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余生请多指教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第十章 亲爱的顾魏

第十章 亲爱的顾魏

我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我曾经想过,如果没有遇到林之校,现在我会是什么样子——发现想象不出来。
“以前很多人问过我:我未来的另一半会是什么样?遇到林之校之后,我觉得我未来的妻子就应该是她这样的。她是个聪明但非常简单的人,和她在一起,生活也变得很简单,很轻松,很踏实。她让我期待婚姻,期待家庭,期待和她在一起的生活。”
——顾魏·婚礼
谁说男神不会吐槽
“林之校是个非常不浪漫的人。带她去看电影,恐怖片她就认真推理,科幻片她就认真看特效,爱情文艺片——我也不知道她在干吗——发呆?反正和表姐的反应完全不一样。科研工作者的大脑构造都挺不正常的。”
—— From顾魏 to 安德烈
“我不担心她红杏出墙,她懒得爬墙,她就喜欢在院子里晒太阳。”
—— From 顾魏 to 小草
“她对我能有写论文一半的积极性,我睡觉都要笑醒了。干脆结婚,不等了。她就是惰性气体,结完婚,随她慢慢化学反应去。”
—— From 顾魏 to 陈聪
“舅妈 will love you as much as I love you。 You can kiss her, embrace her,be together with her,do whatever you want。 Do you like her to be 舅妈?”“Yes!!!”
—— 顾魏 vs 六月
“林之校是您失散多年的孙女吧?我怎么觉得我成入赘的了?”
—— From 顾魏 to 爷爷
“不要不好意思,以后她就是您女儿,除了没亲自生她,对于她,您和亲妈一样,因为您生了我。您不是一直想有个女儿吗?恭喜你,现在有了。”
—— From 顾魏 to 医生娘
谁说男人不懂女人
“她很少用语言表达。她在拉萨,冬天,外面天寒地冻,她给我打电话唱《回到拉萨》,让我听她的声音能传出多远。在海南的时候,晚上把潮水声录下来,发给我让我当催眠曲。我的手机里有很多录音,鸽哨、鸟鸣、山歌、钟楼敲钟……都是她每次出去录的。很多我以前没亲耳听过的声音,都是她带给我的。这大概是最另类的‘浪漫’了。”
——From 顾魏 to 表姐
“不论她上不上班,她每天都送我上下班。我们俩总有一辆车是空置的。她不觉得这是个事,她觉得很理所当然,想想她要再接送我上下班三十年,我突然很想笑。”
——From 顾魏 to 安德烈
“超市有百洁布,一面是百洁布一面是海绵的那种,百洁布这面打湿,打上肥皂,刷水池、瓷砖、墙镜、玻璃、流理台,圆角方角斜角都行,边边角角都能刷,刷完了翻过来海绵这面把肥皂沫一抹,水渍水锈都没有,又快又干净。之前我们刷那个圆角水池,拿牙刷拿钢丝球得刷半天,搁林之校那就是两分钟的事儿……这样的老婆必须娶回家。”
——From 顾魏 to 陈聪
“林之校是唯一一个让我踏实、安心的女孩子。碰到什么事,她都在我身边。奶奶走的时候我睡不着,她就一直站在我旁边守着我,我睡了多久她就站了多久。那时候我就想,换成别人一定不行,我一定要娶她。”
——From 顾魏 to 医生娘
两口子秀恩爱,是种本能
我坐在沙发上叠衣服,顾魏走过来,瞟了一眼,风轻云淡:“我要买内裤了。”
我僵:“……”抬头看他。
顾魏:“……”也看着我。
我差点脱口而出“那你买啊”,及时意识到,不对。于是作淡定状,低头继续叠:“嗯,好。”
之前给他买过衬衫、羊绒衫、领带,鞋……
内衣这个领域,还真没涉猎过。
终于想感慨一句:这婚怎么结的啊!
晚上趁医生洗澡,拉开他的内衣抽屉,咳,研究牌子和大小。
再迅速撤回书房作无事状。
周日一起去商场,我直奔柜台,闷头挑,挑完结账。
顾魏:“你为什么买的都一样?”
我:“……男同志的,需要很多花式吗?”
顾魏:“……”
其实我很想咆哮:你缺吗你缺吗你缺吗?三个礼拜你都能穿得不重样的好吗?!
付完款回去拿东西,专柜小姐(其实应该是大姐)把纸袋递给我:“小两口刚结婚吧?”
顾魏:“有年头了。”
我→_→:“……”
“啊?”大姐把我们上上下下扫了一遍,笑道,“早婚?”(两个人都穿的运动套装,显得小。)
顾魏笑眯眯:“没,我们早恋。”
我:“……”
离开柜台。
我:“您准备活两百岁啊,三十还早恋。”
顾魏:“认识你的时候二十九还没到。”
我:“四舍五入就三十。”
顾魏:“有这么四舍五入的吗?”
