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道祖师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网络小说 > 魔道祖师 > 第124章 外五篇:铁钩 2

第124章 外五篇:铁钩 2

金凌道:“这张椅子就摆在我床头, 离的很近。一开始还空无一人,过了一会儿, 就忽然坐了一个黑衣人。”
  
   金凌想看清这张脸, 可这人低垂着头, 散下来一半长发挡住了脸, 周身只露出一双雪白的手,搭在扶手上。
  
   他悄悄调整了一下镜子的位置,可手腕刚动, 似乎觉察到了什么,那女子慢慢抬起了头。
  
   那张脸, 遍布着数十道鲜血淋漓的刀痕。
  
   魏无羡并不意外, 小辈们则都听得呆了。
  
   “等等?”蓝景仪放了一碗粥到金凌面前,道, “女鬼?怎么会是个女鬼?你会不会吓傻了看错了……”
  
   金凌一掌拍去:“听谁说我傻也不想听你说。虽然血是血头发是头发的基本看不清长什么模样, 但是发髻和衣服都是年轻女子的样式,肯定没错。是我们方向找错了。”他道,“虽然铁钩上的确是有怨气未消, 但在白屋子里作祟的, 恐怕不是钩子手。”
  
   蓝景仪道:“你就没多花点时间仔细看看, 看清容貌嘛……说不定可以根据容貌特征, 比如痣或者胎记什么的去查她的身份呢。”
  
   金凌没好气道:“你当我不想。我本来想的,但那女祟觉察到了被镜子反射的月光, 马上抬头看这边, 镜子照到了她的眼睛, 我一不留神和她对视了。”
  
   当窥探时被邪祟发现了,那便绝对不能再看下去了,必须马上放下镜子,闭上双眼,假装熟睡。若非如此,恐将激发邪物的凶性,令其杀意大增。蓝景仪道:“好险好险……”
  
   桌边七嘴八舌:“可那飞贼的眼睛里没看到女人啊。”
  
   “没看到不代表没有,兴许是那飞贼位置偏了……”
  
   “不是,这女鬼,为什么会是女鬼,她是谁啊!”
  
   蓝思追道:“这女子的脸被划了数十刀,那她很可能是钩子手的众多受害者之一。金凌看到的一定是她的怨气残影。”
  
   怨气残影,便是邪祟某个怨气深重的场景的不断再现。通常是临死前一刻,或是让它恨意最甚的某件事。
  
   金凌道:“嗯。我看昨晚镜子里照出的白屋子,陈设和现在完全不同,像是一间客栈。大约白府建起来以前,这里曾经有一间客栈。那女子就是在这间客栈里遇害的。”
  
   蓝景仪道:“哦哦,说起来,确实,我们查到的东西里有人提过,钩子手可以轻松撬开客栈的锁,他经常在夜里潜进去,挑孤身一人在外的女子下手!”
  
   蓝思追道:“而这位姑娘,或者夫人遇害的那个房间,刚好和白府建起来的白屋子,处在同一位置!”
  
   难怪白家主人一口咬定白府没有任何陈年秘案,也没人死于非命,并非刻意遮掩隐瞒,而是因为,他们当真很无辜,这当真不关他们的事啊!
  
   金凌拿起粥喝了一口,故作淡定道:“我早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也好,反正都是要解决的。”
  
   魏无羡道:“金凌你待会补个觉,晚上还要干活的。”
  
   蓝景仪瞅了一眼他的碗,道:“魏前辈你没吃完,不要留剩啊。”
  
   魏无羡道:“不吃了。你多吃点啊景仪,今晚可是你打头阵。”
  
   蓝景仪一惊,险些把碗丢了:“啊?我??打、打什么头阵?!”
  
   魏无羡道:“金凌昨晚不是没看完嘛,今天我们一起看完它,见识一下。你带头。”
  
   蓝景仪失色:“魏前辈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怎么会是我?”
  
