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艰难的制造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艰难的制造 > 2000年 建立新厂,员工管理成大问题 · 9

2000年 建立新厂,员工管理成大问题 · 9

好奇心害死猫,杨巡耐心等待宋运辉那边包厢饭局结束,他站角落偷偷张望。他当然见到柳钧。他见到与不喝酒的宋运辉吃了两个多小时饭的人居然是柳钧,那个他想也想不到的人,杨巡当场脸色变了。他原先从杨逦那儿得知柳钧与梁思申关系良好,只以为不过是普通的认识,杨巡最忌惮梁思申,当时虽然对柳钧坏他钱财之事恨之入骨,可也只能悬崖勒马。而今天柳钧与宋运辉单独会面长达两个多小时,杨巡又知道宋运辉是个疏于饭桌应酬的人,这其中的关系就有点儿费思量了,杨巡甚至猜不出这两个人怎么会凑一起。
更让杨巡称奇的是,他追踪出去,见两人又在停车场站住说话。
其实两人说的话很简单,宋运辉很诚恳地跟柳钧说:“我只是企业界人士,虽然是国营,可毕竟只是企业,什么背书作用没那么大,你们不要太放心上。”
柳钧到此时已经很感动了,忙道:“早已经不那么想了,非常对不起,以前误解你,宋总。还有个问题……”
两人站在停车场又说了几句,才散场,柳钧上他的农夫车,宋运辉跳上司机给他开来的座驾,各自走了。柳钧此时才想到,以前见到电视里那些老百姓被领导握手时候那个激动,他还很不屑,今天他也被平易近人又有真才实学的宋运辉搞得很感动,再加上宋运辉站高看远,把他过去所看现在所思的许多疑团一一解开,他今晚是恨不得对宋运辉掏心掏肺。经过宋运辉的指点,他在回家路上,对新产品的开发又冒出许多思路。
但杨巡不等看到两人散场,就接到梁思申的电话。梁思申在电话里笑嘻嘻地道:“又在外面应酬?每天花天酒地,把两个孩子扔给太太一个人料理,很不好嘛。”
听得梁思申的态度这么轻松,杨巡不禁悄悄收起疑虑,笑道:“你是不是哄可可上床,终于有空打电话了?”
“是啊,那小猢狲精,每天不知哪儿来那么多精力。杨巡,跟你求个人情。”梁思申根本不玩那种不说是什么事,先要杨巡答应的那一套,而是直截了当地道,“以前我曾爽快地不计本息地退出股份,我请求你现在还我一个人情,退出豪园的股份。明天我让秘书送支票给你,数字你看着填。顺便把相关文件拿给你签字。答应吗?”
“为什么?”杨巡立即想到今晚宋运辉与柳钧的会面。
“不为别的,我从来反对韦嫂与你合资。杨巡,你是个非常好的商人,可你不是一个好的合作者。而今我谢谢你把大哥韦嫂他们扶上马走一程,在这里站稳脚跟,但合作必须到此为止。当然你可以找宋提出抗议,否决我的提议。但我希望你跟我私了,我要过河拆桥。”
梁思申越是直截了当,杨巡越是无言以对,他在梁思申面前前科累累,底气严重不足,唯有赔着笑脸道:“太突然,我一点儿准备都没有。让我想想,想想……”
“好,总之我明天把支票送过去,你自己填。饭店相比你其他生意,性价比实在太低,你以前多次提起,我无数次当没听见,这样对你不公平。宋那儿……你最好别让我好事多磨。”
杨巡非常有冲出去揪住宋运辉的冲动,可是他听着梁思申的电话,却不敢动一根脚指头,眼睁睁看着宋运辉上车离开。可他依然赔着笑脸道:“我还是想问为什么,不可能只是你说的那些原因。”
“只有这些原因,杨巡,我何尝跟你撒过谎?选择合作者,意味着为彼此背书。你这人滑头滑脑,呵呵,我没法为你背书,我更不愿被你背书。这就是我始终反对你和韦姐合作的原因。”
“开饭店不同于开公司,需要应付的方方面面非常多。你最好问问韦姐的意见。”
“结束合作后,我如果有麻烦请你帮忙,你不会不帮吧?”
