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艰难的制造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艰难的制造 > 2006年 税务调查背后的秘密 · 7

2006年 税务调查背后的秘密 · 7

“可人家说你是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柳钧跟你不一样,他挥霍的是他自己的钱,他没那实力挥霍。”
“你完全是以一个投资客的眼光看柳钧,然而一家公司的实力除了其眼前的盈利能力和盈利企图,还有很多因素,腾飞因为那个研发中心而非常优质,缺的只是机会,一个可以让他们脚踏实地发挥实力的市场环境。社会不会永远那么浮躁的,改革多年来,竞争秩序已经良性了许多。”
“良性了吗?不见得,应是从冷兵器时代进化到核子时代,杀伤力只有更大。柳钧的腾飞只会变得更加像石块前的鸡蛋,如果他继续这么蛮干的话。”
“如果他真不要命地只因为无法放弃而继续研发东海一号,我很喜欢,我会资助他。我还是比较相信这种人手中拿出来的产品。我的东海一号需要的就是这种痴情种子。”
梁思申斜睨丈夫,做了个鬼脸:“哦,是不是做救世主的感觉很好?早不帮忙晚不帮忙,就垂死时候伸手,更显你身形凛然。”
宋运辉笑笑,不予反驳,家里嘛,让她去做老大好了。宋运辉只是叮嘱太太继续观察,看这几天内柳钧是做姿态,还是真抓。
腾达工厂的管理人员终于忍不住了,他们找到柳钧,要求加大工作负荷。好好的全新设备,却闲置几乎一半的产能,完全是因为流动资金跟不上。产能闲置,人员工作时间不够,意味着人均产值无法拔高,那是关系到大伙儿的切身利益——工资奖金啊。可今天又看到老板手里不是没钱,而是把钱投入到无底洞一样的研发中心去了,如此厚此薄彼,令工厂管理人员忍无可忍。柳钧做了近两个小时的思想工作,拿块黑布将良心蒙上,撒了很多谎,无非是要说明研发中心目前试制工作的一本万利。他看到腾达管理人员一脸的半信半疑,他索性拍胸让大伙儿耐心等三个月,三个月为期,很快就出结果。
当晚,柳家的餐桌也一本正经。崔冰冰得知柳钧打算将新得承兑汇票中的一半用到东海一号分段研发,也是筷子举在半空好半天,盯着柳钧默然。
“你高兴了,可是公司真正的投资人你爸呢?你问过你爸没有,你这是在把腾飞往死里折腾。还有我以权谋私给你拿出那么多贷款,万一,你想过我的后果没有?”
“阿三,我搜肠刮肚也找不到理由向你解释,下午梁姐也问我理由,我说不上来。可是说真话,我无法不继续下去,我跟谭工他们一样,满脑袋都是东海一号,我们有很多想法需要继续验证,不继续的话……不继续的话……”柳钧又噎住,找不出说辞。夫妻俩大眼瞪小眼,崔冰冰既不帮说一句,也不出言否定,而是默默地用眼神示意柳钧继续想,她一定要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柳钧也想好好跟妻子解释,毕竟这是重大决定。可是他绞尽脑汁,总不能说不继续这等于收割他灵魂吧?正好外面大门被拍得山响,也不知谁不按门铃那么没规矩,柳钧本能地心头大惊,连忙跳起身开门去。崔冰冰也惊,将淡淡的小饭碗交给保姆,跟出去看,工厂大事小事不断,夜晚拍门声必定没好事。
却是谭工活蹦乱跳地站在门外,双手像捏着指挥棒一样舞动:“柳总,今天状态奇佳,你赶紧来看,我计算机仿真模拟输出曲线……像回事了。真的,这回再不是狼来了,你快去看。”说着就抓柳钧去实验室。
崔冰冰看谭工那么大一个男人挂着卡通人一样灿烂无邪的笑,大幅度地手舞足蹈,随口贤惠地问一句:“谭工还没吃饭吧?”
