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余生请多指教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第十二章 【番外之寻觅西南】

第十二章 【番外之寻觅西南】

思澜算是我不同门的师姐。来自杭州,却散发着一种不同于一般江南女孩的气质,就如同她手腕上那个图腾复杂的老银镯子——古朴里面透出一种端庄的妖冶来。
思澜的长相有点像杨丽萍与阿朵的结合体,棱角分明的槟榔骨遗传自她土家族的阿婆。
我们常开玩笑地唤思澜化缘师。她总是背着一个苍黑色的大包,仿佛随时都可能四处去流浪。
我刚认识思澜那会儿,她还没开始流浪,安静沉着地等着她的费晓光。他们是少年恋人,一路从高中走上来。他学经济,她学历史,课少,就跟过来旁听,一来二去就和我们认识了。平时聊天,话也不多,偶尔几句都是和费晓光有关。
费晓光高我们一届,年年奖学金公告栏里都能看见。见到他本人那次,我有点意外,白面书生却配了副过于严谨肃穆的表情,怎么扶得起思澜骨头里的灵气劲儿呢?
但是思澜喜欢。
“晓光说了,等毕业了就陪我一起,把西南走遍。”
我没敢告诉她,一个天天往教授和辅导员那跑的男孩子,如何能放下这边的大好前程,同你去西部?
一次,学院举办晚会,她跟着费晓光一同参加。期间过来与我们谈笑,一个师姐夸张地模仿摩梭人的走婚歌,一群人笑得东倒西歪,费晓光突然面色沉郁地过来带走了思澜。
师姐说:“我怎么觉得这姑娘亏了呢?”
不论别人如何看,思澜依旧死心塌地地等着她的费晓光,等着她的的费晓光陪她一起实现走遍西南的梦想。
我曾好奇地问:“思澜,为什么对川藏滇那么感兴趣?”
她说:“这个故事讲起来太长了。我答应阿婆帮她找个人。”
他们刚升大四没多久,思澜突然不来院里了,我们谁都联系不到她。我问师姐有没有思澜的消息,她不会像狐妖一样突然就不见了吧?
师姐道,聊斋里最多的就是被白面书生辜负了的狐妖。
后来,那个白面书生的故事传到了我耳朵里。我以为借口会是老套的“我认为我们不合适”,没曾想到却是“我觉得你的心不在我这里”。
师姐当时气冲云霄地骂了句:“放屁!心不在他那,好好一个巧妇干嘛守着那么个拙夫!滥情劈腿找这种借口也不怕被雷劈!”
毕业前夕,我在图书馆碰到来还书的思澜。她的笑容依旧安静:“前阵子我回去奔丧。”她阿婆走了。
对于费晓光,她的话少而简单:“一个男人,担当不起并不可笑,但是,没有担当便很可恨。”
她送给我一只绿松石挂坠:“我要去四川了,走川藏线入藏。”
那样纤细的个头,眼睛明亮。我抱了抱她:“一路顺风。记得给我寄明信片。”
之后,就断了联系。
费晓光如愿以偿地进入了一家很不错的外企,听同学圈里谈起过他,事业和生活上一直不太顺利。我不好说这是不是报应,但是错过了思澜那么好的姑娘,他心里后不后悔,只有他自己知道。
大学毕业那个暑假,回家清信箱的时候,才发现了一张落了灰尘的明信片。正面是布达拉宫,天空的颜色很漂亮。反面是思澜的字:“有机会你一定要来这里看看。”
我突然很想念这个风骨独特的女孩子。
后来跟师姐联系,才约略知晓了她的经历。
毕业后,她带着一万块钱出发,一路颠簸,过了甘孜自治州后,就和这边断了联系。再次收到她消息的时候,她已经在一所小学支教了五个月,给了一个地址:“大家不用的东西,可不可以打个包裹邮寄过来?大人小孩的都可以。”
“我搜罗了五大包干净的衣服和文具寄过去,她回了封信道谢。信里夹着邮费。”师姐摇摇头,“再写信过去,回信说她留下三千块钱,人已经走了。”
再后来,又是大半年的时间,接到了师姐转发过来的邮件。
我有些紧张地点开图片。丽江古城护城河旁,细瘦的姑娘坐在石阶上,晒黑了一些,长发盘成髻插了簪子,古朴淡然。
“这里很好,离天近,漂亮。”
思澜就像个小散仙一样,断断续续零零落落地和我们保持着联系。 有时候是一封邮件,有时候是一张明信片。
直到我接到她即将嫁人的消息。
师姐身怀六甲,于是我只身前往。时隔三年,我再次见到思澜,抱着她开心得说不出话来。
婚礼前一晚,我和思澜窝在一张床上,听她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
土家族姑娘爱上了大自己9岁的康巴汉子。
他躲,觉得能歌善舞花骨朵一样的姑娘,怎么能跟着他一个军人东奔西跑。
她追,硬塞给他一只银镯,另一只在自己腕间,是一对。
他终于软化,托人带了约定的口信。
她赶到阿坝州,却再也没见到人。
她在阿坝等了五年,音讯全无,最后嫁给了去当地考察的学者,跟随丈夫回到了江浙。
我问:“后来找到了么?”
