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艰难的制造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艰难的制造 > 1999年 新产品被模仿,陷入恶性竞争 · 5

1999年 新产品被模仿,陷入恶性竞争 · 5

等副总走开,柳钧就得意地道:“爸爸你看,只要有实力,不需要歪门邪道。”
柳石堂冷笑:“你懂什么。他打算晚上跟我单独谈,怕你在场拎不清,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支开你。实力是实力,门道是门道,两者缺一不可。”
柳钧瞠目结舌,几乎不敢相信爸爸所言,可是他心里却又自觉地信了一大半。
下午,测试在大伙儿的积极主动之下,迅速完成。柳钧看着每一个数据出来,当事人都郑重其事地签名画押,他心里觉得异常讽刺。而当然,这些红包投资都最终计入他们前进厂的报价单里。
傍晚,柳钧被副总派遣的职员领着参观工厂。令他想不到的是,在这样一家国营大厂里,见到的核心设备也都是国外进口。而国产的新设备,用领路职员的话来说,质量比改革前造的还差。总之这一天的所见所闻,让柳钧有点儿六神无主。他试图找出符合逻辑的理由,可是没有,他无法想通这一切。
回头,父子俩拿着第一张订单和爽快开出的定金,又携产品去谈出口采购。不等柳钧说出汪总的提议,柳石堂早已想清楚,第一批的产品非做量不可,一举在抄袭模仿者成事之前将研发费用赚回,将利润赚足。当然,有样品在手,有满腹经纶的儿子现场流利而自信地解答技术问题,柳石堂如虎添翼。
回来,找谁制造的问题摆上议事日程。虽然内贸有少量定金,外贸有信用证可以贷款,可七折八扣下来,应付生产有余,添置新设备依然不够。柳钧绝没想到,同样的机床,在国内竟然卖如此高价,简直是抢钱。而更高精度的机床更是遭遇技术壁垒,无法进入中国。这就意味着他设想中有些产品的开发将不得不无疾而终,因没有高精度的母机,就无法加工高精度的产品。在这个行业里,没有人定胜天这么一回事。精度,是靠一步一步地以现有科学技术提高母机性能而实现的。
对于国家而言,落后就是这么被全世界联手抬价,毫无办法。而对于柳家父子而言,落后就是意味着不得不拱手将加工交给市一机,不得不让市一机分享高额利润,不得不向市一机袒露所有技术数据。
柳钧并非没考虑过让一家工厂机加工,让另一家工厂热处理,而且他也曾经由爸爸领路去考察。但是有精度合适设备的工厂却未必做得出精度合适的产品。柳钧的考察非常仔细,经常在车间一盯就是一天,可他看到的是操作人员的野蛮态度,比如不按照说明的频率更换刀具,致使加工精度总是游离于公差极限;比如加工件并未得到及时妥善的处理,致使表面氧化严重。他与汪总提起此事,汪总给他讲了市一机当年因为合资日方苛求质量,一丝不苟地规范操作步骤,导致全厂工人罢工的“光辉事迹”。如今市一机员工的近规范化操作,那还是当年日方在质量上决不妥协的态度逐步培养起来。
原来,整个行业落后的不仅仅是技术,还有态度。
交给市一机,似乎是柳钧唯一的选择。而市一机被杨巡和申宝田接手后,因一直拿不出拳头产品,生产计划从来排不到两个月后,杨巡也揪心,既然柳钧这边抛出加工大单,双方一拍即合。对于市一机的郊区工厂的部分设备而言,这是起码满满一季度的产量。
但是,合同并不容易签署。面对柳钧递交的厚厚一份合同加附件,杨巡特意与制造业从业多年的合伙人申宝田会商。申宝田对于柳钧拿细致入微的操作办法做合同附件,倒是见怪不怪,他接触的外商往往都有极其苛刻的要求,只要与要求合拍的利润也能保证就行。但是合同中的保密条款与合同约定市一机不得单独从事类似产品生产的条款,申宝田持保留意见。
杨巡却是微笑:“申总,你何尝见过类似条款真正见效?”
杨逦更是补充一句:“甲方只是一个书生和一个书生的父亲,滑头小老板。”
申宝田道:“起码按下一个人,滑头小老板可能比较懂规矩,书生有时候反而难弄。呵呵,杨总你有办法的。”
杨巡出门,对妹妹感慨:“你看,钱有多要紧,我投入的钱少,市一机的日常管理就得我全担。”
杨逦笑道:“还好申总没要求吃饭,你快回家抓紧团聚去吧,大嫂出国待产,你就好几天见不到了。”
但是杨巡一头扎进合同里,满心都是合同条款,“你说,我该耐心等着柳钧的全系列都做出来,还是一开始就拿下?”
