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卷 白衣天下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网络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爷 >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卷 白衣天下 > 第380章 游戏人生

第380章 游戏人生

  正德继位后大张旗鼓的改革终于开始了,其实在此之间刘瑾已经做过一次改革,只不过那一次是令出于中官,而且根本不经朝臣廷议,所改革的内容也是五花八门,怎么能控制人怎么来,而这一次虽然只有十条,却条条直指整个天下最尖锐的几项问题:吏治、税制、土地、兵制以及部分学制。
  刘瑾当政时大权独揽,但凡对他的改革有反对者立即以各种名义逮捕或罢官,而这一次却是内阁、六部‘倡议’下,科道系统全体拥戴下出台的,而且杨凌和内阁的人反复探讨,针对可能出现的各种诘问从政策上予以完善、堵塞漏洞,每推出一条,都详细说明旧制的弊端,新制针对哪些部分,为什么做出改动,令得反对者也无法开口,所以皇帝一经批准,政策推出异常顺利。
  《大明勘乱法》、《大明募兵法》、《大明税赋法》、《大明工商法》、《大明移民法》、《大明科举法》、《官吏考成法》一一出台,在大明腹地正在用兵剿匪、西北江山风云突起的时候,给浑噩陈腐的朝纲注入了一股清泉。
  朝廷中的有识之士并不少,尤其是这次流民造反真的成了改革的强大助力,造反者短时期内竟然聚起这么多响应者,北方几大重镇无数富绅豪门不但破家而且灭门,朝廷财政处处拮据的现象,把他们从太平盛世的幻象中打醒过来,这种种惨剧对他们深有触动。他们也知道民意不可违,朝廷是该进行一番改革了。
  正德皇帝下旨,再次明确减免京畿,山东,河南,河北等地税粮,并宣布流民复业者。官给廪食、庐舍、牛种,以抚慰流民之心,并对去关东移民者施以种种优惠政策,开拓土地归个人所有、三年之内不纳钱粮等等,这一来许多正常人家也动了心思。
  尤其家中子女较多的,包括所多军户人家,因为按照民间惯例,家产是由长嫡子继承的,其余诸子只能自谋生路,趁着年轻在关外创下一片基业,拥有自己的土地、田庄,何乐而不为?更何况这些人没有后顾之忧,一旦失败再返回家中就是了。于是许多在家中不是长子的年轻人都纷纷报么,东北三卫拥入的移民开始增加大批不携家眷的拓荒者,这些人将成为团练部队的主力。
  朝廷内部也进行了整顿,现在内阁当中以焦芳为首,但是李东阳的激流勇退给了这位晚年才得以一展报复的焦阁老很大触动。他主动请旨,以老迈之身巡视山东,河南,河北,山西等地。
  这些地方共用因战乱而离散家乡的难民三十余万,这些人都是随时可以点燃的干草。现在他们虽然到处乞讨,还看不出乱子,可是只要今年冬天这些人得不到安置,无处居住、没有衣穿、没有饭吃,造反还将随时发生。
  焦芳请了圣旨,以钦差身份巡视地方,督促各地府城官仓存粮减低价格,折纳钞票,粜给农民,并令谕以上各地布政使在流民较多的地方,编成里甲,新立乡都,就地安置,防止他们继续流窜。
  流民较零散的地方,则就地安插于附近各州县原有的乡都户籍中,但也新立里长,加以管理,更各拨给境内荒田或黄河退滩地,又量给耕牛种籽,使流民得以从事生产。农民有房有地,有了生存的希望,就绝不会把脑袋系在裤腰袋上去造反。
