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芈月传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宫廷小说 > 芈月传 > 第344章 骨肉逢(1)

第344章 骨肉逢(1)

义渠王力敌刺客,受了重伤,养伤数十日,终于得到御医允准,可以出门了。
他是个野性十足的人,素日在草原上受了伤,让老巫拿草药一敷,便又上马作战。偏生此时在芈月面前受了伤,芈月听了御医之言,硬生生按着他在宫里养伤数十日,只熬得他满心不耐,一听说可以出门,便要去骑马作战。
芈月无奈,只得同意他带兵与魏冉、白起等一起平定诸公子之乱。
义渠王坐在榻上,身上的白色细麻巾一层层解下,露出了七八道带着肉红色的新伤疤,还有十几道老伤疤,纵横交错,看着教人心惊。
芈月轻抚着他身上的伤痕叹道:“你啊,你这一身都是伤啊!”
义渠王却毫不在意:“男人身上哪能没有伤痕。”
芈月轻抚伤处,轻轻将脸贴近,叹道:“可这几道伤,却是因我而留的。”
义渠王却笑道:“你是我的女人,我自当护住你的。”
芈月看着义渠王爽直野气的脸,伏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扑通、扑通的,格外有一种安定的感觉。她的嘴角不禁升起一丝微笑:“是啊,你是我的男人,我是你的女人。”
她忽然想起一事,推开他问道:“鹿女呢,还有你曾经娶过的那些女人呢,怎么样了?”
义渠王哈哈大笑起来:“你终于问到她们了,我还道你会一直忍住不问呢。”
芈月气得往他胸口捶去,及至拳头将要落下时,看到他身上的伤痕,不禁心软,只轻轻捶了一下,想想气不过,又拧了一下,扭头不再理他。
义渠王握住她的手,在自己胸口重重捶了一下,直捶得咚咚作响,哈哈大笑道:“你用这点力气,给我挠痒都不够呢。”见芈月真恼了,方道,“我既要娶你,自然是将她们都安置好了。鹿女原是我与东胡联盟,此番率旧部回去,与她兄弟争那族长之位了……”
芈月看着义渠王:“你相助于她了?”
义渠王点点头:“东胡内乱,于我有好处。若是鹿女当了族长,我倒还可以与她一起合作对付其他部族,互惠互利。”
芈月轻叹:“她倒也算女中豪杰了。”
义渠王却问道:“我帮你把那些作乱的人平定了,你可愿与我一起回草原?”
芈月顿一了顿,无奈地道:“我当然想,可我走不开啊……”见义渠王不悦,只得温言劝道,“你在前方打仗,我在后方为你准备粮草,照顾家里,等待你早日凯旋。”
义渠王听得出她“照顾家里”的意思,叹道:“那孩子还是这么别扭。”
芈月知道他说的是嬴稷,柔声劝道:“你别急,这年纪的孩子拗得很,我会慢慢教的。”
义渠王却笑道:“没关系,男孩子不怕有性子,有性子的才是小狼,没性子的就只能是被狼吃的羊。难道我还跟一个孩子置气不成!”
芈月道:“你此去要注意安全,我不想再看到你身上多一条伤痕。”
义渠王哈哈一笑:“要我不多一条伤痕,这可比登天还难。你放心,能够在战场上杀死我的人,还没出世呢。”
他说得豪迈,芈月却不能放心,便叫薜荔取来一件黑色铁甲,叮嘱道:“这是我让唐姑梁特别为你做的铁甲,比你那皮甲强,不许再穿那件了,只许穿我这件。穿上这件战甲,一般的刀箭就不容易伤到你。”
说着,便亲手为他穿上里衣、外衣,再穿上战甲,披挂完毕,义渠王回过头,威风凛凛地站在芈月面前,笑道:“如何?”
芈月看着义渠王,轻赞了一声:“如天神下凡。”
义渠王亲了亲芈月的鬓边,低声道:“等我回来。”说完,便走了出去。
芈月看着义渠王走出去,复杂的眼神一直尾随着他,久久不动。
薜荔叫了一声:“太后。”
芈月回神,问道:“怎么?”
薜荔笑道:“太后必是舍不得义渠王离开。”
芈月神情有些复杂,喃喃道:“是吗,我舍不得他离开吗?”
薜荔掩口笑道:“太后这样情致缠绵,以前只有在看公子歇和先王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眼光呢。太后,您对义渠王的感情,是真心的!”
芈月有些迷惘:“是吗?”