“一切取决于市场。”
杨巡斜他的小妹一眼:“你说的就是你大嫂经常提起的正确的废话。他们柳家父子出门才多少天,就拿来这样的大单,这市场不是显而易见了吗?我现在只愁一件事,我要是等柳钧的全系列出来,恐怕我有这耐心,其他人没这耐心,等全系列出来,全国人民都会做了,我还做什么。但只拿他一个套型……到底是有限得很。很矛盾。”
杨逦犹豫了一下:“大哥,我们已经掌握一部分资料,又已经掌握柳钧的思路,为什么不可以自己研发?”
“这事情除非你负责,或者老三回国负责,就跟柳钧一样自己手头抓住最重要资料,否则,我绝不投入。你试想,我投入一百万,辛辛苦苦研究出来,人家出五十万就可以轻易把我的人挖走,资料也全部带走,我敢投入吗?我当初就是一看不妙,赶紧叫停,我不能出钱替别人打工。可惜你和你大嫂都把专业扔了。”
杨逦脱口而出,“这种竞争真低级。”
“你说什么是高级?赚钱就是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没什么低级高级之分。”
“梁思申那种……”杨逦小心地道。
杨巡立刻无语了。梁思申是他的心病。
因此,柳钧拿出的原始合同几乎只被很小限度地修改。因为杨巡需要柳钧最详细的操作步骤,并且还需要观察合同附件的操作步骤在实际生产中的应用情况,他相信柳钧研发的产品能获得超值利润和良好市场反映,绝对是因为有特殊的套路。在合同签订后的生产安排上,杨巡亲自坐镇,支持柳钧的精细要求。这让柳钧非常意外,也顺带认识了杨巡管理上过人的变通和魄力。
正式生产之前,柳钧获得难得的休息。他对座驾已经忍无可忍,趁此机会带两盏充电式应急灯,携汽配店里淘来的部件,给车子做改装,做得满手油污。钱宏明来电时候,他只能拿剥线钳顶一下按键,耳朵凑到放置在车顶的手机上听。
“晚上有没有空,杨四小姐家凑了一桌桥牌,你来,我们搭档。”
“没空,我不喜欢她。你什么时候过来?记得进大门后右拐,找到地下停车场入口,我在A柱3号改装大灯。刚刚在厂里花一天时间,已经把离合器整顺畅了,你要不要试试?都快赶上双离合了。”
“会飞吗?”
“信不信我们找个地方赛跑,保证加速秒杀你。等我回头再改一下吸气,保证直线踩着刹车也跑赢你。”
“改吧,等你改得差不多,我去买辆更好的。唉,我今天其实负责扯皮条,杨四小姐说你对她有误会,既然大家已经在合作了,她希望借今天打桥牌消除误会,方便以后合作。”
“可是我真的不会打桥牌。”
“你较真干吗?桥牌只是个借口。不管你喜不喜欢她,只要大家面上说得过去就行。你们未来合作的时间还长着呢,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关系融洽一点岂不是好?”
“嗯,等我换好大灯上去。”
“装大灯要不了太久。”钱宏明不客气地指出柳钧的故意磨蹭。
“切,我这种人会只换一只灯这么简单吗?我还加装整流器。不信你自己过来瞧。总之我答应好的事,不会赖。”
不等钱宏明来,柳钧听到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他脸都没转,就问一句:“杨小姐?宏明出卖我。”
杨逦“嗤”地笑了:“要不要我介绍你一家店?我们一家都去那儿修车,很不错。我打个电话给他们,他们再晚也会等着你。”
“需要声明,我不是修车,而是改装。性质完全不同,所以感受也完全不同。”说到这儿的时候,手头忽然一亮,抬眼,原来是杨逦帮他拿起一盏应急灯,体贴地替他照明。“哎,谢谢。这灯很重,你还是放下吧,太累。”
“还行,只要你动作够快。你装的这是什么?原厂不是应该设计全面的吗?”
“这叫整流器。装了后你会明显感觉油门反应加快。原厂嘛,有商业考虑,这种低级车它不会太考虑你的驾驶感受。”
“你在德国用什么车?听说德国奔驰宝马满街跑。”
“对喽,我开二手的宝马M3,经过我和朋友们的一再改造,功率是这辆捷达的五倍。”
“不怕一刀改下去,反而破坏原来的动平衡?”
“车就是拿来玩儿的,而不该敬而远之地供着。再说,我是谁啊!”
