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芈月传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宫廷小说 > 芈月传 > 第395章 杀机现(2)

第395章 杀机现(2)

芈月也不禁有些唏嘘:“那孩子,也可怜。好生准备她的后事,以国母仪,令朝野服丧。”
嬴稷知道她说的是王后芈瑶,斟酌一下,才道:“母后,卑不动尊,您还病着,儿臣原怕冲撞了您……”
芈月摆摆手道:“我岂是她能够冲撞得了的,她年纪轻轻地去了,你更要厚待她才是。”
嬴稷忽然道:“母后,您相信有命运吗?”
芈月微微坐起:“怎么?”
嬴稷看着芈月,只执着地问:“母后信吗?”
芈月看着嬴稷,半晌,摇了摇头,缓缓道:“我不信。”
嬴稷苦笑:“您不信吗?儿臣还以为……”
他还以为,她是信的。他不敢说,关于她的谶言,他也曾经隐隐听到过。他以为她应该是信了这个,才会屡次在危境中重生,在逆境中崛起。这样的性情、这样的才智,不是一般的女人能有的,若非天命,又是什么?
而芈瑶,就是那种命中注定的可怜之人吧。
或许只有这么想,他才会觉得心安些。
芈月看着嬴稷,肃然道:“我告诉你所谓的谶言天命,只不过是心虚者的理由、失败者的借口、失势者的安慰罢了……”她忽然笑了,笑容中有看穿一切的意味,“想来,你曾经听说过,我上承天命的预言?”
嬴稷脸一红,不敢点头,也不敢摇头,只能低下头去。
芈月轻叹:“我这一生,只有在燕国最落魄最艰难的时候,才会拿这句话来给自己打气。因为我为这句谶言,受了太多不应该受的苦,当时与其说是倚仗着天命在身的信念支撑自己活下来,倒不如说我更多的是不甘心……不甘心就此沉沦,不甘心让仇人欢笑,不甘心屈膝服输!可一旦我凭借着自己的力量重新站起来以后,我就根本不会再去想这样的事。人不能倚仗缥缈无根的命运而活,更应该去征服命运,超越命运。”
嬴稷震惊地抬头,看着芈月,久久不语。
而此时,唐八子宫中,唐棣与父亲唐姑梁并坐。
从人皆在外服侍,唐棣只能自己动手,倒了一杯酒,呈给唐姑梁:“父亲。”
唐姑梁饮了一口酒,点头道:“老臣听说夫人这次的事了。夫人做得很好,太后、大王一定会满意夫人识大体、知进退的品行。”
唐棣苦笑一声:“我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我拒绝。这是个好机会,我若再进一步,就能够成为王后了,甚至将来还可能生下自己的嫡子……”她毕竟年轻,面临如此大的诱惑,还是会犹豫,会动摇。既然父亲将她送进宫来,是为了影响秦国将来数十年的国政,那么让她更早攀到这个位置,难道不是更好吗?
唐姑梁却摇头道:“夫人,在太后、大王这两位英明神武的人下面,做一个有名有实的王后,那才是真正的危险。”
唐棣一震,顿时清醒过来,恭敬行礼道:“请父亲教我。”
唐姑梁道:“你知道我们墨家经义的核心是什么?”
唐棣不假思索:“是‘兼爱’和‘非攻’,可是,这与我如今有干系吗?”
唐姑梁抚须微笑:“世间的道理都是相通的,同样,好的理论可以用于一切事物。”
唐棣不解:“后宫之中,也有‘兼爱’和‘非攻’吗?”
唐姑梁笑了笑:“虽然于先师的理论来说,有些曲解,但你也可以用这四个字去对照自己的行为。所谓‘非攻’就是你从此以后,只准防守,不可进攻,可以自卫,不能反击。”
唐棣诧异地问:“大争之世,若是只守不攻,岂不是自断手足,坐以待毙?”
