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三生三世枕上书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网络小说 > 三生三世枕上书 > 第三卷 阿兰若 第三章

第三卷 阿兰若 第三章

凤九从一场黑甜深眠中醒来后,坐在床上,蒙了半天。
片刻前,她将床前伺候她的几个小侍婢赶了出去。说来小侍婢们各个长得水葱似的,正是她喜欢的模样,服侍她的手法也熟稔细致,令她受用。她们也挺懂礼数,晓得尊敬她,称她殿下,按理说她不该有什么不如意。
令她发蒙之处却在于,小侍婢们虽称她殿下,却非凤九殿下,也非九歌殿下,而是阿兰若殿下。
阿兰若,这个名儿她晓得。她还晓得阿兰若已经死了多年,坟头的蒿草怕都不知长了几丛,骨头想必也早化尘埃了。她还记得,前一刻自己还在为频婆果同那几尾巨蟒死搏,惊险处似乎落进了一个虚空,虚空里头又发生了什么她不晓得,但无论发生什么,她觉得,都不至于让她一睁眼就变成阿兰若。
床前的铜镜里头映出她的模样,红衣少女黛眉细长,眼神明亮,高鼻梁,薄嘴唇,肤色细白。她皱着眉头研究半天,觉得无可争议,这是个美人。但这个美人到底是不是自己,她却有点疑惑。
她忘了自己原本是个什么样子了。
这并非单纯的失忆。过往三万多年沧海桑田,她经历过的事桩桩件件,从顶着一个炎炎烈日自她娘亲肚子里落地,到靠着一股武勇独闯蛇阵取频婆果,她全记得挺深刻。但这种深刻却像翻话本子,说的是个什么故事她晓得,故事中的人物景致,她却没个概念,譬如她记得她的姑姑白浅,却忘记白浅长什么模样,前三万年的人生,缥缈只如抄在书册上的墨字。
她呆愣一阵后,也有些思索。虽然姑姑收藏的话本子里头,她瞧见过一种穿越时光的段子同此时的境况挺相合,但那些不过凡人们胡想出来的罢了,四海八荒并无这种可以搅乱时光的法术。若方才那些侍婢口中所称的阿兰若,确然是比翼鸟一族传说中的阿兰若,那这个地方怕是哪位术力高强的神尊仿着梵音谷中阿兰若还活着的时代,重造出的另一个世界。她虽然年纪小没什么见识,作为青丘的继承人,这个法术还是略听说过一些。
自己怕是因缘际会才掉进这个世界中罢,至于被误认做阿兰若……她愁眉不展,难不成是她魂魄离体,附在了阿兰若的身上?
脑门上立时生出两颗冷汗。但细细一想,这个推论竟颇有道理。试想倘此时是自己的身体面容,除非自己同阿兰若原本就长得一副模样,否则为何今日所见的侍婢们皆垂着眼睛称自己阿兰若殿下?而倘若自己果真同阿兰若长得一张脸,几月前初入梵音谷时,暂不论萌少,他们比翼鸟一族的元老又岂会瞧不出来?
乖乖,魂魄掉换的事可不是闹着玩儿。自己的魂魄宿进了阿兰若的壳子,那谁的魂魄又宿进了自己的壳子?关键是,自己的壳子现下在何处?更关键是,它到底长个什么样子?
凤九一时头皮发麻,真是要找,都无从找起啊。况且频婆果还在原身上。幸而临出天罡罩时英明地将果子装进了随身锦囊,除非她的咒文,任谁也打不开,大约果子算保住了。
前事梳理半日,发现所担忧者大多是场虚惊,也没有什么紧要事候着自己,凤九一颗心渐渐地释然。
她庆幸自己是个胆大的仙,寻常女子不幸掉入这么个地方,触上这么个霉头,前途未卜回首无路,且是孤单一人,恐早已怕得涕泪涟涟。
她虽然也有片刻惊慌,但惊慌片刻后,倒是能立刻想开。既来之则安之,来都来了,暂且就这么安住罢。掉进这个地方,估摸没有什么人晓得,也不用指望谁来相救。如此,倒是淡定了。
命里若有这个劫数,躲也无处躲,命里若无这个劫数,迟早有机缘令自己找到壳子走出这个地方。急,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况且这个阿兰若一看就身在富贵家,也亏不了自己什么,当是来此度个小假,松快松快心胸。这个倒比借着九歌的身份住在梵音谷,时时还需考虑银钱之事强些。
如此,还是自己赚了。
凡人有句诗怎么说的来着?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蝼蚁一般繁忙度日的凡人中,也有具大智慧的。此话说得正是。
过着阿兰若的人生,演着阿兰若这个角儿,将凤九这个身份全数抛开,几日下来,倒是过得挺舒心洒脱。