“那是,那是,而且你在本市哪儿需要用得着我,多少人想帮你还帮不上呢。”
杨巡结束通话后,久久缓不过气来,他相信梁思申做出结束合作的决定后,他即使找宋运辉挽回,也挽回不了多久,宋运辉别提对妻子多千依百顺,枕边风一吹就做墙头草。他只是狐疑,为什么梁思申今天才做出决定,真是扶上马走一段,走到平稳的原因吗?这理由倒还真解释得通。但是为什么梁思申不愿宋运辉知道此事?杨巡满腹疑团,但他忍不住默默打量整个饭店,梁思申此言既出,他相信,他保有此饭店的日子到头了。梁思申已非当年青涩丫头,其锋芒,他在买下市一机的时候已经领教,他不用多作妄想,等着明天收支票。
只是,今天不管柳钧此人与宋运辉会面是否巧合,他不敢恨梁宋夫妇,只敢迁怒于柳钧。他唯有安慰自己,这饭店消耗他大量精力,又没有多少收入,早该放弃,放弃得好。只是,杨巡也想到,饭店给他提供靠背的树荫,这才是他入股饭店的真正原因,梁思申终于出手收回去了,梁思申终究是记恨于他,不会那么容易原谅他。一名高干子弟岂是那么容易得罪,杨巡再次为自己年轻时候的无知后悔莫及。
但是好在他杨巡而今也不需要靠着这树荫。
杨巡与老板娘韦春红打个招呼,回家去了,他唯有接受这个事实。
柳钧带着与宋运辉交流后得来的启发,与公司技术人员连续开会三天,提出新的研发方向。当然,研发就得投入,投入便是意味着花钱如流水。柳钧每天将钱掰成两半花,对于出纳递交的预算,他总是无比心痛地取舍,要用钱的地方太多,而钱太少,他唯有将买车的计划一拖再拖,资金重点投入到研发和生产。
可是每天总有这样那样的意外支出流水一般地产生,需要柳钧拆东墙补西墙地筹钱。这不,出纳当月缴税回来,带来一张通知,说是普及电脑开票,所有一般纳税人企业都要配置专门电脑、专门打印机,安装名为航天金穗的税务软件,配置并培训财务人员,以后所有增值税发票和报税都要用这种航天金穗软件处理。柳钧一算,航天金穗的软件加硬件合计三千五,培训费和一年维护费一千五,为此专门配置一台电脑,大约六千,购买一台指定的爱普生LQ-1600KIII打印机又是一千,为了税务的一个华丽转身,柳钧得合计支出一万多。
企业要开,增值税发票不能不开,就像职工档案必须放到人事局或者劳动服务中心,公司就必须缴纳两处的协会费,并订阅强推的杂志;公司产品要出口,他们也得在海关和商检分别缴纳两处的协会费,并订阅强推的杂志。这种费,柳钧将此设为社会成本,不能不交。交,唯有企业节衣缩食。
因为财务的电脑操作水平不佳,柳钧自己跟去看金穗卡究竟怎么安装怎么用,一看之下大怒,三千五买来的是一张简单的插卡,和一份非常落后的DOS软件。在微软已经推出界面非常友好的WIN98的今天,这种DOS软件而今即使倒贴都没人要,可是企业却必须花比买WIN98正版软件高的价格接受它,花大钱接受培训以使用它,而且安装培训金穗软件的公司态度非常蛮横,完全不是做生意的态度。柳钧感觉其中猫腻极大,就一个电话打到纪委公布的廉政电话投诉。可是纪委当天就回电告诉他,这价格非该国税局决定,也非本市国税局能够决定,定价来自上头。纪委态度非常公开及时,柳钧唯有嘿嘿以对,对节衣缩食得到的高价DOS软件无可奈何。
好消息是,经常周旋于交际场合的钱宏明来电欢快地告诉柳钧,传言杨巡退出豪园的股份。钱宏明以自己的经验推测,杨巡这种人不管盈利或者稍亏,肯定愿意竭力保留在豪园的股权,借此以为某种跳板。如今退出,而豪园依然生意兴隆,说明一种可能,杨巡被宋总难看掉了。柳钧顿时想到他与宋运辉的交流,心里感动,他相信宋运辉原本是被杨巡的花言巧语蒙蔽了,果然,这不,宋运辉行动了。他心里充满感谢,说明社会上好人还是不少。他哪知道宋运辉此时正尴尬地为着妻子的一个快刀斩乱麻式决定做着事后修补。
豪园的股权变动,当然也被申华东父子看在眼里。
