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卷 白衣天下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网络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爷 >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卷 白衣天下 > 第395章 心系伊人

第395章 心系伊人

  大混战结束了,战场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刚刚从酣战中冷静下来的官兵们正在疲惫地清理着战场,一具具尸体搬到了一起,刀枪剑戟都收罗起来。
  杨凌望着面前如山般屹立的南京城,长长地舒了口气,南京城未失,白衣军全面溃散,他们已经一败涂地了。江彬犹自一脸杀气腾腾地来到杨凌面前,大声道:“国公,响马盗遗尸计有五千多具,余盗突围已逃往射阳湖一带,要不要立即追剿?”
  杨凌四下看了看,长途奔袭、连番厮杀,连饭都还没顾上吃,士兵们已经精疲力尽、两眼无神,杨凌摇了摇头,说道:“他们已经无路可走,西有大江拦路,南面江西,湖广的军队正在推进,北面是我们的各路大军,向东往浙江早就陈有重兵,他们已经无路可退了。”
  他走到江彬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轻声道:“响马在拼命,我们的兵比拼劲儿还差了些,围堵*地方军队,要歼灭还得*我们的骑兵咬住他们,传令下去,命各路部队对射阳湖形成合围之势,明日正午前各自进入布防区域,我们的骑兵主力休整一晚”。
  他看了看天边血一般艳红的晚霞,说道:“周德安骁勇善战,长于攻守,又熟悉这里地形,让他协助安排”。
  “是!”江彬领命而去,片刻功夫又跟着许泰和两名百户急匆匆地返了回来,许泰面色沉重,见了杨凌拱手说道:“国公,周德安周大人战死了!”
  “甚么?”杨凌大吃一惊,现在各路军队太过混乱,大战刚刚结束,都在各自收拢军队。有的将领都还没有来得及拜见主将,杨凌实未想到严令坚守南京决不出战的周德安会战死沙场,他急问道:“他何时出战的?”
  目光落在两个染血带伤的百户身上,杨凌沉住了气,问道:“你们是周大人麾下将佐?周大人如何战死的?快讲”。
  一个百户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拱手道:“回国公爷,我家大人听说杨虎一路军溃散,担心首恶逃走,因此领了三千兵马出城协助搜索,在一座小山村截住了大盗杨虎并手刃此獠……”。
  “杨虎死了?”他定了定神,说道:“说下去,周大人可是与他交手时受了重伤,不治……而亡?”
  那百户抿了抿嘴,神色怪异地道:“周大人身边四名亲军以死阻敌,周大人趁间下手,斩杀大盗杨虎豪发未伤,可是……可是周大人回兵时,听说杨跨虎正在攻城,立即挥兵急进,堵住了那女匪的归路。
  杨跨虎要与周大人独自决战,周大人见对方三千骑兵。我们的枪林阵只能阻住两轮冲锋,为拖延住响马盗,等候各路援军到达,是以慨然答允出战,可是谁料…谁料大人却命丧杨跨虎之手”。
  又是一个大消息,杨凌接连受的刺激太多,愣了半晌才艰涩地道:“红娘子杀了周将军?”
  晚风幽幽吹来,凉意中带着股血腥味儿,杨凌一阵茫然:朝廷意欲招安时,他们始终不肯,现在溃败不堪,朝廷万无再行招安之理,偏在此时,她又阵前斩杀朝廷大将……,红娘子,你要我如何还能护你?你报了仇了,终于报了仇了!同时,你也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国公爷?国公爷?”
  杨凌回过神来,意兴索然地道:“好生收敛周将军的尸首,暂且停棺安放,我们进城”。周德安立下斩杀敌酋的大功,南京城又卫护无忧,他已战死,国法不外乎人情,没有人还会去追究他擅离职守之罪的。
  一边向城中走着,杨凌一边低声向许泰问道:“我们的伤亡情况如何?”
  “呃……”,许泰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我军伤亡情形较重,死者九千多人,伤者不计其数……,困虎搏命,其势尤猛”。
  杨凌点点头,冷静地问道:“骑兵伤亡如何?”