我:“我那会儿四舍五入一下——二十。嗯,勉强算早恋了。”
顾魏:“……幸好你不是学数学的。”
吃完晚饭,闲来无事,就做地瓜饼。反正也不急,慢慢做。等到出锅,已经晚上十点了。
我捏着一个喷香滚烫新出炉的地瓜饼递到顾魏嘴边:“尝尝好不好吃?”
顾魏:“我刷过牙了。”
我:“尝一口嘛。”
他一脸为难地咬了一口。
我:“怎么样?”
顾魏:“还不错。”
我甚为高兴,坐在他旁边一口接一口,咬到第三口,他伸手过来抢走。
!!!
顾魏:“我好像有点饿了。”
我:“……”
我转身去厨房,电饼铛里还有一个。
等拿回来,顾魏已经把第一个消灭了。
我:“不要对我露出仓鼠的眼神!”刚才是谁一脸嫌弃不愿意吃的?
顾魏:“老婆,我饿了。”
我无视他,手躲来躲去不给他抓到。这厮抢不到手里的就抢嘴里的,想耍流氓直说啊!
三三回了趟Y市,印玺让她带了一堆东西回来,我去她那拿。进了门,把顾魏扔在客厅跟老肖聊天,我跟着三三进卧室。
三三家的装修风格很简洁,她翻箱倒柜,我就在旁边发呆,目光飘飘飘,就飘到了他们房间唯一的一件装饰品上——我正对面床头柜上的数码相框。
明显是三三的恶趣味大作。
老肖睡觉被偷拍。
老肖打领带被偷拍。
老肖看杂志被偷拍。
……
而且通通后期成黑白色系。
本来人小两口的情趣,没我什么事,But,循环到一张照片,我怎么看都没看出来是什么。整个画面什么都没有,就一个圆圆的在中下方。
我抱着求知精神问:“三,那张拍的是什么?”
三三抬头,“啊”了一声,迅雷不及掩耳把相框“啪”地扣在了桌上。
〇_〇!!!
老肖在外面:“怎么了?”
三三:“没事!”
我看着三三别别扭扭的表情,立刻明智地保持沉默。
过了一会儿,萧珊同志故作镇定地捋了捋头发:“肖仲义的肚脐。”
我:“……”这算不算艳照?
三三:“度蜜月的时候,碰到一个神父,他说每个人都是上帝的作品,每个作品都有值得骄傲的部分。我觉得肖仲义全身上下,就肚脐好看。”
我:“……”老肖听到这话估计能吐半升血……
我们俩从卧室出来,客厅里的两个人扭头盯着我们看。肖仲义眯了眯眼睛,顾魏挑了挑眉毛。我迅速和三三告别,抱着东西拖着顾魏就撤退了。
晚上洗完澡,我喊顾魏:“我洗好了!”
顾魏拿了换洗衣服进来,衬衫都脱了,发现我还没出去,扭过头来看我。
我立刻:“你脱你的呀。”
顾魏突然笑得特瘆人:“你急什么?”
我:“我……我没急啊……”
顾魏:“来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在肖仲义他们卧室看到什么了?”
我:“没啊,没什么啊……”
顾魏:“真的?”
我点头:“真的。”
顾魏:“看来还是从严吧。”
我:“哎?不带这样的!”
顾魏:“不会又带了什么儿童不宜的东西回来了吧?”
我:“什么什么啊,你怎么把我们形容得跟女色魔一样!我们三观都很端正的!”
顾魏眼神X光一样把我扫射一遍:“那你看到什么了?”
我压力很大:“裸照。”
顾魏眯起眼睛:“谁的?”
我:“老肖的。就……就只有一个肚脐。出于……出于……出于……三三特殊的审美……”
顾魏皱皱眉头:“所以你就来鉴定我的肚脐?”
我立刻摇头:“不是不是不是。”
顾魏:“那你要干什么?”
“……”我突然灵台清明,“我们都结婚了我还不能看看吗?!”
对,就是这么个道理!没事儿我还不能看看吗?!
顾魏补觉,一张脸睡得粉粉的。我坐他旁边看书,看他睫毛动了动以为他快醒了,就凑上去亲了一下。
这厮居然眼没睁就开始笑。
笑完居然接着又睡着了……
早上,睡梦中。睫毛痒痒,我皱了一下眼皮。还痒,再皱一下。还痒,我睁开眼睛,迅速一咬。
顾魏:“嘶——属小狗的啊!”
谁让你手指头不老实!
顾魏:“松……松松松。”
我用劲咬了一下,松开。
顾魏:“牙印!”
我闭上眼睛继续睡。
顾魏炸:“睡神!起床!”
林老太太的九十大寿打算认真地办一下。于是林老师和娘亲要来X市待上三天。
周四晚我打电话回家:“你们什么都不用带,人来就行了。”
林老师开着免提,我听到他在那头欢脱地指挥:“睡袜带蓝色的那双,睡衣灰格子的那套。老婆,你的那个枕头带不带啊?还有居家服!”
我内心阴暗地想,林老师每次都不肯穿顾魏的睡衣,是不是担心穿起来没顾魏玉树临风。
我:“您怎么不干脆连被子都抱过来呢?”