杨逦被柳钧的狂傲逗笑了,她的世界里很少遇见这种天生有心理优势的人。没有心理优势的人即使富了,做出来的事也很难有漂亮的格局。而天生有心理优势的人……她见过,人家却看不上她。
柳钧装好整流器,抬头却见杨逦在发呆。他举起墨黑的手指在杨逦粉脸前晃:“想什么?”杨逦吓得跳起来,一松手,应急灯掉地上,碎了。柳钧坏水儿得逞,得意地捡起应急灯扔进垃圾袋里:“杨小姐你让开点儿,我试一下性能。”
“咦,你是谁啊!这种小改装需要试吗?直接开了上路才是。”
柳钧哈哈大笑,果然不再上车,将门踢上。“吃饭了没?我请你吃牛排,你领我去你曾经替我打包的那家?我上去洗个手。”
“嘻嘻,我读书时候,系里有个海外归来的老师,想牛排想得又出国了。但我们都说他是不适应国内的钩心斗角,败走麦城。”
“好理由。以后我如果败走麦城,找到借口了。”
“嗯,我不是说你,你反应这么灵敏,可见你适应国内的环境了。”
“过奖,我压根儿就不知道你和你大哥在想什么,你们都太复杂。”
“嘻嘻,这么大的块儿,还想混充小白兔吗?人其实都是缺乏沟通,才会导致彼此猜忌。”
“猜忌的人永远猜忌,不管沟通不沟通。因为他的内心不真实,他连自己都未必相信,他怎么可能相信别人?我选择真实地生活,给自己给别人一份尊重。”
杨逦一时答不上来,怔怔地回去自己家里更衣。直到梳洗妥当,才想起这个书生乃是从哲学的德国回来,难怪说出来的话这么拗口。她不由得笑了,这个又玩汽车又玩哲学还会弹钢琴的大男孩非常可爱。末了,杨逦在心里又补充一句,比那个渐渐胖得圆头圆脑的钱宏明有意思多了。
柳钧说什么都无法喜欢杨逦这个人,见到一个资质粗陋的人玩弄小聪明,简直跟看草台班子演莎士比亚一样滑稽。请杨逦吃牛排,实在是基于睦邻友好关系的目的,要不然对不起宏明的关心。反正他也想牛排了。但他直到替杨逦开车门时候才意识到杨逦将原先的衣服换了,这么隆重,倒是让他对自己的态度愧疚起来。于是他上了车,就主动耐心地给杨逦讲解改装后的优点,对此,杨逦作为一个有工科底子的人,到底是能很快领会的。一路谈得很是愉快。
进了牛排馆,柳钧一吃就是两块,两只大盘子放到柳钧面前,甚是喜人,杨逦看着抿嘴而笑。杨逦最后见柳钧用面包将盘子收拾得干干净净,不禁心里骇笑,这人怎么一点儿体面都不讲。
两人快速吃完回去,柳钧忍不住问:“杨小姐,有个问题我一直想知道答案。我在市一机加工套件,最后会不会被你大哥拿去照抄了?”
杨逦没想到此人会问得如此直截了当,竟是好一会儿没法回答。“我跟大哥都推测,你的加工件最后工序出来那一天,我们市一机得有不少工人技术人员被其他厂家重金挖角,从此脱离市一机。这是你害市一机的。”
柳钧无言以对。都一样的德性,杨巡又怎能免俗?他想半天,才道:“你们可以用保密条款起诉辞职的员工。”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起诉什么?”
“那么,我特意放置在合同中的保密条款,既然你们做不到,为什么还签字,不怕违约吗?或者说,你们压根儿没把合同当回事?”
“我们对合同的执行态度,你在这几天的生产会议上应该已经有所体会。大哥手头不是只有市一机一处产业,但是他最近的心血都投在市一机,我们已经非常尽力。关于保密……而且,我们也预计将成为受害者。那么柳先生,你还准备怎么指责我们?”
“我理解你的意思,但在我的理解中,合同,必须是得到签约双方绝对理性地执行,要不然就是违约。”
“柳先生,你讲不讲道理?”
“杨小姐,合作关系中的契约,难道不应该得到绝对尊重吗?”扭头见杨逦怒火中烧,柳钧忙道,“好吧,好吧,我闭嘴,我们之间就契约精神的理解可能存在分歧。但我需要提醒你,对契约的不尊重,很可能受到契约的惩罚。”
“柳先生,你这是威胁。”
柳钧愁眉苦脸,连理性的对话都能被理解成威胁,他还有什么话可说?本来钱宏明好意,安排他与杨逦睦邻友好,现在看来不行了,反而越闹越僵。但是他最后还是忍不住:“杨小姐,我说最后一句。在我的理解中,合同是承诺。人应该负责地履行自己签名的承诺。这是一个成年人应该有的品格。”
“你是在指责我们不守承诺,没有品格?”
“不说了,你自己理解。对不起。”柳钧头大万分,但依言不肯再解释。他脑袋里却是隐隐地想到,如果市一机因被挖角而违反保密条款,却又因特殊国情而无法起诉追究那些被挖角的员工,那么市一机违反保密条款是不是可视为遭遇不可抗力?如果是这样,那么倒是可以理解杨逦的愤怒了。而他心里更加坚定地意识到,汪总说得对,想要保密,唯有把秘密烂在自己肚子里。他必须想尽办法创造条件,把住热处理那一关的秘密。
钱宏明早到,没想到见到的是电梯里冲出来的一对冤家,杨逦还双眼含泪。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艰难的制造 > 1999年 新产品被模仿,陷入恶性竞争 · 5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易中天品三国 2隋唐演义 3康熙大帝 第二卷 惊风密雨 4大江东去作者:阿耐 5康熙大帝 第四卷 乱起萧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