  朝中大事由杨廷和主持,成为实际上执掌朝政的人,这也是微妙的权力调整,争取到杨廷和一派的全力支持,杨廷和革除弊政,减轻穷困地区的漕粮和赋税,遣返宫女乐人,释放无辜囚徒,清查空饷兵额,仅这些每年就为朝廷节省财赋百万余两。
  江南士绅趁机鼓动他们的利益代言人,请求降低江南赋税,对此杨廷和却坚决拒绝,江南是杨凌改革的重点,这些官员见杨廷和不允,便转而去求杨凌,不免说出杨廷和许多谗言来,又将江南百姓的苦处说的十分不堪。
  江南富甲天下,杨凌是知道的,江南百姓富过其他地方,这一点他两下江南也深知肚明,杨廷和的穷地少征、富地多征有点类似现代的个人收入调节税,是一项很有效的税收平衡杠杆,所以杨凌对他十分支持,对这些游说官员全都打发了回去。
  两个人虽然由于杨一清的原因,私交不太好,却都能以大局为重,彼此心照不宣的配合着对方行动。其实要说江南百姓赋税重,其实并不假,但是原因不在朝廷赋税重,根源仍在土地兼并和旧的税制。
  土地兼并本身并不是问题,如果土地全部归于国有,那算不算一种最大的土地兼并?土地是国家的也好,富绅的也好,他总要找人种的,就算真有那权力把土地全部返还农民,让人人有自己的土地,农民无论是持家理财也好、种地经商也罢,素质同样有高有低,过上百十年,优胜劣汰,土地还是会很自然地向少部分人手中集中。
  问题是土地兼并者都是皇亲国戚、权宦世家,他们一旦把土地集中占有,就利用特权瞒田逃税,土地被兼并愈多,朝廷的税收愈少。皇亲国戚、有爵位的勋臣、有权势的太监、有功名的乡绅,倚仗特权,贿赂官府,隐占户口,瞒田偷税,逃避差役。
  这样朝廷税赋就全压在自耕农身上,朝廷制订的原有税赋是人头税,这些没有特权的农民田地没有多少,交纳的赋税却越来越多,于是越来越穷,田地不得不典当给富人。转而成为佃户,于是朝廷的赋税也每况逾下。
  一条鞭法、摊丁入亩,从赋役制度上解决了这个难题,打击违法豪绅的特权。同时根据各地贫富、土地肥薄,官方制订田租地最高比例,不允许他们过份盘剥农民,这就解决了这个难题。
  朝廷新的土地条例、税赋制定把旧制弊病说的清清楚楚,而且新的税法只是将豪绅们偷漏地税赋重新纳入朝廷府库,不能再赚黑心钱而已,他们照样富甲一方,所以既不至于把他们逼到造反的地步,也不敢在朝廷上下一致同意推行的新政上做文章,科道那些笔杆子们可正瞪着眼睛等着抓他们的毛病呢。
  这些人愤恨难鸣,便把火发在新政的首倡者杨凌身上,不断上疏攻击他违制参政,擅理朝务。杨凌对此早有准备,杨凌立刻就“病”了。
  杨凌一“病”马上就上奏。请求封还皇帝授命他主持剿匪、改革朝政等事宜的意,说他患了重疾,恭请歇养病体,气得攻讦他的那些官员干瞪眼。紧跟着就传出杨凌要纳妾的事来,弄得这帮人哭笑不得:身染重疾?寡人之疾乎?
  可是你攻讦我干预朝政。我就回家讨小老婆玩儿啦,你还能怎么样?
  杨凌的无赖打法让这些人一时还真的想不出应对之策了。
  现在的正德皇帝可不比当年,内廷牢牢控制在他的手中,内阁和六部、科道全都拥戴皇帝的新政,他才不在乎少数官员的反对。
  正德皇帝三天之内连下三诏,而且下的不是中旨,而是通过内阁下达的正式诏书,要求杨凌辅政理事,这样的诏书是要抄在邸报上给群臣们看的,正德就是明确表态告诉天下人:朕支持他!
