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艰难的制造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艰难的制造 > 2007年 经济过热下的企业、股市、房市 · 4

2007年 经济过热下的企业、股市、房市 · 4

柳钧这才明白昨晚进入农村,为什么到处都是生煤球炉的。原来不是农村特殊一景,而是生计所迫,不得不将时光倒退十几年,捡起煤球炉。“哦,还有最近的面粉涨价,方便面涨价……公司食堂这两个月的支出确实有涨,我一直没过问,还以为是就餐人数上升的缘故。”
“你公司不是提供免费工作餐嘛,可能对有些低工资人群来说,那是他们一天中吃得最好的一餐了。我经常带小碎花去城乡结合部走走,去山区结对助学家庭走走,送点儿吃的用的去,让小碎花懂得点儿世事艰难。可别走你这公子哥儿‘何不食肉糜’的老路。”
“呵呵。”柳钧被揶揄,皮实地笑,“我刚才就说你了吧,本质挺好的一个人,硬是要糟践自己。”
“我们这把年纪,说难听点,半截身子已经埋进黄土,已经就那样了。我懒得多想,活着不容易,别再给自己添堵。”钱宏明不容柳钧再说,一口气接下去道,“知道杨巡做得怎么样吗?他现在可是正宗煤老板了。我前阵子跟老乡们在上海聚会,看到他也来,一水儿三辆悍马,身边紧跟着的两个人很像保镖。听说他一直在为手头膨胀的资金寻找出路,寻思着投资点儿什么。”
“我早知道,杨逦跟我说了。”柳钧有意又八卦了一把,“杨巡今年终于答应在离婚协议上签字,据说给身在美国的前妻一笔不少的钱,两个孩子归杨巡,但依然放在美国由前妻教育抚养。杨逦说,其实杨巡很信任前妻,也很器重前妻,许多事情弟妹们都不知道,他跟前妻全说。但等事到临头才后悔,晚了,他前妻那种人不可能容忍男人在外面胡搞。我也顺便提醒你,嘉丽不可能看不出丈夫在外面做什么,你别欺负她软弱。”
钱宏明不语。两人在黑暗中沉默了会儿,柳钧就调转车头回城。钱宏明过了好一会儿才开腔:“我知道你是为我考虑。我姐跟我提起的时候,她跟我说的理由是不许祸害女孩子,而不是站在我的角度。这世上,像今天一样跟我说这么多肺腑之言的人,只有你了。我唯一要求,你别让我表态,给我留下一点儿转圈余地,你放心,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听进去了。来,握握手。”
柳钧在黑暗中伸出右手,兄弟俩紧紧握了一下,不用再多说什么。回来的路上,变成大多数是钱宏明在说话,钱宏明说他给一家老小办移民去澳大利亚的曲折。柳钧心说,这可就把嘉丽发配得更远了,以后嘉丽更管不到钱宏明。
早晨起床,卧室一台电视机,厨房一台电视机,一起播报新闻伪造立体声,在央视新闻雄壮铿锵的声调中,柳钧与崔冰冰分头行动,前者煎蛋烤面包做咖啡热牛奶削水果,后者对付小玩猴一样的女儿。崔冰冰好不容易将淡淡洗干净,驱逐出卫生间,接下来就由她爸接手喂食。崔冰冰不喜欢保姆在家过夜,于是每天早上只能这么打仗一样来一遍,尤其是柳钧出差的时候。
等崔冰冰洗漱装扮了出来,却见女儿已经喝光一杯牛奶,面包啃了半片,据说还吃了两只大虾,半朵香菇,两口青菜,显得崔冰冰总是跟丈夫抱怨女儿吃饭不老实害她早上常吃不上饭很有告黑状的嫌疑。她坐到父女俩对面,倒想好好问柳钧取经,看怎么才能将饭塞到女儿嘴里去。结果看到差点儿吐血,丈夫就是夹了一筷子青菜送到淡淡小嘴边,很没技巧地说声“淡淡,吃青菜”,淡淡就麻利地张开小嘴将青菜咬进嘴里,又麻利地咀嚼几下咽进肚子里,然后自觉地自己掰面包吃,吃的时候两只眼睛还巴巴儿地看着爸爸,那个乖巧哦,与她平时面对的小魔头完全不是同一个人。崔冰冰扼腕浩叹,她也要出差,也要让这小魔头体会体会妈妈也很珍贵。