  “还好,伤亡总数,没有超过三成,我们的战力犹在,而响马盗伤亡更大,他们只是凭着一股哀兵士气,加上各路来援的官兵匆匆赶到,彼此无法联系响应,看似八面是兵,却是处处漏洞,这才让他们逃了去。只要稍事休整,按着歼灭杨虎北进大军的策略,四面合围,以泰山压卵之势,定能毕全功于一役!”
  两人并肩走着,既然周德安已死,这安排部署之事就得交给许泰,杨凌又嘱咐一番,命他与本地将领商讨决定围剿细节,一切吩咐妥当,许泰匆匆告辞离去,杨凌领着亲兵走进城门,兵道上有人高呼一声:“国公!国公!”
  杨凌抬头一看,只见马昂兴冲冲的跑了下来,马怜儿也是一身白衣,又被裹挟在白衣军当中,城头只放乱箭,没人敢趴在那儿仔细察看,他还不知道妹妹已被掳走,此时一见了国公妹夫,马昂兴高彩烈。
  在这地方杨凌不便论及私人身份,便只唤道:“马将军!”
  马昂兴冲冲地拱手道:“国公,今日好险,白衣匪冒充江阴巨富徐经的车队入城,幸好我妹子正在城外看出有异,向我发箭示警,这才及时关闭了城门,尽剿入城匪寇”。
  他的功劳,可也不愿让别人抢了去,见了杨凌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自己的大功说了出来。杨凌一听却怵然一惊,急忙把他扯到一边,紧张地道:“大哥,那怜儿?她可无恙?”
  马昂笑道:“国公放心。我这边发动前,便示意她早早离开,现在想必已绕道入城回府了”。
  杨凌急道:“没见到人,我实是放心不下,不行,我要回府看看……”。
  马昂见杨凌对妹子如此在意,心中更是欢喜,连忙唤过两个亲兵吩咐他们带着国公爷回府,他对杨凌匆匆地道:“关守备巡视北城去了,我得去南城看看情况。把防务交待清楚,便回府去”。
  杨凌忙道:“不可,公务要紧。万万不可擅离职守,匪寇被剿灭,只是近日之间的事,待叛乱已平,咱们再慢慢叙旧不迟”。他顿了顿又道:“周大人已经理职了。防务要由你和关守备负责,干系重大,不可怠忽”。
  马昂一呆:“周……大人死了?”
  马昂急忙锁紧眉头,压住要飞起来的眉毛,上翘的嘴角也使劲朝下一抿:“响马盗该杀!周大人尽忠职守,杀敌英勇……”。
  他见杨凌脸色阴沉,忙道:“那国公先回府去看看怜儿吧,南京城的防务您尽管放心”。
  看着杨凌匆匆离去,马昂开心地跑上城头,看看城外还在打扫的战场,急急向南城去了。
  ************
  “还没回来?”杨凌呆住了,脸颊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
  楚玲见他神情,不由也惊慌起来:“小姐她……她出了什么事?”
  这是一幢雅致的庭院。虽然不大,却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排布得当,幽雅入微。一角红楼前,匆匆迎出来的楚玲刚刚见了杨凌,就被他当头询问小姐是否在府中,她知道城外刚刚大战,一见杨凌如此神态,聪慧如她,立即便知情形不妙。
  杨凌立在当地,脸上一片茫然:现在兵荒马乱,怜儿一介妙龄女子,能到哪里去?她若绕到其他城关叫城进来,不会不去城头给哥哥送个信儿,起码也会回到府中。若说她被擒住,方才一场大战,白衣军会不嫌累赘带着一个俘虏?
  杨凌慌了:不会的,一定是她到了其他城关时,城上已得到警讯关了城门,她一会儿就会回府的。杨凌这样想着,却焦灼地回头吩咐道:“棒槌,马上去城头,告诉许泰打听怜儿下落,你也去,把所有的亲兵马队都带上,务必尽快找到怜儿,有任何消息立即回报!”