林老师一本正经地回答:“被子就先不用了。”然后扭头,“老婆我的剃须刀充电器别忘了!哎,带点零嘴路上吃。”
我囧:“林老师!”您开车吃神什么零食啊!
林老师直接无视我:“老婆,我的擦脸的呢?”
我=_=:“现在装包,明天早上起来不用吗?”
林老师突然觉醒,扭头:“那先不放了!”
我的亲爹啊!
我:“这边什么都有,您大包小包的带过来累不累啊。”
林老师:“带过去了就不带回来了,省得以后带来带去麻烦。”
我:“……”
顾魏在旁边笑得无比乖巧:“他想带什么就带什么吧。”
得,你们一个个的就可劲儿惯他吧。我:“爸,顾魏要和你讲话。”就把手机放到顾魏手上。
顾魏茫然地对我做口型:“我说什么?”
我耸耸肩:“随你。”
电话那头刚刚不搭理我的人突然回神了:“顾魏啊。”
顾魏:“啊,爸。你们在收拾东西呢?”
林老师:“嗯。差不多收拾好了。”
顾魏:“明天路上注意安全。可能会碰上上班高峰期,不着急慢慢开。”
林老师:“嗯,好。你就别操心我们了,好好上班。”
我看着翁婿俩这么和谐,恍然生出一种“顾魏是你亲儿子,我是捡来的吧”的错觉。
林老太太满头银丝一袭旗袍,端庄美丽典雅大方,完全把顾魏震傻了。(我们结婚的时候,老太太穿的唐装,比较低调。)
我看到顾魏眼睛都直了:“怎么样,资深美女吧?”
顾魏立刻:“嗯。”
我:“那是,不然当初怎么能拿下我爷爷?”那样的资深帅哥。
顾魏:“不是说你爷爷是被你奶奶的才华和气质吸引的吗?”
我:“你猜我奶奶换张脸,我爷爷还会一见钟情吗?”
顾魏:“……”
过了一会儿,顾魏突然冒一句:“那我换张脸,你还喜欢我吗?”
我:“我又不是看上你这张脸。”
顾魏:“……”
你因为他的美貌看上他,他不乐意,你说你完全不在乎他的美貌,他还是不乐意——啧,帅哥真难伺候。
趁着上面致辞,我捏捏他手指悄悄说:“你变什么样我都喜欢你。眼睛不变就行。”
顾魏糯糯地“嗯”了一声,握握我手说:“我也是。”
哎哟~我的小心脏~
寿宴结束回到家,林老师老两口不知道怎么回事,闹别扭了。我决定去哄林老师。因为即使我把我妈哄好,林老师二起来,会立马又把炮仗点燃的。从兜里摸出一块糖递给林老师,他头都不抬继续玩手机:“我又不是小孩儿。”
听着怎么这么没有说服力?
对待林老师,果然不能像春天般温暖,他会傲娇。
我:“你又怎么招我妈了?”
林老师:“怎么不说她招我呢?”
我:“她招你是情趣,你招她是无聊。”
林老师:“嘁。”
顾魏走过来:“爸,你晚上夜宵吃什么?”
林老师:“不吃。”
我:“转性了?”
林老师:“你妈不让我吃。”
娘亲突然从房间杀出:“什么叫不让你吃?告诉你少食多餐,你刚才那样,撑到怎么办?!”
顾魏听完娘亲报了一遍林老师刚才消灭了多少吃的,沉吟了一下:“爸,您胃口……真不错。”
林老师撇撇嘴。
顾魏:“那宵夜就算了吧。”就拽了我去洗澡。为毛要拽我一起?
关门前我担忧地看了眼客厅方向,被顾魏一把拎走。
等我们从浴室出来,发现娘亲已经在厨房炖红枣桂圆汤了。
顾魏:“爸,妈,我们先休息了,你们也早点睡。”就把我拽进了卧室。
我:“就……就……就这么着啊?”
顾魏笑:“人两口子的事,你瞎操心什么。”
我:“……”可以这样的吗?
第二天一早,林老师两口子果然又甜甜蜜蜜地在一起了。
顾魏他们科轮转过来一批实习生。下班后,顾魏去护士站。
A对着我:“师……师……”
我看着他,囧囧地等着那句“师娘”或“师嫂”。
A酝酿了半天,还是喊了句“师姐”:“顾老师当初怎么追你的?”
我=_=:“……”
B:“当初怎么想的就嫁了个医生?”
我:“医生又不是洪水猛兽,两个人看对眼了就在一起了。”
A:“我们这行找对象真是伤不起,好多姑娘说自己多么多么想找个医生,结果一看工作那么忙,工资那么低,立刻就跑了。我就奇了怪了,她们都是被谁灌输了医生又帅又闲又有钱的概念的?”
我刚准备说“不入一行不知一行”,B吐槽:“全是看小说看的!”
我心里一虚,立刻闭嘴。
A:“我这是要孤独终老的节奏吗?”
我安慰他:“不会的,顾魏一把年纪都找到老婆了。”
顾魏刚好进门听到这句。
我默……
“顾魏,我要看你的日记。”
“我不写日记。”
“你爸说你有的。”
“那是工作日志,上面全是病例和会诊记录,你要看吗?”