终于电视放广告,柳钧奇道:“经济新闻怎么不是股市就是房市。即使不相干的事,也可以一句话牵到股市。”
“本来就是全民炒股,我们不到下午三点整幢楼几乎停摆看股票,再前儿一个5.30大跌,跌得全国上下鬼哭狼嚎,现在谁敢不拿股市当回事啊?还有说得很多的是我们银行的,准备金率啊,利息啊,你打开财经页面去看,几乎每天都占头版位置。”
“我们制造企业本来贷款就难,贷款利率高,它这么提高准备金率,提高利息,说是对付热钱,结果刀刀都刺在我们实业界身上,融资费用一升,利润全给吃掉了。”
“不把股市降下去不行啊,我们银行存款都快搬家搬空了。眼下最要紧的还是我们嘛,你们暂时靠边站站。”
“钱不去股市就去房市,现在谁还敢存银行?算上通胀,存银行是负利率。早就该把GDP压下去,去年却还压那个数字,刚不是调整过来了吗,谁知道调整后数字是不是确切的。可不得不承认,现在经济后劲真足,都不知哪儿来的劲。这几天吃饭,不预约就没桌子,市道火得惊人。”
可是淡淡没睡着的时候,夫妻两个人的对话只够新闻里插播广告的时间,很快淡淡就敲着碗唱乱糟糟的歌吸引父母的注意。两人快速收拾好孩子,出门依依惜别。崔冰冰毕竟不可能送丈夫去机场,柳钧也不是偶尔出差。
候机楼里,电视上放的居然也是股市行情。正是早上开盘时间,更多人拿着手机或者电脑看行情,个个脸上有喜有忧。柳钧遇到熟人上前招呼,熟人张嘴就是基金股票,柳钧一点儿没头绪,唯有听的份儿。从家飞到广州,从广州飞出国,这一程,柳钧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全民炒股,股指百折不挠,这算正常吗?
柳钧有很多的疑问,却缺少对宏观经济的认识,许多问题想着想着便走到死胡同,翻不出去,找不到路。他想到,既然股票是由境内外的热钱炒高,那么热钱总有获利撤退的时候。可是实体经济由谁炒高呢?那么大的需求量又由谁炒高呢?公布的每月进出口同比超百分之二十,又岂是进入中国的热钱所能炒高,那么实体经济又因何而热呢?再有,若股市热钱撤走,对实体经济会不会产生影响?产生什么影响?影响有多大?好多问题,他无法解答。他只知道,经济再这么延烧下去,非常危险。可是根据早上与阿三的简短讨论,看得出国家想控制,但政策顾此失彼,调控失衡。当然柳钧最终还是想到自己的问题,面对如此失衡的局面,他敢不敢大投入。
柳钧想得绞尽脑汁,在飞机上如坐针毡。因为与股票不同,股票容易变现,可热处理分厂如果上马,未开工前那就是一口无底洞。开工后如果吃不饱,也会成为无底洞。可万一,经济还真如去年至今那样的快跑,而他若今天保守,做出一个循规蹈矩的决定,热处理分厂只上一半的保守产能,那么就意味着他将与百年一遇的大好时机失之交臂。怎么办才好,柳钧还真有点儿看不清,更不敢下决定,所以昨天的会议,他坚决抛到脑后。
