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余生请多指教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第三章 不动声色的男朋友

第三章 不动声色的男朋友

没有不走弯路的恋爱,只有摸索前行的情侣。
小草说:“再一次成为新生的感觉,就是没有感觉。”
除了负责接待的学生一会儿喊“学妹”一会儿喊“学姐”让人有瞬间的错乱,其他还是比较顺利的,只是没多久就被师姐拐进乐团就不是件很美妙的事情了,初来乍到就要贴着“关系户”的标签去适应一个“各方势力博弈”的团体,实在有些劳力伤神。好在有可人的川妹子用各种稀奇古怪的美食挑战我的味蕾,草妈妈寄了一大箱吃的过来。原先鱼香肉丝就已经算是吃辣极限的我在短短一个礼拜内已经能流汗不流泪地干掉一整袋灯影牛肉了。
期间三三莅临参观了一趟:“不错不错,我还以为老校区会是断壁残垣。”
小草一本正经地回了一句:“经鉴定构成整栋危房的是不能住人的。”草爸爸在房屋鉴定机构工作。
三三直勾勾地看着小草:“校,这姑娘不错,你好好珍惜。”
我……
三三走的时候突然揪住我:“那顾医生呢?”
我:“您怎么比我还上心呢?”
大概是三三“林之校你自己摸着心口想想!”的执念太过深重,第二天和林老师视频聊天到一半,娘亲突然岔进来“刚和医院通完电话”,我下意识地问了句:“谁接的?”
“顾医生。他以为你还在家呢,我说已经开学了。”
“啊?”我对于电话中出现这些内容大感意外,“你们通话还能牵扯到我?”
“经常说到啊。就上次回来之前,还聊了很久。”说罢原音重现,“[林之校多大了?][有对象了吗?][是,马上又是三年不见人][哦?那以后成家立业都准备在Y市?][她爸倒是想,但是孩子自己的事儿让她自己做主]……”
我只觉得心跳一点点加速,状似无意地问:“经常说到?”
“就类似聊聊天么。这些护士长啊病友啊经常问的啊。”
切断了视频,我坐在电脑前发呆,自己都能血液冲击耳膜的声音。想到那天他说“我比你大这么多”时脸上毫无讯息,突然有些恼火他的从容淡定。索性爬上床埋进被子里。
邻床的小草探过头来:“怎么了?”
我昂起脑袋很认真地问:“如果你摸不清别人的想法,很纠结,你会怎么办?”
小草突然很不脱线了:“那你摸清自己的想法了么?”
“算……吧。”
“如果特别纠结,那就索性摊牌啊。”
周五,乐团排练结束,我低着头慢条斯理地擦拭单簧管,莫名惆怅。我终于相信了印玺那句话:“女人坠入爱河之后会智商下降?No,事实上那会儿你根本没脑子。”
旁边的长笛姑娘正在向身前的小提琴姑娘抱怨:“你看你看,我眼睛这里又多了条细纹!Oh No!老了老了老了……”
我现在多希望自己窜个三四岁,至少不会得到一句语气稀薄的“我比你大这么多”。我觉得脑神经都被这句话磨细了。大六岁又怎样呢?我历史不好,举不出成串成串的人名字,但我知道世上和史上必然有许多相爱的人年龄差不止六岁。
“如果特别纠结,那就索性摊牌啊。”我看看表,今天周五,医生值夜班。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东西一装,拎了就往外走。
半个多小时后,病区电梯间,我站在落地玻璃前。我该说什么?说什么?我发现脑子里全是问题,没一个答案,甚至逻辑混乱地想到学校为什么不开门恋爱心理学。拐进走廊,我奇葩地想:现在把琴盒往地上一放,完全可以媲美地铁里的流浪艺人。我能说我是来行为艺术的么?
我深吸一口气抬头,豁然看见顾医生刚和一个病人说完话,正准备往办公室走,视线瞥到我,人就停在了办公室门口。
十步之遥。我的肾上腺素一下子飚了上去。
他的双手垂在身体两侧,整个人站得很直,半晌,他侧身,让开办公室的门。
门被关上。一个房间,两个人,谁都不说话。
他立在门边,目光落在我的脸上,面无表情。
我的心跳渐渐回落,哭笑不得地想,至少他没有问“你爸爸最近怎么样?”之类的问题。
我不知道我们这么站了多久,直到他微微垂下头,慢慢走到办公桌边,背对我。
我憋了半天的眼睛一下子红了。拼命地深呼吸,咽口水,想把眼睛里的酸劲儿给憋回去。要真哭出来,真是解释都不好解释。
我还没调整完情绪,医生转过身,递过来一只干净的苹果:“吃苹果。”
我当时就愣在了那里。乖乖接过他递来的纸巾,擦了手,接过苹果开始咬。(三三:你已经秀逗了……)
医生的指尖点点我的琴盒:“里面是什么?”
