已拆得一干二净,此刻用木板围着,白漆红字,书写着建筑公司的名称。
  自空口看进去,只见泥地上堆满钢筋机器。
  “哎呀,人去楼空。”
  锁锁无主孤魂似地站着不动,她回来了,回来报答于她有恩的人,他们却已离去。
  年轻的她第一次尝到人生无常的滋味。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影视小说 > 流金岁月 > 第9章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宅门作者:郭宝昌 2蜗居(六六) 3世界经典电影荟萃 4血色浪漫 5心术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