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九卷 决战紫禁之巅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网络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爷 >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九卷 决战紫禁之巅 > 第351章 都是太极

第351章 都是太极

  太原府,春寒寥峭,但是士兵们肃立在校场上一动不动,只有随着令旗的摆动,原本立如木塑的士兵才突然活了起来,犹如一股潮水般卷向指定的攻击地点。
  如今张寅已晋升太原三卫的指挥使,张寅治军严厉,令下如山,自从一个守备因为延误军令被当众鞭笞并枷铐三天示众之后,军中上下闻张指挥令谕皆凛然遵守,再无一人敢于违逆拖延。
  张寅端坐在马上,步营、骑营、车营、辎重营,炮营人马轮番操练,车骑混战营最是犀利,一百二十八辆战车,每辆战车配有百步杀威炮两门,火铳4杆、火箭手4人,一俟冲锋,以全副武装的战车冲锋,百步之内,铁砂纵横,随即以轻骑突入,最后是步兵,火力之强足以抵得住蒙古铁骑三轮攻击。
  如果大明军队皆是这样的配置,在平原上应该足以对抗蒙古铁骑了,不过由于机动力原因,这样的配备适于防守和决战,如果用来进攻,被蒙古人在一望无边的草原上拖着走,那就另当别论了。
  战火硝烟中,一骑飞来,奔到张寅身旁,凑近了低语几句,张寅抬手一挥,召过中军官道:“今日到此为止,收兵回营!”
  号旗升起,正厮杀冲锋的大军顿时为之一静,军队开始井然有序的退去、整队,迅速形成一个个方阵。张寅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的大军才是虎狼之师啊,自己在陕西造反时组织的所谓香军,实在难以和这样的精兵抗衡。
  弥勒教主李福达,最初走地是贫民路线。在乡间发展势力,蓄势造反,可惜却屡屡失败,最后带着搜刮来的钱财和教中精英一走了之,另辟蹊径,开始走上层路线,引诱一些达官贵人入教,并安排教中精英份子混入大明朝廷,到目前为止进展顺利。
  李福达对此欣喜若狂,以为终于找到了迅速扩大势力、同朝廷抗衡的手段,不过这条路同样是旷日持久,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虽能令行禁止,令全军上下俯首听命,却没有把握一旦举旗造反,这些精兵是否仍舍命追随。
  大军整队回营,李福达,化名张寅的李福达一马当先,率着他的亲兵侍卫们已驰出校场,当先回营了。
  “大人,军饷已经迟发了快一个半月了,军中怨声载道。昨日关指挥笞打了十余个兵卒,才将骚动压制下去,不过士兵们不满情绪仍在增加”,说话的是张寅的亲兵。他的近身侍卫全是弥勒教中从小训练出来的,忠心耿耿、武艺高强,不过身边虽无旁人,他们已习惯了军中称呼,为了怕万一失言叫出教主的称呼来,无论是否人前人后,一概以大人称之。
  张寅说道:“再压三天,然后再把饷银发下去!”
  “是!上一次压了一个月,军需官发饷银时还说,饷银被朝廷克扣的厉害,这回发的有五百两是大人您掏的私囊,官兵们都感激万分呢,这次压了一个半月,也就是相信您,士军兵才只是发发牢骚,没有什么异动”。
  张寅微微一笑没有搭言。要找些借口拖延饷银发放自然容易,而且军需官也是他的人,大明气数未尽、人心未失,要想得到士兵们的绝对拥戴,还需要做出种种努力,对这些普通士兵用不着讲什么大道理,他们关注的只是口食而已,一口吃的、一两饷银,那就是军心。
  到了中军大帐,张寅一跃下马,旁边一个侍卫立即闪身过来,接过了马缰,方才报讯的侍卫低声道:“大人,**师在您书房相候”。
  张寅微微颔首,目中却不期然闪过一丝紧张。
  中军大帐后进书房,一个青布棉夹袍的清瘦老人正坐在椅上喝茶,此人正是李大义的业师,曾在大同参与剿杀正德皇帝计划的弥勒教**师萧阅纾。
  瞧见张寅进来,他忙起身一礼:“见过教主!”