“单簧管。”
“波尔卡?”
“嗯。”我有些意外。
吧嗒两声,盒子开了。医生的手指慢慢划过管身:“给我吹一首吧。”
我坐在椅子上,眼观鼻,鼻观心。本来想挑悠扬一些的曲目,但是想到刚才医生说起波尔卡时扬起的嘴角,就下意识地选了这首和我目前心情很不相符的曲目。
曲子不长,医生的微笑很安静。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此刻的我,为你吹一首波尔卡,不高明,不复杂,如同我喜欢你,你听得到。
装包的时候,我有些如释重负,收拾好东西往怀里一抱:“我回学校了。”就离开了办公室。
出了医院大门,经过一家常去的粥店,下意识买了两杯黑米粥,拎到手上才反应过来,另一杯要给谁呢?
正闷头往前走,电话响了。
“喂?”
“你在哪?”
我抬起头,看到医生从医院大门快步出来。
“我——在你三点钟方向。”
他转过身,一步步朝我走来,我握着手机,觉得有什么柔软湿润的东西揉在夜晚的风里,吹进我的身体,在那一刹那,心像春天泥土里的一颗种子,啪地一声发了芽。
医生立在我身前,递过一把折叠伞:“要下雨了。”
他的表情有点难以形容,眼睛微眯,嘴角似弯非弯的样子。路过的行人一脸探究地看向我们,医生瞥了他一眼,伸手握住我的手腕,走回医院。
我就这么呆呆地由医生拖至荒无人烟的办公室,由着他关门,由着他把我拎到他办公桌旁边的椅子上,自己坐在我旁边,手才松。
医生尴尬地咳了声:“嗯——你晚饭没吃?”
我:“……排练。”底气不足。
医生:“女生很少有学单簧管的。”
我看着他曲着手指轻轻叩着桌面,笑道:“我喜欢它的声音。而且走到哪可以带到哪。”
医生皱了皱眉:“那学钢琴的不是很倒霉?”
我:“你学?”
医生:“没有,小时候被我妈盯着学了几年小提琴。”
小提琴?!我这算是又挖掘了医生的一个优点么?
我盯着他的手:“帕格尼尼综合症。”(患者手指细长……)
医生不自在地握起手:“没有,我很正常。”
尴尬了……我扭回头,拆了包装递过去一杯:“夜宵。”
医生突然抿嘴一笑,耳朵红了。
安静了一会儿,我的思维逻辑又回来了:“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原谅我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如此煞风景地问出这个问题,因为医院登记的患者家属信息都是我妈。
我看着医生睫毛不停地眨。这是心虚么?
“护士站登记过。”
我眯着眼睛拼命回忆,想起有一次林老师出院是我去护士站签的领药单。领药单由护士站存档,医生只要确认药领了签字就可以了,至于上面领药人的联系电话,是没必要记下来的——
我力作淡定:“哦,好久之前了。”
医生:“嗯。好久之前。”
好久之前就记我的号,你倒是很沉得住气么!
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他掏出手机,翻了翻,笑眯眯地放在我面前。
[你有女朋友么?—— 2009-4-3 20:27]
我的脑袋无力地磕在桌面上。
医生安静地坐在旁边,看着我的耳朵由白变红,再由红变白,才慢条斯理地说:“不是你发的吧?”
我的声音无比弱:“交友不慎……”
医生笑着把空杯子扔进纸篓,看了看手表:“九点了,我送你回去。”拎起琴盒,朝我伸手。
我心中交战,这是要谱子?还是要人?我是递手?还是递谱子?
我环顾四周,然后,大大方方地,把谱子递到他手里……
咳,在医院,要注意影响……
电梯下了两层,一个放疗师进来,和医生打了个招呼,就偏头打量我,医生对着他点头微笑,后者立刻一副了然的表情。
我……闷头。唉,很害羞的好不好>__<你不要乱放电)
进入隆冬,校园里清涩了很多。医生踩着积雪走到我面前,下巴磕在我头顶上,轻轻叹了口气。
前一晚值班,第二天上午查完房调休,来学校看过我,再回反方向的公寓。我抱着他微微倾斜的身体,有些心疼:“你不要这么来回跑了。”
“你是不是快放寒假了?”