  据内廷一些小太监流传出来地话说,这三道诏书皇上是骂着人说的,不过经过杨廷和润笔,可就斯文多了。
  第一天一大早,司礼太监杜甫捧着第一道圣旨就来了:“纲纪败坏、国力疲弱、军队腐化、财政拮据,皆官员玩曷旧政漏洞所致,杨凌一意振刷,如久旱雨露,朕深切依赖。今国事甚急,岂国公释肩之时,自弃前功耶!着益殚忠任事,与诸臣协心共济,毋为人言所阻”。
  杨凌接旨,谢恩,婉辞。
  第二天一大早,杜甫抱着第二道圣旨又来了:“方今国家维艰,须卿鸿猷匡济,共图化理,岂可以浮言坚欲求去。卿朝之柱国,朕之臂助。国公不可参政,非我大明律法,不过约定俗成之腐制耶,辅臣杨凌当速出视事,莫负朕恩”。
  这话皇亲国戚、勋臣功卿们全爱听,那不是自己以后也有机会在朝廷露露脸了?就连因为改革新政,自己少赚了钱的人都拍手称快,当然啦,现在杨凌开辟海运,他们财大势大,成为海外通商地大赢家,获利巨丰,也不怎么在乎从土地里多刨的那点食了。
  杨凌接旨,谢恩,继续婉辞。
  第三天一大早,杜甫拖着圣旨继续出现:“浮言反重于朝命,国纪何在?剿匪事急、改制事急、抚民事急、振国事急,杨凌早早还朝视事,九卿科道不得妄议,再有渎扰诽谤者,一并交镇抚司究治!”
  杨凌领旨,谢恩,回复皇上说:“君上如此器重,微臣感激涕零,臣待病恙稍好,一定立即还朝,殚精竭虑为皇上分忧”。
  帝闻之大悦,第二日散了早朝就摆驾出城,去登门探望自己的股肱之臣,以示恩遇。
  那些攻讦的朝中官员一打听,敢情威国公今天纳妾,他们鼻子差点没气歪了:这和太子爷登基为帝时,文武百官得三次促请有啥区别?这不是明摆着玩人呢吗?
  玩的正是他们,举重若轻,游戏人间,于声色犬马、荒唐嬉戏之中,行大道于腐儒酸丁、贪官污吏之眼前,正是这一君一臣的拿手好戏。
  ************
  杨家并没有特别的隆重装扮,虽说杨凌身份贵重,可是纳妾就是纳妾,照理说根本不需要太铺张的排场。皇上纳个妃子还是从角门儿往宫里一抬就完事呢,民间非娶妻那是不算甚么大事的,太隆重了反而让人笑话。
  不过杨凌今天是行西式婚礼,而且皇帝也来参与。这可算是极大的荣光了。
  荣光的不只是杨府上下,雅各思等神父们同样觉得极为荣光。这还是他们到了大明之后第一次主持结婚典礼,所以教堂上下粉饰一新,神父们都穿上了崭新袍子。
  上次教堂落成,皇帝前来参观,在京师引起很大轰动,现在他们已经发展了两千多名教徒,虽说大部分是中老年妇女,不过这一年的成绩可比他们以前混的象叫化子似的几年成绩都高。现在皇帝再次到来,而且要求举办婚礼的是大明的公爵,影响势必深远。
  他们现在已经同国内取得了联系,甚至教皇那里也听说了他们在东方的重大进展,教士们正在组团购船,吸收志愿者,募集科学、文化、宗教各方面的书藉,准备更大规模的派遣传教士往中土传教。
  散布在日本、吕宋等地的传教士通过商人们听说他们的教友在大明的发展也迅速往这里赶来。因为他们在当地传教比在大明更加困难,而且日本、吕宋等地的当地人争论时总喜欢把中国古人的言论、看法当成权威。
  甚至他们传教时受到的当地人的讪笑都是大意相同的话:“连大明朝的人都不相信你们的神,都不相信你们的理论。少拿来骗人了”。大明在周围小国的文化影响如此之深,所以他们觉得只要先攻破这个坚垒,在其他地方传播信仰和教义就容易得多。
  杨凌同样不敢小觑他们的作用。那时的西方教会,总是随时掌握着西方文化、科技等方面的最新知识,明末中国的“天主教三柱石”徐光启、李之藻和杨廷筠就接受了许多西方知识,在数学、天文、历法、军事、测量、农业和水利方面颇有建树的。
  和他们保持密切的联系,并且经常吸引些西方传教士过来,将带来许多西方的新知识、新观念。尤其他们地处大明京师,可以迅速传播开去,潜移默化的融合、影响正在蕴育萌生新的思想、科技和文化的大明。