毫不意外,他让研发中心暂停热处理分厂设计的决定,立刻遭到众高管电邮的轰炸。有邮件问他,当初孤注一掷决定接手F-1研发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失败,可是相比当年F-1的决定,热处理分厂成功的概率大大超过,那么,有什么理由不上热处理分厂?也有邮件直接问柳钧,柳总的经营侧重是不是有问题,一家企业光有类似F-1这样的大胆研发就够了吗?如果没有配套完善的设备,做不出F-1,那么与茶壶里煮饺子又有何异?也有老成持重的电邮,说大家一起经历了F-1研发的痛苦历程,柳总在各方面所遭的罪非一般人所能体会和承受,大家理解柳总因此在热处理分厂建设决定上裹足不前的心情,但是企业家不能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企业家的教条中有一条是必须的,那就是勇于进取。当然,更有其他邮件跟柳钧阐明目前的大好经济形势。
柳钧与客户会谈后回宾馆,给管理人员群发一个邮件。
“我试图跳出我们眼前的圈子,不看我们眼下的经营,不看我们客户的订单,不看你们热衷的股票,我试图探寻最本质的经济生活。于是我看到,煤气费在基数不小的家庭眼里变得高不可攀,他们已经用煤球替代煤气;我看到街边原本五毛一个的肉包子做得越来越小,我昨天清晨看到的肉包子已经比我刚回国时候的生煎包没大多少,油条也大为缩水;我看到房价日涨夜涨,房租却日趋倒退;我还看到,工业区有两家小企业的利润被日趋高涨的融资费用和飞涨不休的原材料价格击溃,自动选择暂时关门打烊,将手中资金投入到收益更高的股市……这都正常吗?民生不可能被如此压迫,尤其是涉及最基本的温饱问题的民生,社会必然对此问题有所反应,政府也将被迫就此问题做出反应。那么这种现象还能持续多久,只会是一个时间问题。大家有没有想过,在那个时间到来的时候,我们公司将面临的是什么状况?我们也将看到我们目前荣景的本质,究竟是海市蜃楼呢还是真实?这正是我眼下思考的问题,也是我暂时不敢下决定的原因。请你们也讨论交流。”
邮件发出后,柳钧便开始忐忑地等待。他考虑之下,也将此邮件发给申华东等朋友。他对目前的局势完全没有把握,因此也对即将到来的回邮是什么内容毫无信心。
罗庆连夜发来的电邮彻底打动柳钧。罗庆说,眼下的经济往哪儿走,他也看不清,但他看得清一条,那就是毫无疑问的通胀,而且从我国正处于发展中的经济局势来看,即使未来稍有波折,可通胀的大方向不会变。那么在通胀的前提下,持有人民币的人该怎么做?罗庆举例他早年按揭买房。早年买房是为了结婚,咬咬牙一步到位将房子买了,头款花尽积蓄不说,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可时至今日,即使他还在公务员队伍里,那点儿按揭款也不在话下了,原因就是通胀,通胀并非全无是处,通胀有一个旁生的好处,那就是帮债务人的忙,以通胀形式赖账。同理,如果凭腾飞眼下的实力,只能上马比预期小一半的热处理厂,那也只能如此,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可如果通过借贷能一步到位,那么就可以跟上经济可能依然大爆炸式发展的步伐,退则是有通胀撑腰,眼下看来是过度投资而产生的巨额折旧,很快将被通胀消化。一句话,通胀时代里,借他人钱谋自己发展是硬道理。
而申华东等朋友的电邮则是在中国的第二天下午陆续发来,大家都推心置腹地说了各自的担忧,但大多数人用到股市一个术语:看空不做空。唯有申华东的电邮是最晚来的,时间大约是北京时间的深夜。申华东的邮件写得很长。
