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七卷 杀边乐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网络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爷 >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七卷 杀边乐 > 第263章 放飞成功

第263章 放飞成功

  陡峭的悬崖下,伍汉超率领约五百名善于攀援登山的壮家汉子人人背插钢刀立在哪儿,身旁从附近镇中搜罗来的绳子堆得一人多高,幸好这里濒临海边,渔民家中都有些结实的缆绳,将它们串系在一起,足可达到悬崖顶端的长度。
  此时暮色苍茫,最后一缕阳光即将散去。汹涌澎湃的波浪上,半轮红日似乎起伏不定。头顶五六丈处横探出一丛树枝,由于阳光已没,枝叶变成了墨绿色。树叶中还有探出的几枝山花,再往上峨峨壁峭看着都令人有些眼晕。
  伍汉超一身紧身软*短打扮,长剑系在背后,绳索系在腰间,又带了一根百宝钩待用。宋小爱知道伍汉超一身艺业非凡,而且极盼他立些战功,所以很赞同他的偷袭计划,可是这时见了那险峻的峭壁,她却不由胆怯起来。
  宋小爱拉拉伍汉超的衣袖,担心地道:“伍将军,悬崖太陡峭了,孟将军不是派人去县城调运大炮了么,莫如等炮运到强行攻山吧,我怕……”
  伍汉超与宋小爱这些日子切磋阵法,一同行军,觉得这个漂亮小姑娘虽然脾气有些娇纵,可是那种与中原女孩不同的开朗大方,却是别具魅力,心中对她也极有好感。
  如今听这位女总兵担心自己安危,伍汉超不禁豪气大纵,他朗声笑道:“宋大人不必担心,伍某不敢说攀援绝壁如履平地,不过有这百宝钩相助,要爬此山也绝无危险。”
  自家的勇士虽也彪悍,可是谁有伍汉超这等豪气干云的气概?天可怜见,那些壮家汉子谁敢在女头人面前豪气干云?
  望着他英武俊朗的面庞,宋小爱心中又喜又爱,她忽然冲口而出地嗔道:“宋大人,送大人,你把我往哪儿送呀?听着别扭,我是南丹州的头人。这总兵官是临时的。你才是领着朝廷俸禄的军官,不要再这么客气了,你……你叫我小爱好啦。”
  “嘎?”伍汉超笑声顿时僵住,他有些心虚地瞧瞧那五百壮士。
  宋小爱这才发觉自己有些忘形,居然当着一众手下让伍汉超唤自己的闺名,她嚣张地左右一瞪,喝道:“看什么看?都给我滚开!谁也不许过来!”
  壮家人在头人面前的地位可比汉族人在官员面前还要低得多,他们几乎处于半奴隶的地位,头人随时可以决定他们的生死,这时一见头人有点恼羞成怒,这些狼兵吓得一轰而散,逃得比免子还快。
  伍汉超啼笑皆非地道:“小……小爱姑娘……”
  宋小爱立马换上一副笑容,双眼都眯成了弯弯的上弦月,甜甜地“嗯”了一声道:“伍将军,有什么事么?”
  伍汉超抬起一只手指了指悬崖,讪笑道:“我要攀岩了,你不让他们过来,我如何带他们上去?”
  “喔……呵呵,呵呵……”宋小爱干笑两声,转身叉着腰向远远逃开的狼兵凶神恶煞地斥道:“都给我滚回来,马上登山!”
