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芈月传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宫廷小说 > 芈月传 > 第353章 唐八子(1)

第353章 唐八子(1)

自平定季君之乱,芈月颁下了一系列的法令,整顿内政外交:
“重修商君之法,凡违法者皆依律处置。由樗里疾主持清理井田,开阡陌封疆;由魏冉主持清查兵籍,确认军功勋位;由庸芮主持清查户籍,编订户口,重定赋税;由唐姑梁主持颁布标准衡器,统一度量衡;由司马错主持蜀中事务;由白起主持练兵与戎狄等族易俗等事;芈戎、向寿主持与楚国黄棘会盟之事。”
黄棘,秦楚会盟台。
芈月站在高台上,看着下面的军队。
魏冉和芈戎率领秦军站在会盟台下,甲胄如同黑色的海浪。
远处缓缓而来的楚**队是一片红色海浪,但见黄歇和楚太子横骑马走在前头,楚王槐由兵马护卫,坐在广车之中。
黄歇抬头,看到芈月独立高台,两人四目相交,不由得微微走神。
太子横本与他并辔而行,见他落后,不禁勒马问道:“子歇,怎么了?”
黄歇敛住心神,道:“没什么。”
棘门到了,黄歇与太子横下马,楚军两边分开,楚王槐走下马车,迈向高台。
此时秦王嬴稷从左边登台,楚王槐则从右边登台。两国国君互相行礼,交换玉圭、国书。
鼓乐大作。两国国君高举酒爵,祭拜天地。
礼成之后,两国国君于黄棘行宫饮宴,同时举行秦楚之间的联姻。
楚王槐与芈月高坐上首,秦楚之臣坐于两边。鼓乐声起,众宫女拥着嬴稷和楚公主瑶身穿礼服上来,举行婚礼。一切器具行止,皆如周礼。
芈瑶手执羽扇,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怯生生的眼睛,在祝人唱辞声中,嬴稷与芈瑶行礼如仪。
然后是新人先向楚王槐行礼,此时楚王槐已经喝得有些醉意,高兴地站起来祝吉道:“好好好,愿你们夫妻和睦,秦楚两国,永为姻亲。”
嬴稷和芈瑶站起,又走到芈月面前行礼,芈月亦点头赞道:“往迎尔相,承我宗事。佳儿佳妇,繁我子孙。”
芈瑶脸一红,低声道:“诺。”
行礼毕,嬴稷和芈瑶被拥下去,于后殿入帐。
前殿却是依旧行宴,芈月举杯向着楚王槐道:“这杯酒,我敬王兄,将这么好的女儿,许我儿为妇。”
楚王槐道:“我也要谢谢王妹,将大秦公主许我儿为妇,秦楚亲上加亲。”说着一击掌,一群楚国舞姬上来挥着长袖跳起楚舞,奏的亦是一曲少司命之乐。
芈月感慨道:“楚音楚乐,我久已不闻矣,此时再闻乡音,当真令人怆然涕下。”
楚王槐道:“王妹不必伤感,这群乐姬,当随公主的嫁妆一起入秦,陪嫁的还有膳夫庖人。王妹以后若是想到故乡,尽管欣赏乡音,重温旧味。”
芈月道:“王兄想得当真周到。”
黄歇沉默地看着这王族兄妹之间的亲近之态,却深深地升起一股不安之感。
此时嬴稷与芈瑶已被送入洞房,就在楚乐声中,芈瑶手中的羽扇一寸寸地拉下,含羞带怯地看了嬴稷一眼,又迅速转开,脸却羞红了。
嬴稷坐在芈瑶对面,看着她,表情复杂。
女御与媵女们铺好枕席,皆施礼退下,众媵女依例在板壁之外静候召唤。
两支灯树映得室内如同白昼,嬴稷坐在芈瑶对面,却是神不守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外面的乐声渐渐变得细弱,芈瑶独坐了半晌,只觉得身子都要僵了,忍不住想开口,声音却细若蚊蚋:“大王……”
嬴稷猛地回头,看着芈瑶,他的表情很奇怪,芈瑶被吓住了,不敢再开口。
嬴稷回过神来,看到了芈瑶的眼神,似有所悟,当下扯了扯嘴角,努力展现出笑意来,站起来走了两步,坐到芈瑶身边,握住了芈瑶的手,道:“王后。”芈瑶涨红了脸,想说什么,最终只是说了两个字就害羞了:“大王!”
嬴稷知道她在害怕,轻声道:“你别害怕。”
芈瑶低声:“原来,原来有些害怕的,不过看到您以后,就不怕了。”
嬴稷只觉得词穷,搜索枯肠努力找话:“你父王……喜欢你吗?”
芈瑶不由得摇摇头,回过神来又连忙点点头。
嬴稷又问:“嫁这么远,会不会想家?”
芈瑶道:“想是想的,可是,从前姑母们也嫁过来了,想想也就不怕了。”
嬴稷听她提到“姑母们”,脸色微变了一变问:“你,可听说过惠文后……”他说到一半忽然住嘴,叹道,“算了,你还是不必听了。”
芈瑶却迟疑地问道:“太后她……和气吗?”
