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芈月传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宫廷小说 > 芈月传 > 第374章 谋楚计(2)

第374章 谋楚计(2)

太子横亦知自己身边未必没有郑袖细作,忙答应了一声,只带了四个心腹,便与庸芮走了出去。他身为质子,秦国自然是负有保他性命的责任,且庸芮亦带着侍卫,自忖咸阳之内,应该无碍。
两人去了馆舍对面一家昔日去过的酒肆,对坐而饮。
太子横敬酒道:“庸大夫,在咸阳这些日子,一直多亏庸大夫照顾,横当敬庸大夫一杯。”
庸芮道:“太子客气了。庸芮只是喜欢交朋友而已,太子龙行虎步,乃是帝王之相,此时虽然困于一处,将来必会成就一番事业。”
太子横笑道:“哈哈哈,庸大夫过奖了。”
庸芮压低了声音,推心置腹道:“太子,驿馆人多嘴杂,不便说话。所以约太子到酒肆,避开闲人,实是有一则要紧事要告诉太子。”
太子横道:“什么事?”
庸芮凑近太子横的耳边,压低了声音道:“我听说郑袖夫人派人秘密潜入咸阳,想要制造事端……”他正说到此,忽然一把短刀从他们的耳边飞过。
庸芮惊得站起,就见一群军官,手中提着酒瓶子,喝得醉醺醺地撞进来,叫道:“掌柜,打酒,打酒。”
庸芮大怒道:“放肆,这把刀是谁的?”
一个军官醉醺醺地叫道:“是你爷爷的,又怎么样?不服,来比画比画!”说着,就抽出刀来冲着庸芮砍过去。
庸芮见是个浑人,只得闪身避过,一边对太子横道:“太子,我们走吧。”
太子横连连点头。不料那军官本就喝高了,见庸芮闪避,一转头刀子又冲着太子横砍过去。太子横举起案几一挡,那军官退后两步,庸芮在他背后踢了一脚,他的头撞在柱子上,晕了过去。
众军官立刻沸腾了,这批人显见是下级军官,皆是粗鲁无礼的模样,应是吃多了酒。想是不知什么从酒宴归来,犹嫌不够,一齐拥入酒肆来添酒。此时见同袍晕了过去,便喝道:“好家伙,敢对咱们动手,弟兄们,上啊!”
这些浑人都是说不清道理的,庸芮与太子横无奈,只得拔剑与他们相斗,两人侍从也加入,顿时变成一场混战。
混乱之中,忽然有人惊叫道:“杀人了,杀人了,武大夫被人杀了……”
人群散开,就见太子横目瞪口呆地站在那儿,手中的剑血淋淋的,一个军官倒在了他的剑下。
众军官见状,都慌了起来,立时作鸟兽散。
太子横慌了,忙扔下剑,求救般地拉住庸芮:“庸大夫——我、我真没杀人啊,此人不知道怎么就忽然撞到我剑上来了……”
庸芮左右一看,忙一拉太子横道:“快走。”
太子横身不由己地被庸芮拉着向外走,一边还分辩道:“我、我是不是要等廷尉来分辩一二?我这一走就更说不清了。”
庸芮顿足道:“你傻啊,这群人分明是冲着你来的。”
太子横一怔,问道:“你说什么?”
庸芮道:“今日这些浑人来得稀奇,而且摆明了是冲着我们来的。我猜这必是郑袖的阴谋,见你我出门,就让人通知他们来此。借此制造混乱,再陷害你在咸阳杀人,将你害死在秦国。”
太子横顿时醒悟,越想越是这么回事,立刻慌了手脚,叫道:“那、那我该怎么办?”
庸芮道:“唯今之计,只有速速离开咸阳,潜逃回楚,再作打算。”
太子横大惊:“离开咸阳,潜逃回楚?”他被这一句话打击得整个人都蒙了,一时不知所措起来。
庸芮道:“正是。否则的话,你留在此地,若叫廷尉抓住,混乱之中将你害死,岂非有冤无处诉?太子,速速回楚,到时候才是真正的安全。”
太子横悚然而惊,拱手道:“多谢庸大夫救命之恩。”当下匆匆别过庸芮,转回馆舍便要收拾东西,轻车简从,迅速离开咸阳。
他的随从不安,问道:“太子,要不要等公子歇回来再行商议?”
太子横顿足道:“来不及了。我先走,你留下,跟子歇说明情况,叫他随后追上。”
见太子横的马车出了咸阳城,庸芮静静地目送他远去,意味深长地笑了。
黄歇自得知赵雍之事,心中不安,却又被赵雍拿话逼住,不便直接告诉芈月,正踌躇之时,却遇到芈月派人请他入宫。他一路走来,已经于走廊上看到芈月调兵遣将之举,进了殿内,两人相见,黄歇便问:“你知道了?”