  张寅袍袖一卷将房门关上,摆手道:“阅纾回来了,不必拘礼,坐!”
  他走到青袍人旁边落座,攥紧了五指沉住气道:“怎么样了,可有大义的消息?”
  尽管张寅修为深厚、城府甚深,一问起亲生儿子的生死,语音仍然禁不住有些颤抖,他忙定了定神,举杯给自己斟了杯茶,轻啜一口平息心境。
  **师萧阅纾神色一黯,低声道:“属下到处打听消息,为了得到准信儿,还赶去四川向当时在场的一些人询问,官府虽张榜公示说二少主……二少主已伏法,却始终不曾有人见过他的尸首,本教在四川的人也没有人收到二少主的消息或者求援的信号,二少主………二少主自从在昭觉寺夺马逃走后就此下落不明……”。
  张寅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怔了半晌才笑容惨淡的道:“他去杀杨凌,必是想藉此功息我之怒。功败垂成,又负伤逃走,也许……也许他心灰意冷,和那柳家的娃儿隐居起来了,那也说不定……”。
  一代枭雄目中莹然,隐隐现出泪光,显然他也不相信自己的话,只是三子之中他最疼爱这个二儿子,心中实在难以接受爱子惨死的事实。
  李大义违命返回大同,牺牲大批人手去救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这对一个野心勃勃的枭雄来说,是无法容忍的错误,哪怕那是他的儿子。如果事情再来一回,他还是会按照教规严惩李大义的,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他毕竟做不到铁石心肠。
  萧阅纾看见张寅脸色,不敢再接这话碴儿,忙岔开话题,说道:“属下离开四川,顺江东下,沿水路北上,从山东那边回来,青州形势如今一触即发,杨虎已经联络了太行群盗,官府方面尚无察觉,看来杨虎举事在即了”。
  一提起此事,张寅精神一振,果然从悲伤中清醒过来,他冷冷一笑道:“看来我小瞧了杨虎,此人连山门都被拔了,却能重起炉灶,迅速东山再起。嘿!倒是个可烧之柴”。
  萧阅纾被他一句话也逗出了丝笑意,他说道:“常言说时势造英雄,山东百姓被贪官污吏坑害的苦不堪言。日子一向不好过。青州猎户前些时候帮官府捕虎,被虎咬死多人却未得抚恤,事情闹的很大,继而又受血腥镇压,愤怒仇恨郁结于心,早就有心要反了,只是缺一个领头人,杨虎只是利用了这时势罢了。”
  张寅正色道:“不然,能够利用时势,这杨虎就不算蠢。如果青州不是这种局面,杨虎会把人马迁至青州么?还能这么快站稳脚跟收服民心么?此人心机、能力自不足取,但是如果把他看的一无是处,那就错了。我们的人已经混进去了?”
  萧阅纾恭声道:“是,接到教主指示后,我们在青州传教的三位长老以地方豪绅的身份捐出全部家产加入了杨虎‘义’军,所以甚得他的看重。
  不过……属下有一点不明白,这一来咱们在青州的势力可就全暴露了,而且三位长老吸纳的教众,积攒的财富可不是笔小数目,这样的代价值得么?如果杨虎这样的人都能够成事,那么我们直接号召香军起兵,不是比扶植他要强的多了么?”