她拿起义渠王留下的衣服,抱在怀中怔怔出神。
室外,一叶飘然坠地。
芈月站在咸阳城墙上,看义渠王带着义渠骑兵,举着旄尾向西而去,那是雍城的方向。
她站在那儿,一直到所有人都走远消失,才喃喃道:“阿骊,早去早回,一定要平安无事啊!”抬眼望去,只见夕阳如血,映照山河。
缓缓走下城墙,就见魏冉迎面而来。芈月诧异,还未来得及问,魏冉已经兴奋地叫道:“阿姊,楚国使者来了!”
芈月体会出他话中的内容,惊喜万分:“这么说……是舅舅和子戎他们来了?”
魏冉点头:“正是舅舅和……子戎哥哥他们都来了,他们刚到驿馆,阿姊什么时候召见他们?”
芈月白了他一眼,直接上了马车:“召什么见,我现在就去见他们。去驿馆!”
魏冉一拍额头,连忙上了马跟过去,叫道:“等等我。”
太后车驾浩浩荡荡直至驿馆门前,驿丞率着驿卒们站在驿馆外,已经跪了一地。
芈月不等内侍放好下马车的凳子,就径直跳了下去,一时站立不稳向后微倾。不等魏冉伸手去扶,她自己已站稳了,急问道:“人在哪儿?”
驿丞结结巴巴地还在说:“参见太后……”
芈月看也不看他,急匆匆走了进去,魏冉也紧跟着进去。一行人穿过中堂往内走,就见里面一座小院中有两个男人也急忙迎出,前面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精明能干;后面一个四十余岁,已是两鬓微霜。
两边相见,都站住了,彼此惊疑不定地看着对方,像是在猜测,又像不敢开口。
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试着上前一步,欲问又止:“可是月……月公主……太后……”
芈月眼泪已经夺眶而出,疾步上前叫道:“舅舅……子戎……”
虽然分别十几年,但向寿毕竟相貌已经定型,纵有改变,也相差不多,不过是被生活打磨得苍老了、粗糙了。但芈戎当初还是个形貌未开的少年,此刻业已娶妻生子,唇上蓄起了胡须,芈月骤见之下,简直不敢相认。
芈戎眼眶也红了,哽咽着叫了一声道:“阿姊……”
芈月张开手扑向芈戎,哭道:“戎弟……”
芈戎扑到芈月面前,跪倒在地,放声大哭,芈月也跪下,姐弟俩抱头痛哭。
向寿亦是眼角一热,他努力昂首,想克制住,自己毕竟是长辈,如何能与他们抱头痛哭?可是在他的心中,却是万般情绪翻腾,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
想到自己当年在楚国西市找到向氏时的情景,那时候他的姐姐是何等凄惨;想到那日他闻讯赶到草棚,看到向氏发簪刺喉、浑身浴血的尸体,又是何等不甘。自芈月离楚入秦,他初时以为是与黄歇私奔,及至消息传来,黄歇身死,芈月入了秦宫,他当真是如被雷劈中,恨不得插翅飞到秦宫,将芈月从宫中拽出来,教她绝对不要再走母亲的老路。
他日日压着这样的心事,又要想办法帮助芈戎,处理步步惊心的危机,直面战场上瞬息万变的形势。可是他与芈戎仍然想尽了办法去打听芈月的消息,他听到她获宠于秦王,听到她生下儿子,这些消息不但不能解了他的忧虑,反而更让他将姐姐向氏的命运和芈月的人生对照起来。
他一日比一日忧虑,却无法脱身。就算他去了秦国,又能怎么办,难道还能够冲进秦王宫把芈月连同秦王的孩子带走吗?君王之威,他一介草民,又能如何?
再说,他更不放心芈戎,这孩子毕竟年纪还轻,他若是不在身边,让芈戎因为他的离开而受到伤害,他又如何对得起死去的姐姐?他只能选择留在芈戎身边。不知为何,他心中总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或许是从小所见到的芈月,所表现出来的无畏与勇气,让他不由自主地相信芈月比芈戎更有能力化解危机。
当秦惠文王的死讯传来时,他也得到了芈月母子被流放燕国的消息。这时候他和芈戎正在战场上,纵然再着急,也无法脱身。那一仗打得极是凶险,他和芈戎拼尽全力,才得获胜。但那一战亦牵制了秦人注意力,让楚国的细作趁机在蜀国煽起内乱,让楚国又在已经失去了的巴蜀之地上插进一只脚来。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宫廷小说 > 芈月传 > 第344章 骨肉逢(1)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21 疾风劲草作者:风弄 203 威镇博间作者:风弄 3如懿传 第一册 408 荡气回程作者:风弄 504 兴衰与共作者:风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