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九卷 决战紫禁之巅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网络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爷 >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九卷 决战紫禁之巅 > 第347章 各怀心机

第347章 各怀心机

  “张大哥,你怎么来了?”刘宠裹着羊皮袍子匆匆迎了出来,他的院落挺大,三溜儿青砖大瓦房,在当地算是殷实之家,以跑马匹生意为生。当然,这只是他的公开身份,实际上刘宠就是霸州响马贼的昔领之一,张茂的拜把兄弟。
  张茂将马牵进院子,一边往柱子上系,一边神色紧张的道:“走,咱们进屋再谈”。
  一进门儿就是一股浓郁的香气,刘晨和刘惠、封雷等几个好兄弟盘膝坐在炕上,正在吃着炭火锅。铜锅里煮的是狗肉,俗话说‘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狗肉随着沸水翻滚,味道还真是香艺扑鼻。
  刘晨排行老七,是刘宠的弟弟,当地人以排行相称,叫他们刘六、刘七。刘七喝的面红耳赤,瞧见张茂来了,笑嘻嘻趿了鞋子下地,大笑道:“茂哥的鼻子够长,来的正好,快上炕吃狗肉,喝两口上好的烧刀子,哈哈哈,只可惜咱这儿没有娘们陪你。一黑、二黄、三花、四白,这可是刚满一岁的黑狗肉,最是可口”。
  封雷等人或坐或站,也笑脸相迎,纷纷施礼道:“参见大哥”。
  张茂一看全是自己响马帮的人,这才放心的哼了一声道:“狗肉不急着吃,今儿来我是通知你们一声,祸事发了,都早做准备,否则咱们就得变成狗由,让人家一锅烩了”。
  刘六大吃一惊,其他几人酒意也顿时吓醒了些,急忙停下筷子,向张茂望来。
  张茂脱了皮袄,在炕边坐下,就火烤着冰冷的双手,长吁了口气道:“哥几个,张忠落到了威国公杨凌手里,咱们得小心着点儿”。
  封雷奇道:“张忠?他不是被砖头大将军给救命救死了么?”封雷年约三旬,粗眉大眼,鼻直口方,脸颊透着健康的赧红色,剪着两撇八字胡。他也是张茂的拜把兄弟,公开身份是个拥有数十亩田地的小地主,此人不擅心计,所以在响马帮中地位不高不低,不过论武功,却是仅次于张茂的第一高手,比身为首领的刘氏兄弟还略高一筹。
  “什么砖头大将军!那是我兄弟,我的亲表弟江彬!”
  张茂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我当时就纳闷儿,表弟悍勇不下于我怎么让帮扛锄头的百姓从他手里把张忠抢走了,我还以为是他初到本地,不敢悍然对百姓下狠手呢。
  娘的!原来是威国公搞的把戏,使了李代桃僵之计,死的根本不是张忠,他现在好生生的在杨凌手里呢”。
  张忠把江彬透露的消息源源本本说了一遍,几个人听了面面相觑,迟疑半晌,刘七才道:“茂哥,张忠可是知道咱们兄弟几个的底细的,这下露了海底,咱们怕得逃之天天了”。
  张茂咬了咬牙道:“置办下这份家业容易吗?交好那么多官吏花了多少钱?远走他乡,一切都得从头开始,难道落草为寇不成?”
  封雷两眼一亮,说道:“这也行呀,打家劫舍。大碗酒,大块肉,最是爽快了。杨虎大哥不是去了山东么。听说收服了几路人马现在混得风生水起,要不咱们去投他吧”。
  张茂啼笑皆非的道:“一群废物,怎么就想着逃?我来知会你们一声。是要你们这些日子离开家避避风头,要是真的泄了风声再走不迟。这不是还没露马脚呢吗?你们急着尥啊?”
  他沉吟片刻道:“张忠落在杨凌手中有几天了,如果他招出了咱们,杨凌早就上门抓人了,如今毫无动静,说明张忠没有松口,我想……咱们还可以静观其变,非不得已,不可轻举妾动,寄人篱下,哪有自己当家?杨虎虽和咱们交好,可是他是绿林,咱是黑道,毕竟不是同源兄弟啊”。
  刘六摆摆手道:“黑头,去村口看着点儿,我们和茂哥商议一下”。
  张茂道:“不必了,村口我留了人。通知在张忠跟前露过名号的兄弟,马上离家避风头,我还要赶回霸州,张忠不说出咱们的底细,怕就是存着心思,希望咱们去救他。闯荡江湖义字当先,他够意思,我张茂也不能亏了他”。
  封雷紧张的道:“大哥,杀人容易救人难呐,他当初和你交好,还不是你拿大把银子养出来的,他可比不得齐彦名大哥,那是自己兄弟,进了大狱也不会招出咱们来,他……一个太监,有种吗?”