只除了一件,有关乎蛇。
据仆婢的提说和凤九自己的揣测,阿兰若衣食住行的诸般习性,同她一向其实没有什么不同,不用刻意模仿,她还高兴了一场。
没承想几日后,两个青衣小侍却抬着条碗口粗的青蟒到她的面前,规规矩矩地请示她:“殿下近日没有召见青殿,青殿已怒得吞了三头牛,奴们想着青殿思念殿下,特带青殿来见见殿下。今日天风和暖,不知殿下要不要带青殿出去散一散步?”当是时,凤九瞧着三丈多长在她跟前嘶嘶吐着芯子的青殿,脑袋一晕,咕咚一声,就从椅子上栽了下去。
阿兰若因幼时被她娘亲丢进蛇窝里头养大,对蛇蚁一类,最是亲近。听说这个青殿,就是她小时候救的一条小青蛇,当成亲弟弟养着,取个名字叫阿青。宫里头上到伺候上君的上侍,下到打理杂务的小奴仆,一应地尊称这条长虫一声青殿。
“宫里头”三个字,说明阿兰若是个公主,上君这个称谓,乃是比翼鸟对他们头儿的敬称,说明阿兰若是比翼鸟一族的公主。扮个公主于凤九而言,不是什么难事,但扮个热爱长虫的公主……她那日从惊吓中醒来,思及此事,不及半炷香又晕了过去。
惧蛇,是她不得不跨过去的一道坎。跨得过,她就是世人眼中如假包换的阿兰若公主,可日日摸鱼捉蟹享她的清福。跨不过,迟早被人揪出她是个冒牌货,落一个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凤九茫然地想了三日对策。第三日午时,灵光一闪,忆及小时候自己厌食红萝卜,姑姑在青丘大开红萝卜宴,整治她连吃十日,很有效果。说不准这个法子,此番可以用用。
又三日后,王都老字号酒楼醉里仙二层,最靠里的一个肃静包间中,凤九望着一桌的全蛇宴,端坐静默。
桌子上杯叠杯盘叠盘,什么清炒蛇蛋、椒盐蛇条、生焖蛇肉、炖蛇汤,十来道菜从蛇儿子到蛇老子,一个不落下。
离桌子几步远立了道屏风,屏风后头搁了个呕盆。
凤九静默半日,颤抖地提起筷子,一筷一口,一吞一呕,几十筷子下去,胆汁几欲呕出来方才罢休。自觉最后几轮至少提筷子时手不抖了,也算个长进,凡事不可操之过急,需循序渐进,留明日再战。惨白着脸推门而出,深一脚浅一脚移向楼口欲打道回府。
方才一道蛇羹,平心而论倒是鲜美。若是将青殿做成蛇羹,青殿那般宏巨的身量,不晓得能做多少盆。脑中蓦然浮现出青殿吐芯长嘶的威风面容,一股蛇腥味自胃中直翻到喉咙口,凤九脸色一变,捂嘴大步向包间冲。
因转身太过急切,未留神身后徐行了位白衣少女,冲撞之下白衣女子呀一声,顺着楼阶直跌而下。
凤九傻眼一望,一位正欲上楼的玄衣青年千钧时刻抬手一揽,恰好将跌落的白衣女子接入怀中。
凤九心中赞叹,好一个英雄救美。但英雄的面目都没看清,胃中又是一阵翻腾,赶紧撒脚丫子朝包间中的呕盆疾奔。
扶着呕盆呕了半日,方顺过气来。再推门时,步子都是飘的。恍惚地飘到楼梯口欲下楼,迎面却撞上一道冷肃的目光。
自古来英雄救美,又似这般的英雄救美,众目睽睽下美人在怀,自然是四目相对,一眼两眼,含情目里定姻缘。但这个四目相对,须是英雄和美人四目相对,方是一段风流。
此刻,救人的英雄却来和自己大眼瞪小眼,这是唱的哪一出?
凤九不解。
待瞧见被救的白衣美人踮着左脚半边身量都靠在青年身上时,方拍脑袋一悟,原是美人被自己适才一撞,跌得脚伤,青年直直盯着自己,大约是对自己这个伤人凶手的无声谴责罢。
这个事,原是自己方才处得不妥。
凤九三步作两步下楼来,最后两步台阶,因脚上一个虚浮差点儿跪下,被青年伸手扶住,力道不轻不重,拿捏得正好。他这个义举,她自然需抬首言谢,顺势将手中几颗金锞子递到一旁白衣美人的手中。她做这个公主,别的没有,就是钱多。
美人瞧着手中的金锞子,有些讶然。凤九上前一拱手:“方才事急冲撞了姑娘,还令姑娘受伤,身上别无其他唯有些俗物,望姑娘收下权作药庐诊金。姑娘若收下便是宽谅我,姑娘若不喜欢金子,”她将胀鼓鼓的钱袋子一抽,“我这里还有银子珍珠宝石明玉,姑娘喜欢哪一种?不用客气!”
一番漂亮的赔罪话刚说完,姑娘还没有反应,却听玄衣青年向她低声一唤:“殿下。”
窗外突然落起一场豪雨,哗啦啦似就地散落了一壶玉珠。凤九茫然地转过头。
无根水自九天倾洒,如同一匹雪白的瀑布垂挂屋檐。瀑布前头,青年身姿颀长,黑发如墨,眉眼宛如画成。目光相接处,仿似迎来一场暮冬时节的雪冻。
他称自己……殿下?