思澜摇头:“没有,找了一辈子都没找到。”
她一直坚持往阿坝州写信,后来还联系到了他的家人,然而谁都没有他的音讯。那个年代,上了前线……
思澜摸了摸腕间的银镯:“外婆一直觉得,他就在这里。有这么个念想,其实也挺好的。”
迎婚那天,我将思澜送上了马背。她在寻找另一只镯子的路上遇到了桑吉,一个多重的行李都愿意帮她背,多远的路都愿意陪她走的康巴小伙。
我想,这未尝不是她外婆曾经缘分的延续。
上个月,我不抱什么希望地向思澜的信箱里发了电子婚柬,月底学校那边签收了一个包裹,打开是一尊小铜菩萨像,一座佛塔和一对精致的银嘎乌。
思澜说:“这是嫁妆。”
医生笔迹:很多次好奇,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风格各异的朋友。
整个五月,我和医生的工作比较忙,但是,医生曰: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反正已经都这么忙了,索性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关于婚礼,我和医生决定,不麻烦两边家长,自己来。
找了个周末,开了两听百威,书桌,对坐,碰杯。
“顾先生加油!”
“加油,顾太太。”
一人一摞A4纸,开工。
医生负责敲定酒店,我负责排宾客名单,医生负责定菜单,我负责请柬和喜糖,医生负责婚庆公司,我负责礼堂装扮……
期间他继续他的手术,我完成我的答辩,他做他的报告,我出我的差……
结婚真的是个很累人的事,每天到家,两个人石头剪刀布,赢的人先洗澡,等输的人洗好,赢的已经睡得丧失意识了。
两边父母屡次表示想帮忙,医生都淡定地回:“四位安心上班,到时候带着红包来参加婚礼就行了。”
然后回家对我说:“顾太太,你要挺住!”
我豪气万千地拍拍他肩:“不怕,有你呢!”
整个婚礼大致定下来那天,两个人早早趴在床上发呆。
我说:“如果婚礼都由当事人自己策划,就不会有那么多小青年随便离婚了。”多辛苦才结的,哪里舍得离。
整个婚礼,从开始筹备到结束,医生的体重掉了6斤,我掉了5斤。
试结婚礼服那天,医生对着更衣镜说:“嗯,结婚果然既塑心又塑形。”
整个婚礼的前半场还是比较四平八稳的,回顾恋爱史,亲朋好友祝辞,奉公婆茶。司仪——是个浪漫的文艺青年(囧),具体来说,就是喜欢自由发挥,相当地考验新人。
司仪:“爱情是人类永恒的话题,请问新娘,你觉得爱情是什么?”
我说:“两个彼此合适的人,相遇,然后默契地走到一起。”
司仪:“那么新郎,你认为婚姻是什么?”
顾魏沉默了几秒,说:“就是这两个人互相扶持,一直走到老。”
顾魏的话让我的眼眶蓦地有点发烫。
司仪:“新娘感动得好像要哭了,新郎官有什么话要说?”