嬴稷一怔:“我母后吗?”见芈瑶点点头,期望地看着他,他苦笑一声,“放心,母后不会为难你的。”
芈瑶低声问:“你平时喜欢做什么事,爱吃什么东西?”
嬴稷诧异:“怎么问起这个来?”
芈瑶脸更红了:“如果你爱吃什么,我给你做。”
嬴稷一怔,反问:“你会自己做菜?”
芈瑶点头,低声道:“以前我母亲病着的时候,想吃家乡的菜,可膳房又叫不动,我就自己跟傅姆学着做……”
嬴稷怔了一下,问道:“你不是郑袖所出?你生母不得宠?”
芈瑶点点头,有些难堪地说:“郑袖夫人不喜欢我母亲……”
嬴稷有些动容,这场婚姻原非他所愿,只是一场政治交易,但他毕竟还年轻,这毕竟是他的嫡妻,没有男人不对此郑重以待的。他也曾经充满憧憬,到如今变成完全的政治安排,一开始不免也有些抵触。及至入了洞房,见芈瑶单纯美貌,不由得略动了怜惜之心,听她说到往事,更觉同病相怜:“原来,你也吃过这样的苦啊……”
芈瑶羞涩道:“我不怕吃苦,只要能够让我母亲过上好日子……”
嬴稷叹道:“是啊,你也是为了母亲……”他握着她的手,忽然觉得有些不对,翻过来摊开她的手掌,却见掌心有一道极深的伤口,诧异地问:“这是怎么伤的?”
芈瑶已是羞得想缩回手去,自惭形秽地低下头,含泪道:“是不小心被木刺扎中,不敢叫太医,后来就……”她怯生生地抬头,“大王,您不要看了,很丑的!”
嬴稷将芈瑶拥入怀中,心中只觉得抽痛,叹道:“不丑,不丑,寡人十分怜惜,阿瑶,你也是个可怜的人啊……”
芈瑶被他拥入怀中,只觉得心跳得都要挣脱出胸腔了,她微哽咽,道:“阿瑶不可怜,阿瑶能够遇上大王,便不可怜了……”
灯影摇动,两颗少年男女的心,初初接近。
此时的宴殿里,楚乐变得缠绵婉转。
芈月和其他臣子都已经离开了,宴殿里只有樗里疾陪着楚王槐观赏歌舞。
楚王槐观赏着歌舞,纵声大笑,他的笑声透过夜空,传到走廊。
魏冉面含杀机,手按剑柄,在走廊上来回踱步。
黄歇这时候已经从宴殿出来,其他人皆已休息去了,他却只觉得心头不安,在廊下慢慢踱步,看到拐角处魏冉转来,正要上前打招呼,又见缪辛匆匆而来,他脚步一停,退在阴影里。
魏冉疾走两步,缪辛却忽然挡在了他的面前,道:“魏将军,太后有请。”
魏冉哼了一声,没有动。
缪辛再催道:“魏将军。”
魏冉有些犹豫,顿了顿足,道:“你回禀太后,就说我有要事要办。”
缪辛不动,道:“太后已经知道魏将军要做什么,所以特地来叫奴才请魏将军回去。有什么事,太后会当面跟您讲清楚。”
魏冉不甘心地向墙内看了一眼,终于还是跟缪辛一起离开了。
黄歇缓缓走出,看着魏冉的背影,再听到隔墙传来的丝竹之声和楚王槐的笑声,陷入了思索。
魏冉随着缪辛进入芈月所居之处,在外便已经听得秦筝之声,入内一看,正见芈月坐在席上,手中抚着一具秦筝,筝声高亢而满蕴杀机。
看到魏冉进来,芈月停下秦筝的弹奏,沉声问:“你想干什么?”
魏冉气恼地坐下:“你说我想干什么?”
芈月冷笑:“我说你想干糊涂事,幸而我叫缪辛关注你,免得你真的冲动起来……”
魏冉截断了芈月的话:“他就在这里,就只一墙之隔,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只要杀了他,只要杀了……”
芈月道:“你若杀了他,我们就会跟他一起完蛋。”
魏冉怒道:“我不怕!”
芈月冷冷道:“你不怕我怕!”
魏冉大怒,质问她:“难道你真的忘记杀母之仇了吗?”
芈月冷肃地道:“我没忘,到死都不会忘。所以你更要记住,杀死母亲的,不止他,还有他的母亲。你放心,他们一个都跑不掉,总有一天,我会让每一个仇人都无法逃脱。可现在不行,我们历经了这么多波折,才能够一家重逢,我们要报仇,更要活得好好地以后再报仇,这才能让母亲含笑九泉。”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宫廷小说 > 芈月传 > 第353章 唐八子(1)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芈月传作者:蒋胜男 2后宫·甄嬛传3 3如懿传 第一册 412 雏凤初鸣作者:风弄 520 十面埋伏作者:风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