“那你干吗扉页放我的照片?”
“为了和别人的区分开来。”
“……”很多时候我觉得顾魏是外星人。
下班到家,对顾魏说:“做玉米烙给你吃。”(刚从电话里跟林老师学的。)
然后就埋头苦干。
顾魏就默默在旁边炒菜,做汤。
等他三菜一汤端上桌,我还在和玉米粒奋战。
顾魏:“嗯——”
我:“嗯?”
顾魏:“我就想问问,今天几点能吃上晚饭。”
我:“……”
最后放弃平底锅,改用电饼铛,往里一倒,盖子一压:“先吃菜。”
顾魏坐我对面,一脸要笑不笑的表情:“不会菜吃完了,它还没好吧?”
我:“那你就慢慢吃。”
等了十分钟,我跑去厨房把玉米烙拿出来,卖相还是相当好的。
端到桌上。
顾魏:“吃菜已经吃饱了。”
我炸:“顾魏!”
顾魏:“开玩笑的。”
然后他吃了一大半。
我:“你不是吃饱了吗?”
顾魏:“首长都下指示了,我还敢饱吗?”
我:“如果当年我不去找你,你怎么办?”其实我一直很好奇。
顾魏一脸淡然:“那我就去找你。”
我:“然后呢?”楼下点蜡烛、弹吉他吗?
顾魏:“直接打电话叫下来。”
我:“然后呢?”
顾魏:“抓了就走。”
我囧……:“然后呢?”
顾魏突然打住:“告诉你干吗?”
我:“好奇。”
顾魏:“告诉你下辈子就不能用了。”
啧,顾魏你这是学会说情话了吗?
顾魏陪我回Y市。
晚上洗完澡我给娘亲吹头发,我站着,她坐着,额头靠在我怀里:“等我老了,你也这么给我吹头发吗?”
我说:“等你老了,你想干吗我就给你干吗。”
娘亲笑:“我都老了我还能干吗,老胳膊老腿儿的,也就窝在家里。”
我说:“可以吃嘛,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吃银我给你金,想吃金我给你翡翠,想吃翡翠我给你钻石。”
娘亲:“那我要想吃钻石呢?”
林老师飘过,抹了把娘亲的脸:“那就把你扔矿坑里……”
空气比较干燥,而林老师又没有洗完澡擦润肤乳的习惯,于是晃到娘亲身边:“后背痒痒,挠挠。”
娘亲是从来不会对皮肤做过激行为的人,于是在他背上抚摸了一下:“好了。”
林老师:“再挠挠。”
娘亲:“……”又抚摸了两下。
林老师:“左边,左边一点,嗯,再上边一点——太上边了!”
“……”娘亲炸,“我是你丫鬟吗?!”
林老师:“这活儿是丫鬟干的活儿吗?!”
娘亲:“……”
林老师:“就算是,那也得是一男丫鬟啊!”
我和顾魏笑翻。
我抱着一大摞叠好的衣服往更衣间走,看到顾魏一边游荡,一边低头翻看手里的东西。
我:“看什么呢那么认真?”
顾魏晃了晃手里的东西:“你妈给我的。”
我N小的时候的日记……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过什么!有这么坑孩子的娘吗?抢!手上床单被套一大摞腾不出来,于是就踢!
右腿目标高度,顾魏胸口。结果没踢着日记本(他闪开了)。
我:“啊啊啊啊啊——”
拉到韧带了……
果然是上了年纪。
顾魏把我抱到沙发上,放松我腿部肌肉,哭笑不得:“你多久没运动了?你出去是不是就没锻炼过?”
我:“谁没事就锻炼高踢腿啊?”
顾魏笑:“叫你踢我。”
我:“……”过了一会儿,“不会韧带拉伤吧?”
顾魏一口白牙:“不会。最多以后右腿比左腿长点。”
=_=!我迅速伸出左腿朝他扫去,被他一把捏住小腿。
顾魏:“我就知道!”
我笑:“这样不就一样长了嘛。”
顾魏:“造反了你要。”
关于孩子这个事
印玺推荐我看《爸爸去哪儿》,看得我莫名欢乐。
“顾医生,你带你家娃会是啥样?”
“说得就跟不是你家娃一样。”
“=_=……我觉得当爹的男人都特帅。”
“嗯。”
“有种成熟的气质。”
“嗯。”
“暖萌暖萌的。”
“嗯。”
“看着就开心。”
“林之校,你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
“……”
和顾魏一起坐地铁,只剩一个位置了,想了想,决定和他一起站着。
一对年轻的父母,隔着车厢走道面对面坐着,他们的宝贝蹒跚学步,像小火车一样,从爸爸怀里走到妈妈怀里,再从妈妈怀里走到爸爸怀里……如此重复。忽然,宝贝半路改变路线,向顾魏冲来,然后,一下扑在了他腿上。顾魏立刻弯腰把宝贝扶住,怕停站的时候孩子因为惯性摔着。然后,发现宝贝不撒手了,就那么抱着他的腿,昂着脑袋看着他,看了半天,做了个介于玛丽莲梦露经典索吻和吹泡泡之间的表情。
宝贝坚决地抱紧顾魏的腿,任父母拉也拉不动。顾魏一脸尴尬地看向我。
我笑:“你就当提前锻炼一下吧。”
顾魏耳朵都红了。想了想,索性蹲下来。宝贝松手,站在他怀里对着他眨巴眼睛。
顾魏试着抱他,宝贝倒也很配合,一个胳膊还搂住了他的脖子。
顾魏抱着他站起来,抱了一站路,一直拿无比轻柔的声音和他交流:“叔叔一会儿要下车了,你去找爸爸好不好?”