  张茂冷冷一笑道:“人在江湖漂,哪有不挨刀?张忠犯的是死罪。我不救他就是死定了的,我说救他,也要看看有没有机会,能救就救,不能救只好……”。
  他闭了嘴,抓起面前的杯子一饮而尽,刘惠思索片刻,说道:“大哥,既然杨凌是要以张忠假死之计,诱出霸州的贪官们,咱们何不把这消息散布出去,打乱他的计划,让他自乱阵脚、说不定反而有机可趁。”
  张茂苦笑道:“那样救他不是更难?再说这一来杨凌必查泄露消息的人,不但牵扯上我兄弟,而且暴露的更快”。
  刘六发狠道:“既如此,我们跟大哥走一遭,若救得了他,咱们也算尽了本份,救不了他,那是他的命,怨不得咱们!”
  张茂摇头道:“不!我先去探听一下风声,如果需要人手,我会来找你们,藏身之处……”。
  刘六接口道:“还是老地方,我马上通知和张忠照过面、通过姓名的兄弟全都藏起来大哥需要动用人手,随时派人通知我们”。
  “好!”张茂长身而起:“你们马上准备,我立即潜回霸州!”
  *****************
  一大清早,樊陌离樊大人喝了碗粳米粥,吃了些点心、清淡的小菜,然后在两个侍妾的服侍下穿衣着扮。一夜风流,两个体态妖娆的侍妾眉目之间犹自带着几分春意。
  新纳的宠妾碧儿娇滴滴的埋怨道:“老爷,您现在上衙也太早了些。又不是京官要早起上朝,怎么不多睡些时辰?”
  樊陌离打了个给欠,嘿嘿笑道:“还没喂饱你个小妖精?睡睡睡,老爷我何尝不想春榻拥美、高卧不起呀,这不是杨砍头还没走么?这个煞星,把霸州折腾的天翻地覆,谁不提心吊胆呐。唉!哪怕装象,老爷我也得装下去呀。啥时候这个小魔头拍拍屁股走人,老爷我才放心呐”。
  “哈哈哈,樊大人放心好了,明日一早,国公爷就要离开霸州了!”随着声音,江彬一步迈了进来,浑身戎装,肋下配刀,背着双手笑吟吟的道。
  后边几个拦阻不及的家丁惶感的追了进来,却被突然冒出来的几个兵丁一把推开,态度极其蛮横。樊陌离双手正整着乌纱帽、见此情形不禁愕然道:“江大人,你……怎么这般无礼,竟直闯本官的内室?”
  江彬满不在乎的道:“嗨,什么内室外室,内人外人的,我是个粗人,哪讲究那些东西呀”,他大大咧咧的走过来。一把摘下樊陌离的官帽,用手指顶着摇了摇,然后往碧儿头上一戴,端详两眼哈哈大笑道:“樊大人,您瞧您瞧,这帽儿戴在她头上,可比你俊多了”。
  樊陌离大怒,厉声道:“滚帐东西,没有规矩,给我滚出去!”
  江彬啧啧的道:“大人,要怜香惜玉呀,这么娇滴滴的小娘子,你吓着人家,大清早的,算了算了”,说着在碧儿的丰臀上“啪”地一拍,笑嘻嘻的道:“美人儿,你们老爷叫你滚出去呢,别惹他生气了,快点出去吧”。
  樊阳离怒不可遏的戟指道:“江彬,本官是叫你滚出去!”他嘴里骂着,眼中却掠过一丝恐惧,一种不祥的预感笼上心头。
  江彬大马金刀的在凳上一坐,翘起二郎腿道:“大人放心,办完差使,下官马上就滚!”说完他把脸一沉,厉声说道:“来人呐,把犯官樊陌离给我绑起来!”