  张寅微微摇头。他原本迷信百姓造反的能力,以为广收教徒,登高一呼就能顺利拉起大军,如同当年明教抗大元,顺利取得天下。但是自从陕西总坛被官府清剿后,他并不认为是叔叔和自己准备不够充份,而且当时又有叛徒告密,受到官兵突袭才一败涂地,却以为是农民军不堪一击,转而迷信从大明内部颠覆它。
  尤其是他担任太原卫指挥后,统领的是精锐的大明边军,张寅更觉得从未经过系统训练的农民义军是难以和官府强行抗衡的。
  张寅轻蔑的一笑道:“不,我们的原定计划不变,仍是争取让宁王得皇位,然后挑起朱氏皇族内争,趁乱取而代之。但是当今皇上正当少年,自从白登山遇袭和解语羞花暴露身份之后,他的身边加强了戒备,很难再找到机会行刺。要让宁王平安得到皇位,看来是没有办法了。
  宁王现在刚刚得到三卫兵马,大仁正在帮助他训练军队,如今天下形势有趋好之势,如果宁王那里耗上三五年时间,兵马练好了,大明天下也富足安定了,那时当今天子也已长大成人,正值春秋鼎盛,我们再想取天下,不知还要等上几百年。
  杨虎造反,虽然挑了个百姓容易附从的地方,不过山东北有边军重兵,东临大海无所依托,西有京师数十万大军,我估计,他若起事,连三个月都支撑不住,我们不借他点人马钱粮,他如何替我搅乱这大明江山?”
  张寅放下茶杯,在房中徐徐踱步,萧阅纾也随之站了起来。张寅停住步子,负手而立,徐徐说道:“英雄之士,能因天下之势而遂成之。天下之势,未有可以必成者也,而英雄之士,常因其隙而入于其间,坚忍而不变,是以天下之势遂成而不可解。
  杨虎在利用青州之势,而我们,在利用杨虎之势。呵呵,朝廷有九鼎,天下有九州。青州就是古九州之一,说不定这杨虎真能替咱们撬动这九鼎一足、搅乱这九州一隅,为我们争取时间、创造机会”。
  萧阅纾担心地道:“怕只怕养虎为患,杨虎纵不足虑,可是万一在我们暗中扶植之下,杨虎真的能成就大事,我们想再除掉他又要费一番周折,既然教主决意先扶宁王就位,再引诸藩攻之,趁乱取利,有杨虎这个强敌在侧,恐怕这个主意很难如愿”。
  张寅目中冷芒一闪,淡淡一笑道:“这个……我自然早有考虑。我不但送了杨虎许多现成的兵马、粮草,为了帮助这班草莽成事,我还为他另外准备了一份大礼。这大礼么,现在可以为虎插翼,来日也可以敲去虎牙、取而代之!”
  大礼?
  李大礼?
  萧阅纾心中一闪,方要开口,觑见张寅自矜的神色,冲到嘴边的“三少主”三字又咽了下去。他垂下头,恭声说道:“是,教主算无遗策。呃……属下回来时,杨凌正在霸州查抄一个官员的府邸,不知怎么当地的四个神棍得罪了他,被他使计一把火烧死了,属下打探的杨凌在霸州还要待上一段时间,此人屡次坏了本教大事。现如今他虽是国公,可是身边的爪牙也少了,是否……派些人去把他干掉?”
  张寅的脸色又暗了下来。他知道这是萧阅纾想为大义报仇。他是大义的业师,自己这么多年来为了圣教大业到处奔波,大义在萧阅纾身边的时间比在自己身边还长,两人实已情同父子。
  再者从个人前程来说,萧阅纾已是本教四位首席**师之一,地位已不可再进,只有李大义当上教主,他才可能凌驾于其他三位**师之上,一旦取得天下,也能封王封侯、位极人臣。大义一死,也等于断了他的前程,他对杨凌的恨意,实不下于自己。
  张寅盘算片刻,摇头道:“不,此一时彼一时也,杨凌现在杀不得。现在,我们要尽量促使杨虎早日起兵,以便为我们创造机会。如果杨凌一死,朝廷势必大索天下,说不定杨虎窝在太行山里就此出不来了,不能冒这个险。杨凌已经成为国公,很难干涉朝政,我们要做大事,就不能斤斤计较于这些个人恩怨”。
  他转过身来,见萧阅纾神色间犹带不甘,便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声道:“要报仇,咱们就夺了大明的江山,把这仇报的彻底些。要成大事就要懂得审时度势,利用时势,不可因小失大,和这江山比起来,杨凌算是什么东西?”