一直在我们下车前一站,才把宝贝放到他爸爸怀里。
下了车,顾魏扶了扶额:“我汗都紧张出来了……”
顾魏:“我下礼拜出去开会。”
我:“嗯。”
顾魏:“大概四五天。”
我:“嗯。”
顾魏:“怎么了?”
我:“累不累?”
顾魏不作声。
陈聪说:“大老爷们活得跟和尚一样,不抽烟不喝酒,定点睡定点起,还经常有突发情况。不养好身体,四五十岁就扛不住,退休就离棺材不远了。你看看手术安排表!”
医生爹说:“我们都不想让孩子走这条路,因为自己一路过来自己知道一路有多苦。”
这个行业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而我只能抚着顾魏的后背对他说:“累就告诉我。”其实并不能帮上什么忙。
一节一节抚过他的脊椎,想他每天低头站在手术台前那么长时间。
顾魏:“前两天和你爸打电话,他说退休了想搬来X市。”
我“嗯”了一声。
顾魏把我圈进怀里:“等爸妈们都退休了,再要孩子吧。”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突然提起这个事。
顾魏:“我太忙了……顾不上你。”
我:“没事。我自己OK。”
顾魏:“不行。”
我:“顾魏——”
他的声音很轻却不容商讨:“不行。”
我:“你想要四十岁才当爸爸吗?”
顾魏:“嗯。”
我:“请月嫂就行了。”
顾魏:“不行。”固执得根本没有商讨余地。
我对孩子其实并没有那么执着,以前甚至觉得,有没有也无所谓。但是有一年冬天,出门的时候,看到医生爹帮爷爷拉大衣拉链,再围围巾,牵着他的手出门。我在后面看着他们爷俩手拉手走,突然觉得,倘若没有子女,那么奶奶走后,爷爷的日子得有多难熬。子女是伴侣的延续,倘若伴侣走了,只有子女能给予精神上的支持和情感上的缓和。
然后,就有了要孩子的念头。
现在,这却成了顾魏的心事。
他们医院,A主任的太太生孩子的时候,A主任正在手术,一下手术台听说胎位不正,衣服没换就赶去了产房;B主任是老来得女;C主任读研的时候早早生子,孩子初中就送出国,现在一两年才能见一回。
B主任劝顾魏:“你接下来两年任务很重,小林还年轻。”
顾魏难过起来不声不响的,看得我心口疼。他很少对我提什么要求。
我抚抚他后背:“好。再等两年。”
顾魏轻轻叹了口气。
我:“所以你更要照顾好身体。我不在的时候,也要该吃吃,该睡睡,你的保养任务比我艰巨。要是再让我发现你吃饼干,你就麻烦了。”
顾魏:“嗯。”
我:“外卖不好吃,好歹新鲜啊。”
顾魏笑:“嗯。”
等我迷迷糊糊开始有困意的时候,他轻声在我耳边说:“我们就生一个,一个就行。”
那种一本正经却又带着小兴奋的口气,听得我想笑。其实,他一直很喜欢孩子。
我:“那多浪费你的基因啊!”
顾魏不吭声了。
我摸摸他脸:“亲,努力奔着双胞胎去啊。”
顾魏终于被我逗笑,沉沉睡去。
印玺来X市办事,我立刻要求:“把儿子带来。”
接到了儿子,我对印玺说:“你去忙你的吧,我和南瓜二人世界了。”
我把南瓜一抱:“想不想我?”
南瓜脑袋点点。
到家玩了一会儿,南瓜:“饿。”
“想吃什么?”
“南瓜饼。”
=_= 吃东西需要和名字挂钩的吗?
家里没南瓜,我问:“土豆饼行吗?”
瓜瓜摇头。
我:“红薯?”