唐姑梁冷笑:“有太后、大王在,你要攻谁,都是挑战权威;同时,谁又能够在这样的天威下攻击你?轻举妄动,才是自寻死路。”
唐棣语塞,想了想,终究是不甘心:“可我就这么一直待在八子这个位分上吗?从来日不恒升,花无常艳,父亲应该明白男人的好色,我焉敢以为大王会一生一世,就只喜欢我一人。如若是寻常人家,我倒也不惧,只是大王乃是君王,我何以制约于他……”既是面对父亲,她自然直言不讳,甚至隐隐有些挑衅。
唐姑梁微微一笑:“你不要把后宫只当成后宫,世间每一处地方,都是人间。你能兼爱世人,也当兼爱你在这四方天里见到的人,而不是把她们当成情敌。所谓的‘兼爱’,就是要以你的仁心善心,对待后宫每一个人。只要你广施恩惠,在任何时候,都会有人帮你,助你,为你说话……为父也是男人,知道男人的心理,没有一个男人想对自己的床头人下手,除非他有了更喜欢的女人。可是你只要守得住底线,不犯错不出圈,善解人意,就会招人疼爱,让人离不开你,哪怕大王再有新欢,只要你不犯错,就只会是别人犯错……”
唐姑梁微一停顿,唐棣已经明白其意,忽然就笑了,笑得甚为苦涩:“父亲,我明白了。你、你当真只是个男子啊!”
唐姑梁微闭一下眼睛,忽略唐棣话语中的苦涩,转了话题:“墨子先师游说楚王救下宋国,归宋时遇雨,求在闾中避雨,却被人拒之门外。墨子并没有告诉阍人,他是救宋之人,而是默默在门外淋了一夜的雨。”
唐棣一怔,不太明白:“父亲的意思是?”
唐姑梁道:“为善不为人知,方是为善。为善若为人知,那便是伪,便是为了求名,是最令人讨厌的。夫人广施恩惠,要出自内心,不能是为了扬名。”
唐棣有些不解,唐姑梁也不理她,只自己拿起酒壶来,缓缓倾出,眼见酒盏已满,他却仍未停下,继续倒着。唐棣不禁叫道:“满了。”
唐姑梁一笑,放下酒壶。
唐棣却知道他从来不做多余的事,怔怔地看着食案上的酒渍,忽道:“满则溢,所以,不管名声还是善行,都不可过满。为善若是为了扬名,人助你扬名,便是报了你的善心。名满则溢,你若以名挟人,反会招致怨恨。为善若不为扬名,受惠之人无以为报,才会记挂于心,危难时才会有人助你。”
唐姑梁微笑点头。
唐棣想了想,又道:“父亲的意思是,太后、大王在上,我在他们眼皮底下,只可心地无私,善解人意,不可妄图揽权求名。”
唐姑梁点头。
唐棣没有再说话,好一会儿才长长出了一口气:“父亲说的是至理,只是,儿等年轻气盛之人,终究意难平……”
唐姑梁抚须微笑:“难道你认为自己比太后、大王更聪明更强势吗?”
唐棣摇头道:“不能。”
唐姑梁道:“所以,你就只能等,不能争。”
唐棣终于平心静气地朝唐姑梁行了一礼:“谢父亲教我。”
唐姑梁亦恭敬还礼道:“夫人任重道远,老臣谨致祝福。”
唐棣道:“父亲,朝上最近有什么事情吗?”
唐姑梁道:“听说,周天子将要派人来咸阳。”
唐棣诧异:“周天子?他还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秦人忽然扣留楚王,又借此叩开关卡,攻入楚国。此举重击了楚国,也令得其他五国顿时有了兔死狐悲之心。
此时周天子的使臣入秦,实质上却是受了其他五国的支持,以残存的天下共主之名义,对秦国进行打压和道义上的讨伐。
虽然这些使臣俱是号称奉周天子之命,只可惜,此时政出两门,东周公和西周公都爱借着周天子的命令捞好处。
此番便是西周公所派使者。据卫良人对芈月分析,西周公素来不安分,仗着周天子在他城中住,一心要与行使权令的东周公争个高下,他又爱争名声出风头,常给三国当枪使。这回来,必也是韩赵魏这三晋在背后支使。
西周使臣赵累入咸阳,昂然走上正殿。
芈戎在殿外挡住了他,喝道:“使臣登殿,不卸剑履,实为无礼!”
赵累高傲道:“我乃天子使臣,代表天子而来。秦君难道不是天子之臣吗,岂可卸我剑履?”
芈戎冷笑道:“纵然你是天子使臣,要见诸侯,岂可无礼?卸了剑履。”
赵累针锋相对:“若卸剑履,有失天子威仪,将军不如先杀了赵某再说。”
芈戎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眼见两人僵持,便听得殿内传话,太后吩咐:“容他上殿。”
芈戎冷哼一声退后,赵累哼了一声,昂然直入。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宫廷小说 > 芈月传 > 第395章 杀机现(2)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如懿传 第五册 2如懿传 第三册 315 爱恨烽烟作者:风弄 4后宫·甄嬛传6 5如懿传 第六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