顾魏:“乖~”
……台下哄笑,我立刻囧囧有神。
在被司仪磨练大脑若干次,我都怀疑他要不要我们背圣经的时候,他终于宣布交换戒指。
戴着花冠,背着小翅膀,穿着白色蓬蓬裙的六月捏着两枚戒指走上来,踮着脚尖举到我们手边,我和顾魏正准备交换戒指,司仪临时兴起:“在众人的见证下,在交换戒指前,请新人向对方说出你‘爱的誓言’。”
“说‘我爱你!’”台下顾肖接了一句,众人哄笑。
我看着对面的顾魏,从最初端着手术钵只露一双眼睛,到现在笑意盈然将为人夫,时光荏苒,他依旧是当年的模样。我想,即使再过很多很多年,我依旧会在看见他的眼睛的时候怦然心动。
我说:“未来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一直在你身边。”
顾魏握着我的左手,说:“你不会后悔。”
“以戒指作为信物,你们将交付对方剩余生命中所有的信任,忠诚与责任。”
顾魏将戒指慢慢套进我的无名指,在我耳边小声地说“顾太太新婚快乐”,抬头看着我微笑。
我从六月的小手里接过戒指,趁视线彻底模糊之前,套上医生的无名指:“很好,顾先生,你是我的了。”
在催泪的背景音乐和鼎沸的欢呼掌声里,把头埋进了顾魏怀里,到底还是哭了出来。
后半场基本就是大家自由发挥了。
除了顾肖借了乐队的贝斯来了首摇滚版的《月亮代表我的心》,路人甲在配合猴子变魔术时说“你袖子里的露出来了”之外,大部分时候还是比较和谐的。
我和顾魏一桌桌敬过去。身后的三三和肖仲义跟两尊门神一样,一人拎了一瓶白开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当然也有诚心找茬的,敬到青年外科白袍军队那一桌,张聪挡住正准备斟酒的肖仲义:“顾魏,你那瓶里酒精含量多少啊?能达到医用比例不?我们这儿给你们已经准备好了。”指向桌子中央放着的两杯色泽极其诡异的炮弹酒,“保证二位喝完如入天堂。”
顾魏:“我们晚上12点多的飞机。还有两个小时我要开车。”
这就是顾魏比我阴险的地方,在我发愁要被灌酒的时候,他已经把机票订在了婚宴当晚。然后扛着这个免死金牌喝了一晚上人尽皆知的白开水。
“那这两杯怎么办?”
三三接了一句:“自产自销。”
这下捅了马蜂窝。众白袍不乐意了。
关键时刻,肖仲义挺身而出:“我来。”当然,在三三呆滞的时候也一并解决了第二杯。
唉,有俊男如此,怎能不让人犯花痴。
据三三后来回忆:“周围一圈小尼姑瞬间荡漾了。”
(不过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肖仲义一直黏在三三身边吃豆腐,让我深觉这厮目的不纯。)
如果这么容易就能摆平,就不是白袍军队了。所以在我看完祝福DV,回过头医生已经不见了。
陈聪手里抓着麦克风:“新娘,新郎在哪里?”
整个大厅渐渐安静下来,最后剩我一个人站着。
陈聪:“来来来,谁都不准帮忙,让新娘自己把新郎找出来!”
我看向最近一桌的家人,一个个都表情茫然。
司仪掺一脚:“让我们一起来期待,新娘会怎样找出新郎。”
真想骂一句“Shit,这司仪没事捣什么乱啊!”,但是,大婚的日子,我忍。
“Shit!这司仪专职捣乱的吧!”三三骂出了我的心声,被肖仲义按住了。(之前司仪调戏“伴娘伴郎也一起吻了吧”)
我只能硬着头皮问:“他人在这个大厅里吧?”
白袍军甲:“在。”
我扫了一圈,全是人。
“顾魏?”我喊了一声,没反应。
白袍军乙:“不用喊了,喊是喊不出来的!新娘子快想办法!”
喊不出来?我脑海里顿时浮现一副医生被双手反绑,嘴巴贴着胶布的样子。
白袍军丙:“我们外科科草哪是那么容易就能带回家的?快点快点,爱的表白!”
我慢慢走到陈聪面前,鞋跟慢慢放到他皮鞋面上,慢慢踩下去:“你小子以后最好别—落—我—手—里—”不然你就等死吧!
留下原地乱嘶的陈聪,我掉头上台。
唉,太顺利的爱情果然容易招人嫉妒。我看着键盘,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只会弹和弦啊,和弦就和弦吧……
Why do birds suddenly appear
Everytime you are near
Just like me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Why do stars fall down from the sky
Everytime you walk by
Just like me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On the day that you were born
The angels got together
And decided to create a dream come true
So they sprinkled moondust in your hair of gold
and starlight in your eyes of blue
That is why all the girls in town
Follow you all around
Just like me
They long to be close to you
……
我都这么下血本了,他们居然还不把顾魏放出来!!!
底下掌声过后开始起哄:“再来一首!”
我正准备对陈聪进行武力打击报复的时候,身后靠墙一人多高的落地音响后面被推出来一个人,顾魏他们科的小杨,还没站稳就一边嘶一边揉肩膀:“你下手要不要这么重啊!”
然后顾魏走了出来,理了理袖子向我走过来,揽住我的腰,低头吻了吻我的额头。
下面炸了,口哨尖叫什么都有。
我心想,这婚结得,也太不容易了。

无忧书城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第十二章 【番外之寻觅西南】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2云中歌1 3和空姐同居的日子作者:三十 4云中歌3 5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