凤九脑袋一轰,这个冷冰冰的玄衣青年,想必是阿兰若从前的熟人。今日未领仆从出门,着实失策,寻常遇到阿兰若的熟人,仆从们皆可帮衬着略挡一挡,往往挡过三招,对方的身家她也摸透得差不多了,但今日之状……看来只有使一个下策,装不认识。
凤九佯作不解向青年道:“方才也有几人同我招呼,称我什么殿下,你是不是像他们一样,或许认错人了?”
青年原本平静的眸色蓦然深沉,锐利地盯住她,良久,缓缓道:“你记不得我了?”
凤九被盯得发毛,青年这个模样,倒像是一眼就拆穿了她的谎言。
她打了个冷战,自己安慰自己,世间相似之人不知凡几,焉知青年没有相信她方才的说辞,说不定只是做出这个神色诈她一诈,不要自己吓自己。
她定了定神,看向青年分辩道:“没有记不住记得住之说罢,我从未见过你,也不是你口中的殿下……”
话到一半却被青年打断,仍是牢牢地盯住她,淡声道:“我是沉晔。”
说到这一步他竟然还这样固执,凤九佯怒:“我管你是浮晔还是沉晔。”心中却陡然一顿,沉晔。这个名字她很熟,熟得仅次于阿兰若。从前关于阿兰若的种种传说,大半都同这个名字连在一起,原来面前这个人,竟是神官沉晔。
既然眼前站的是沉晔,想必是多说多错,到这一步,赶紧遁了是上策。心念急转间,她保持住演得恰好的勃发怒气,狠狠道:“说不认得你就不认得你,有桩急事需先行一步,让路!”
青年有些发怔,倒并未阻拦她,反而移开一步,让她一个口子。她心中咚咚直跳,待行到酒楼出口,借着撑伞时回头一瞧。玄衣的神官仍定定地站在一楼的楼口,若独立的孤松,瞧她回头,眼中似乎掠过了一丝痛楚。她揉了揉眼睛,却又像是什么都没有瞧着。
这一夜,天上布雨的水君像是瞌睡过头了忘记将雨收住,无根水泼天,倾得阔绰。凤九倚着栏杆想心事。她回忆曾经听闻的传说,阿兰若和沉晔,的确像是瓜葛得挺严重。但他们之间究竟有过什么瓜葛,当日她不够八卦,没有逮着萌少逼他细说。
白日里一遭,亏得她有急智像是糊弄了过去,但倘若沉晔果真是阿兰若的知音……乖乖,一回生二回熟,多见他几回,难免不被他认出自己是个冒牌货。再则,今日大庭广众下,她给沉晔一个大大的钉子碰,不管他心中是否存了疑惑,说不得,次日就会到她殿中来打探一二,届时……
她一个激灵,赶紧唤了贴身伺候的小宫婢茶茶过来,皱着眉头吩咐:“若神官邸那边的沉晔大人过来打探我今日去了何处,吩咐下去,就说我一整日都在宫里头。”
茶茶呆了半天,突然紧张地道:“沉晔大人同殿下素来没有交情,今次竟要来打听殿下的事,莫非,莫非是殿下又惹了什么祸事不成?”说到祸事两个字的时候,整个人禁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凤九忽略掉茶茶的哆嗦,讶道:“你说,我同沉晔没有交情?”这就怪了,她回忆白日里,醉里仙中沉晔瞧她那一副神情,那不像是没有交情的神情。
茶茶愣愣地思索片刻,脸色阴郁地道:“殿下这个问法,难道是说小时候的交情吗?”又愤然道,“殿下小时候念着沉晔大人是表哥,主动去贺过他的生辰,他却听从大公主和三公主的挑拨,说殿下脏得很,将殿下的贺礼全数扔了,那之后,殿下不是再没去过他的生辰,再也没有同他往来过吗?”眼眶泛红地道,“殿下仁厚,如今觉得那样也算交情,可茶茶觉得,沉晔大人他担不起殿下的交情。”
凤九呆了一阵。一篇话里头,她看出来茶茶是个忠仆,是个对她巴心巴肺的忠仆。
阿兰若同母异父的姐姐和一母同胞的妹妹与她一向不对付,这个凤九晓得。年纪轻轻即任神官长的沉晔是她亲娘的侄子,算是她表哥,这个她也晓得。三个公主里头,大公主橘诺最受母亲宠爱,小公主嫦棣最受父亲宠爱,阿兰若因生下来就被丢进蛇窝里头养大,爹不亲娘不爱是三姊妹中间最倒霉的,这个,凤九她还是晓得。但关于沉晔,她原以为他自始至终都该同阿兰若站在一条船上,搞半天,他竟同她一双姊妹才算正经的竹马青梅,这个,凤九却还不晓得。
这个事情蹊跷。
凤九思索一夜,未果,眼看晨曦微现,困得找不着北了,打着哈欠去困觉。一觉睡醒,见茶茶提着裙子满面红光地小碎步急奔而来,心中叹一声果然我就是这么的料事如神,抬手端起一杯冷茶,边饮边向茶茶道:“沉晔他今日过府,是如何打探我的?”