  为了喜庆,教堂外没有驻扎官兵。倒是有许多庆祝的百姓,这些百姓大多是二十出头、身材魁梧彪悍的年轻男子,怀中暗藏着利刃。人常说里三层、外三层,这些人还真的分成三层,最内层的是大内锦衣卫,中层的是御马监的侍卫,最外层的是东厂番子,皇帝在此,不能不小心呀。
  所谓宾客除了三厂一卫的人就只有杨家上下了。此刻杨府也是乱作一团,杨凌气急败坏地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不该告诉他,你们瞧瞧,你们瞧瞧,我都画了图给他了,这叫燕尾服吗?燕尾……也不能把尾巴翘起来呀”。
  一众妻妾吃吃地笑,唐一仙板着俏脸道:“咳咳,不许谤君,这可是皇上亲自找人做的十六套礼服中最满意的一套,你瞧,再戴上这帽子,多象……盐蝙蝠呀”。
  杨凌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嘟囔道:“我都说了嘛,婚礼不需要皇上操办,他安心当伴郎就行了,咳!他非要一手包办,还说一定让我满意,结果现在才给我看,这……也顾不上改了,走吧,走吧,赶快去教堂。”
  杨凌穿着一身黑色的礼服,戴着高高的还有翎的帽子,翘着一条燕子尾巴气昂昂地走出去了。雪里梅捂着嘴格格地笑:“我怎么瞧着咱们老爷不象燕子,倒象黄鼠狼子呀”。[天堂之吻手打]
  韩幼娘瞪了她一眼,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高文心好整以暇地道:“女人如水嘛。有水就有鱼,所以女人身上就有股子腥味儿,那男人就叫偷腥喽,黄鼠狼子比燕子合适。正适合偷腥”。
  她偷腥偷腥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娉娉婷婷地站在那儿,象纤细的花枝儿似的成绮韵不禁俏脸一红,她飞快地偷看了一眼,见高文心也是边说边笑,不象是讽刺自己,心中才暗暗松了口气。
  女人没有不犯妒的,吃醋捻酸本是常事。杨家之所以妻妾合睦,一则是这杨凌一视同仁,厌恶家中的女人勾心斗角。二则也是她们够聪明,知道争宠献媚不但不会获得杨凌的欢心,反而会成为众矢之的,而且她们喜欢现在这种氛围,所以也在竭力维持。不愿意搞的一家人失和,高文心倒真没有暗讽她的意思。
  “幸好!幸好没多少人参观,要不然这副形象可丢尽了人了”。杨凌摸摸特意用铁丝固定的威风凛凛**的尾巴,根本不理会内厂一众属僚的窃笑。
  按照西班牙信奉天主教的人结婚惯例,婚礼是由女方父母操办,在教堂举行婚礼的时间是下午,所以正德散了朝才来倒没耽误时间。今天是开心的日子,杨凌在一脸严肃的特务们都开怀大笑的场面中,飞快地逃走教堂,一众神父们瞧了新郎这副模样也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倒是厂卫的特务头子们胸有城府,个个都忍得住,愣装没看到。
  正德这个伴郎身份特殊,所以没跟着杨凌去杨府,他正站在台上跟雅各思扯皮,希望自己兼任神父的角色,这个有点太荒唐了些,雅各思满脸苦笑正在拼命摇头,瞧见杨凌进来,正德立即扔下雅备思,兴高彩烈地跑过来,上下打量一番,啧啧赞道:“瞧瞧,朕给你定做的衣服,它就是合身。唔……不愿过这西方人穿的东西真是有点古怪”。
  杨凌干笑两声,恨不得马上婚礼结束,好脱掉这要命的东西,他忙问道:“皇上,婚礼可以开始了么?”
  “行行行,开始吧!”正德皇帝穿的是一身中式箭袖武袍,眉清目秀、唇若涂朱,倒是一个帅气英俊的美少年,比头上戴着高帽还加了燕翎的杨凌神气多了。他急急走到一角,抄起一柄刀和一个盾牌赶了回来。
  杨凌愕然,吃惊道:“皇上这是何意?”
  正德庄严地道:“按照西方习俗,不是会有恶龙和魔鬼抢夺新娘,伴娘专门负责迷惑魔鬼、伴郎协助新郎从旁铲除妖魔吗?朕总觉得用美人计有失男人脸面,这个责任还是朕来一肩承担吧,不能让一仙冒险!”