  ***********************
  “杨凌算是什么东西?你还别不服气,让你到大同去,你能不能打得伯颜火筛七万铁骑望风而逃,丢下万余具尸首?他们可是年年袭边,打从永乐之后到现在,一百多年名将遇的多了,就没吃过大亏。
  再说江南,倭国的小矮子们也是年年顺着风儿扯帆,跑上岸来瞎折腾,这一闹也闹了一百多年,***越闹还越多了,干杀杀不尽,杨凌用了多长时间把他们连根拔啦?张大哥府上就买了四个日本娘们侍候吧,不就是那帮倭人的老婆、女儿嘛,以前可尽是他们掳咱们的人啦。
  还有四川,听说那都掌蛮男女老幼全加上,统共两三万人,就*着林深山险,大明曾出兵二十万,连人家地山口都攻不进去,堵山口堵了三年,得疫病死了五六万官兵,愣拿人家没办法,杨凌带了多少人,用了多长时间把他们灭了?这可都是百年老店,你不服气,你办得到?”
  “邪门啊,大哥,你张家也是百年老店,他专门克百年呐咋的?”,封雷嘿嘿笑着说道。
  邢老虎身穿紫花罩袍,头戴瓜皮帽,帽子两边还有俩毛茸茸的罩耳,盘膝坐在炕上象个土财主似的,说道:“听说他的表字叫万年,嗯,皇帝赐的”。
  刘七“砰”的一拍桌子,指着他的鼻子尖骂道:“皇帝要是赐他个表字叫武松,你早晚被他打死!”
  邢老虎双手抄在袖子里,抬起来用袖筒擦擦鼻涕,不言语了。
  封雷吃吃的笑:“邢家嫂子恰好姓潘”。
  邢老虎翻起眼睛白了他一眼,那张滑稽的面孔,两只圆圆的小眼睛,一个红红的蒜鼻头,显得十分好笑。
  天气犹冷,他这幢隐蔽的房子又偏西,整天不见太阳,屋里又没有夹壁暖墙,底下的火坑烧的滚热,不垫垫子都烫屁股,可是上边空气却冻的呛鼻子,邢老虎名字叫的响,却是滴酒不沾的主儿,所以鼻子尖都冻的通红。
  刘七没好气的骂道:“***,霸州的神棍让杨凌抓光了,现在换你俩装神弄鬼了,他叫万年他就克百年呐,你们……你们……”
  刘六端起大海碗来喝了口酒,抓起条羊腿撕了条肉大口嚼着,含糊说道:“别吵吵,大哥说的有些道理,咱们打家劫舍为了啥?为了吃香的喝辣的,如果真能做官,从此吃皇粮,日子还能越过越差?
  你们想,同样是过好日子,这堂而皇之的做官,总好过偷偷摸摸作贼吧?官儿们的家你们都看过,咱们是抢了,他们倒是不抢。可家里的财富够咱们抢一辈子,大哥,你说清楚,朝廷真的既往不咎,还许给咱们官做?”