“吃什么啊,吃什么啊。”即使柳钧已经跟上,谭工依然一只手抓住柳钧手臂往实验室拖,仿佛嫌老板走得还不够快。等崔冰冰转身进去飞快拿一盘南瓜饼出来想给谭工充饥,两人早已走不见了。崔冰冰端着盘子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回来不急于吃饭,拿起手机给柳钧发一条短信,很简单几个字:“甭解释了,若不行,我养你。”
但柳钧根本就没听见短信提示,他和谭工等一帮人一起盯着计算机大屏幕,看仿真模拟演示。
“X条件群……嗯,这个在,这个为什么……好……好……好……有的……,然后Y条件群……”柳钧对这些模拟模块了若指掌,在谭工指点下,他一项一项地检验,而不是先看结果。等所有条件群都检视完毕,他心中已经明白灵感出现在哪儿,谭工在孙工、廖工的协助下,揪出一条实在是令人意想不到的变量。这条变量一直是中心所有人心中的魔,都知道应该还有什么没考虑进去,可是又都找不到那个什么在哪儿,于是一次次地出现工况变动之下的输出误差值居高不下。今天将这条隐藏的变量嵌入模型,于是就出现了令谭工手舞足蹈的美妙输出曲线。
柳钧闭目想了一下,输入一个极端工况参数。很快,结果出来。谭工放肆地大笑:“这个我早想到了,早验证过了,柳总你再想,再想,看能难倒我不?哈……你不用输入啦,这个工况我也做过。是吧,小柯你们做证明。”谭工摩拳擦掌,将袖子撸上撸下,根本坐不住,站柳钧后面跳来跳去,嘴里念念不绝的都是他已经测试过的各种工况数据。
柳钧侧耳细细捕捉谭工吐出的每一个字,慢慢地,手指脱离键盘,蒙在脸上。仿佛是屏幕调得太刺眼,他手掌底下的眼睛热辣辣地难受,眼泪克制不住地从指缝间漫溢出来。因为柳钧知道仿真模拟的成功,几乎是突破一重最难的关隘,越过这重关隘,结局就实实在在地出现在眼前了,距离可测。而不是他们原来钻在瓶颈里看结局,只知道结局远远地矗立在地平线上,可是,有谁摸得到地平线的边儿?他们不断地朝着地平线的方向跑,可地平线永远在看得见的远方,却永远触摸不到。好了,现在好了,他们突破最盲目的布朗运动,终于走出线性轨迹。这一步,迈得多不容易啊。
后面的谭工还在喋喋不休:“前几个月我们不是没钱做试验吗?那就坐草坪上听着鸟叫空谈,我们下盲棋一样地空谈,我们说大家什么都别拘泥,说出来的东西再弱智也不许笑话,反正是盲棋,死无对证。可是我们老的不行,没小的们有想象力,我们再无聊也想不到的变量,即使梦话也涉及不到的领域,小的们却信口开河什么都敢说,天花乱坠的变量在他们眼里仿佛是常量。孙工最勤快,他一点儿没把我们的无聊扯淡当游戏,他竟然记下一条条荒诞无比的设想,回去一条条地排除。老板你相信吗?一个顶尖的科学家竟然拿荒诞设想当回事,而且想方设法地验证,实在无法通过验证了才给予排除。后来廖工也加入,再后来是我知道了也要求加入,我们利用业余时间默默做这件事整整做了四个月,从春天做到秋天,一刻都没放弃。这才能揪出一条接一条鬼一样的变量。世上哪来什么运气,这世上只有傻子才能撞大运,为什么,因为只有我们傻子一直撞,一直傻撞,才终于将小概率事件中的可能性撞出来了。嗳……老板你咋啦……”
“我幸好没辜负你们的努力,幸好,幸好。”
谁都听得出柳钧嗓音的沙哑,谁都猜得到柳钧在蒙面哽咽,大家都惊住,本来手舞足蹈的都停住,看看谭工,看看失态的老板。刚才口舌灵活的谭工忽然舌头打结了,不晓得怎么说才好,一名手下在手心写“劝慰”两个字提示谭工,谭工刚想说,忽然他自己也是喉咙一痛,泪盈于睫。是啊,太不容易了,年初至今,那真是一段非人的日子,前些日子还进展顺利,可到了春节后忽然什么都堵住,他们在一团漆黑中顶着旁人的怀疑费力摸索。若不是老板的理解和支持,他们早被人骂饭桶了,哪儿挨得到现在?老板从来没有辜负他们,而是他们实在愧对老板的善待,综合起来他们的心理压力很非人。
柳钧抹一把脸站起来:“走,喝酒去,我请客。我靠他东海一号八辈子祖宗,今晚不醉不归。”他拉起谭工,见谭工也眼泪汪汪,笑了,可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他也不当回事,大声一个个叫出在场同事的名字,招呼大伙儿跟上。走到外面,又狂叫他老婆阿三,让一起喝酒去。玻璃隔音太好,崔冰冰没听见,柳钧就打电话叫。崔冰冰拿着手机莫名其妙地走出来,看到一小群人在黑夜中群魔乱舞。崔冰冰即使不懂技术,猜不到他们做了些什么,却也立刻猜到他们的研究有眉目了。她忍不住一声声地尖叫,她何尝不是东海一号分段研究项目组的一员?