   魏无羡道:“哪有搞错。历练嘛,人人有份,人人都有机会,人人都要上。思追金凌都上过了,下一个决定就是你了。”
  
   “为什么下一个就决定是我了……”
  
   魏无羡当然不会直说是因为除了蓝思追金凌以外这群小朋友里他只记得蓝景仪的名字了,只拍拍他肩,鼓励道:“这是好事!你看其他人,大家都多想上啊。”
  
   “哪有什么其他人,这不全都早就跑光了吗!”
  
   无论蓝景仪怎么抗议,子夜时分,他还是被推到了白屋子的最前方。
  
   白屋子外横了几条长凳,排排坐满了人。一人在纸上戳一窗洞,瞬间纸窗就变得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蓝思追一指戳好了他的那个窗洞,心道:“总觉得……这已经根本不能叫‘窥探’了,戳成这样,还不如直接把这面纸窗拆下来……”
  
   蓝景仪果然被魏无羡提到了最靠前的位置,从这个地方,他能看到的东西最多最全,也最清晰。若是看戏,那便是千金难求的头等座。只可惜蓝景仪半点也不想要这个头等。
  
   他被金凌和蓝思追夹在中间,战战兢兢道:“我可不可以换个地方坐……”
  
   魏无羡一直在一旁走来走去,道:“不可以。”
  
   其他人听了,都觉得魏无羡这三个字的口气颇得蓝忘机真传,有人还偷笑了两声。魏无羡道:“心态不错,这么轻松,挺好挺好。”
  
   方才没忍住的蓝思追连忙正色。魏无羡又对蓝景仪道:“你看,我都没有座位的,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蓝景仪道:“前辈我给你让座可不可以……”
  
   魏无羡道:“不可以。”
  
   蓝景仪:“那有什么可以。”
  
   魏无羡道:“提问可以。”
  
   蓝景仪无法,只得对蓝思追道:“思追,待会儿我要是晕过去了,你、你的笔记要给我抄。”
  
   蓝思追哭笑不得,道:“好。”
  
   蓝景仪松了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
  
   蓝思追鼓励道:“放心吧景仪,你肯定可以坚持下去的。”
  
   蓝景仪刚露出感激的神色,金凌拍拍他的肩,一副看上去很可靠的样子,道:“是啊,放心吧,你要是晕过去了,我一定马上叫醒你。”
  
   蓝景仪大警,一把拍开他的手:“走开走开,鬼知道你会用什么手段叫醒我。”
  
   正嘀嘀咕咕间,纸窗上幽幽透出了血色的光晕,仿佛忽然有人在漆黑的房间里点起了一盏红灯。
  
   众人立即噤声,屏息凝神。
  
   红光也从一个一个小小的窗孔里透出,映得一只只窥探的眼睛像爬满了血丝。
  
   蓝景仪颤颤巍巍举起了手,道:“前辈……为什么,为什么这间屋子看上去这么红啊?我,我从没见过这种,血红色的残影。难道当时,屋子里点了一盏红色的灯吗?”
  
   蓝思追低声道:“不是血红色的灯,是因为,这个人……”
  
   金凌道:“是因为这个人的眼睛,进了血。”
  
   红光中,屋子里突兀地出现了新的东西。
  
   一把椅子,和一个坐在椅子上的“人”。
  
   魏无羡道:“金凌,你昨晚看到的,就是这个?”
  
   金凌点头,道:“不过,我昨晚没看仔细,她不是坐在椅子上……她是被绑在椅子上的。”
  
   果然如他所言,那女子放在扶手上的双手,是被麻绳紧紧绑着的。
  
   众人还待细看,这时,忽的一道黑影闪过,屋子里又多出了一个身影。
  
   竟然还有一个“人”。
  
   而这多出来的第二个人,那张脸的眼皮和上下嘴唇都被割了去,不能眨眼也合不拢嘴,布满血丝的眼球和鲜红的牙龈暴露在外,比传说中的要恐怖千倍万倍!
  
