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艰难的制造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艰难的制造 > 2008年 金融危机中的制造业 · 3

2008年 金融危机中的制造业 · 3

这一回,客户是看着柳钧深深地点头:“你们南边的人真能想,什么空子都能让你们钻到极致。多谢,多谢,柳总下次去我们那儿,我先敬你三杯酒。总算摸清楚你们这边的情况。有些事情吧,我虽然知道你们这边在做,可总是隔着一层纱,找不到准头,不晓得你们已经走到哪一步,这下清楚了。柳总研究得真透。”
“我算是信息不灵的,不过我对你知无不言。”
客户道:“我现在怀疑国外订单为什么量小,他们可能也怕我们这边出事,宁可一次少签点儿合同,避免风险。”
柳钧与客户对视一眼,心中都是有数。柳钧估计客户明早就会找小谢,将合同撕了重签,找各种理由将大合同分格成小块,以有效规避风险。他提醒自己也得如此,一方面是风险考虑,一方面则是尽可能地减少库存,保证手头握有现金,别让资金链太过紧绷。
然而,令柳钧意想不到的是,大客户第二天下午原该是已经上飞机在天上飞的时间,一行打车主动找上腾飞,将本是签给小谢的合同交给腾飞,而且老老实实按腾飞的报价签。柳钧心里很有点儿意外,可也觉得这是情理之中。他当即打电话将此事告诉罗庆,让罗庆在未来的谈判中也运用类似策略。
柳钧以为自己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多少有点儿沾沾自喜,可几乎是不等他喜上眉梢,邻近城市传来经常登报的知名大集团债务缠身,轰然倒下的消息。显然,在他刚开始动作的时候,有人已经危机缠身。柳钧立刻想到钱宏明,显然钱宏明前阵子遇到的转贷不灵、信用证开不出等事件并非个案,而是在周围普遍发生,迅速蔓延,深刻打击上了。他想到有家客户与那家知名大集团有业务往来,便打电话去询问详情。详情其实不出所料,爆炸式发展,导致债台高筑,沉重的利息榨干现有利润,当市场忽然出现调整,物价涨势得以缓和,然后有一家银行见此收回近两亿的贷款,资金链断便了,顿时所有的问题集中大爆发。
而这家知名集团的倒下,牵连到许多民间借贷人士和那些人身后提供资金的个人与集体。
柳钧想打电话问钱宏明有没有涉及,但很可怕,钱宏明的电话百年难遇地关机。更可怕的是,钱宏明的手机从下午到傍晚,一直没有开机。柳钧越打越是担心,连回家洗澡时候还把手机放在客厅桌上,以便一有响动就能听见。
崔冰冰领女儿回家,一进门就见到丈夫的手机在叫,她理所当然地接了。电话是嘉丽打来的,嘉丽也是一天找不到钱宏明,非常焦急,自然来问柳钧。崔冰冰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她反感嘉丽屁大的事儿也来找柳钧,就说柳钧出门呢,手机遗忘在家里没带上,等柳钧回来她会告知,三言两语就结束了。等柳钧出来,她只跟柳钧说是嘉丽电话,解决了。柳钧忙着对付淡淡,也就没当回事。等一家三口终于都静下来,他才想起再打钱宏明电话,那边却是转成电话正忙了,他就留了条短信,不再担心。
崔冰冰听柳钧这么一说,一拍脑袋想到刚才回家,见小区路边停着钱宏明的宾利,又大又结实,太显眼了,她想忽略都不行。柳钧揣上手机赶紧下去找,果然见钱宏明的宾利停在小区路边。他才走到车边,就见后车门打开,钱宏明在里面恹恹地道:“柳钧,进来。”
柳钧感觉不对,佯笑:“哟,别在里面幽会吧。”
“幽会就不来你家小区了,不是自撞枪口吗?我正找你,来得正好。”
“一下午不开手机,干吗?”柳钧进去,但坐到驾驶座,闻到好好的新车里,一股浓烈的烟味。
“就在这儿睡觉,等你回家,跟你商量个事儿。”钱宏明在黑暗中摸索几声,将一包厚实的东西递给柳钧,“你看看,这里是我自上班以来买的没抵押出去的房子的房产证和土地证,包括我正住着的那套市区房。我最近缺钱,希望你买下这些房子。”
柳钧将大包接住:“刚听说××集团倒了,门口被讨债的堵死。不会跟你也有关吧。”
“这个跟我没直接关系,但肯定会扫到风尾。”
“你现在有多困难,我可以帮你多少?你别拿房子给我,我不会要你的抵押。”
“你手头拿得出多少钱,我大致清楚,帮不到我。我前阵子一直在试图挽救,买这辆宾利就是博取信任,证明实力。但想不到政策越来越紧,我试图填补的亏空越来越大,另一方面,我借出去的钱却越来越难收回来。我看这样下去就是把我剁碎卖了也填不满这亏空。现在我手头没别的资产,一部分给嘉丽带去澳大利亚,不多,剩下的就是这些房子,我只敢找你变现,找别人的话,我可能今晚就得给得到音讯的人发落了……”
“你是不是打算拿着房款潜逃?”