芈月一怔:“子歇,你也知道了?”
黄歇道:“我看到你派蒙骜找赵维,想来你已经怀疑到他了?”
芈月道:“我猜……他乃是赵主父雍,是也不是?”
黄歇轻吁了口气,点点头。
芈月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黄歇道:“今日。”
芈月道:“你今日进宫前被赵雍截走,就是因为这件事?”
黄歇苦笑道:“是。我本是有些怀疑,没想到他却自己找上我,还一口说破自己的身份,倒逼得我不得不为他保守秘密。直到回馆舍之后,我听到蒙骜在搜赵人馆舍,才猜到你可能已经怀疑,特来证实。”
芈月苦笑道:“你啊!”
黄歇道:“你怪我不曾及时告诉你吗?”
芈月摇头道:“不,若没有你怀疑到他,他也不会这么快就离开。说起来,你实是帮助了我。”
黄歇道:“他说,秦韩要签订盟约,但不是和尚子,而是和韩国下一个使臣。”
芈月叹息道:“看天下诸侯,能与我为敌手者,唯赵主父也。”
黄歇道:“你,要自己多加小心。”
芈月道:“我明白。”
一时之间,两人竟是无语。
芈月咳一声,岔开话头,又说了一些闲话,便令侍女开了宴席,一直饮宴到月上中天。
黄歇一曲玉箫吹奏完毕,望了望天:“天色不早了,我也应该走了。”
芈月看着黄歇,有千言万语不能言讲。她知道他这一去,也许是永远不会再见了,依依不舍道:“子歇,你再留一会儿吧。”
黄歇一怔,道:“我明日还能再进宫,今日已晚,我也该走了。”此情既然无法再续,何必徒添暧昧?芈月已经是大秦太后,她要如何做,他管不了,但他至少还能够管得住自己。
芈月看着黄歇,不胜唏嘘:“子歇,上天真是不公平,你我之间,永远掺杂着太多太多不能在一起的事情。”
黄歇叹道:“人生在世,就是这么无可奈何。”
芈月语带双关,道:“我希望你能够体谅我的无可奈何。”
黄歇并不明白,亦叹道:“这正是我想对你说的话。”
芈月不语,好一会儿才道:“不知道夫子怎么样了,你下次见了他,就说请他原谅我这个弟子吧。”
黄歇已经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诧异道:“怎么?”
芈月叹道:“不过他就算不原谅,我也无可奈何。该做的事,我还是得做。”
黄歇陡然站起来:“你做了什么?”
芈月也站起来,却只是转头走入殿内:“天色不早了,子歇,你也早些回去吧。”
黄歇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他握紧手中的玉箫,不顾宫人引道,自己径直跑了出去。他出宫上车,一路急急回到馆舍,却发现太子横及其心腹随从已经不见,诧异问道:“怎么回事,太子呢?”
便有留下的随从答道:“太子已经走了。”
黄歇道:“太子走了,去哪儿了?”
随从道:“太子在酒肆与人发生争执,失手误杀了一名秦国大夫,他恐这是郑袖夫人的阴谋,要陷他于秦狱……”
黄歇已经明白:“所以他跑了?”
随从战战兢兢道:“是。”
黄歇愤怒地捶向板壁,道:“他这一走,才是真正中了别人的阴谋!”
随从听了他这话,也慌了神,问道:“子歇,那怎么办?”
黄歇一顿足,道:“我去追他。”
说着就要转身出门,那随从忙叫道:“子歇,天色已晚,如今只怕城门已关。”
黄歇一怔,这才恍悟为什么芈月要留他到月上中天之时才放他离开。然则已经来不及了,她既是存心将自己诱入宫中,再将太子横逼走,只怕自己此时想要出城,也是不可能了。
他犹不死心,还是走了出去。果然,他往芈戎、向寿、魏冉、庸芮等人府上,欲求出城令符,这几个素日与他交好的秦臣,俱都表示不在府中。
他再去秦宫,宫门已闭,守卫更是以没有旨令不敢惊动为名,拒绝传报。
他只得等到了第二日清晨,城门一开,便赶了出去。如此一路策马疾驰,奔波数日,一直赶到江边。两人当日下船的码头所备归楚之用的楼船俱已不见,只剩下几只小舟。
留下的一名护卫见了黄歇忙行礼道:“黄子。”
黄歇急问:“太子的楼船呢?”
护卫道:“太子已经坐楼船离开了。”
黄歇心一沉,一路急赶,还是迟了一步。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宫廷小说 > 芈月传 > 第374章 谋楚计(2)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如懿传 第四册 214 诡奇之局作者:风弄 3后宫·甄嬛传1 4后宫·甄嬛传6 521 疾风劲草作者:风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