  大棒槌见杨凌声色俱厉,慌忙应了一声,带着人急匆匆地去了。
  “怎么办?怎么办?”杨凌急的团团乱转,想要亲自出去寻人,又不知该向哪里去,若是这时怜儿回来了怎么办?
  杨凌心如油煎,恨得一脚踢去,把小径旁一只栽着花草的花盆踢了出去,“咣啷”一声掉在丈外,摔得粉碎:“红娘子!你这个不明是非的蠢女人,若是怜儿有个好歹,我决不饶你!决不饶你!”
  杨凌气的鼻息咻咻,两眼通红。
  这时一个奶声奶气地声音道:“你是谁?我的花,坏蛋!”
  杨凌攸地回头,只见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女孩儿,双手捧着个鲜红的大苹果,站在门边上,瞪圆了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很生气地看着他。
  杨凌下意识地走过去,慢慢蹲下身子,小女孩非常可爱,一双漂亮的眼睛,依稀有几分怜儿的神韵,她警惕地看着杨凌,撅着小嘴儿,见杨凌伸出手来,立即一闪身向楚玲跑去,贴着她的大腿,指着杨凌道:“姨姨,打坏蛋!”
  杨凌鼻子一酸,他努力放松脸上的线条,柔声道:“盼儿。乖,不怕,我不是坏人,是爹爹!”
  小女孩惊诧地看着他,圆溜溜的眼睛里闪着一丝疑惑,却一声不吭。
  楚玲抱起她,贴着她的小脸蛋儿道:“盼儿,他是你的爹爹,真的是你爹爹,姨姨告诉过你的呀,爹爹可以骑大马带你玩,买好多好吃的给你,快叫呀,叫声爹爹”。
  杨盼儿扭过了头,说道:“姨姨,找娘,娘回来”。
  杨凌眼里氤氲着雾气,慢慢站起身子。轻声道:“爹爹一定把娘给你找回来,盼儿乖,陪着姨姨,我这就去”。
  杨凌虽不知该往何处去找怜儿,可是让他一味地在府中等候消息,却实在熬不下去了,他急急走出大门,亲兵牵过马来,杨凌正欲扳鞍上马,忽地刘大棒槌的声音远远传来:“国公,国公,这个人说他知道马姑娘的下落”。[天堂之吻手打]
  杨凌一回头,只见刘大棒槌陪着一个公子急匆匆走来,杨凌立即弃缰过去,连声问道:“你是谁?你知道怜儿的下落?”
  他没认出这曾有一面之缘的关公子,关公子也未认出这位国公爷来,他急急地道:“马姑娘真未回府?这可糟了,方才城外救回一个断了肋骨的侍卫,据他说马姑娘逃走路上正被白衣匪劫住,他虽未亲眼看到马姑娘被杀被抓,可是那白衣匪首马术武功皆称上乘,马姑娘十有**是凶多吉少了”。
  他说到这儿眩然欲泪,忽然眼睛又一翻,想起一件同样重要的大事来,结结巴巴地道:“你……你是威国公爷?国公来马府做什么?马姑娘她.……她……”。
  杨凌平静地道:“多谢你送来消息,我,是怜儿的相公!”