似乎满城的人都在关心豪园的股权变动,应酬的饭桌上经常有人以此作为话题。柳钧带着窃喜率工程师们去上海看展会,本来约定一起去的杨逦和董其扬大约是受杨巡退出豪园的影响,先后取消行程。柳钧一行五人开着柳石堂的车子去上海,在上海住一夜,将展会的角角落落都摸一个遍,第二天连夜赶回公司,回来已是凌晨。
第三天起得较晚,柳钧几乎是下意识地先走到窗前看一眼公司大门口的动静。令他吃惊的是,门口除了横七竖八的条幅依然零落地悬挂着,每天几乎是跟着出勤钟点守在大门口的工亡职工家属却不见了人影。虽然那些家属自打柳石堂叫人打砸后不再哄闹,也不再影响公司人员车辆的正常出入,可是今日的不见人影却让柳钧神清气爽,说不出的轻松。
柳钧想通知老张将大门口清理一下,不料老张又被叫去开会审议那个工亡事故了,看起来事情远远没完。柳钧直接通知到保安,才知原来前天开始,家属已经散场,原因是亡者母亲心力交瘁,不敌风寒,病倒了。柳钧好久无语,主要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能理解亡者母亲的痛苦,他只要想想他妈妈去世时候他心中的痛。他想做些表示,可是前车之鉴,他不敢轻举妄动,唯有保持沉默,让自己显得冷血。
下午,廖工来找柳钧,进办公室就掩上门,表情显得很神秘,甚至一脸心虚。这几个月下来,柳钧与几位当家工程师已经熟悉,了解廖工话不多,是个本分人。柳钧不知道廖工像是犯错一样地坐在对面吞吞吐吐干什么。
“廖工,如果很不方便说,要不写下来,我看完就当着你的面撕掉。”
廖工依然是欲言又止地“嘿嘿”了几声,才道:“告密这种事,我一直以为很小人,可是……这事也可能是我太敏感。展会上我遇到一个老同学,老同学正好认识孙工,他很奇怪孙工降低工资收入和原来待遇来我们腾飞工作。同学说,孙工在原公司的时候,老板非常重视非常抬举,似乎不该……”
柳钧不禁惊讶得趴到桌上,“孙工原公司叫什么?”
“隆盛,这家的产品,有些是模仿我们的。”
隆盛!柳钧知道这家,柳石堂将业内模仿他家产品的名单都传递给他,其中就有隆盛。难道,孙工,那个他总是以为侥幸招到的优秀工程师,来得并非偶然?
柳钧从不会纯洁地以为世上只有市一机杨巡觊觎他的图纸,因此他也采取了很多保密措施,他的安保部门绝非只看门防盗那么简单,保密是安保部门的重头戏,即使这样,依然有职工会趁事故浑水摸鱼,将图纸偷渡出去。可若是有人用几个月时间拿着他的工资耐心卧底,将设计精神吃透,然后传递出去,他想不出安保部门有什么办法杜绝这种事。感激地送走廖工,柳钧关在办公室里拼命回忆孙工的一举一动,看能否找出蛛丝马迹。可思来想去,他想不出那么热爱技术的孙工有什么不妥之处。柳钧在办公室里吓出一身冷汗。
他从数据库调出孙工的档案,看到简历一栏里,孙工并未注明曾在隆盛工作。唯此,才更有鬼。
柳钧不敢耽误,直到车间里才找到孙工。见孙工自己动手在安装一个部件,柳钧知道那是什么,就是孙工跟他提起过的感应器,以探测人是否在安全范围内作为设备通电的依据,以免高频焊机事故再次发生。一个工作如此主动细致的人,会是潜伏偷技术的人吗?若孙工心里只藏着偷技术那种短期行为,有必要为腾飞公司的安全生产花费额外脑力吗?或者,孙工正是那种优秀的间谍人才?
孙工见柳钧皱着眉头看他,奇道:“我认为我的设计是没问题的,柳总不觉得?”
柳钧依然皱着眉头,他现在理解廖工来见他的时候的神色了,面对有点儿技术狂倾向的孙工,有些小人之心的猜测还真难说出口:“孙工,我能不能打断你十分钟,我们去篮球场说几句话。”
孙工说走就走,拍拍手与柳钧一起走出车间,神情异常坦荡,柳钧怀疑自己要是遇到这种情况,一准先做贼心虚。
工作时间,篮球场上空空荡荡,秋日的艳阳照得场地白花花的,天却是越发的冷了。柳钧请孙工在场地边坐下,道:“孙工,你以前在隆盛?”