  张茂颌首道:“堂堂威国公,当众说出来的话,还是可信的。威国公答应,只要你们出面自首,就尽赦前罪,编入霸州游击麾下,每人最小做个百户,以后建功立业再行封赏。
  大哥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只是想到为盗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能有机会做官那是机缘,再说现在霸州被他清理的干干净净,咱们的存在也已被朝廷查觉,就算这次抓不到,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英雄者皆因势而起,因时而就,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他端起杯酒,冷静的道:“到底怎么拿主意,你们几个商量好了再说。无论如何,我得回去,我表弟和我的两个儿子还押在狱中为质呢。你们放心,如果你们不肯,大哥也不会怪你们,闯荡江湖,本该做好一刀临颈的准备,为兄坦然就戳,决不会皱皱眉头”。
  刘六皱皱眉头,说道:“大哥别说这种丧气话,你是拉我们去做官,不是拉我们去砍头,东海四大寇有两个真心归顺朝廷的,现在都位居一省高官,这事我们听说过,嗯……我想可以去见见杨凌,当面谈谈”。[天堂之吻手打]
  他是这几个人的头,他一下决定,几人都收了嘻皮笑脸的神情,变的肃然起来。刘七盘算一下,说道:“哥,咱们干响马盗,本钱就是叫人摸不着底细,官府头痛也就头痛在这儿,要说本钱咱们可没有东海四大寇雄厚。听说东海四寇,海狗子拖延不降,被抄了老窝,那雪猫却是带人赶到福州后却传言谋反才被剿除的。
  离了老巢跑去福州城下谋反,兄弟总觉得这事儿有点玄,说不定是见了威国公,诚意却不象王美人、白小草那般真切,就被杨凌给灭了。一气儿砍了一千多颗人头的人,心能不狠?咱就是想去,也得留个心眼儿”。
  刘六眼珠一转,问道:“你的意思?”
  刘七道:“留一个人,留下一路人马。这样如果朝廷是真心用咱们,那咱们就从此不再为盗,如果万一是诓咱们,想招安了以后慢慢摆布呢?有这路暗棋,咱们也不致于所有底细都掌握在官府手中,弄的动弹不得”。
  刘六眼睛一亮,说道:“不错,此计甚妙,进可攻、退可守,留着后手是对的”。
  邢老虎又擦了擦鼻子,问道:“留下一路人马接应,嗯,谁留下?”
  他这一问,几人顿时一愣,这时才想到一个重要问题:投*官府是要去做官的,留下的人势必没了这个机会,总不成做上一年半载的官儿,再向朝廷招认还留了一路人马,让朝廷补封一个官吧?做官……谁留下?
  几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都无语了。这些豪气干云的汉子不畏生死,也讲究江湖义气,可是这种关乎一生的大事,终究不可能没有一点个人考虑。
  眼见气氛有些尴尬,封雷一拍胸脯道:“我来!我留下!”
  刘七摇头道:“你不行,劫囚车时,你已露了海底,官兵知道有个叫封雷的人”。
  邢老虎吸了吸鼻子,慢吞吞的道:“其实咱们兄弟几个无论谁留下,相信都不会有什么意见,以我来说。现在也置办下了百十亩地,就算不做官,做个乡绅,我也知足。问题是留下的那一路人马。分不到田地,又是黑户,这些事永远见不得光,这些苦哈哈们会答应么?都是些为了口吃食陪着咱们玩命的兄弟,怎么安抚他们?”
  刘六皱起了眉:不错,自己这几个人每人都有一份不菲的家当,其实真正地难题是如何让那些部下甘心牺牲,这些人大多拖家带口的,就是为了填饱肚子才做了响马盗,舍了这条命给全家人挣条活路。现在盗不做了,又不准他们从良,谁养得起这么多人,要养到哪年哪月?”
  刘六吸了口气道:“算了,此法不可行,我们兄弟好安排,难在根本不可能安抚那么些兄弟,咱们兄弟一向同进同退。是福是祸这一回还是一同进退!”
  他虎目一扫道:“就这么定了,明日一早,我和封雷就随张大哥去霸州见威国公杨凌。如果他确有诚意,谈妥了条件后,小七,你和老虎再带着兄弟们进城,接受招安!”
