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江东去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大江东去 > 1995 · 05

1995 · 05

宋运辉出差去上海没遇到梁思申,但还是自觉晚上住到锦云里去,正好看到上回拍的结婚照已经拿来,有大有小,大的当然让挂着摆着用,小的一式五份,一份宋家,一份梁家,另外备用。宋运辉正好因为试点企业上市的事要去北京活动,他略一思虑,便将一份照片好好包起来,放进行李箱里,带去北京。
到北京的头天晚上,宋运辉单独请老徐吃饭,希望老徐帮忙为试点企业列入上市名单出力。两人坐下没几分钟,老徐就问起宋运辉到底跟谁结婚,宋运辉便凑巧地将照片拿出来给老徐看。老徐一看第一张,就不由得笑道:“小宋,你也搞这一套?听说现在年轻人拍婚纱照,你倒是比他们还超前啊。这照片是在哪家照相店里拍的?布景非常正宗啊。上海的……王开?”
“是请人在她外公家拍的,布景也都是她外公亲手布置的,摆设方位据说一丝不苟,非常有讲究。你看这几张彩照用的是新做衣服,那几张黑白的都用的是她外公外婆的旧衣服,连我这个外行人都看得出其中的考究。”
老徐听了点头:“原来是这样的人家出来,难怪看着地道。这些衣服真漂亮,不过新不如旧,旧的确实考究。还有家具……当然,呵呵,你们俩更出众。小宋,我家还有两个更爱好的,照片能不能让我拿去给他们看看?明天还你。”
宋运辉知道说的肯定是老徐的父母,忙笑道:“当然可以。如果老人家方便,非常欢迎他们去上海做客。我是个见识不深的,很难描画。她外公家的房子是民国时期的老房子,深宅大院的,里面的摆设更是她外公一辈子的收藏,这些照片里拍的还不到十分之一。她外公是归国华侨,年纪大了,喜欢找也是有文化的同龄人说话。我曾跟他提起过老徐你家,他向往得紧,可是八十多岁的人了,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他肯定很欢迎你这样的知音过去,要不我安排一下?那边房子大,住一个班的人都可以。”
老徐不由得冲宋运辉微微一笑,他当然知道宋运辉巴不得巴结他,宋运辉正找他办事呢。可他实在抵不住照片带给他的诱惑,点头答应。但心里奇怪,这种人家的姑娘,又是自身年轻有为的,怎么会嫁给宋运辉这么一个乏味的官僚。
宋运辉闻言大喜,连忙又追上一句:“最近抽得出时间吗?我刚从上海来,院子里一棵几十年树龄的香橼花开得正好,坐在下面,那花瓣直往身上掉。还有蔷薇木香什么的,她外公说,过了这一季,夏天院子里都只是些晚上才开的香花了。”
“神仙福地。”老徐满眼掩盖不住的向往,“我家老爷子以前也是在上海的,解放后才搬到北京,对上海依恋极深,即便没事,每年都要去上海走一遭的,他只说再不走,上海的旧迹会给拆得越来越少。小宋,这些是他们老年人的情怀,你不会懂。我晚上回去这就做工作去。东宝近来在做什么?”
宋运辉有些惊异老徐几年以后再度提起雷东宝,心想难道邀请老徐一家去上海的作用这么显著?“大哥去年开始花大力气整合全县的小电线厂,通过县里的大力配合,和他们的技术输出,现在做到每家小电线厂都能做出合格产品。今年,也就不久前吧,听说效应已经显现,不少客商闻风而至。包括小雷家自己电缆厂的订货量都大幅提高,现在有几条生产线得开三班做。基本上已经形成集群效应。”
老徐听了奇道:“东宝怎么想出这主意来的?他倒是个天生的带头人,虽然做事态度稍嫌粗暴些,可他能天然服众。噢,对了,我怎么能忘记你这个军师,呵呵。”
宋运辉笑道:“是我太太外公出的好主意。不过大哥也被他骂得狗血喷头。对了,原来的陈平原书记也已经保外,现在被大哥邀请做小雷家的顾问,现在给大哥出主意的人多的是。”
老徐听了就笑,但他没有就此置评,只笑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你太太外公真丰富。”
“是啊,他是一本厚重的书。”宋运辉感觉老徐有些不想多谈有关雷东宝的话题,大约只是想简单了解一下动向,他也不便继续这个话题,只能费尽心机寻找另外的,“金州又换老总的事,不知老徐听说了没有?”