  杨凌啼笑皆非,他抬头看看雅各思,雅各思肩膀一耸,向他摊着手撇嘴摇头,他也是没有办法,谁叫人家是皇上呢,就这一回,下回给人家主持婚礼,决不能这个样子,不然等教皇组织了大队人马赶到大明,瞧见自己把仪俗改得面目全非……
  他和杨凌面面相觑,一时间颇有遇人不淑之感……
  新娘子进了教堂了。新娘自己制作礼服是不吉利的,而且要在出发到行礼现场前才缝上礼服最后一个针脚,所以她的礼服也是正德皇帝一手包办的。
  好在婚纱礼服这个名字没有燕尾服(蝠)这个名字可以让他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上等娟纱制作的洁白礼服大概总有那么几分神似西方人的礼服,而且一点不丑,非常漂亮。
  下摆蓬松、纤腰一握,圣洁的就象一位天使,脸上蒙着明黄色的面巾,胸前捧着鲜花,头顶也戴着一顶花冠,面纱下看不见阿德妮的模样,她姗姗走来,一步、一步,走得非常优雅、大方,看的杨凌直着急。
  阿德妮不敢快走,本来应该戴橙黄色的面纱,薄薄的、半透明的,但是正德理解成了东方的红盖头,为了表示隆重,他还特意拿了块皇室专用的明黄色上好缎料,给阿德妮做了一块八角缀着红宝石的黄盖头。
  他本来是想缀上八颗珍珠的。听神父说珍珠是新娘的眼泪,不吉利,所以临时找了八颗红宝石坠上,可怜阿德妮根本看不清前边的道儿。她哪敢走快了呀,只好盯着脚面,一步步的往前蹭。
  长长的婚妙后摆由一对小金单玉女牵拉着,唐一仙一身鲜艳的吉服,笑盈盈地陪在阿德妮身边,伍汉超、宋小爱涨红着脸,拼命忍着笑跟在阿德妮后边,从花蓝中不断向她头顶抛洒着鲜花,他们本来是杨凌内定的伴郎伴娘,不料正德假公济私,非要和唐一仙抢了这份生意,二人就失了业,沦落成花童了。
  这对倒霉夫妻碰上个不着调的正德皇帝,真是哭笑不得,两人都巴不得婚礼早点结束,那位好心办坏事的伴郎还觉得自己天赋奇禀,听人家简单一说,把这婚礼礼就办得似模似样。
  他雄纠纠气昂昂地站在杨凌身边。左手持着画着虎口的木盾、右手举着明晃晃的钢刀,在雅各思有点走了调的赞美诗中,欣赏着自己一手创作的杰作。
  雅各司做为司仪神甫,开始宣读:“主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照主旨意,二人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共喜走天路,互爱,互助,互教,互信;天父赐福盈门;使夫妇均沾洪恩;圣灵感化,敬爱救主,一生一世主前颂扬。”
  杨凌眼睛都快瞪酸了,也看不见自己新娘子的模样,只好彻底放弃,转而听着神父的吩咐。“亚莉阿德妮,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这话听起来好熟悉,杨凌情不自禁望向幼娘,幼娘笑微微地看着他,眼中有甜蜜也有辛酸,显然和他同时想起了那段苦涩艰难的日子。
  “我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
  “还有圣天使”,正德皇帝急忙提醒了一声。
  圣天使?关天使什么事儿?杨凌有点诧异,他抬头看看,只见雅各思咧了咧嘴,好象快哭了,神父含了糊的跟了一句,然后才提高嗓门道:“宣布你们正式结成夫妻,求主赐福,戒指将代表你们彼此的约束”。
  “戒指!皇上,戒指!”