  ***********************
  各地的衙门,随着各地贫富和民俗,建筑的规格和形式多少会有些差异,但是大堂却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唯一的区别就是随着衙门大小,大堂的空间大小有所不同而已。
  大堂,是问案的所在;二堂,是办事的处所,三堂也是问案的地方,但只用来秘密庭讯之用,重大的以及有伤风化的刑案,皆在三堂讯问,通常是禁止旁听的。
  一大早,霸州府就提审人犯,进出尽在三堂。官员贪腐公示与百姓的是他们的罪行,朝廷体面要顾,很少问贪官容许百姓旁听,让他们详述如何坑民害民、以免激起百姓对朝廷的愤怒。
  天刚蒙蒙亮,三堂内***通明,但是却一片萧杀肃然。一片铁镣声响,堂上惊堂木一拍,就开始宣判罪刑,三班衙役全部到齐,堂内堂外还遍布兵丁。
  主审官是新任霸州代知州沐大人,清晨有点冷,再加上心里紧张,沐大人的脸色发青,一个个杀字说出口,他的腿都有点软了,脸色青里开始透白,还真有点儿渗人。那一支支“斩”字令箭也被他扔的有气无力。
  公案左右,两人按刀肃立,左边那人官袍一身,一字吊客眉、大嘴岔子鹰勾鼻,正是面冷心热,但是乍一看却叫人心生畏惧的新任霸州推官华钰。右边一人链子甲、红缨盔,佩了军刀,长得削瘦脸高颧骨,一脸尖酸刻薄相,正是霸州游击将军麾下的将官张多多。
  这两个凶神再配上中间那位脸上没一点人色儿的沐知州,再有两排手执水火大棍的衙役、数十位持枪佩刀的军兵,把个小小的三堂弄的就象阎罗殿似的。
  外边,官兵更是一直排出大门口去,霸州城主要街道布满站岗的兵丁,巡检们提着雁翎刀四处游走,平日冷落的西城法场今日重又用白色的布缦围了起来,三重官兵和一围刀快把法场围的水泄不通,百姓们都知道出事了。
  消息迅速传开,无数的百姓从热被窝里爬出来,凑上街头互相打听消息。这么大阵仗,不是要杀人了吧?要杀的话能杀谁,是那些没天良的贪心官么?皇上杀人不是都在秋后么?那些都是大官儿呀,这么利索就杀了?
  第一缕明媚地阳光晒到大地上时,一阵骚动从远处传来,很久没上油的木囚车发出“吱咯,吱咯”令人牙酸的声音,真的是杀贪官呐!第一辆囚车上是霸州镇守太监张剥皮;第二辆囚车上,是霸州知州樊黑心;第三辆……每一个面如土色的人颈后都插着一支血红的‘斩’字令箭。
  百姓们经过片刻的惊愕、狂喜之后,这么多年饱受欺压迫害的辛酸痛苦涌上心头,不知是谁先哭了第一声,顿时犹如一声令下,号啕声大作,满街满巷的百姓都在哭,若是骤然经过的人想必还会以为囚车中的人不知是怎样爱民如子的好官,竟搏得百姓们如此的爱戴。
  辛酸喧泄未尽,愤怒油然而起,顺手抄起的砖头石块,在咒骂声中如同雨点一般倾泻而下,蹲在自家矮墙头上喝粥的汉子们顺手把大碗也扔了出去,然后嚎哭着追打着囚车向法场走去,守卫的官兵、衙役为免受池鱼之灾,迅速逃离囚车,在百姓们身边形成一道人墙,阻止他们追打到车前,却不禁止他们投掷东西。
  贪官们还没被押解到法场,就被打得丢了半条性命,被拉上刑台验明正身时,满脸乌青血污、一头残羹剩饭。就是他亲妈也认不出来了。
  三通鼓响,华推官挑着一对吊客眉,一瘸一拐的走上了监斩台……
  杨凌抢在圣旨到来之前动手了。他以正德皇帝旨意允准从速、从简、从重处理霸州贪官一案、迅速平靖地方民心为由,宣布霸州镇守张忠、知州樊陌离、霸州知州桂丹等三十一人斩刑,勿需朱批秋后问斩,立即枭首示众,其余三十余人分别处以罢官、充军、发配、坐牢等刑罚,快刀斩乱麻,对这群贪官迅速进行处置。