  门口立即冲进两个兵丁,一把扣住樊陌离的手臂,把一根麻绳麻利的往他颈上一套,将他捆得结结实实,樊陌离惊骇的道:“江彬,你疯了?你……你在做什么?”
  江彬色眯眯的膘了眼旁边的美人儿一眼,慢条斯理的道:“你叫什么名字?”
  “妾……妾身听柔儿”,那侍妾吓得俏脸发白,紧张的答道。
  江彬眯起眼,扫了扫她柔软纤细的小蛮腰,点点头嘿嘿笑道:“好名字,来,给爷倒杯茶”。
  樊陌离怒吼道:“姓江的,你好大的狗胆,你反了不成?谁叫你来抓本官的?”
  江彬向天拱了拱手,说道:“当今威国公爷,怎么啦?”
  樊陌离心中一紧,却仍嘴硬道:“威国公?他……他也没有资格抓我这五品正堂,我要告他、我要告你、我要……”。
  “你要什么呀?”江彬不耐烦的翻了他一眼:“大清早的哪那么大火气?有圣谕,威国公节制霸州军政有司官员,彻查官员贪腐要案,本将军就是奉旨办案!”
  “来人,把樊陌离押到钦差行辕!把这里的财产全等封了,等候本官查抄!”
  “是!“外边轰然一喏,又冲进几名兵丁,提着桨桶,抱着一捆封条,往桌上一摞,就开始刷封条,封箱笼、封柜子。
  江彬看也不看面如土色的樊陌离,他懒洋洋的站起身,拿过一条封条,往柔儿姑娘高耸的酥胸上一贴。然后顺手抄起一块点心丢进嘴里,一边向外走一边嘀嘀咕咕的道:“我的命真苦啊,一大早的要抓这么多人,这儿先封着,咱们去同知大人桂丹府上”。
  霸州各县镇铁骑纵横,游击将军江彬的部下凌晨时分突然出现在各官员府邸,口称奉钦差大人杨凌之命抓捕贪官、查封府第。张忠未死的消息就此传开,霸州官员闻讯魂飞魄散。
  固安知县乔语树闻讯吓得瘫在床上,抱住爱妾的大腿哭得涕泪横流,他的眼泪也够充足,从早上直哭到中午,还没见官兵来抓他,觉得肚子有点饿了,这才下了地,简单吃了些点心、喝了点茶水,同时叫人出去打听消息,一问才知道官兵们抓了几个官儿、封了宅子,然后就绑了人呼啸而去了,压根就当没他这人。
  乔大人坐在家里咬着指头发愣,还以为平时太低调,人家把他给忘了,正暗自庆幸的当口,官兵登门了,不过不是抓他,却是申明朝廷惩治贪官地目的,要他出面安抚地方,不要生出乱子。
  杨凌并没有把官员们全抓起来。大明官吏俸禄极低他是知道的,就算清官也鲜有不占朝廷便宜的。所以那些贪而有度的,虽然贪腐、还肯为百姓办点实事的,并不贪墨只是为官庸碌的,全都被他网开一面饶过了。
  尽管如此,抓捕的官员仍超过六十人,其中府城五品、从五品的官儿一扫而空。这些官员品秩较高,全是江彬直接带人去查抄的。到了下午,所有的百姓都知道了这消息,整个霸州顿时为之轰动,百姓们既感兴奋,又觉惶惑,毕竟朝廷抓捕这么多官员,是前所未有的事。
  好在华推官在霸州为官二十年,所有官僚底细一清二楚,代职官员早列好了长长一个名单,抓捕任务过半,任命代理官吏的命令就传达了下去。杨凌之所以没有同时下达委任状,就是为了让这些官员体会一下坐以待毙的感觉,相信这种刻骨铭心的恐惧,再加上今后监察御使的设置,可以令其中大部分官员从此改邪归正。
  那些坐在家里如惊弓之鸟的官儿们一见有兵敲门,全都吓的半死,结果等来的却是升官令,顿时喜出望外,立即赶到衙门,亲自带人张贴告示、安抚民心,就连肥胖如球的乔知县,都步行往来,在县里到处奔波,忙的汗透衣襟。
  许多官员上半天没心思吃饭,下半天没功夫吃饭,饿的前胸贴肚皮,不过心里却无比安稳踏实,极度恐惧后逃过一劫的庆幸和骤然升官的双重喜悦,已经让他们的心里装满了酸甜苦辣。