茶茶喜滋滋地摇头:“沉晔大人今日未有动向,不过,茶茶将要传的这桩消息,却一定得殿下的意。”眉飞色舞地凑过来道:“殿下的师父回来了!陌先生他回来了!正在前厅中候着殿下!”
凤九一口茶喷在了茶茶的脸上。
茶茶一揩脸上的茶水:“殿下一定很吃惊罢,陌先生离开时明明言说半年后回来,如今才不过一月,茶茶也觉得有些吃惊呢!”
凤九的确吃惊,回过神来时,觉得今日倒了八辈子血霉。
这个血霉从何谈起,还要追溯一下阿兰若的身世。
阿兰若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所以,即便凤九占了阿兰若的壳子,她一双至亲也瞧不出,这些日子以来,凤九也就占得颇为安心。
但阿兰若除了一双父母,最为亲近之人,却还有一个师父。阿兰若她娘当年狠心将她扔进蛇窝,幸得阿兰若命大,没被一窝巨蟒吞进肚子,反被当条小蛇养活了。不过,养活虽是养活了,彼时的阿兰若却没个人样,她师父路过见她可怜,方将她救出来带在身边教养。
阿兰若一言一语,一行一止皆承她师父悉心教导,此时,她云游在外的师父却不知为何竟提前回来,岂不是自己倒了血霉?而她这个便宜师父,又岂有认不出自己这个冒牌货的道理?
凤九痛苦难当状捂住额头,痛苦中佯作喜悦状道:“师父回来了自然是天大的喜事,但想来昨夜没睡好,此时被晨风激得头疼,你先将师父他老人家好生安顿,我回头再与他老人家请安谢罪。”
茶茶是个忠仆,乍听凤九口中头疼二字,已急得乱转,拔腿就要去延请药师。
院中却蓦然传来一声轻笑,凤九抬目越窗遥望,一支碧色的洞箫堪堪拂开一株翠柳,出来一片白色的衣角。
凤九顺着这片衣角朝上瞧,白衣青年唇角含笑:“月余未见,见了为师却闹头疼,不知是个什么毛病,不如为师同你诊治诊治。”
为师二字从青年口中出来时,凤九蒙了一蒙。
师父两个字,在凤九的想象中,是上了年纪的两个字。当然她姑姑的师父墨渊上神是个例外,但天下事,总不能桩桩件件都是意外。师父者,长得必定该同九重天上太上老君那般白须白发,才不算辜负此二字的名头。但眼前这个俊美的白衣公子,竟然是阿兰若的师父?还是手把手将阿兰若拉扯教养大的师父?凤九觉得自己的信仰受到了伤害。
白衣青年三两步已到她跟前,见她蒙着不动,眼风朝茶茶扫了一扫。忠仆茶茶立刻见一见礼,乐呵呵自去了。凤九力持镇定地抬手:“师父上座。”脑门儿上冒了一排汗地斟茶孝敬他,另斟了一杯给自己压惊。
白衣青年含笑若有所思地看她两眼,良久道:“凤九殿下别来无恙。我是苏陌叶。”
凤九一口茶喷到了他的脸上。
苏陌叶何人,乃西海水君二皇子是也。
此君以纨绔闻名八荒四海,与连宋君这个风流神君惺惺惜惺惺,且是她小叔白真最谈得来的酒肉朋友。
苏陌叶擅制茶,她从前亦常去西海顺他一二,同他有那么些交情。但仅凭这个交情,就让苏陌叶特意闯进阿兰若之梦来救她,她印象中,此君并非如此大义之人。且因她失忆之故,自然认不出一向熟悉的苏陌叶,但对方如何就一眼看出了宿在阿兰若壳子里的是她,也令她吃惊。
纵然如此,他乡遇故知总是桩乐事。二人坐稳,凤九忍不住一一请教。
苏陌叶眼神戏谑,袖中取出张精致的白丝帕,从容地将脸上茶水一一揩净,方道:“这个嘛,你涉险久久未归,且被四尾巨蟒日夜围困,比翼鸟的女君想起众蛇之皇兴许能驱遣那四尾花蟒,连宋才将我请来救一救你。”
众蛇之皇,乃是后洪荒时代的一尾白蟒,汲天地灵修,复炼元真静居成仙,九重天上证得太一青玄之位,由天君亲封元君号,称祈山神女。这位祈山神女,正是苏陌叶他娘。
凤九羞愧地道:“这个梦境或许十分凶险,你竟然这样大义,毫无犹疑地入梦来救我,我从前真是误会了你。”
苏陌叶脸上一向春风和煦的笑容却蓦然一滞,垂头握住茶杯,看着杯中浮起的茶沫子,许久才道:“阿兰若确然是我徒弟。她十五岁时我将她救出蛇窝,一手将她养到六十岁。虽非血脉相承,却是我的骨中骨,血中血。”
苏陌叶这个形容,令凤九一怔。四海水君的子嗣后代中,数苏陌叶一等一的俊雅风流,说他是个纨绔,只因陌少系在手中的芳心没有千颗也有八百。不过,人却不知这些芳心并非陌少他有意采摘。陌少之于美人,向来不是他去救美人,而是美人来救他。是以,今日他用如此神色说出“骨中骨血中血”六个字,令凤九极为震惊。