“这是最坏打算。但我跟你讨论过,我还是认定国家不可能一直将银根这么紧着,我等贷款很快重新放开的一天。我拿卖房子的这笔钱先调剂,只要形势有好转,我可以立刻翻身。这房子唯有放到你名下,我才可以现在还每天住着,也不会有人知道房子已经过户,等未来形势好转我也可以把房子赎回,只有你能替我守住这些。”
“你把房本拿回去,这些钱我照数给你。”
“不,房本得给你,一定要给你,万一我输个精光,起码我还能从你手里讨一个地方住。而且,万一我输成负翁,债主肯定先拿我的房子,放到你名下他们就没办法了。其实这些已经是不很值钱的房产了,除了我现在住的。两套别墅早已抵押给银行,上海的房子也已经抵押,只剩下这几套房子。你上去跟阿三讨论一下,我明天等你答复。我走了,你下车。”
柳钧一直借路灯光仔细观察钱宏明,见钱宏明憔悴了许多,但两只眼睛雪亮,似是亢奋。想到钱宏明哪儿都可以睡觉,今天却在车上关掉手机睡觉,柳钧心里想到了什么:“你最近是不是难以回家?问私人借钱填窟窿了?上海一座大厦的改建项目就是筹资借口?”
钱宏明长长叹一声气,没有回答,摊开四肢半躺在后座,仰望车顶,如仰望星空。
“你真疯狂,你们姐弟一起疯狂。怎么办?这几天住我公司研发中心去,有保安和全套安全系统……”
“不至于,还不至于,我能应付。”
“继续拆东墙补西墙?为什么不考虑一刀子止损?”
“说得轻巧,这刀子除非是法院切下去,我抡,有用吗?你别问了,你完全是局外人,跟你解释清楚这些得起码一周,我只要知道你在这里,开着手机,我有事找得到你,就行了。你回家跟阿三商量一下,行的话,明天让阿三跟我姐联络,让她们两个专业人士做这事,必须手续清楚,绝无纰漏。如果我被起诉,根据民事诉讼法,我必须汇报执行之日前一年的财产情况,这个正当交易最容易被推翻。所以,必须市场价,柳钧你放点血啦。”
“唉,个人在大环境下,简直是蚂蚁一样微小。你手头现金够不够?”