孙工这才吃惊起来,抬眼看了柳钧好一会儿,才道:“对的,你终于还是知道了。这件事……咳,我真没脸说。”
“孙工,我还是希望你跟我直说。别对我太不公平。”
孙工犹豫了好一会儿:“隆盛想要你的技术。老板原先派别人来,可你看不上,没录用。正好当时我手头的工作告一段落,老板求我出马,说我肯定能被你录用。我很不情愿,这不是偷窃吗。可是我不来也不行,老板太志在必得。我本想来做几天就回去交差,说没办法偷。但几天做下来,我挺喜欢这儿的研究氛围,目前工资虽然不高,可这儿你懂行也重视,研发资金投入大,做事有盼头,我跟隆盛老板坦白我不回去了。这事儿,左右不是人,没脸跟你提起,也没脸再回去见隆盛老板。柳总,你要是怀疑,尽管开除我。别担心,我有地方去,我在业内还有点儿名气。这种事不能光听我一个人说的,我这个当事人说的不能作准。”
柳钧张口结舌。那么,他敢凭孙工一面之词,相信孙工吗?
“我们已经合作了半年多,我们的新产品一直经过你我等人的手研发出来,我们配合得越来越默契。研发时候的思维方式可以与人品画等号,我相信你。听说这个怀疑后,我非常不敢相信,我决定先不做任何外围调查,而是直接问你,希望你不要见怪。今天你的解释虽是一面之词,但我相信我们半年多相处下来的感情,和你半年多来的人品表现。如果说是在留你的问题上赌一把,我相信我赢面很大。这件事我们到此为止,你不要有心理负担。”
孙工点头:“这种事只有看来日方长,谢谢柳总信任。柳总,既然这事儿说明白了,我索性跟你提一个疑点。隆盛老板很不满我留在这儿,他觉得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很没面子,他在想办法让我在腾飞待不下去。柳总最好查查消息来源。”
柳钧几乎晕了。告密——反告密,事情看来越来越复杂,这下廖工也有嫌疑了。究竟还要不要信任?
钱宏明听闻详细说明后,也无法做出判断。若是寻常人等,柳钧还可以找个借口不敢用,可廖工与孙工都是公司技术栋梁,柳钧在这两人身上投入巨大,两人也是细水长流地持续产出,岂可对两人轻举妄动。可问题是眼下此事非同小可,腾飞资金紧张得犹如细细的琴弦,再经不起风吹草动,他柳钧敢轻易交付信任吗?
连钱宏明都为柳钧感慨上了,国内制造业想做科研创新,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大环境太恶劣。
柳钧憋闷得不行,还什么都不敢做,唯有再去打拳,找教练对打,打到趴下为止,才连滚带爬地回家,睡一觉恢复正常。谁让他是老板呢?既然做了老板,当然只有全部担着,跟手下哪个员工叫屈都不行。
可是廖工孙工两人怎么办?他该不该再找廖工谈话,让廖工口头保证事情并非如孙工所指责?柳钧即使用中学当班长的经验都能知道这样不行,这么做是唯恐天下不乱。柳钧唯有赌一把了。他赌素来对两位工程师人品的理解没有出错。如果真有出错,他只有认栽,谁让他眼光有问题。他也赌在工业区内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占销售额百分之十的科研经费投入能让顽石点头。
可是,不能不敲山震虎,不能坐等亡羊补牢。正好检察院上门,就有关上回事故时期那职工浑水摸鱼偷窃图纸之事调查取证。检察院需要了解的是盗窃的案值,量刑将以案值而定。
一边是偷窃图纸员工家中一屋子老弱病残,一边是公司一只只疑似蠢蠢欲动的手,可昨天与孙工的对话,让柳钧毫不犹豫地选择保护自己。他告诉检察院的同志,他曾经将那套图纸卖了多少家,合计卖了多少钱,他有发票为证,而这还是价值的部分。连检察院的同志也禁不住说,那偷窃图纸员工的案子大了。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艰难的制造 > 2000年 建立新厂,员工管理成大问题 · 9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秦帝国 第六部 帝国烽烟 2蜀书 3大秦帝国 第三部 金戈铁马 4大秦帝国 第四部 阳谋春秋 5史记三十世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