  *****************
  梁洪没精打彩的走出钦差行辕,抓了一天人,愣没他什么事,梁钦差心里有点郁闷。霸州出了一连串的事情,四妖僧的事热度急剧下降,百姓们都关门避祸,肯来四大神棍毙命处花钱出气的人也就少了,一天挣不了几文钱,今天又开始抓官,更没人来了,想到这里梁洪重重的叹了口气。
  出京本来是肥差,可是跟了杨凌出来却什么好处也捞不到,如果换了是他,绝不会让百姓们把神棍赶的东奔西跑,只消放出风声,还怕他们不乖乖的上门送银子?再说这次张忠被打死,霸州官员为了摆脱自己干系,也是个大好机会呀,可杨凌只收状子、不收银子,真是有钱不会赚。
  尤其是今天抓贪官,要是脑子稍稍活络点儿,一夜之间家里就能堆起一座银山来啊,真是令人痛心疾首。梁洪恨恨的咒骂一声,百无聊赖的抻了个懒腰,正要回房焖着,忽地见街角四个布袍大汉低低耳语几句,然后其中一人径直走了过来。
  梁洪立即警觉的退后两步,掩身到了侍卫身边,现如今杨凌在霸州得罪的人也不少,自己可别成了代罪羔羊。
  却见那大汉走上前来,彬彬有礼的拱手道:“在下有要事面禀钦差威国公爷,军爷们可否行个方便,代为通禀一声?”
  一听是有事见杨凌的,梁洪才放下心来,他闪身出来,说道:“见国公爷?国公爷是什么身份,那是什么人都见的么?有冤情去知州衙门,钦差大人不见!”
  梁洪穿了一身裘袍,却非宫中宦服,那人不知他的身份,还以为是国公门下,忙满脸陪笑的道:“这位公爷,小的确有重大冤情,是要告那张忠强抢民财、请求返还的,这事儿知州大人也做不了主,呃……何况知州大人也……被抓了,代理知州忙的不可开交,小的唯有求助于威国公杨青天,还求您行个方便”。
  梁洪一听是来索财的,能让张忠看上眼,亲自去勒索的,那必是富有大户了,不禁双眼一亮,他上下打量几眼,见这人一脸风尘,面相英武,虽身着布衣,气势却也不凡,便嘿嘿一笑道:“国公爷日理万机、公务繁忙啊,这些小事我怎敢随便打扰他?如果百姓有冤情不去官府告状,全直接找国公爷,那不是乱了朝廷法度么。你……”。
  手上一沉,一个蓝布小包已落到手中,粗略一掂,至少有百十两银子,梁洪双眼一亮,话风一转道:“你……你既然找上门来,想必是有重大冤情难以辨白的,咱家就做件好事,替你通禀一声,国公爷见不见,咱家可不敢保证。”
  那人听他一口一个咱家,又见他声音细柔,领下无须,才知是位公公,忙道:“是是是,公公多费心,国公爷见不见的,小的也不敢怪您,如果国公爷肯见,小的还有孝敬”。
  梁洪一听这话顿时眉开眼笑,忙将银子往怀里一塞,摆摆手道:“门下候着,咱家去给你通禀一声”。
  一有了钱,这位金吾卫右提督、钦差副使也顾不得自己身份了,立马降格成了跑腿的,颠儿颠儿的跑去见杨凌了。杨凌正在书房磋商这些贪官的处置,全部解送京城是不可能的。他已将解送京城审讯,然后明正典刑的害处秘密给皇上上了奏折,正德也同意了他的意见。不过对于这些被捕的贪官不能也来个血溅霸州,得按照律法执行,够砍头的砍头,该坐牢的得坐牢。
  这些刑律上的事华推官远比他精通,所以杨凌正在征询他的意见。华推官臀伤还未痊愈,倚坐在垫着厚褥的躺椅上正和杨凌说着话,一见梁洪进来便闭了嘴。
  梁洪满脸堆笑的道:“国公爷,有个汉子受张忠迫害,家产被勒索一空、听说张忠毙命,现在行辕门外想请国公爷您为他伸冤呢,咱家知道国公爷正在忙,可是瞧着那人实在可怜,老婆孩子破衣褴褛的站在街头,一时动了恻隐之心……,国公爷您爱民如子,还是见一见吧”。
  杨凌一听,倒对梁洪刮目相看,难得这财迷心儿发了善心,那就见一见吧,他忙摆手道:“好吧,那就让他进来吧,本国公就见上一见”。