苏陌叶瞧她一眼,抚着手中的洞箫续道:“我因西海有事,离开过梵音谷两年,再回来时,当日临走还活泼非常的少女,留下的却仅是一个青草悠悠的坟包。比翼鸟一族铁口咬定她自缢身亡……”他静了静,“两百多年来,我一直在追寻她的死因,他们一族却将此事捂得严实。今次连宋来寻我救你,说你坠入的是阿兰若的梦境。既是她的梦境,我自然要进来看上一看。”瞥向凤九淡淡一眼,道:“所以要说救你,也只是个顺便,你倒不用承我的情。”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恍然却又一笑:“再则,此番进来,我还有事需你帮忙。”
凤九头回领教,人说苏陌叶有时性子古怪,此言真是不虚。苏陌叶的笑容,和煦起来是真和煦,冷漠起来是真冷漠,似此时这般爽朗起来,又是真爽朗。更难得他同一时刻竟能化出这三种面目,每一种都这么真诚,好一个千面神君。
凤九是个知恩的人,沉吟点头:“从前也顺了你不少好茶,你有什么忙需我帮,我又帮得上的,自然帮上一帮。”
苏陌叶显然对她的回答满意,目光向四维徐徐一扫,道:“恐你也发觉了,此地乃是有人照阿兰若活着的时代,另造出了一个世界。彼时的梵音谷中有何人何景,此境便有何人何景。还有,梵音谷中的人若掉入此境中,会取代这里对应他造出的那个人。”他指了指自己:“譬如我掉进来,原本阿兰若的师父,这个世界中另被造出的那个我,便顷刻消失了。”
凤九呐呐:“你是说,我占了阿兰若的壳子是因阿兰若是我我就是阿兰若?”这个事情太过匪夷所思,凤九只觉一个霹雳直劈在她脑门儿上,令她眼冒金星。
苏陌叶瞧了她半晌,却是摇了摇头:“你这个嘛,我估摸是创世之人法术不够纯练,出了一些纰漏。掉入此境之人,皆会丧失原来世界中一些物象记忆,你如是,我亦如是。这便是此境的一个纰漏。既已出了一个纰漏,你或许是第二个纰漏。”他抬头目视窗外:“阿兰若的魂魄已散成灰烬,比翼鸟一族纵然可转世有来生,阿兰若,却是不能了。这个世界中,谁都有可能被梵音谷中的正主掉进来取而代之,唯阿兰若不能。”
凤九得苏陌叶一席话,揪紧的心中顿时释然,抬眼瞧苏陌叶凝望向窗外垂柳的身影,却觉有些怆然,咳了一声道:“你方才说要我帮个忙的事,不妨此时说说,需我帮个什么忙,我也好看看有无什么需准备。这个忙帮完了,我们也好琢磨琢磨如何走出去。”
等了许久,苏陌叶方才回话,低声道:“此境诞生之初,或许与当年的梵音谷并无两样,然诞生后的运转,却与梵音谷再无干系。造出此境之人,大约是想借此扭转当年谷中发生的悲剧,得一个圆满解脱。”
他瞧着凤九:“阿兰若已经死了,圆满不圆满皆是自欺欺人。此番既是你来扮阿兰若,我希望你能遵循着从前阿兰若的行止作为,让这个世界能重现当年梵音谷之事,让我晓得阿兰若,她真正的死因。”
苏陌叶让凤九帮的忙,其实做起来也容易。阿兰若一生中,曾遇及好几桩决定她终局的大事。当年阿兰若在这几桩大事上头取的什么抉择,她如今也取个什么抉择即可。苏陌叶体贴凤九是个不能被拘束的性子,几桩大事外的些许小事,由着她主张,想如何便如何。
凤九瞧出来,比翼鸟一族的上君和君后,换言之她一双便宜爹娘,虽对她这个亲生的女儿不如何,对苏陌叶却称得上敬重。有了苏陌叶这个知根知底的靠山,凤九越发觉得日子悠然,欣然,飘飘然。
不如意之事唯有一件——侍从们日日都要将青殿抬到她院中,央她同青殿说几句体己话,温柔地宽抚宽抚它。这个事情令凤九略感头疼,全蛇宴吃了近半月,手挨上青殿的头,她仍觉哆嗦得厉害。
如何才能光明正大地避开青殿而又不致人怀疑……凤九为此事,甚为忧虑,原本飘飘然的日子,也飘得不甚踏实。便在这无人可诉的忧虑之中,迎来了阿兰若她亲娘的寿辰。
阿兰若她亲娘倾画夫人的寿辰,一向做得与别不同。因据说倾画夫人是位好风雅的才女,寻常歌舞筵席入不得她的法眼。她爹为了讨她娘的欢心,每年她过生辰,皆铆着劲儿折腾。今年新得的消息,她爹打了一艘大船,欲领着她娘沿着思行河南下,前去南边的行宫观尘宫赏茶花。
阿兰若作为女儿,虽是个受排挤不得宠的女儿,随扈伺候的名册中,上君朱笔钦点,亦有她的名字在列。
凤九打点一二行装,思及随扈南游,青殿作为三丈长碗口粗巍巍一壮蛇哉,自然不能跟上出巡的游船,数日忧虑竟迎刃化解,心中怎一个“爽快”了得。待临行前两日,侍从再将青殿抬进她院中时,她心中舒快,自然不吝展现对青殿的依恋和不舍,眼角还攒出两颗泪珠子,令侍从们更加深信,他们的殿下依然是从前那个殿下,近日对青殿不那么热络,不过是他们错觉。