瓜瓜抬头看着我。
我赶紧引导:“上回姨妈给你买过的,烤地瓜记不记得?地瓜也是瓜啊。”(瓜瓜对“瓜”这个字很执着。)
瓜瓜想了想,点点头。
蒸地瓜的时候,顾魏回来了。
我:“瓜瓜,叫姨父。”
瓜瓜:“I——f。”地道的英式口音。
我:“姨——父——”
瓜瓜:“I——f。”
=_=
顾魏把瓜瓜抱到怀里:“叫姨爸爸。”
瓜瓜:“姨~爸~爸~”
好吧,顾魏你赢了。我挫败地去厨房完成我的地瓜饼。
地瓜饼出锅的时候,瓜瓜萌翻了!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伸出一根圆乎乎的手指头指着电饼铛里一个一个的小圆饼:“滴瓜——滴瓜——”
然后扭过小屁股对着我张开小胳膊:“抱。”立刻抛弃顾魏。
午睡。
我躺床上,瓜瓜趴我身上。我心口热乎乎的,特美。
等醒来,发现,胸口一摊口水。
睡醒之后,顾魏帮瓜瓜穿衣服,穿好了,手一松,迷迷糊糊的瓜瓜直接扑通往床上一坐。
顾魏把他抱起来:“瓜瓜?”
瓜瓜闭着眼睛点头,顾魏一松手,又扑通坐到了床上。
顾魏直接笑场。
瓜瓜开始蹒跚学步,整个人呆萌呆萌的。草坪上,他两只手握着顾魏的手指,小腿一踱一踱地往前走,以很销魂的姿势踢面前的皮球,踢踢踢,自己踢得笑出来,逗得顾魏跟着笑。
我和印玺两个人坐在椅子上聊天。
印玺是个很少八卦的,难得地问道:“有没有要孩子的计划?”
我:“过两年吧。”
印玺:“两边父母跟你们谈过吗?”
我:“没有。他们自己就挺晚婚晚育的,所以都挺开明的。”
印玺看了看远处的一大一小:“医生挺喜欢孩子的。”
我:“他一直都很喜欢孩子。只是工作忙,他怕到时候照顾不上,想稍微晚两年等我妈和我婆婆退休了。”
印玺:“那你呢?”
我:“还好,只要别老得生不动就行。”
顾魏把瓜瓜扛在肩头往我们这走,瓜瓜抱着他的脑袋咯咯直笑。
我拍拍手:“来,姨抱。”
瓜瓜从顾魏怀里滑进我怀里,在我脸上吧嗒亲了一口。
喂瓜瓜酸奶的时候,我扭头看顾魏,他正看着瓜瓜出神。
我轻轻喊了他一声,他抬起睫毛冲我浅浅一笑。
晚上,顾魏坐在床上,手里端着书走神。
我问:“想什么呢?”
顾魏:“没什么。”
我叹了口气:“顾魏,我不在乎什么时候有孩子,不在乎TA是男是女,不在乎有几个。我在乎的是,你是TA的父亲。TA是你带给我的,这才是最重要的,别的都不重要。”
我摸摸他的脸:“我们只是晚两年而已。不要把TA当成心事,觉得抱歉或者有心理负担。”
顾魏轻轻“嗯”了一声。
因为孩子的事情,实在是让我和顾魏两个人各自有话难言,胸中千回百转,就差没豁出道口子来了。现在终于被我逮到了罪魁祸首!
我出国的那段时间,某次林老师顾魏翁婿闲谈:“林之校她姥姥生她妈的时候,难产,那会儿到处调血。然后,林之校她妈生她的时候,早产、难产。那时候产房是不让男同志进的,但是情况太紧急,我全程在产房里陪产。就看着她在那疼,疼到后来,已经喊不出声了,太遭罪了。”
我说:“您跟顾魏讲这些干吗啊?”
林老师:“讲你来得多不容易啊!”
我:“您知道您把顾魏吓出什么心理阴影了吗?”
林老师:“什么?”
我:“他坚持我身边必须有一堆人照顾着,还必须得是亲人,才能要孩子。”
林老师:“哦。那挺好啊。”
我:“不是啊!我说……唉……”林老师,你让我说您什么好呢?
我整个人郁卒得不行:“是生孩子,您吓他干吗啊?”
林老师:“没吓他啊。我就是告诉他女同志生孩子是个非常危险的事,自古都是鬼门关前走一趟。”
我=_=:“他是医生,他能不知道生孩子是怎么回事吗?再说难产又不遗传。”
娘亲:“你爸也是为你好,况且我们家骨架子都小。”
我望着我亲爱的家人,泄气:“我剖腹产还不行吗?”
林老师突然一抖擞:“剖腹产,那你们就打算生一个啊?”
我:“嗯。”
林老师:“那……那给哪边带啊?”
娘亲:“关你什么事啊?自己孩子自己带。”
林老师:“那不行啊,那我退休了我干吗啊?”
娘亲:“你就不能陪陪我啊?!”
晚上睡前前,我拽拽顾魏的袖子:“我爸之前跟你说的什么难产的那些,你不要多想,这不遗传。”
顾魏一边看书,一边淡淡“嗯”了一声,掀起眼皮把我从头到脚扫了一遍:“小心点好。”
=_=
父母来X市办事,离开之前,和医生爹妈还有爷爷一起吃了顿饭。不知道家长们怎么脑电波交流达成一致,一搁筷子就给我们下指标了。
三十岁生孩子。从现在开始,抓紧享受二人世界,一边享受,一边调养身体。能不加班就不加班,能不熬夜就不熬夜,能不沾酒就不沾酒,能不吸二手烟就不吸二手烟。
我和顾魏:“……”
医生娘:“就这样吧,你们也不要再为这个事情闹什么别扭了。”
顾魏:“我们没闹别扭……”
娘亲:“嗯?”