“你提到的最本质的经济生活,让我非常受惠,在昨天睡前,我带着你的问题入睡,差点儿失眠。今年以来,面对发烧的经济,我多次与来访经济专家有过面对面的切磋,可现在的专家浮在上面的多,接触地气的少,可惜你才刚将此问题抛给我,否则我更有话题。我今天是带着你的问题上场的,我与其他七家房地产企业竞买本市市中心一块绝无仅有的地块,拍卖场合可谓火光四射,最终我以每平方米一万三千二百八十元的楼面价拿下这块地皮,成为今年的地王。这个价,几乎已经接近目前周围成品二手房的价格,但是我不担心,我看好长远。原因与我曾经同你讨论过的一个问题有关,如今遍地都是投资,遍地都是新建产能,总有一天过剩了怎么办。但是我考虑到,世界上即使有再多过剩产能,顶尖的永远是稀缺的,而稀缺的永远可以由拥有者定价。在今天去拍卖场地之前,我最后站在本市地图面前思考,由于《物权法》即将生效,市区旧房的拆迁费用将更高,政府的拆迁意愿会更低,意味着今后五年内上市交易的市区地块将是极端稀缺资源,而根据我与相关官员接触获悉的规划也是如此。目前我公司已经储备本市住宅地块的近百分之三十的面积,我有什么理由不拿下今天的地块,将我的土地储备占比进一步推高,在定价上拥有更大话语权?所以我今天几乎是抱着不惜一切代价的决心上场。我认为,这也可以作为你新建产能规划时候的参考。而另一方面,眼下火热的经济提供了充裕的资金,我在股市融资很方便,我有充足的弹药,其实其他七家房地产企业也差不多,但是我更有勇气。我刚刚说服我爸,还来不及庆祝,明天这个时候估计我还泡在酒吧。”
申华东的大胆气魄,令柳钧意识到,在新建热处理分厂这件事上面,他前所未有的摇摆不定,前所未有的心虚,是源自他回国办厂经历那么多曲折磨难导致越来越谨小慎微,是他对大局关心太少越来越看不懂时势,还是他的能力有限跟不上时代发展?
公司管理层不断将大家讨论的结果形成纪要,发给柳钧。出差期间,柳钧一直没有再发出指令,他需要时间,让自己摆脱对做出下一个重要决定的恐惧。他眼下是如此的胆怯。
柳钧想到股市名言,看空不做空。作为一个企业家,是不是也该如此,你可以抨击社会现象,但是你不能因怀疑而不作为。老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可现实也可能是,人若太多远虑,必无所作为,因为恐惧。这就是柳钧的现状。在彷徨中,他翻看好多著名金融报刊的网站,可除了形势一片大好之外,还真看不出有什么阴霾。至此,他唯有认定自己太保守太胆怯了,他非常讨厌这种感觉,非常想摆脱自己是胆小鬼的感觉,想来想去,不管如何,热处理分厂迟早得投资建设,虽然眼下建材价格高企……
生意签合同倒是顺利,合作方也是受困于产能不足,眼看自己打桩多年的市场领域被同行蚕食,发狠猛扩产能。谈判之余,柳钧向合作方请教为何高位扩张,合作方说出来的考虑与腾飞众高管一致,而且说是专门咨询了世界知名咨询公司。柳钧一听那家咨询公司如雷贯耳的大名,又仔仔细细与合作方交流了自己心中的疑问,回住处就上网发出指令,热处理分厂设计立即恢复。不仅仅是他们一个城市投资巨大,看起来全世界都一样。
当初F-1的研发进入瓶颈,他眼前是茫茫看不到头的黑暗,几乎是所有的人劝他罢手,梁思申当初说他明知前面是深坑还睁着眼睛跳下去,他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事后人们都夸他勇猛,夸他有破釜沉舟的勇气,他也深以为然。今天才知,他其实胆小如鼠,即使决定再次作出,热处理分厂正式启动上马,他心里还在首鼠两端,惶惶不可终日,回程的飞机上依然是坐立不安。