  杨凌并未候在知州衙门,宣读了旨意令沐知州执行后他就返回了行辕,并携走了霸州官吏贪腐成案的卷宗。正德虽下旨由他全权处理霸州一切事宜,但是身为臣子最妥当的方法当然还是把处理结果禀明正德,得其首肯为宜,但是现在情况紧急,他也顾不得了。
  刘瑾利用太后太后驾崩这个机会,借势用力,连消带打,使了招釜底抽薪之计把他调回京城。一旦由梁洪接手这些事务,无论是从他和张忠的私谊,还是刘瑾那层关系,梁洪都可能替这些贪官们开脱。
  而且太皇太后驾崩的消息一旦传来,也不便再施杀伐。案子要是旷日持久的拖下去,谁也无法预料到那时事态会如何发展,如今唯有快刀斩乱麻,抢在三天之内把此事解决。
  号炮声响起,一声、两声、三声……
  三十一名贪官被斩,人头结成一串,系于高杆之上示众,三日之后才允许家属收敛尸体入葬。百姓们犹不退去,围拢在旗杆下犹如过年一般。
  这时候,忽然有六七辆小车推到了法场旁沿路叫卖,车上载的竟满满的全是爆竹烟花。正无法表达内心喜悦的百姓大喜,纷纷抢上去倾其所有购买鞭炮,价钱虽比破五之前还贵了十倍,百姓们也蜂拥不退。
  那些富绅财主尤其憎恨惧怕张忠,此时更是砸出大把的银子,买来小山的爆竹令家丁燃放庆祝。钦差副使梁洪躲在暗处乐的眉开眼笑,这个没出息的一听说杨凌要处斩霸州贪官,受上次四大神棍的事情影响,福至心灵,又想到了赚钱法子。
  霸州所有没卖完的爆竹烟花全被他低价收购了来,又派人连夜去周围府县搜刮,足足弄回来二十多车,现在霸州大街小巷叫卖。
  梁洪捏捏光溜溜的下巴,心花朵朵向阳开:“知道内幕消息就是好呀!”
  ***********************
  三声号炮响起的时候,杨凌的动作停了停,然后身法如行云流水,双手怀抱如球,圆转如意,继续练起了太极拳。
  “对,就是这样,脚踏五行,就是指进、退、顾、盼、定五种步法。‘头顶太极,怀抱八卦,脚踏五行’,如果能把这三者练到浑然一体,才算有所小成。”
  伍汉超接过宋小爱递过的毛巾擦了擦汗,笑道:“俗话说‘天下把式是一家’,其实无论外家内家,何门何派,都讲究动静虚实,阴阳刚柔,只不过看它侧重哪一方面而已。小爱,你原来的壮家刀法亦是如此。
  说到太极,则最重阴阳,因势循变,阴可化阳,阳可化阴,变换循八卦,运行轨五行,总是因敌刚柔之势而不断变化。太极本无法,动即是法。太极之初廓然而无象,是为无极,动则分阴阳,阴阳即为太极。”
  杨凌也收了手,缓缓吐纳着气息走到伍汉超身边,三人皆是一身武士服,俊秀如玉树。庭院中的小石几上放着热茶,外边天气寒冷,现在已经有些温了。三人走到石桌旁坐下,小爱给三人各斟了杯茶。
  伍汉超道:“大人勤练不辍,能有今日境界已十分难得了。不过大人还有些拘泥于我传授你的招式,一招一式都讲究有板有眼。毫不走形,其实大可不必。太极是无极而生,阴阳之母。在技击过程中,根本就没有固定招数和套路的。
  它只有在与敌对战中,根据敌手出招的动静阴阳、千变万化,即时衍生变化,或刚或柔,尤其擅用对方之势,强则消之,弱则击之,借其力为已所用。当对手步步紧逼,自以为得计时,已是破绽重重,攻击也已被我因势利导,看似霸道狠厉,实已不堪一击”。
  杨凌若有所思,微微笑道:“太极……太极之理,倒很适合为官之道。圆浑如意,八面玲珑,进退自然,动静阴阳。每时每刻,都在注意力、注意势,敌我之力、敌我之势的变化,即时演化相应的对策,攻敌必救!”。
  他说到这里,见刘大棒槌站在墙角,手中一只大石锁上下翻飞,轻若无物,不由微微一笑,忽地大声喝道:“棒槌,接茶!”