   蓝景仪失声道:“钩子手!”
  
   “怎么回事,铁钩不是已经被熔了吗?钩子手怎么会还在?”
  
   “这屋子里居然有两只邪祟??”
  
   听到这里,魏无羡道:“两只吗?这间屋子里的邪祟到底是一只还是两只?有人说得清楚吗?”
  
   蓝思追道:“一只。”
  
   金凌也道:“一只。这间白屋子里的钩子手,不是真的凶灵,只是这女子用怨气还原的临死场景中的一个残影。”
  
   蓝景仪道:“虽说是残影,但这瘆人程度完全分毫不减啊!!”
  
   他们说话间,这张脸缓缓朝木门这边移来。那张脸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狰狞。哪怕众人明知这只是一个残影,真正附着钩子手残余怨气的铁钩已被炼化,这个残影绝不会真的穿门而出,却也总有一个毛骨悚然的念头挥之不去:
  
   被他发现了!
  
   如果那倒霉的飞贼半夜偷窥白屋子时,看到的刚好是这一幕,难怪要吓得心疾发作。
  
   那张脸直逼到距离纸窗不足一尺之处,定了半晌,转身朝椅子大步走去。
  
   众人这才不约而同重新开始呼吸。
  
   里边,钩子手在屋里走来走去,陈旧的木板在他脚下嘎吱作响。外边,金凌却忽然奇怪起来。
  
   他道:“从刚才起,我就有一件事很在意。”
  
   蓝思追道:“什么事?”
  
   金凌道:“怨气残影一定是这女子临死前的场景没错了。但是,一般人面对杀人狂魔时,会这么冷静,一点声音都不发出吗?换句话说。”
  
   他道:“这女子分明是清醒着的,为何不大叫求救?”
  
   蓝景仪道:“吓傻了吗?”
  
   金凌道:“那也不至于一声不吭,连哭都不会。一般女子害怕到极致的时候,不都应该哭吗?”
  
   蓝思追道:“舌头还在吗?”
  
   金凌道:“口角没有流血,应该还在。而且就算没了舌头说不清话,也不至于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蓝景仪夹在他们两个中,仿佛立刻就要死去了:“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在我耳边用这么冷静的语气讨论这么可怕的东西……”
  
   一名少年道:“会不会是因为这间客栈废弃了,或者没别的人在,知道大叫大喊也没用,所以干脆不喊了?”
  
   这里看得最清楚的蓝景仪倒是有话说了:“不是吧,看这残影,屋里的摆设都没落灰,明显一直在使用,不可能没其他人在,不然她也不会住进来啊。”
  
   金凌道:“算你没有傻到无药可救。况且,有没有别人在是一回事,会不会叫又是另外一回事。比如在荒郊野岭被人追杀,哪怕明知道不会有第三个人能来救自己,不也照样会害怕得喊救命救命吗。”
  
   魏无羡在一旁小声鼓掌,小声道:“天哪,不愧是金宗主。”
  
   金凌脸红了,怒道:“你干什么,不要这样害我分心好吗!”
  
   魏无羡道:“这样你就能分心,说明集中力还需要锻炼。快看快看,钩子手好像要动手了!”
  
   众人连忙转头去看。只见钩子手取出了一圈麻绳,套上那女子颈间,正在慢慢收紧。
  
   绞麻绳的声音!
  
   原来这便是白家主人所说的,白屋子每晚“吱吱”怪声的源头。
  
   那女子脸上数十道伤疤在挤压之下血流如注,却硬是没发出一点声音。众人看得揪心阵阵,有人忍不住小声催促道:“叫呀,叫人来啊!”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网络小说 > 魔道祖师 > 第124章 外五篇:铁钩 2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六道) 2界王作者:骷髅精灵 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者:唐七公子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六卷 大道之行也声色犬马作者:月关 5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六道)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