哪知凤九这场戏做得太过逼真,正遇着八百年不进她院子一趟的上君偶然驾幸。上君这几日心情好,偶尔思及阿兰若这个女儿,觉平日太过疏忽,有些愧疚,因此到院中探一探她。入院却恍眼见此情景,上君蹙眉沉思了片刻,又慈蔼地看了凤九片刻。
第三日出巡,凤九瞧着巍巍的龙舟后头,不远处跟了一条小画舫。伺候青殿的几个小侍从撩开画舫帘子冲她笑,青殿亦从帘子后头冒出一个头,亲热地向她吐着长芯。凤九立在岸旁,茫然中,被河风吹得晃了一晃。
茶茶抱着一沓锦被眼看要上那画舫,凤九在后头问她:“你做什么去?”茶茶回眸一笑喜气洋洋地道:“殿下不记得了嘛?青殿胆小,一旦离开王宫,入夜定需殿下相陪,河上风大,茶茶怕届时凉了殿下,特地送床锦被到船上去。”凤九脚一软,眼看要栽倒,幸得苏陌叶伸手一扶。凤九握住苏陌叶的手,凄声道:“陌少,你帮我个忙,晚上将我敲晕再送到画舫上去,我代我全家感谢你。”
是夜,江风猎猎,船中一厅殿,殿中明珠辉映,暄妍如明日白昼。几十条人影铺开一个席面,上座坐的阿兰若一双爹娘,底下按位次列了三位公主并数位近臣,近臣的最首位坐的是有过一面之缘的沉晔,苏陌叶位在其后。
首次见橘诺嫦棣二位公主,凤九打眼一瞧,见一双姊妹皆是雪肤花貌,顾盼处全是风流,动静处皆有神采,美人也。虽然原世的印象不多,估摸这等容貌拿到九重天阙上,能出其右的也少。凤九慨然一叹,倾画夫人委实会生。
厅殿正中数位舞姬献曲献舞,凤九心不在焉,耳中尘音进进出出,也不知她们在哼个什么。
歌姬正唱道“缥缈水云间,遥遥一梦远”,凤九端着个小酒杯一杯一杯复一杯,将自己灌醉了,届时苏陌叶一个手刀敲昏她时才好免些疼痛,渐渐眼中就有些迷糊,瞧着献舞的美人如雾中看琼花,只囫囵出个模糊面目。
恍然右侧旁,明珠的莹光此时却暗了一暗。凤九迟缓地转头望,殿中光色缭绕,蓦然出现一位紫衣青年在她身旁矮身落座。青年自带一身冷意,与满殿声色相绝,银色的长发极为显眼,护额上墨蓝的宝石,恐值不少银钱。冷淡的眉眼看过来时,竟是有些熟悉的亲切。
这样一副冷脸也能被自己看作亲切,凤九慢半拍地琢磨,今夜小酒喝得到位。
正思忖着此是何人,怎么偏偏就坐到了自己身旁,值舞停歌休之际,高座中的上君却含笑朝着他们这一处,朗声道:“息泽可来了,本君瞧阿兰若一杯一杯苦饮闷酒,料想因你久候未至之故。今次虽是因橘诺的病才下山,不过你与阿兰若久未见面,夫妻二人也该好好叙一叙话。”
厅内一时静极,身旁被称作息泽的青年淡淡应了声“是”。
凤九的酒,在顷刻间,醒利索了。
清月夜,月映水,水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月轮底下一艘船,船尾处,凤九和苏陌叶两两相对,剥着核桃谈心事。核桃,是毒日头底下烤得既脆且香的山核桃,心事,关乎凤九半途冒出来的便宜驸马——息泽神君。
阿兰若不过成年,缘何就有了位驸马爷,此事说来话长。苏陌叶一边指挥着凤九剥核桃,一边回忆往昔。
息泽此人,按苏陌叶的说法,来头挺大。
梵音谷内有个歧南神宫,神宫由神官长坐镇。神官长自古乃上天选定,降生之日必有异相,即位后司个闲职,平日并不闻达政事。不过一旦君王失德,神官长可上谒九天废黜君王,确保梵音谷的长顺长治,换言之,神官长在梵音谷中履个上达天听下察上君的监察之职。是以历代神官长皆是历代上君即位后,手里头要拉拢的第一号人物。
歧南神宫的现任主人是沉晔,前一任主人,却正是息泽。阿兰若她爹也是因这个由头,早在她三十来岁未成年时,便已做成她同息泽的婚事。阿兰若是她爹意欲牵住息泽的一枚石头子儿,幸得她当日年小,婚事虽成二人并未合居。两年后,却传言息泽因身染沉疴向九天请辞了神官长一职,避隐歧南后山,将位子传给了沉晔。
苏陌叶遥望天上的月轮:“息泽既已请辞了歧南神宫,他对阿兰若似乎也并不感兴趣,加之二人未曾合居,这桩亲事便无人再提,只当没有过。”瞥了眼凤九道:“从前他避隐歧南后山,阿兰若虽是他名面上的发妻,却直至阿兰若死他都未下山过一次,所以我也没将这段同你一提,累你今日惶恐,是我考虑不周。”皱眉道,“却不知为何在这个仿出来的世界里,你我竟能目睹息泽出山。息泽这个人,从前我亦未曾见过,今日还是头回见他。”
凤九斟酌着提点他道:“我老爹似乎说他是为了橘诺的病特意下山。”
苏陌叶一怔,道:“息泽的医术的确高明,但倘我未记错,橘诺不过是孕期有些许喜症……”
凤九手中的核桃壳落了一地,讶声道:“橘诺尚未成亲如何有孕,你不是上了年纪记错了罢?”