  梁洪喜道:“国公爷真是菩萨心肠,呵呵,好好,那咱家就让他进来了”。
  梁洪急急退出去,吩咐侍卫把那人带进来,笑嘻嘻的道:“国公爷忙着呐,本来是不肯见的,咱家好说歹说,为了你可是费尽心思呀,等会儿见了国公爷……”。
  那人一笑,顺手又是一个小包袱塞到他手里,悄声道:“多谢公公,这是五锭金子。这事儿不管成不成的,小的都承您的情儿”。
  梁洪先是大喜,随即又觉惋惜:看这样子,这户人家还没被张忠敲成人干啊,出手这么阔绰,又是金又是银的,早知如此自己该沉住了气,多敲他两杠子才是。
  一念及此,梁洪顿生悔意,喜气全变成了丧气,他无精打采的叹了口气,说道:“你且进去吧,说话时小心着点儿”。
  看着大汉在侍卫带领下进了杨凌书房,梁洪眼珠一转,忽地想道:看来这是条肥羊,我且在这候着,如果威国公答应为他索回财产。咱家怎么也得想法子揽下这门差使,嘿嘿,这大汉这么爽快,谢礼一定少不了。
  大汉进了书房,见一个英俊的白面书生坐在桌前,旁边椅上还躺坐着一个一字眉的凶汉,四个带刀侍卫肃立在两侧。
  他倒甚懂规矩,只行了两步,跨进门槛就不再向前,直接跪倒在地,恭声道:“小的见过国公爷”。
  杨凌看他两眼,忽地一笑道:“你是被张忠勒索的霸州百姓?我看不象,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那大汉吃了一惊,不知自己什么地方露了手脚,四个侍卫听了这话已飞快的拦在杨凌身前,雪亮的单刀出鞘,后边两个侍卫一手按刀。另一只手也攸地平举起来,不知这举动是何用意。
  大汉见此情景不敢稍动,跪在那儿恭声道:“是!国公爷目光如炬,小的……卑职确非霸州百姓”。
  杨凌目光一闪,疑声道:“卑职?”
  “是,卑职是……”,那大汉迟疑了一下,左右看看,杨凌微微一笑道:“这房中都是本国公信得过的人,不管你是谁,既然信得过我,那就不妨相信他们”。
  大汉闻言。这才放心说道:“回禀国公爷、卑职是……是河间府参将袁彪!”
  “河间?”杨凌惊诧而起:“河间府参将,跑到霸州来有什么要事?”
  *****************
  袁彪的话娓娓道来,听得杨凌和华推官尽皆脸上变色。原来张忠不只贪墨、欺榨百姓,而且还与响马盗有勾结。
  张忠为什么对响马盗的事只字不提?他的罪早够死一百次了,这个恨不得只要我倒霉、全天下都跟着我倒雾才开心的小人会这么讲义气?
  杨凌沉吟一番,冷冷笑道:“好个张忠,这官他是做不成了,却不甘心就死,他肯替那些响马守秘,必是盼着我公开抓捕官员们的那一天,他未死的消息传开,那些响马会把他救出去。”
  想到这里,杨凌变色道:“坏了,袁将军你来迟一步,今日一早抓捕官员的行动就开始了,张忠未死,并指认这些官员贪墨的消息己经传开,张茂既知道张忠未死,必不会死守府中,他现在定已逃了”。
  华推官沉不住气道:“国公爷,那要不要马上派人查抄张府?”
  杨凌沉吟片刻,摇头道:“他那么大一份家业,匆忙离开,绝对难以带走。张忠一直没有泄露他的消息,他纵然离开府第,必然也会抱着侥幸心理,暗中察言观色……。”
  想到这里,杨凌道:“棒槌,派几个机灵的去打探一下,如果张茂还在府上,立刻调咱们的人围困张府,把他抓起来。如果他不在府上,立刻把人撤回来,一个暗桩都不要留,他是本地人、又是响马大盗,派人盯梢绝对瞒不过他”。
  “是!”大棒糙抱拳施礼,匆匆转身走了出去
  华推官若有所悟,说道:“国公爷的意思是……,引蛇出洞?”