第二天,整个研发中心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海洋里,秋天的阳光很透亮,透过谭工分管的实验室大玻璃窗,照到窗内的人头簇簇,孙工连声说终于可以戒烟了,他还真是将口袋里的烟盒摸了又摸,死忍着不拿出来。不过两个重头人物缺席,谭工与柳钧都还在呼呼大睡,一方面是昨晚宿酒未醒,一方面也是大大松了一口气,终于得以放下重担,无牵无挂地睡个安心觉。
柳钧吃中饭时候才起来,一夜睡实睡透,整个人神清气爽。摸出手机调回铃声,见上面无数未接来电和短信,便一边吃饭一边翻看短信。看到崔冰冰那条“我养你”,柳钧须得脑子转个弯,才能想起她是在昨晚什么样的状况下发这条短信。才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就已两重天地,柳暗花明,令人无法不感慨万千。老婆对他真好。
未接来电中有宋运辉的,打来的时间是早上七点五十分,可见是一上班就找他。这么急,会不会是昨晚梁思申回去说了些什么。不过昨晚开始柳钧胸中底气十足,他不用做任何心理准备就回电过去。
接电话的是宋运辉的秘书,秘书记录来电之外,与柳钧聊了几句。前阵子检修分公司根据宋总指示,趁维修淡季对集团所用的设备进行使用情况调查,经过各车间一级级的反馈收集,以及汇总比较研究历年维修单子,通过对同类产品在不同使用场所运作情况的横向比较,取得非常详尽科学的使用情况报告。结果基本上不出大伙儿的预料,国外大品牌产品获得综合高分,但也有一些出人意料的结果,那就是私企产品品质的异军突起。作为一家大型国企,以往大家心中有一个普遍印象,那就是私企是草台班子,非不得已才使用私企的产品。可是随着近年私企的遍地开花,他们不得不经常采购私企的产品,但为了明哲保身,他们为此制定不少规避制度,实际上在有选择的情况下经常回避使用私企产品。这回的调查可以说给大伙儿上了一堂课。比如腾飞的品质评分并不亚于众多国外知名品牌,但价格明显有优势了许多。公司总结会上提出,此次调查指明一处明显的成本控制点,各部门有必要立即针对此次调查进行相应的布局调整,有效挖潜,降低成本,以科学化的管理艺术来提高利润率。秘书则是笑嘻嘻地对柳钧说,腾飞等一些私企的机会来了。
柳钧对此调查大感兴趣,并不仅仅是有兴趣了解自己产品的评分明细,而是非常想了解东海的详细调查框架,哪家企业不是将控制成本列为日常管理工作的重中之重呢。如果有办法,大约很少有希望企业长治久安的老板总是往职工工资、职工加班时间等上面打损主意,谁不向往以科学、艺术的管理获取回报呢?秘书答应给柳钧传真详细资料。
柳钧终于还是深吸一口气,道:“虽然我着手的东海一号分段还没拿出最终结果,按说不该如此浮躁冒失,可我实在太高兴,昨晚开始,我接手的这一分段已经只是时间问题,请通报宋总,他不需要为这一分段操心了。”
秘书听了大为惊讶,欣喜之余不禁向柳钧披露一段实情,原来宋总为东海一号国产化项目背负巨大压力。因为东海一号国产化项目工期长,前景不明,却又投入巨大,甚至远远超过成套引进国外顶尖设备的价格,因此上上下下有不少风言风语,有说宋总好大喜功的,也有说宋总浑水摸鱼的,还有说宋总不愿进京当凤尾因此拿东海一号做挡箭牌的,怪话风凉话不少。更因为东海一号的国产化将实际损害到某些国外公司的利益,因此那些国外公司的中方代理人在这段时间里也是活动频繁,很不幸,那些代理人有些很有背景,而有些本身就是从系统高位上出去,那些人的活动直接而有效,对宋总造成实质性压力,宋总目前面临的境地是不成功便成仁。因此每一个分段研发项目的成功报喜,都是世上最好的消息。秘书相信,宋总一定会非常高兴于听到这个好消息。
柳钧目瞪口呆,他原以为自己因私企身份而受更多的罪,想不到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宋运辉永远镇定的背后是举重若轻。他忽然发觉他遇到困难就到处求救,百般纠结,显得非常浅薄。