苏陌叶似笑非笑,摸出洞箫在手上掂量:“你方才说我……上了什么?”
凤九干笑着恭敬奉上一捧刚剥好的核桃肉,真诚道:“说您的品位又上了台阶真是可喜可贺。”
苏陌叶全无客气地接过核桃肉,脸上仍含着有深意的笑容,道:“橘诺那桩事吗,是否我胡说,时辰到了,你自然晓得。”站起来理了理袍子道:“时候不早,需我此时将你劈昏送给你那条青蟒吗?”
凤九打了个哆嗦,苦着脸道:“月高天阔,此等妙境岂能轻负,容我再浸浸江风,你过半个时辰再来下毒手罢。”
苏陌叶笑了一声,懒懒携着洞箫回房,留她一人在船尾吹风。
白日受了一回惊吓,方才筵中又受了一回惊吓,加之同苏陌叶絮叨许久,月光照着和风拂着眼睛眯着,凤九觉得越发没甚精神,游船直行,晕乎乎似要驶入梦中。正惬意间,却听身后几步远有人叙话。
清脆些的声音道:“姐姐方才筵中便用得少,方才又呕了大半,息泽大人亲自烤了地瓜命人送来,姐姐用些可好?”又道,“原以为息泽大人这样的人物,该同别的宗室子弟一般不近庖厨事的,未料想这一手烤地瓜倒是做得好。”
柔顺些的声音回道:“息泽大人避居歧南后山,烦厌他人扰己清休,许多年来一直未要仆从服侍,烤地瓜之类些许事情,他自然能做得纯熟。”
听到此处,凤九已明白叙话二人者是谁家阿谁。未料错的话,该是她一双姊妹。她原本不欲听这个墙角,大约她同苏陌叶谈心时选的角落甚僻静,天色又黑,叙话的姊妹二人并未注意到此处还有双耳朵。
继续听下去不妥,此时走出去,似乎也不妥。正自纠结间,却听清脆声儿的嫦棣呵呵笑道:“息泽大人这些事,怕仅有姐姐知晓罢,据妹妹所知,息泽大人下山只为姐姐而来,已入宫十日却未去阿兰若处瞧上一眼,可见如传闻所言,他果然是不在意阿兰若的。姐姐可曾瞧见,今夜筵席上阿兰若看着息泽大人的神情,听父君说息泽大人是为着姐姐的病才下山,我可瞧清楚了,她那张脸一瞬变得同白纸一个色,好不解气。”
柔顺些的橘诺低声道:“妹妹此言不妥,却不要再这样胡说,仔细被人听到,终是不好。”
嫦棣哼声道:“姐姐总是好心,却不见近几日她的嚣张,自以为父君今年准她与咱们同游便是待她有所不同,哼,也不瞧瞧自己不过是个被蛇养大的脏东西!便是她在我跟前,看我是不是也这么说!我却不懂,息泽大人既然对她无心,何不将她休了,累她连累自己身份!”
几句话随夜风灌入耳中,继续听下去还是立时走出去?凤九不纠结了。打着呵欠从角落处踱步出来,笑吟吟道:“今夜好运道,囫囵在船尾吹个风,也能听到亲姊妹光明正大打他们姊夫妹夫的主意,时近的人暗地里说些无耻之言做些无耻之事,已不时兴防着一个隔墙有耳了吗?”
凤九蓦然出现,令橘诺一怔,亦令嫦棣一怔。嫦棣反应倒快,一怔后立时一声冷笑:“当日便是你高攀息泽大人,息泽大人将姐姐放在心中,可是令你醋了?廉耻之论也要配得上这个身份的人才好提及,你这样的身份,也配同我们谈什么廉耻?”