  杨凌微微一笑,说道:“不错,将计就计,张忠为饵”。
  袁彪听不懂两个人的对话,疑惑的道:“国公爷,您的意思是用张忠把张茂钓出来?他们……这些大盗会这么讲义气么?”
  杨凌呵呵一笑道:“他们烧杀劫掠,或许是无恶不作,不过强盗也是有可取之处的。我虽不知他们和张忠是利益关系,还是真有兄弟之谊,不过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是一定会救张忠的,或者……想杀他灭口”。
  杨凌道:“张茂被你发现踪迹,为什么却不逃走。反要央求张忠出面对你施压?因为他的根基在这里,庞大的家产他舍不得丢下。如果他现在逃了,恐怕除了随身一点细软,更是什么都带不走。张忠没有泄露他的行藏。为的就是指望他能救自己出去,现在知道张忠没死,张茂必然也会明白张忠的意思。
  做大盗的人做事都很小心,他现在就是离开了,恐怕也是以防万一的可能大些,在他心里,必然以为我们还不知道他的底细,那么他为了自己仍能在这儿立足。以富绅的面目招摇于霸州街头,必然会想办法救张忠或者杀掉张忠这个活口。”
  杨凌唇边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说道:“霸州四害,神棍贪官、大盗马贼,唉!这些祸害人的东西,根本就是沆瀣一气呀。今天收网,本是捞鱼,谁知道顺道捞上个王八来”。
  袁彪拱手道:“国公爷,您要擒拿这些响马贼,可有需要卑职效命之处?”
  杨凌沉吟片刻道:“不,张茂恐怕也会担心你知道张忠己死,会揭发他的身份。你最好立刻返回河间公开露面,以安响马之心。”
  袁彪闻言忙道:“是,卑职明白,这就返回河间!”
  华推官看着他离开,疑感地道:“国公,张茂既是响马大盗,为了以防万一,咱们就不能用江彬的人马。霸州响马忽聚忽散,人数少时数十人,人数多时数百人,个个骁勇善战,在万马军中来去自如,万万小觑不得。
  大人身边虽有千余精兵,恐怕也未必能拦得住他们,况且国公身份尊贵,不容有所闪失,必得分出大部人马保护您的安全。如果没有足够的兵马,恐怕很难将那些响马一网打尽”。
  杨凌目光微微一闪,说道:“这个不急,你且安心把这些该惩办的贪官分类甄别一下,这些官员必须从快处理,霸州的乱子差不多了,得尽快让民心安定下来。至于响马贼……我想,他现在也该到了……!”
  *****************
  入夜,宋小爱正在房中沐浴。
  楼上就是关押张忠的地方,由于梁洪时常出入杨凌住处,而她是女将,张忠关在这里最为隐蔽,所以杨凌才将牢房设在宋小爱的住处。
  一楼宋小爱的住处,房门紧闭,房中却是香艳柔媚的一派春光。[天堂之吻手打]
  宋小爱只着一件精美的抹胸,一件小小的亵裤,刚刚沐浴完毕,姣好的玉体还蒸腾着热气,抹胸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出乳峰的高耸,小腰的纤细,更显得凹凸有致,曲线玲珑,粉光致致的**,修长丰腴的大腿,柔美纤巧的天足……,如雪似玉的肌肤,在昏暗灯光的映照下,闪烁着绯红色的玉光……
  拭净了秀发,宋小爱将衣衫一件件穿了起来,就在这时,外屋房门笃的一声响,外边响起一声喝问:“什么人?”
  紧跟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宋小爱吃了一惊,急忙一个箭步跃到床前,从床头抽出一柄弯刀,然后扑到外屋启开房门冲了出去。
  只见两个侍卫从暗处跃了出来,手中提了狭锋单刀,宋小爱急问道:“什么事?”
  侍卫忙停住脚步道:“宋大人,方才有道人影闪入,掠至你的门口窥探,我等喝问一声,他便立即抽身退了出去,卑职只来得及射了一箭,那人身法奇快,却未射中”。
  楼上侍卫更多,不过这些侍卫训练有素,早得严令,不可擅离张忠半步,是以虽闻警讯,却没有一个离开警戒位置。
  宋小爱带着两个侍卫冲到厅内,此处设有***,只见楼梯扶手上钉着一枚袖弩,显是方才侍卫射出的一箭,厅中无人,门口两个侍卫却倒在地上。宋小爱急忙扑过去察探,见二人只是被击晕在地,这才放心。
  为了避免引起梁洪疑心,宋小爱的住处外松内紧。院落中并无大量侍卫,夜间只有这两句侍卫守门,如果真的有人有这么高明的身手潜入,现在既已退出门去,只怕早已从容远遁。
  宋小爱不甘心,恨声道:“走,随我出去看看!”