  在关公子目瞪口呆之中,杨凌转身上马,忽地厉吼一声:“随我出城,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给我把怜儿找回来!”说着纵马一鞭,当先奔去。
  侍卫们慌忙上马,健马绝尘而去,关公子张着嘴巴吃了一嘴土,脸色也灰败如土:“难怪传言说马姑娘是某位权势人物的禁娈,原来……原来是真的,还是堂堂的威国公”。
  可怜,这一番痴情今生是再无希望了,关公子抱着一颗残破的心,垂头丧气地走了。
  杨凌一阵风般卷出城去,象疯了一样纵马驰骋,每到一处便驻马向到处正在流动集中的散兵询问消息,直到绕城一圈,城外已完全寂静下来,他才冷静下来。
  站在一个路口,杨凌茫然四顾,侍卫们静静地勒马随在身上,手中的火把被风吹的呼呼作响。四下望去,数丈之外已是一片黑暗,天上的星也黯淡无光,就象他的心一样。
  怜儿还没回来,看来是真的凶多吉少了,可是为什么连尸首都找不到?她一个妙龄女子,如果落到穷途末落的响马贼手中…….杨凌想到这里不寒而栗。
  远远的,忽然出现了一条火龙,马蹄声疾迅速驰来,虽然这里不太可能再出现白衣匪,刘大棒槌还是领着十几个亲兵纵马迎上前去,两方人马一碰,然后又一齐奔了过来,当先一人正是江彬。
  威国公下令搜寻马怜儿的消息已传遍三军,他自己又亲自在外奔波,至晚不归,只要不是白痴,谁都知道这女子和他是什么关系了,各路将领岂会放过这样的效命机会,纷纷派出人马查找,却没有一丝消息。江彬安顿了队伍,也领着亲兵离营搜索,这时恰与杨凌碰上。
  见到杨凌,江彬驰马上前,气虎虎地道:“国公爷,今晚莫要休整了,立即出兵吧,马上挥军射阳湖,全歼响马盗,说不定……能找到马姑娘的下落”。
  说到后来,他的声音也弱了下来,显然也想到纵然白衣军不知道马怜儿和威国公的关系,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妙龄女子落进挟怨含愤的虎狼口中,该是什么后果,纵然找到,只怕也更是不堪、更难面对。
  从昨日至今,一路追杀,一路鏖战。杨凌虽未亲自动手,也已身心俱疲,再经此事打击,更是焦躁至极,他地心早已追到射阳湖去了,这时听了江彬的话,杨凌想也不想,睁着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厉声道:“尽起三军,连夜拔营,攻打射阳湖!”
  “好!”江彬大喜,一拨马头便走。
  杨凌带领亲兵赶回城去,不一会儿。城内城外各路驻军地云集都指挥官衙,许泰江彬先行赶进内室,只见杨凌默默面墙而立,二人忙放轻了脚步,走近了轻声道:“国公,各路将领已经赶到,请国公下令!”
  杨凌默然半晌,开口道:“回去!”
  二人错愕道:“甚么?”
  杨凌缓缓道:“北进各军尚未到位,如今城外大军自昨日凌晨起,战刘七、战杨虎、战赵疯子,连战不断,精疲力竭,连饭都没吃几口,再不让他们休息一晚,连夜赶到射阳湖时,已是一群疲累的毫无战力的官兵,而敌人以逸待劳,如何能战?”
  许泰急道:“国公,马姑娘……”。
  杨凌打断他的话,凄幽幽地道:“我知道,我恨不得插翅飞到射阳湖,全歼白衣匪,可是我不能为了一己之私,付出可能几倍的伤亡。再说,现在去,只怕……已经晚了!”
  许泰江彬默默垂手,不再言语了。
  杨凌忽地转身出去来到正堂,只见堂上堂下战将如云,虽然个个一脸疲惫,但都甲胄在身,肋下佩剑,一枝枝火把映着他们身上的盔甲,映射出道道寒光。
  一见杨凌出来,所有的战将全体肃立,马刺铿然作响。杨凌团团一拱手,朗声道:“各位将军,我军已接连作战两日尤其南直隶各军,随杨虎、刘七各军进攻方位不断调动,以步卒翻山越岭、乘舟过河,奔赴阻击位置拦截骑兵,两日来水米不进,劳累不堪。连夜进军,是本国公考虑不周,各位将军还是各自回营,治疗伤兵、探问士卒,让他们好生休息,明日一早,我们再拔营起兵,行最后一击!”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网络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爷 >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卷 白衣天下 > 第395章 心系伊人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生肖守护神作者:唐家三少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四卷 杨凌下江南作者:月关 3大主宰作者:天蚕土豆 4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六道)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二卷 闭着眼睛闯京城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