几乎是才刚放下给宋运辉秘书的电话,申华东的电话就急着钻进来,申华东开口就抱怨一早要么是手机没人接,要么是正在通话。柳钧大言不惭:“嘿,昨晚酗酒加睡懒觉,我刚醒,生活很美好。”
“嚯,很难得啊,既然这么有闲,帮我看一份资料,我已经发你电邮了,我们准备收购一项技术,前期论证已经告一段落,最终拍板前我希望征求一下你的意见,我把我们这边的一些意见也发在附件里,你帮我一起看看。”
“你等等,我看看。”申华东说的时候,柳钧就转动电脑鼠标将页面切换到电邮,很快下载了两个附件,打开看到内容。“何不自己投入资金研发呢?你买技术的这笔大钱足够你把这套技术做成了,你那边的研究人员应该具备这点儿实力。”
“自主研发!我又不是不知道自主研发,可我给你看的这个大项目若是拿来自己研发,周期长,投入大,最后能不能出结果难如中奖,几年后出结果还有没有市场,更是跟赌博一样难料。再有你这个榜样每天在我身边晃着,我还是省点儿心搞引进消化吧。起码经济效益比你更好。你别生气,我是学经济的,我没有科技方面的追求,唯有出此下策。”
“靠,我都成你反面教材了,这世道。不妨告诉你,昨晚我们成功了……”
“我还是那句老话,你投入多少,你可以获得多少利润,产品什么时候被盗版。最后问你,经济效益如何?”
柳钧被问得闷声不响,这么多年的研发工作,这么多年的知识产权遭遇,以及腾飞以自主研发为倡导的成长模式,时至今日的成就与其他企业的对比,林林总总,旁观者清,谁有权力否认申华东的选择?毕竟大家都不是国家出资的研究机构,而一家企业,尤其是一家私企,你还能让老总在眼下的社会环境下做出何种选择。
幸好,柳钧有同行人,而同行人又恰巧是他的偶像。偶像宋运辉很快来电,详细询问昨晚的进展,以及未来将在多少天内拿出成品,可不可能赶在明年东海的春季大修之前将仿真变为成品,放到东海现有的生产线上试运作。
柳钧回答得胸有成竹:“以我们实验室的速度,只要两个月就能转化为成品。我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申请专利。”
“稳妥起见,你先把好事隐瞒几天,最好先把与安总签的合同了结一下,取得一份中止合同的书面材料,以防万一。当然,申请专利的相关工作可以在小范围内先做起来。这几天非常关键,你一步不能走错。”
柳钧闻言如醍醐灌顶,连连应是。
“本来早上找你,打算汇总下半年和明年的供货,给你打包一份大合同,东海的合同在本市算是硬通货,让你拿去找银行开份承兑,现在看起来不用了,总之还是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时候随时通知你出货吧……”
“不,宋总,要,很需要,下一步转化为成品,肯定需要消耗不少零部件,以及做不少试运行,依然是大投入,我正愁呢,谢谢宋总雪中送炭,非常非常感谢。我什么时候去东海签?”
“下礼拜三你过来。我到时候再给你一份名单,包括全国和第三世界地区需要类似东海一号的公司,你可以加油跑起来了。你企业小有企业小的优势,你的优势在于短小精悍,掉头快速,你一定要发扬你的优势。这个市场不小,好自为之。”
跟宋运辉通话往往是简短扼要,几乎不用运作面部表情肌,一句是一句,就像看表格。柳钧总是要等电话结束后好好回味一通,才喜上眉头或者愁眉苦脸,因谈话压缩得厉害,当时都来不及品味其中滋味了。但柳钧回味之余,发现宋运辉的言语中似乎并没有透露出过度兴奋,他不禁摸摸自己的额头,如他昨晚与同事醉酒K歌那等放浪,宋运辉恐怕终其一生也做不出来吧。多么可惜。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艰难的制造 > 2006年 税务调查背后的秘密 · 7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秦帝国 第三部 金戈铁马 2雍正皇帝作者:二月河 3史记八书 4康熙大帝 第三卷 玉宇呈祥 5大江东去作者:阿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