  说着一抖手,那杯茶径直奔着刘大棒槌去了。刘大棒槌被他一唤,不由一愣,抬头看来正听见杨凌让他接茶。伸手待要接茶,那石锁刚刚扔起,正在落下,略一犹豫想要弃了杯子去抓石锁,石锁已经跌到膝下马上就砸了脚面。
  大棒槌只好狼狈的往后一退,“嗵”石锁落地,砸起一团烟尘,杯子砸在墙上,顿时成了碎片,茶水四溅。大棒槌苦着脸向杨凌望来:大帅这么客气,请我喝茶,你看我这笨的,唉,要是有小伍那身手……
  杨凌回过头来微笑道:“这就是势,这一只茶杯,对大棒槌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但是这茶是我让他接的,他就不得不去接,这是一种势。接茶的时机不妥,仓促应对,结果本来掌握在他手中的力量,那只大石锁,就成了我的助力,使他手忙脚乱,穷于应付。
  这是以我之势,因其之势,再生变化,那么这掷杯的轻薄之力,只要掌握好时机、用合适的人去施力,就会引起一连串的变化,比如石锁落地、杯子碎了,还有……”。
  “大帅,对不住,俺手脚笨,没接住……”
  “你们看到了?嘿嘿……”杨凌笑的有点奸:“一只杯子,打了就打了,坐下喝茶”。然后继续对伍汉超道:“论武艺,你是我的师傅,我要学的还多着呢。在官场上,我却是你的师傅。我在霸州这么折腾,在刘瑾眼里就象刚刚舞弄石锁的大棒槌。
  刘瑾现在借着太皇太后驾崩之势,借了皇上的力,小小的一股力,就象那轻轻的一只茶杯,敲掉了我手中的‘石锁’,还把我赶回了京城。为了永绝后患,甚至找了一个亲信来接着舞石锁,呵呵,我是不是就得规规矩矩跑上前,说声对不住呢?嗯……如果我另一只手藏在背后,手里还提了一把石锁,跑去道歉时突然扔出来,不知他接不接得住”。
  伍汉超神色一动,兴奋地道:“国公准备此次回京,就要动手收拾那个祸国殃民的大权阉了?”
  杨凌笑道:“嗯,霸州响马盗如果肯降那是最好,如果不肯,我接了圣旨也得马上回京,太皇太后驾崩,拖延不去就是贻人话柄。刘瑾敬了我一杯茶,我当然得回敬一杯。不过……这敬茶的时机,当然也得挑个最恰当的机会。”
  杨凌双眼微微眯起,目光闪烁着道:“英雄不但要能利用时势,还得能够造时势,这杯茶,我一定要让刘公公喝的开心。来而不往,非礼也!”
  大棒槌托着下巴憨态可掬,听的莫名其妙。宋小爱也托着下巴,却是一脸无聊:“唉!练个武都能聊到整人上,你们男人真阴险。小伍喔,你现在在兵部,那也是个大衙门,可别跟着大人学坏啦!”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网络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爷 >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九卷 决战紫禁之巅 > 第351章 都是太极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斗破苍穹作者:天蚕土豆 2武装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3绝世唐门作者:唐家三少 4生肖守护神作者:唐家三少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一卷 烽火连三月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