“目前还够,不够了问你要。”钱宏明依然抬头望天,说话有气无力,“你说的那家倒闭集团,我这几个月其实一直关注着,很意外一个现象,那些个人债权人竟然非常干脆地走法律途径讨债,而不是自谋出路。我今后恐怕也是一屁股官司。”
柳钧犹豫了一下:“法院可以对债务人的法人代表限制出境。你如果实在走投无路,赶紧。”
“潜逃容易,想回来就难了。而且我姐没移民,我走了,所有的矛头就对准她。不管你对她有什么想法,她对我犹如半个母亲,有养育之恩,我不能抛下她。幸好早一步把嘉丽送走。”
“嘉丽在我这儿存的钱,这就给你吧。”
“我放在澳大利亚的钱不多,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嘉丽需要这笔钱,你先收着。再说也没多少,十几二十万的,顶什么用。”
“我还有一个额外要求,无论如何,一天给我一个电话,报个平安,不要对我撒谎。”
钱宏明懒洋洋地笑道:“没那么严重,呵呵,一天一个可能做不到,但有重大变化,我首先知会你。放心,问题没你想象的严重,我只是提前做好退后准备,然后才能放手一搏。我有计划的,我不能不要回我的钱。”
柳钧下去见钱宏明,一去就是这么久,崔冰冰在楼上很担心一件事,那就是怕钱宏明问柳钧借钱。借钱这种事,以前钱宏明并不是没开过口,而柳钧则是什么抵押物都没问钱宏明要。可今非昔比,今天钱宏明手中的资金链恐怕是岌岌可危,根据她对那一行当的了解,今天借钱给钱宏明,那几乎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她崔冰冰又不是不懂那一行。可是她难道能冲下去阻止吗?不行,她只能心神不宁地在楼上待着。
等柳钧捧一只大牛皮纸袋上来,将钱宏明的请求一说,崔冰冰一颗心终于放松,脱口而出:“想不到钱宏明这个人还真是你好朋友。这事我明天找他姐,他说得没错,手续一定要清楚,他这是保护你。”
“我本来想借钱给他,设法给他……”
“不行,理智点儿,现在借钱给他等于填无底洞,不如等他折腾出个结果来,届时你帮他东山再起也来得及。”
这一回,连崔冰冰都真心地为钱宏明叹息起来。等将淡淡送上床,崔冰冰也将最近工作中的烦恼一股脑儿倒给柳钧。这几年放出去的贷款忽然要收紧,怎么能够?那些贷款好多已经被企业挪用,诸如流动资金贷款给投入到固定资产上去了,收急了,企业只能倒闭给你看;不收,又有上面压着。若更是遇到钱宏明那种手里拿着护照的,逼急了就给你卷包逃出国,留给银行的就是坏账。她是每天提心吊胆,斟酌每一笔贷款的来龙去脉是收是放。现在银行唯一舒心的事是对个人的窗口终于不排长队了,因为股票跌得够惨,股民已无心再跑到银行窗口申购基金。去年是股民开户人数节节上升,银行储蓄步步下降,每天的烦心事是揽储。现在是窗口门可罗雀,银行储蓄节节高升,她却依然无比烦恼。有时候真想学嘉丽大撒把,回家享清福。
崔冰冰倒了半天苦水,可柳钧劝她可以认真考虑退休,她却又不干,并非不相信柳钧,而是最担心自己变成嘉丽。崔冰冰心里还有一个最大的疙瘩,那就是持有的银行股票还无法随大小非解禁,却眼看着股指日日下跌,账面资产天天缩水。那简直是悲剧啊。好歹在银行里待着,还可以大家同病相怜。
柳钧见了钱宏明之后,心里就一团疑问,一听“同病相怜”这个词,不禁想到钱宏明:“宏明从来不把他的烦心事告诉嘉丽,结果到今天这种日子,他还在对嘉丽粉饰太平,最终还是走回原点,与他姐姐同病相怜。他此时应该赶紧跑,带上他姐,又不是签不出去。”
“你真是,他现在跑,卷得走多少钱?他是心不够黑,前阵子还指着到处借钱填补亏空……”
“他相信他的判断,他判断国家不敢一直收紧银根,他相信很快贷款开闸。所以他想维持资金链正常运转,只要过去这一关,等银行有新贷款出来,就什么事都没了。”柳钧将上回他与钱宏明辩解的理由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他心不够黑,他考虑问题倒是很长远,难怪他还守着。而且我替他想想,他现在若跑路,也是心有不甘吧。卷包跑路,才卷这几套自家最不值钱房子的钱?才多少啊,比起过去经手的上亿资金,他怎么肯罢手?他要不是对贷款开闸心存幻想,早在年初看大势不好,卷了私人看在宾利面上千方百计借给他的钱跑路,那就光棍了。可惜。我现在是真心为他可惜。”
“他今天似乎是交代什么后事……你说,如果你没见到他的车,我也没下去找他,他还会不会见我,即使见,又会什么时候见我。他是不是对于把房子转让给我这件事很是犹豫。”但问题才问出口,柳钧心里已经透亮,“他从小跟我扎风头,这家伙,太在意那些意气,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想不开,谁没个遇到困难的时候。”
“哦耶,弗洛伊德大神,我即使厌烦他,还是不得不承认他有道理。”
两夫妻说到很晚。钱宏明则是一个人开车在街上兜了一圈,虽然满心烦闷,还是来到本城最奢侈的会所潇洒。反正是回家也没人,再说,他得让宾利频繁地出现在某些人群的眼皮子底下,他需要某些效果。还是钱宏英一个电话把他叫走,这时候他已经不知道吸进去的雪茄是什么味道,一天吸了那么多烟,嘴巴鼻子早麻木了。他嘻嘻哈哈地跟雪茄房里的朋友说,老婆叫回家喽,做好老公去喽,心里却是不明白他姐这么晚叫他有什么事。
到姐姐家,巨大的书桌上满是账簿。钱宏明不等他姐姐说话,就道:“我把没抵押的房子都卖给柳钧了,市场价,姐明天跟阿三交接一下,手续一定要绝对正确。这些账别算了,银行贷款不放出来,你怎么算都只有一个结果:吓死自己。”
“怎么办?现在债主还没反应过来,但这个月底要给几笔利息,你拿得出吗?要是传出我们给不出利息,我们有几条命可以给人家?”