  伍汉超借助百宝钩之助,手攀脚蹬,每经过有岩缝中长出的粗短树干,就将绳索提上来,留出垂到地面的部分,然后在上边打一个结。一来可以固定绳索,易于攀援,二来自己也多了一分保障。
  下边的人仰起脸来,看着伍汉超在陡峭笔直长满青苔的悬崖上攀登,碎石砾不断滑落下来,心中都捏了把汗。太阳终于完全沉入了大海,这处背光的一面顿时黯淡起来,远远的连伍汉超的身影也看不清了。宋小爱不禁阖起双目,双手并起默默地祈祷起来。
  壮族人是多神信奉,佛教、道教、巫教、祖先神灵还有自然之神,这么多的神祗他们也不怕有什么冲突,现在伍汉超在爬山,宋小爱便祈求起山神来。
  过了许久,山上忽然落下一点星光,有人拾起来勿忙奔到宋小爱身旁道:“头人,伍将军传下迅号,可以登山了。”
  宋小爱睁眼一看,见是一枝系着腰带以减坠势的火折子,经那一摔,火已经灭了,她抢过火折子仔细看了看,确认是伍汉超约定好的记号,便兴冲冲地挥手道:“马上登山。”
  狼兵们背插长刀,开始一个个沿着悬崖攀登,这海上使用的缆绳极为结实,但是为了保险起见,宋小爱仍以七人一组分批登山。
  夜色如墨,耳边只传来潮汐起落的声音,风有些冷了。
  悬崖下的人不敢点燃火把,一队队狼兵静悄悄地向崖上攀登着,宋小爱站在暗影里看着,她动了动手臂,醒觉手里握着的腰带是伍汉超贴身之物,心中忽然泛起异样的感觉。
  壮家人互赠心上人的爱情信物大多都是服饰衣物,尤以穿过的最有诚意,她虽然知道伍汉超并无暗示之举,但是想起自己族中的规矩,还是不免有些想入非非。
  轻轻解掉腰巾上的火折子,四下瞧瞧没人注意,她匆匆将那腰巾揣进了怀里,这一切做完,才觉得自己的心“咚咚”地跳了起来,随着那一起一伏的潮汐,就象擂起了一面战鼓。
  ※※※※※※※※※※※※※※※※※※※※※※※※※※※※※※
  “快点快点,搭把手,往上推!”
  “大人,孟大人,火炮运到了!”
  一帮人押着从县城黄守备那里借来的两门大炮来到山下。
  孟四海闻讯大喜,连忙赶过去道:“快点,把炮架上去,准备好了,山上一有动静就仰射两炮,嗳!别举火把。他娘的给倭寇报信呐?倭人在上边垒了几道石墙,一攻山推下来可他娘的不好对付。先给他轰平了。”
  弦月高挂,山顶忽然传来一声厮杀呐喊声,在夜色中山下隐隐若闻,同时看到半山腰的倭寇火把开始向山顶移动。孟四海精神一振,叫道:“小伍成功了,放炮!”
  “轰!轰!”两声炮响。垒在半山处的石墙被炮弹击垮,石块碎屑到处炸发,顿时传出一片惨叫。炮声一响,明军就各找隐蔽地点躲了起来,轰隆隆的巨石刚刚从身畔滚过,大队明军和狼兵就狂喊着向山上冲去。
  混战开始了,倭寇不知道山顶来了多少明军,惊慌失措下难以利用地形优势组织有效的反击。任由明军攻到跟前展开了白刃战。狼兵对于夜战和山中作战有种天赋般的能力,尤其倭寇军心已散,更是任由他们屠杀。
  这些山东兵初次与倭寇作战就取得大胜,对于传说中倭寇的战力也不以为然。这番玩命血战,加上来自山顶明军的心理威胁,使得倭寇步步后退。
  山下的明军源源不断,倭寇发现从山顶下来的明军数量要少得多,于是开始弃了山下守势,在东华鹿之介的率领下全力抢攻山顶,一路向山顶败退。
  伍汉超的目的只是自后偷袭,破坏倭寇据险而守的优势而已。见倭寇与明军胶着着向山顶退却,便阻止狼兵全力拦截,而是放开一条道路,然后顺着大队人马一起向山上攻。
  整个一面山坡上,血肉横飞,尸横遍地,双方都杀红了眼,战况极为惨烈。手持长枪短弩的狼兵交替冲杀,在陡峭和充满碎石根本无法站稳的山坡上跳跃如飞,如同猿猴。
  倭寇彻底垮了,从体质到意志,已经没有人能组织有效的反抗,而这种情形下,七人一伍、十人一伍的明军却发挥了小队各自为战的特长,尽管在夜色中,在山坡上,依然能够充分发挥配合作战的作用。陷入垂死挣扎的倭寇已经毫无章法,只知道盲目的对自己眼前的敌人挥刀,对于侧翼、后方的攻击根本不管不顾,一个个疯狂的倭寇被单兵战力比他们要弱得多的明军轻而易举地戳穿、砍断、砸烂……
  东华鹿之介带着残存的三百多个倭寇失魂落地退到了山顶,伍汉超等人攀爬上山的最高处既狭窄又陡峭,无法站立太多人,他们退向了左侧一方。这面峭壁无遮无拦,悬崖边上爬满了藤萝野草,悬崖下边是大片的礁石。
  回望海上,惨淡的月光下一片乌沉沉的,倭人被明军包围了。
  东华鹿之介知道他们已经无路可逃了,他们的双手沾染了太多的鲜血,残害了太多的妇孺,明军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东华鹿之介回头贪恋地望着乌沉一片的大海,海岛上有他的老父、他的爱妻、还有他两个可爱的女儿和一个小儿子,他们会怎么样?是活活饿死海岛上,还是沦为其他盗寇的奴隶,任人驱使、奴役、凌辱。
  自己的妻子、女儿、儿子将会成为野兽一般的海盗侵犯的目标,就象自己曾对别人做过的一样?