  她刚刚冲到向楼上询问了一句,见楼上没什么动静。这才放下心来,她对两个侍卫道:“不要惊动大人,随我出去瞧瞧,行辕中今夜巡卫加倍!”
  宋小爱冲到门口,外边正好闪进一个人来,宋小爱不敢怠慢,手中刀已匹练般挥了出去。她仓促挥刀,出手却极迅捷,尤其经伍汉超指点,偷偷传以武当上乘心法,刀法远非昔日可比。
  可是门口那人身手却比她还高明十分,这迎头一刀,那人腰肢只是轻轻一扭,就闪到了一旁,抬手一托,擒住了宋小爱的手腕。
  宋小爱大惊,一记撩阴腿狠狠踢向那人胯间,这时她才看清那人相貌,不由惊道:“小伍?”
  “糟了!”宋小爱大惊,可那全力一脚哪里还收得住,靴尖重重地踢在那人胯下,震得她脚尖发麻。
  “完了,完了”,宋小爱心里暗暗叫惨,绝望地看着伍汉超。
  咦?他怎么既不喊也不叫?不会是踢的……叫也叫不出来了吧?还是他的功夫这般厉害,那里也练的似铁如石?
  宋小爱的眼神直勾勾的向下移去,只见她的脚还扬在空中。伍汉超以一个很可笑的姿势把屁股扭到一边,她的脚尖所踢处,正是小伍的大腿。
  伍汉超这时才呲牙咧嘴的道:“我的小祖宗,这见面礼……也太重了吧?”
  宋小爱一颗芳心咯地落了地,甜甜地唤了一声:“小伍……”。
  伍汉超呵呵一笑,站直了身子、柔声道:“出了什么事了,怎么一见面就动刀动枪的?”
  宋小爱的柳眉刷的一下又竖了起来,脸蛋儿也红了,她一把拧住伍汉超的耳朵,娇斥道:“没出息的东西,竟敢偷看我洗澡?快说,是不是你偷看我洗澡?”
  伍汉超疼得哇哇直叫,连连喊冤道:“我哪有?我才刚到啊!”
  “嘁,你少装了,除了你谁有这么高明的身手,来去自如、躲得过袖箭,劈翻了两个侍卫还没人发觉?什么时候学的这臭毛病,你说!”
  “真的没有,我冤枉,我先去见了国公再来的,不信你问他”。
  宋小爱往门口一瞅,只见大棒槌憨笑道:“小伍的确刚到啊,我陪着他过来的,呵呵”。
  宋小爱这才信了,急忙松开手,陪着笑脸,在小伍耳朵轻轻吹着气,温柔的道:“对不起呵,小伍,你没有事吧?还疼不疼,来,我给你揉揉!”
  伍汉超一把拨开她的手,悲愤地吼道:“你说,刚刚谁偷看你洗澡了?他竟敢偷看你洗澡,这不是占我便宜吗?天呐,你竟然被别人全看光了!我不要活了!”
  宋小爱翻了翻白眼儿道:“有你这样的吗?别人不坏我名声,你来坏呀!我只说有人到我门口窥探我,又没说真的看到了。我是在里屋,看得到吗?你本事大,长双透视眼我看看,还学会跟我发脾气了,你能耐啊你,就让人看了咋地?我懒得理你!”
  “啊!”伍汉超顿时转惊为喜,连忙追上去,陪着笑脸道:“小爱,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是替你难过呢嘛,你看我要是外人,能这样吗,咱们不是一家人嘛,喂,你别走呀,你看我刚刚大老远来的……”。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刘大棒槌见状也翻了翻白眼:“一对活宝,嘁!嗯……,你们俩,刚刚谁偷看小爱洗澡啦?!”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网络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爷 >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九卷 决战紫禁之巅 > 第347章 各怀心机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天珠变作者:唐家三少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八卷 蜀中劫作者:月关 3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4冰火魔厨作者:唐家三少 5武装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