我们是不是平时太和谐了,导致我们稍微不和谐那么一丁点就跟出了什么大事似的?
顾魏失笑:“父亲大人母亲大人们,我们俩真挺好的。”
我迅速点头,点点点。
医生爹:“唉!你们两个……”
气氛突然就变得惆怅了。
顾魏捏捏我手指,我立刻:“爸,妈,我们俩挺好的。”
顾魏笑:“相亲相爱得不得了。”
我囧囧地附和:“啊!相亲相爱。”
爷爷笑:“好了,别操心他们俩了,我看他们好得很。”
我和顾魏猛点头。
气氛又突然转了回去,俩娘又开始聊旅游的事,俩爹又开始聊工作的事,爷爷笑眯眯地看着我们俩:“吃饱没有?吃饱陪爷爷散步。”
顾魏:“不会给我们上思想政治课吧?”
爷爷:“上什么课啊,就你们俩这黏乎劲儿?”
其实家长是组团来调戏我们的吧?
晚上关了灯,我很小声地说:“顾魏,我申请个事儿。”
顾魏:“什么?”
我:“能……稍微……提早一点吗?”
顾魏:“嗯?”
我:“我二十二岁认识的你,三十生,岂不是步了林老师的后尘,八年抗战?”
顾魏:“嗯,批准了。”
我刚在心里“Yeah”了一下——
顾魏:“那就七年吧。”
我……七是你幸运数字吗?这么执着?
我:“你想四十岁再当爹啊?!”
顾魏笑:“不会算数了?你二十九我三十五。”
我:“那第二个不就四十了吗?”
顾魏突然一愣:“林之校——”
我:“那个……那个,我想了一下,我觉得,两个孩子挺好的,互相有个伴儿,独生子女都太孤单了。你看,我和小仁,从小做伴,长大了性格多讨喜啊,你再看大哥……”
顾魏:“你剖两次吗?肚子上两道疤?”
我试图活跃气氛:“这个……要么,一个位置剖两次?”
顾魏:“林之校!”
我:“……”
顾魏躺好:“一个。睡觉。”
我:“……两个。”
顾魏:“!!!!!”
我:“报效祖国啊!现在老龄化这么严重。”
顾魏:“两刀。”
有这么谈话的吗?!无力……
我永远不知道你多爱我,如同你永远不知道我多爱你
和顾魏去看爷爷。坐在茶海边看着爷孙俩并肩站在露台上打太极。
跨越了近六十个年头,他们的眉眼和骨子里的神韵,如出一辙。
我说:“顾魏,六十年后,你要是保持着爷爷这个状态,我就一天给你写一封情书。”
顾魏:“为什么要等到我七老八十的时候?”
我笑:“因为怕你被别的老太太拐跑了。”
跟同事学了杂粮小煎饼,爷爷站在我旁边看我做试验。第一块出来,爷爷尝了一下:“不错。”
顾魏进来:“你看你,笑得那叫一个甜。”
我:“哎……”第一次就这么成功必须高兴啊!
爷爷笑:“小家伙,你吃醋吃到我这儿来了。”
奔四的顾魏同志,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一直被我喊作“小家伙”。
顾魏洗完澡往床上一趴,伸懒腰。
我跟着往他背上一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啊!”
顾魏:“那上一百年你干吗去了?”
我:“吃斋念佛,行善积德。”
顾魏失笑。
我:“投胎之前我还做义工,帮孟婆灌路人,灌了一个又一个,灌了一个又一个。”
顾魏:“啊……”
我:“然后看到一个喜欢的,觉得,噫,这小相公不错,Mark一下,就转身跟着你投胎了。”
顾魏:“……”
一次顾魏值夜班,我一个人不知道晚饭吃什么,在厨房东摸摸西摸摸,壁柜拉开,发现被打入冷宫许久的烤箱。于是搬出来研究食谱。烤了条黄鱼,顺手包了个红薯放进去烤,不亦乐乎。
第二天早上,顾魏回来,看到厨房的烤箱和半个红薯(太大了没吃完),到卧室问我:“你昨天晚上吃的烤红薯?”
???我:“嗯……”(还没醒透。)
于是十分钟后爬起来,发现顾魏在厨房里乒乒乓乓。
我游荡过去,豆浆机在转,电饼铛在烤南瓜饼,烤面包机开着,烤箱开着,微波炉在转,平底锅还在煎东西。
我:“你没吃早饭吗?”
顾魏:“没认真吃。”
我:“你在检查厨房所有的家用电器吗?”
“看你太可怜了。”顾魏一边翻火腿,一边说,“我不在家,你晚饭也太凑合了吧?”