  他挥舞着刀凄厉地嚎叫起来,用断断续续的倭语告诉自己的部下:明军决不会放过他们,要全军决死一战,话音未落,一柄长枪已“呜”的一声带着长音凌空飞掠过来,刺穿了他的胸膛,将他和身后两名倭寇穿在了一起。
  这一枪是伍汉超投掷的,随后孟四海的声音在夜色中咆哮起来:“弓箭、投枪,射他个小婢养的!”
  弓箭和投枪向密集的人群投射过来,惊恐的倭寇奋力地拥挤着,任由箭雨和投枪倾泻在他们身上,却只奢望着别人能冲上去,能替他抵挡箭雨枪林,竟然没有一个敢冲上去和明军做最后一搏的。
  随着他们地拥挤后退,不断有人踩空在探出悬崖的野草藤萝上,惨叫着摔了下去。几个试图指挥倭寇的小头目悲哀地发现,自己这支以杀人和抢劫凝聚在一起,曾经所向披靡令明军望风而逃的队伍,原来面临死亡时表现得一样懦弱。
  明军没有一个冲过来,只是不断地发射着利箭和投枪。疯狂向后拥挤的倭寇把保持着清醒不肯再退的伙伴也一个个挤下了悬崖。三百多个倭寇,被射死的只有三分之一,竟有两百多个倭寇是被伙伴挤下悬崖活活摔死的。
  倭人东条次郎是东华鹿之介的副手,他的胸腹被锋利的礁石刺穿,尸身倒挂在礁石上,下半身浸在水中,被鱼蟹啃咬得一片狼藉。当他被发现时,那双无神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死死地瞪着悬崖上边。
  眼神里没有恐惧、没有愤怒,只有一股深深的悲哀,那种悲哀的眼神,就和曾被他一刀砍下头颅的一个明军百夫长一样。
  那个勇敢的明军勇士,曾经想和他决死一战,可是眼看着自己的士兵宁可被人背后一刀砍下头来,也没有勇气停下脚步返身作战时,那眼神就和他现在的目光一模一样。
  川军比鲁军和狼兵晚了一刻,他们在箕子峰下驻营时,吃了些山果和买来的海鱼,结果弄得许多官兵都闹起了肚子,折腾了半天听说另外两路大军已经直趋海边,蒋洲才着急起来,若被鲁军抢了头功,那岂不是丢尽了川军的面子?