浦东机场出关,居然见到钱宏明这个大忙人来接他,这一刻本来就已筋疲力尽的柳钧有点儿恍惚,仿佛昔日重来。而此次,两人的交流显然是熟络得多,钱宏明拉过柳钧的行李箱,主动释疑:“你家阿三趁周六带着淡淡亲自开车来接你,还带来嘉丽和小碎花,我们一起吃了中饭就赶来机场接你。他们在外面空阔处玩。我看你不如晚上到我家宿一晚,明天再回家。”
柳钧吊起脖子没看到崔冰冰,就轻声问一句:“住你上海的家?你不怕蛛丝马迹被嘉丽发现?找个理由一起住酒店吧,嘉丽太细心。”
钱宏明一笑,点头道:“多谢你体谅。回头吃晚饭的时候得靠你配合了。”
柳钧心说他体谅的是嘉丽,既然两人不可能离婚或者怎样,他这个局外人还不如不捅破,免得节外生枝。走出人圈,两人与太太女儿会合,柳钧抱起女儿,走在钱宏明他们一家后面,对妻子道;“你大清早一个人开车过来上海累不累……”
钱宏明当即回头笑道:“我刚才也是这么跟阿三说,她回我没那么娇贵,她银行里的男孩子同事还冲她撒娇呢。”
崔冰冰哈哈一笑:“哎哟,我耿耿于怀啊,你们说不止一个身强力壮的男同事冲我撒娇,我难道已经老到大妈级别了?真想背后戳他们两刀。淡淡,别扯小碎花姐姐的辫子。”
一行人一起上了钱宏明的“指挥官”,钱宏明拗不过柳钧希望好好睡觉休息的要求,将一车人送进酒店。又拗不过小碎花和淡淡想一起睡的强烈请求,钱宏明再次跑下大堂开了一间房,两家干脆都宿在酒店。柳钧赶紧往公司打了好几个电话,其他倒是平安无事,唯独一周内有三个人辞职,这个数字在一向人员比较稳定的腾飞算是超常。再往详细里问,原来其中一个辞职的是宿舍楼清卫阿姨,上半年赶时髦将手头五万块积蓄委托亲戚炒股,赚得很好,那清卫阿姨一算计,发现炒股所得比起早摸黑赚点儿工资强太多,便爽快地辞职专职炒股去了。柳钧大开眼界。另一位是工作态度不认真,可又未犯大错,被老张设计排挤走的,算是计划内减员。再一位是研发中心的工程师,80后,硕士毕业。那男孩子很得柳钧赏识,柳钧一直认为那男孩子只要再锤炼两年,前途便是豁然开朗,因此柳钧是加意栽培,那男孩子是用功学习实践经验,彼此应该算是合作愉快。柳钧想不到他会辞职,就像想不到清卫阿姨自以为是股神而辞职下海炒股一样。
柳钧调出那男孩子的手机,直接打过去问询挽留。但是男孩子说的一席话让柳钧放弃了挽留的念头。男孩子坦言,他辞职的原因是办技术移民去加拿大。腾飞的工资在同行内算是高的,在本地制造企业中也是不低,福利也很全,可是他发现,这些收入扣除日常开销,他的积蓄总是追不上房价的飞涨,而且看眼下房价无休止涨价的趋势,他的积蓄在起码两年内唯有离首付款越来越远,两年后他在腾飞可以独立承担项目,估计经济可以改善,可是谁又能知道两年后房价会炒到何种地步呢。他父母底子薄,他不可能请父母帮忙,而他热爱技术,不愿改行做其他工作,这一年来,他发现前途越来越迷惘,他的恋爱关系因为他没房子,被女方父母生生拗断,生存压力迫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没有信心,唯有选择出逃。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艰难的制造 > 2007年 经济过热下的企业、股市、房市 · 4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三国志 2康熙大帝 第四卷 乱起萧墙 3蜀书 4康熙大帝 第三卷 玉宇呈祥 5史记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