“嗯,6号中午的票,妈妈让我赶回去吃小年夜饭。”
“我5号值班……”
我感慨这年头谈个恋爱真是太不容易了,然后突发奇想,我们也是可以夜会的么。
5号傍晚,我拎着外卖,刚拐过停车场,就撞上了许久不见的小羽。她正下班往外走,看到我一脸惊讶地扑上来:“姐姐你怎么来啦?林老师的化疗不是都完了么?”
“我——”我突然发现这是个陈述起来非常非常复杂的事情,遂长话短说,“来送饭。”
“给我么?^_^”
“……”
医生下来的时候,小羽刚得知我是来给男友送饭的,正在“你恋爱了你恋爱了你居然突然就恋爱了啊啊啊”,看见医生走过来,看看他再看看我:“啊啊啊,你们!你们你们!!”
医生很自然地接过我手里的打包袋,看着她:“还不回宿舍?”
小羽迅速退了两步:“哈,哈哈,顾老师再见!”跑远了两步,扭过头,“师娘,师娘也再见!”
我多么希望,当时周围没有那么多人……
接下来的三个小时,两个人吃饭,聊天,发呆,大眼瞪小眼,然后医生说:“值班室的床是单人床,晚上是你站着,还是我站着,还是——嗯?”
“啊,我回学校了!”我从椅子上弹起来。
跟在身后的医生笑而不语。
6号那天,医生下班的时候,我已经坐上车了。
“路上注意安全。”
“嗯。”
“到了给我打个电话。”
“嗯。”
“过年要注意饮食作息规律。”
“嗯。”
“……你要不要和我每天通个电话?”
“……”有这么问问题的么?我囧了囧,“通好几个——也是可以的啊。”
那天大年三十年夜饭,是和姨妈姨父表哥表嫂一起吃的。
酒足饭饱,表哥看着我:“丫头,你嫂子都五个月了。”
“放心,压岁钱我早就准备好了。”
表哥叹了口气,摸摸我的头:“你嫂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在和我谈恋爱了。”
我拨开他的爪子:“啧,晒幸福。”
表嫂笑道:“校校准备找什么样的对象?”
“医生!”我立即表态。
“好啊!”表哥。
“不行!”娘亲。
我望着娘亲弱弱插嘴:“医生——稳定踏实有知识啊……”
娘亲:“那你踏踏实实找个公务员。”
我瞬间萧瑟了……
表哥:“找医生好啊!我们医院单身汉那是一卡车一卡车的!”
娘亲:“免了,那粉红的诱惑也是一卡车一卡车的。”
表哥:“您不能这么算啊,哪个行业都有花心的,也有痴情的。校校,你要是找我们医院的,他以后要是敢对不起你,我削他跟切菜一样一样的!”
娘亲:“你就算剁了他,已经付出的感情是收不回来的。”
你们要不要一副我已经被背叛被抛弃了的样子啊……我看着这两个明显歪楼的人,彻底萧瑟了:“我吃完了,你们慢慢聊。”
客厅里,表嫂慢慢走过来,坐在我身边:“怎么?真找了一个医生?”
“女人这么聪明,男人压力会很大的。”我摸了摸表嫂已经显怀的肚子,“嫂子,你有没有后悔找了一个医生?””
表嫂笑:“后悔啊,嫁给一个医生一点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好,可是,如果再来一遍,我还是会选你表哥。”她凑近我,声音压得很低,“舍得还是舍不得,自己心里最清楚。
我一边看春晚一边神游。睡觉前和医生通电话,他很快嗅出了不对劲:“你怎么了?”
“医生,你知道你们病区那XXX和XXX还有经常来窜门的XX是对你有想法的么? ”
“……”估计医生也没想到我突然开了这么一个话题,“嗯,所以我从来不和她们单独相处。”
“你都知道啊。”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迟钝。”
“医生……你周围,的诱惑,太多了。”
那头沉默了半天,声音凉凉的:“林之校,你不会就因为这个理由,就这样把我莫名其妙地枪毙了吧?”