“我一直在想办法,你别急,不能心急。姐,早点睡,明天出去你得像没事人一样。钱的事我会考虑,不过,你那儿还能再借多少,问你那些房地产界的朋友借。最近不是都不敢炒房,手头有现金了嘛。”
“我连公司里的员工都借遍了,大家都盯着我月底怎么付息呢。我愁都愁死了,还有十几天时间,哪儿找钱付利息。我现在最怕谁家忽然有急用,问我拿钱回去,我可是一分都拿不出了。”
“姐,镇定,无论如何都不能自乱阵脚。你看我借得更多,不还是……”
“镇定你个头啊。”钱宏英忽然不知哪儿来的脾气,拍案乱骂,“你倒是跟你老婆说镇定啊,你怎么跟我说镇定跟你老婆不镇定呢,我这边跟人借钱赔足笑脸恨不得下跪,你把我借来的钱送你老婆出国避祸,你把我当什么,你老婆是神仙我是你们丫鬟吗?我镇定你妈的,我这辈子欠谁了,一辈子给人做牛做马……”
钱宏明不吱声,只是低头听着他姐姐乱骂。最近压力大,能骂出来是好事,他还有柳钧可以说说,他姐姐更是没人说话,当然只有骂他。等他姐姐骂完了,他才道:“姐,这几天你还是住到我那儿去,一起住着,有个照应。我那儿高楼,保安不错,比你这儿联排安全。”
“我们到底要怎么样?”
“我在想办法。这时候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今晚就搬我那儿去吧。”
“不去。你少假惺惺,我这一搬走,明天就有人知道,谁知道那些债主能想到哪儿去。你真敢让我搬走?”
钱宏明叹声气,站起身:“姐,消消气,我是你看着长大的,我什么人你最清楚。我回家睡觉去,天都快亮了,你也睡会儿吧。这时候再不休息好,脑袋更乱。”
“宏明,你是不是脑袋乱了?”
看着姐姐慌乱惊讶的眼神,钱宏明镇定地微笑:“我脑袋里的账本,比你桌面上的清楚多了。”他微微一撇嘴,一扬脖子,神气活现地开门出去。但回到他自己的家里,他将头钻在冷水龙头下足足五分钟,冻得头皮麻木才抬起来,对着镜子发了好一会儿呆。
回过神,钱宏明立刻打了个电话给一名债主,那债主大约是被电话吵醒,说话还迷迷糊糊,钱宏明则是中气十足地道:“阿七,盯梢弄个长相好的,索性让我收在身边当保镖。靠。”说完这几句,钱宏明就将电话断了。站在阳台,往下看遥远的地面,不知还有多少双眼睛关心着这间房子。他忽然想起傍晚见柳钧时候忘记说一件事,不顾劳累连忙发一条短信过去,很简单:“说件高兴的事儿,杨巡通过中间人问我借钱,很急,给的利息很高。”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艰难的制造 > 2008年 金融危机中的制造业 · 3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史记七十列传 2大江大河作者:阿耐 3大秦帝国 第三部 金戈铁马 4魏书 5乾隆皇帝 第二卷 夕照空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