当妹妹的如此伶牙俐齿诋毁姐姐,一看,就是欠管教。青丘的小仙们各个服凤九的管教,搞得她这么多年想管教人也管教无门,嫦棣正在这个好时候撞上枪口,其实,让她有点激动。
凤九了悟状点头笑道:“原来是因嫦棣你的身份还未够得上谈及廉耻,说话行事才尽可无状无耻,今日阿兰若受教了。”
嫦棣气极,恨声道:“你!”却被橘诺拦住,低声道:“息泽大人早有吩咐,该是诊脉的时辰了,先同姐姐回去吧。”眼神有意无意地瞟向凤九,却是对嫦棣道:“有些事,无谓做这些口舌之争,白白轻贱自己。”
话罢拉扯着嫦棣转身走了。
窄窄一轩厢房,金镶的条案锦绣的蒲团,苏陌叶给自己倒了杯酒,条案上,珠蚌里头的明珠柔和,满室生光。比翼鸟一族虽只做个地仙,家底倒比四海的水君还要丰厚。
苏陌叶握着酒杯有意无意地把玩。一众人等信誓旦旦这是阿兰若的执念所化之梦,其实,斯人已灰飞烟灭,何来执念,又何来梦境。可叹他初初听闻,竟然抵不住心中一点妄念,差点儿信以为真。
他那时竟然十分欣慰,若果真如比翼鸟那一帮老儿所言,这是阿兰若的执念,进去便要坠入她的心魔,他倒是迫不及待。她的心魔是什么,里头可有他一分位置,他过去不曾明白,现在也不明白,但他想要明白。可真正走进来,睹物睹人才晓得,此处不过是仿出的一个平行世界。他不是不失望。
他来救人,确有私心。当日连宋托他时说的那席话他还记得:“有东华在,必定护得凤九周全,这个我倒不担心,东华应是同凤九一处,寻着东华必定也就寻得了凤九,你此去,先寻他二人要紧。”
寻凤九,算是寻得轻松。他那日正巧在醉里仙吃酒,碰上阿兰若同沉晔闹了那么一出,心中存疑,次日便特意去她府中诈了一诈。她那一口茶末子,令他到今日仍记忆犹新。而东华,连宋料事也不全对。东华帝君却到今日才现身。他同凤九,并不在一处。
今日说给凤九有关息泽的那几句话,也不能说是骗了她。他的确从未见过息泽,纵然因这个世界创世时出了纰漏,他自掉进来后便忘了东华帝君长个什么模样,想来帝君亦因此而未能认出他。但他数日前夜探歧南神宫,曾于神宫一密室中见过息泽的画像,画上的息泽,并非今日这般紫衣银发的模样。
东华有心借用息泽的身份,以他的仙法,施个修正术,将比翼鸟一族记忆里关于息泽的模样替换成他的模样不是难事。修正术并非什么重法,于此境无碍。宁可使个修正术,也不愿化作息泽的模样来做完这场戏,倒是帝君的作风。
苏陌叶蹙眉沉思事情原委。想来凤九当日受了重伤,或许需魂体分离调养。魂魄调养之事,他们此等仙法卓然的神仙自然都晓得,最好是放入孕妇的胎中养着。莫不是……帝君他将凤九的魂魄放进了橘诺的胎中?
如此,倒能解释得通为何东华帝君竟对橘诺分外看重了。却不料凤九是个变数,魂魄最后竟跑到了阿兰若的身上,看样子帝君似乎还不知晓。这场戏,倒是有趣。
苏陌叶笑了笑,几桩事他灵台清明已瞧得明白,凤九和帝君处,却需瞒一瞒,他还仰仗着凤九帮他的忙,岂能让他二人顷刻聚首。这却并非他不仗义,漫漫仙途,受了红尘侵了色相便有执念,这一执念,缠了他数年,唯有凤九可点拨化解。
他这一生,到他遇到阿兰若前,未曾将谁放到过心上。直至今日,他却依然记得有那么一天,和风送暖,尚且童稚的少女身着绯红嫁衣,妆面胜画,葱段般的手指轻叩在棋盘上缓声问他:“师父为何愁思不展?是叹息阿兰若小小年纪便需为父联姻?这等事,思若无果,思有何用?思若有果,思有何用?趁着大好春光,花轿未至,不如阿兰若陪师父手谈一局?”
这样的性情,又怎会落得一个自缢身亡?
一盏酒被手温得渐暖,莹白的珠光里,白衣男子敛目将手中的酒盏祭洒般一倾而下,口中轻声道:“碧莲春,温到略有雨后莲香入口最好,试试看,是不是你一向喝惯的味道。”语声温和,含着一丝凄清落寞。而窗外河风渐大,细听竟有些打着卷儿的呼啸声,像是谁在低低泣诉。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网络小说 > 三生三世枕上书 > 第三卷 阿兰若 第三章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六卷 大道之行也声色犬马作者:月关 2酒神阴阳冕作者:唐家三少 3魔兽剑圣异界纵横作者:天蚕土豆 4官运作者:何常在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七卷 杀边乐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