  他急忙留下百十个生病的官兵在镇中养病,自己率领其他官兵飞速赶来。蒋洲赶到大营岱,正碰上东华鹿之介另一路逃跑的倭兵。蒋洲大喜,马上指挥官兵发起冲锋。倭寇余悸未息,忽然又碰上一队满口骂着“龟儿子”的明军大兵,狼狈抵挡了一阵,就不支向海边逃去。
  他们退入海边小镇,抢了两条小船,又用床板门板桌椅匆忙搭成筏子,连扑腾带泅水竟浮过海面,退到了距岸边一里多地的一座海岛上。
  蒋洲四处寻船不得,远远见倭寇在岛上砍伐树木,似要制作更结实的木筏,利用附近多岛,每隔数里总有岛屿的地形逃出去,不禁焦急万分,可是他的兵本不善水,如果扎些木筏泅海过去,恐怕那些散兵还未冲上岛去,就被倭寇分而歼之了,纵然想抢功也不能如此冒险,唯有驻兵于海边望洋兴叹。
  到了二更天,官兵来报,潮水退了,陆地和海岛之间已露出陆地,蒋洲闻言大喜,他兴冲冲赶到海边一看,才发现潮水虽然退了,可是与那海岛之间的可涉地面全是淤泥,士兵跋涉困难,试着派了几个兵下去一试,走不多远双膝就陷在泥里动弹不得,漫说攻岛,只有站在那儿任人屠杀的份,蒋洲不由大失所望。
  对面岛上也发现海边火把增多,匆忙做了准备,见明军始终没什么动静,才发现是由于潮退后淤泥满地,竟比搭建竹筏进攻还要困难,倭寇大喜过望,只留下少量人手守在岛边,其他人连夜进入林中继续砍树制造大木筏。
  川兵这边折腾到三更天,蒋洲泄了气,他望着海岛那边愤愤地啐了一口道:“妈的,便宜了他们,到手的功劳飞了!咱们回镇去,派去寻找水师和孟参将、宋总兵的人回来了么?”
  乔子安道:“大人,找水师的人还没回来,不过去孟参将那里探听消息的人已经回来了,孟参将说他们围堵的倭寇上了山,狼兵自山后悬崖攀援而上,已经悄然运兵于山顶,今夜一定拿下那股倭寇!”
  蒋洲嘿嘿笑道:“少他妈和我打马虎眼,姓孟的会说得这么客气?怕是跟我显摆来着吧?嘿!他困寇于山上,有狼兵攀爬绝壁替他取功,老子眼睁睁看着这么近的海岛,却只能看着龟儿子们扎筏子。唉,运气不如人呐,这回有他炫耀的了!”
  旁边一个官兵犹豫道:“大人,小的有个主意,方才就想跟大人说来着,可是……小的也不知道行不行,大人用兵,小的也不敢瞎搀和……”
  蒋洲一听,“呼”地一下奔了过去,抓住那小兵肩膀,抬手先给了一个响亮的大嘴巴,骂道:“龟儿子,有主意不早说?什么法子你先拿出来摆一摆嘛,不行不算你的错,如果能行,老子马上升你做百户!”
  那小兵脸上挨了五百,正吓得说不出话来,一听要升他做百户,这才鼓起勇气,嗫嚅地道:“大……大人,小的老家那里也常有泥潭沼泽,小的知道点法子,只是不知道打仗用行不行。您看……刚才镇子里见到许多柴禾垛,咱们六七千人呢,一人抱一捆,边投草边前进,就不会陷进泥里去了,这一里地咱们一定铺得下,实在不行再征点民夫嘛。”
  蒋洲一听大失所望,骂道:“混蛋!淤泥上边投点草能担住百十来斤么?打不着这帮倭寇咱可以另找一路倭人出气,要是打个败仗不是更让那些山东兵笑话?”
  那小兵胆怯地缩了缩脖子,吃吃地争辩道:“大人,你莫小看了那些轻飘飘、软绵绵的草梗柴禾,那些东西扔在泥地上,人踩上去就愣是不沉,小的哪敢骗您呐?”
  蒋洲狐疑地瞪了他一阵,扭头说道:“去,所有的兵回去搬柴禾,如果不够,把附近村子的全弄来,叫地正、保甲找些民壮来帮忙。”
  数千大军跟蚂蚁搬家似的,柴禾垛被一捆捆搬到岸边,蒋洲先铺设了一段令官兵上去一试,果然能承担得起官兵行走,只是速度比在陆地上要受些影响。
  蒋洲大喜,令小股官共举着火把在海岸上来回走动迷惑倭寇,大队官兵熄了火把,命弓箭手盾牌手在前,枪兵刀兵参差其后,一路铺设着柴草,悄然向岛上摸去……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网络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爷 >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七卷 杀边乐 > 第263章 放飞成功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武装风暴作者:骷髅精灵 2猛龙过江作者:骷髅精灵 3斗罗大陆作者:唐家三少 4绝世唐门作者:唐家三少 5琴帝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