我透过窗户看向外面的天空:“顾魏,我平时没这么迟钝的,遇到你全都乱套了——”
“从小外婆就教我,话说七分满,事做七分全,给自己留条后路。可是——我把最真实的自己毫无保留地暴露给你了。”我突然发现这是个很难进行下去的话题,“以后,不论我们是好是坏,不论我们能走到多远,你都要告诉我,哪怕是——哪怕是什么不好的事。”
爱,就是给予对方最大的仁慈。既然我舍不得与你分开,那么就把所有的信任全部交付予你。
电话那边沉默了很久。
“林之校,给你一年的时间,你用心看,把你想看的,都看明白。”
后来我才知道,就在三个小时前,面对旁敲侧击的家人,医生对大家长说:“爷爷奶奶,我有对象了,人很好,过了年,我带她来给你们看。”
随后,一颗满溢的心被我浇得透凉。
寒假结束返校,我刚收拾好行李,接到医生电话:“我在你楼下。”
我外套都没穿就跑了下去,却顿在他面前,突然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
医生看着我不做声,慢慢地张开手,把我抱在怀里,轻轻地叹了口气。
我埋在他怀里,被他这个温情的动作弄得眼泪差点出来。
“林之校,你的手往哪里钻。”
“冷……”
“……晚饭吃了没有?”
“没。”
“跟我回家。”
“啊?”
就这样,我第一次去到医生——的公寓。
路上,我看着身旁开车的人。
“你什么时候有车了?”
“我什么时候说我没车了?”
“以前没见过。”
红灯刹车,医生转过脸来:“很多事,你没看见不代表它不存在。”
我嗅出了危险的味道,弱弱地说了声:“你专心开车……”
到了地方,我被裹挟着进电梯,上楼,带进门,然后,扔在了门口。
顾魏这个人,生气的时候也不发火也不恼,脸上始终是一副高深莫测的云淡风轻,这种冷暴力其实最折磨——我……
我简直就是硬着头皮挑话:“毛主席告诉我们,不要为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所打倒,你家就在X市你还租房子住!”
“家太远。”
“你不是有车么。”
“堵车。”
“地铁。”
顾魏转过来,露出森森白牙:“附近没有地铁站。”
这个人,不会是气疯了吧……
我决定卖身求荣,往前一扑,抱着他的胳膊:“医生我好想你!”说得太急,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医生递过一杯水,很自然地转换话题:“今天晚上别回去了。”
我浑身跟被雷劈过一样,死盯着他。看着他泰然自若地削水果,恍悟:顾魏是个好同志,是我太邪恶了。
医生笔迹:我不介意你邪恶一点。
顾魏的公寓,只有一张床,所以,我已经紧张到感觉不到紧张了。
我僵僵地躺在床上,浑身上下出除了内衣是自己的,其他全是顾魏的,这是一种怎样的扭曲和羞涩啊……
正在我闭着眼睛思考“怎么就到了这一步了”的时候,顾魏从卫生间洗好澡出来。
我决定,继续闭着眼睛。
听着他擦头发,喝水,关电脑,给手机充电,然后,关灯。
我本来已经放松下来的汗毛,在被子掀开的那一刹那,通通竖了起来。
“林之校,我们谈谈。”
我呼出一口气,睁开眼:“谈什么?”
“你对医生这个职业有什么看法?”
“救死扶伤。”
“……婚姻方面。”
“普遍晚婚。”
“……恋爱方面。”
“没有时间。”
顾魏彻底放弃了与我的沟通,躺下来把我捞进怀里,轻轻叹了一口气:“睡吧。”
我沉入一股淡淡的香皂味道里,听着他沉稳的心跳,酝酿睡意,酝酿了五分钟,睡着了。用医生的话说,“一点适应障碍都没有。”
其实,这次过年期间虽说发生了一些不算愉快的事情,但是也不无好处。两个人少了一点相敬如宾的味道,情感似乎都——外放了一些。尤其是顾魏,虽然依旧是万年笑脸,但是眼角眉梢的小情绪,是越来越明显了。
接下来顾魏调休的两天假里,我都被扣在了公寓——打扫卫生。事实证明,在用来增进感情的时候,四十平的公寓,也是可以打扫两天之久的。
顾魏很好地解释了“美男子戴上胶皮手套,依旧是美男子”这个道理。
我深深地怀疑他是在用洗衣做饭无所不能的完美家庭妇男形象诱惑我。
被诱惑的我在第三个晚上,已经能无障碍地在他低声的絮絮叨叨里迅速入眠了。
(三三:道行!两天三夜就搞定你!)

无忧书城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余生请多指教 > 第三章 不动声色的男朋友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3 2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 3总裁的替身前妻作者:安知晓 4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5佛跳墙作者:念一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