我:“我昨晚上一条烤鱼、一盘沙拉、一杯果汁、一盘烤红薯片,荤素搭配营养齐全。”
顾魏:“……”默了一会儿,撇撇嘴,“我就是心血来潮想给你做顿好的。”
还有一次,他值完夜第二天交班之后,临时出了些情况拖延了时间,回来的路上又碰上堵车,到家已经快一点了还没吃午饭。
我想缩短时间让他赶快吃,于是就问:“你想吃饺子还是面?”
顾魏:“不怎么饿。”
我做了一大碗蔬菜菌菇汤。
刚才还说不饿的人,洗完澡晃出来,就端了筷子开吃。
顾魏:“我怎么就做不出这味来?”
我:“因为你不滴芝麻油。”
顾魏醍醐灌顶:“哦!”
我:“也不放紫苏叶。”
顾魏一副打通任督二脉的表情:“原来老婆就是芝麻油加紫苏的味道。”
在书房写东西,突然心率过速,胸口闷得喘不过来,出不了声,把手里钢笔抛到地板上。顾魏在外面听到声音问了句“怎么了?”走进来,手里书扔到一边,跑过来把我抱到地板上放平。
我摆摆手,一下一下抚过胸口,过了一会儿缓了过来:“没事了。”
顾魏依旧皱着眉头。
我:“突然喘不上气。”
顾魏:“以前出现过这种情况吗?”
我:“就是普通的窦性心律不齐。”
顾魏:“什么时候查出来的?”
我想了想:“好小了,小学初中吧。当时医生说青少年比较常见,大了就好了。”我摸摸他的脸,“别紧张。” 他胸口和后背都出汗了。
尽管顾魏打电话回家,娘亲翻出若干年前的诊断读给他听,我还是被拎去医院又做了检查。时隔多年,再次背着 Holter回家。
坐在沙发上和顾魏大眼瞪小眼。
我试图搞笑:“像不像机器人?”
顾魏一点也不配合,面无表情。
我:“没事的。”
顾魏依旧面无表情。
我笑着去揉他脸:“如果我出厂有问题,允许你找我妈退货。”
顾魏:“什么跟什么啊!谁要退货了?!”
晚上,和顾魏肩并肩躺着聊天。
我摸着身上的电线:“变形金刚有人爱,变形女金刚没人爱。啧,这个手感……”
顾魏:“昨天你嘴都白了。”
我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没事。说明我还小着呢。”
第三天去医院拆Holter。
晚上睡觉,顾魏把我圈在怀里,一只手贴在我胸口。
顾魏:“我怎么觉得你心跳还是有点剧烈。以后一定要注意。”
我:“……”
任何女人胸口放了只男人的手,心跳都会不正常的好吗?
一次出差,对当地的一种花粉过敏,回来之后身上起了大片的水泡疹,刚好是六七月的天气,实在是——心情焦躁。
醒着的时候还好,睡着了意志力比较薄弱——
顾魏:“手不要抓。”
我:“痒。”
顾魏:“女孩子身上不能有疤。”
“……”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顾魏叹了口气,把我扣在他怀里,抓住我的双手:“睡觉。”
他就那么整晚扣着我的手,扣了三天。
我要出差,出差前一天整理更衣间,顾魏站在旁边看。
我挑了十件衬衫,五条裤子,搭配好,按顺序挂好,告诉他:“你按顺序穿就行。”
算了算时间,外套从厚到薄:“降温换厚的,升温换薄的。”
鞋子单独一排,想了想:“跟着感觉走,实在不知道怎么搭就……就乱搭。”
顾魏失笑:“我要步林老师的后尘了,这么着我迟早要丧失自理能力。”
我:“啊哈,那再好不过。最好是你离了我就不能活。”
顾魏撇嘴:“你终于暴露内心阴暗面了。”
=_=
晚上,关了灯,顾魏轻声说:“林之校,你在外面注意安全。”
我“嗯”了一声。
他看着我眨了眨眼睛,最后凑过来在我额头上亲一下。
我趴进他怀里:“你在家注意休息。”
我们都不是习惯把“爱”挂在嘴边的人,相恋这么多年,我们从没问过对方“你爱我吗?”之类的问题,可能一辈子都不会问,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质疑过这个问题的答案。
写完一本日记,拿了本新的。顾魏看到,拿过去翻开扉页,签上自己的名字。
我→_→……
之前每本日记的扉页我都会随便写一句,大多是翻开新本子时的心情,诸如“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之类。
结果看到右下角顾魏的名字,就囧在那。
顾魏:“你写啊。”
我:“写什么啊?”
顾魏:“想写什么写什么啊。”然后又补一句,“不要太奇怪就行。”
我:“日记本你还给我提要求。”
顾魏摊摊手,一副“您随意”的模样。
我刚抽了只笔,他又在旁边:“我签了名的啊,你不要乱写。”
我失笑,你是有多怕我在上面写一句“所嫁非人”啊?
写完之后,递到他眼前,顾魏看了一眼,抿嘴笑笑,一副“我又没在意”的调调,继续低头看书。
“我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顾魏
2014.4.10”

无忧书城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第十章 亲爱的顾魏
上一章 查看目录 本部完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2云中歌2 3云中歌1 4如果蜗牛有爱情 5云中歌3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