  “嗯?喔喔!”正德皇帝挺胸腆肚地站在那儿,正在核计这种婚礼和中式婚礼的优缺点,以便参详利用在自己的婚礼上,一听神父提醒这才清醒过来,他忙“咣啷”一声丢了刀盾,往怀里一摸,只听“叮当’作响,一长串的金戒指从怀里被他扯了出来。
  满教堂的人再次被正德皇帝的创意惊呆了,杨凌这才明白他为什么要加上圣天使的祝福。原来那是西方人结婚,流行纯金戒指,黄金代表纯真,所以不用钻石,当时使用的式样是‘双连环’或者‘三连环’,能够套在一起。
  本来两枚给夫妻正好,之所以三连环,是为了代表圣灵、圣父、圣子三位一体,第三个戒指将赠给参加婚礼的一个特殊人物,比如媒人或者证婚人。正德觉得这样不太好,你有他没有的,多说不过去呀,大家来不都是交情吗?
  所以这位仁兄打造了一大串的金戒指,沉甸甸的揣在怀里,不是说一枚戒指得代表一位神袛吗?再加上那些大天使、天使们不就行了?
  今天摊上这么一位主儿,杨凌这位智计百出的人物也没了皮调儿,只好硬着头皮从那一长串戒指上摘下两枚,与阿德妮交换戒指,正德就和唐一仙笑容可掬地开始给大家分发起来,人手一只,不偏不向。
  杨凌趁机把阿德妮的面纱摘了下来,新娘子经过细心打扮,明艳夺人,象一粒可口的草莓,鲜艳欲滴,散发着性感的气息。阿德妮向自己的新郎甜蜜地一笑,妙眸一转,向唐一仙笑道:“一仙,接着!”说着扬手把花束抛了过去。
  唐一仙下意识地接住了鲜花,却不明白原因。正德也没打听明白这一步,他以为交换了戒指就算仪式结束了,见状他匆匆赶回杨凌身边,低声埋怨道:“瞧你。鲜花不用了就扔一边呗,虽说她是你的义妹,可也不能当下人使呀”。
  杨凌翻了翻白眼,解释道:“我的皇上啊,这个……这个意思就是说,谁接到花束,谁就是下一个新娘……”。
  “你瞪什么瞪啊,不是说给我做新娘”,杨凌呻吟一声道:“我是说下一个要结婚的、要成为新娘的女孩儿,是对她的祝福。我还特意嘱咐阿德妮,要送给一仙呢。皇上,我……我有点头痛。”。
  正德恍然大悟。喜道:“原来如此,哈哈,好好,这个好。嗳……那……那朕呢?得给朕点什么呀?她要做新娘了,那朕不做新娘能行吗?”
  杨凌顿时语塞,送给新娘的是花球,送给新郎的还真的有,这个他还是随口开玩笑似的问了阿德妮一句才知道的。当时西方已经出现了吊带袜,而且贵族男性比女性更喜欢使用吊带袜,他们使用的吊带袜五颜六色,袜口有精美的蕾丝,并在膝盖的外侧饰以蝴蝶结。
  婚礼上,如果新郎把新娘的丝袜脱下来,被扔中的人就是被祝福下一个成亲的男子。杨凌当然不会说出来,开玩笑!洋为中用也不能什么糟粕都往里传呐,当时欧州贵族结婚,新娘还得穿着内衣躺在床上让宾客们亲吻呢,这可不行。
  杨凌把头一摇,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男人没有”。
  正德发急道:“怎么会呢?凭什么男的就没有啊,嗳!要不朕问问阿德妮。”
  “别别别,呃……臣忽然想起来了,哈哈哈!”杨凌干笑两声,顺势解开扣子,把那件翘着燕子尾巴的上衣脱了下来:“皇上,您穿上,还有帽子,穿戴上它们的人,就是下一个新郎”。
  正德大喜,立即接过来把那件长外套穿在自己身上,然后把高帽往头顶一扣。杨凌总算阴了他一把,出了心头一口恶气。
  仪式结束,要回府摆宴了。教堂和杨府不远,徒步就到,两人并肩走在前边,伴郎伴娘随在身边。
  夕阳西下,金黄色的阳光沐浴下,一顶烟囱帽,身后翘着条趾高气昂的燕子尾巴,左手执盾、右手举刀的当今圣上朱厚照,成为婚礼队伍中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线。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网络小说 > 回到明朝当王爷 >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卷 白衣天下 > 第380章 游戏人生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十卷 白衣天下作者:月关 2官运作者:何常在 3三生三世枕上书作者:唐七公子 4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三卷 初登大宝作者:月关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一卷 烽火连三月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