“哎,老水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我正想找人问,又不便让他们误以为我想插手。”
宋运辉心下松了一口气,吃饭到现在,总算是,终于是,找到老徐能共鸣的话题。现在的老徐位置显要,虽然依然对他亲近,他前几天电话邀请吃饭老徐也肯一口答应,但是话题上面就不随便了许多,宋运辉一上来就感觉费劲。而且宋运辉又不会喝酒,无法借酒调节气氛,心里非常为餐叙结果担心。好歹,活了。他连忙从谢总上任开始的步步为营说起。总算这顿饭吃得非常顺利,时间虽然不长,但两人说得意犹未尽,因此自然而然就因着共同经历过的复杂的金州说起国企缺陷、国企改制和宋运辉正在着手的协助地方改制试点项目的种种考虑,以及试点工作面临问题的种种解决方案,等等。融洽的气氛促进后面话题的讨论和被接受。宋运辉一直小心翼翼地调节饭桌气氛,不断调整自己的话题深度,务必将他的请求完整传达给老徐,并让老徐先做初步认可。
老徐其实最先因着答应宋运辉去他妻子外公家参观,而对宋运辉的努力顺水推舟,送他一个人情。但后来听着听着觉得试点工作确实有不少新思路新观点可寻,因此放弃本来听汇报的心态,与宋运辉探究讨论起来,后来实在忍不住,问道:“小宋,你这些想法与你那位投行的太太有关吗?”
“不仅是她,还有她外公,和我们一起认识的朋友。不过最主要的还是企业向市场经济过渡中遇到的实际问题引发的需求和思考。因需求产生的思考,是我们试点工作问题解决的主要方向。这回试点企业所在市有好几家类似企业,可是规模有大有小,设备技术有新有旧,发展前景参差不一。我们的考虑是有机捏合这几家企业,集中资金优势,引进先进设备和技术,提高我们东海厂下游产品的深度加工能力,形成拿得到国际市场的拳头产品。从目前进度来看,试点方案获得省里通过后,我们已经着手通过招商引进三千万美元的外资,又通过关停兼并小企业,转让小企业资产获得一千多万人民币的资金,还通过债务重组,合理解决拖垮企业的三角债和陈旧债务,并已经联系洽谈先进设备。应该说这个速度不算慢,令人难以想象的是,那些老企业在试点工作中焕发出来的全新精神面貌……”
老徐不由得插了一句话:“他们可能等这一天也等急了。需求产生的动力,不错,我们很多改革是由下而上,包括改革最初的联产承包,都是需求促进思考,思考促进改变,改变形成实践,又通过总结实践获得理论,再从上到下地推广。你还记得当年小雷家他们的闯劲吗?”
宋运辉听了微笑:“怎么会不记得,那时候可真敢,大哥也幸好得到老徐你这样开明的县委书记支持。”
老徐听着也是会心微笑,不由自主地喝了一口酒,悠然想了会儿,才道:“你这个星期六星期天让东宝也去你外公家,我们三个聚聚,好久没见东宝啦,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他们老人家归他们老人家聚会。”
宋运辉惊喜,忙道:“大哥当然有空,那就定这个大礼拜。”
老徐道:“我替我父母做一回主,呵呵。对了,你既然已经引进外资,为什么还有上市筹集资金的打算?”
宋运辉连忙继续解释,老徐都听得津津有味。
等饭局结束,站饭店门口送走老徐,宋运辉不由得长长呼出一口气,好累,比开一天的车都累。与老徐谈得再好,毕竟已经不是过去那么随意了,当年老徐教他怎么喝红酒的一幕如今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重现了,今天只有他恭恭敬敬给老徐斟上适量的红酒。虽然老徐对他依然重视,而且将他视为一系里面的人,他们的交情离放开怀抱还远着呢。因此今天虽然谈得好,可老徐对于某些要求还是口风很紧,他只有寄希望于老徐一家的上海之行。
那些事与外公切切相关,宋运辉与外公一商量,外公自然一口答应。
但是外公答应之后,宋运辉便想到一个问题,虽然梁思申今天身在香港,可礼拜天的时候应该可以回来。他很想梁思申,可是又有点不希望梁思申参与礼拜天的聚会,因为那天他肯定比较拘谨。因为对于老徐,他心中一向没有把握,他总感觉老徐从来是用着他,又防着他,甚至还带着些高干子弟的狂傲而藐视他。宋运辉对老徐接触到上海锦云里的收藏后会露出什么情绪心里没有把握,他有些担心。
他想着,就先给还在香港的梁思申打电话,号码是外公记下给他的。但是宾馆房间没人。宋运辉既然拿着电话,就给家里去一个,没想到宋引这么晚了还在做作业,听老母亲讲,是宋引这回小测验成绩只有八十几分,很不好,被老师罚抄错处二十遍。宋运辉立刻想到,他最近一如既往地繁忙,但是他繁忙之外,又是大把心力和大把空闲时间都放在上海放在梁思申身上,对女儿自然是疏于教导。宋运辉心里很内疚,叫来女儿听电话,好好交谈了二十分钟,才把原因问出来,原来宋引说最近爸爸不关心她的成绩,她没劲学习了。宋运辉少不得勉励督促一番,回头心里好一阵子不舒服,为自己这个当父亲的失职。宋运辉不免想到,如果也把女儿送出国,女儿能不能跟梁思申学得一样好?他虽然是个溺爱孩子的父亲,可仍旧清楚地意识到,他女儿做不到,他的女儿似乎没梁思申那么高的智商。
想到女儿的教育,宋运辉无法不头疼。想到饭桌上老徐那种说不出什么滋味的态度,他又心里不快,很想跟梁思申通电话说说。他俩虽然聚少离多,可最少一天一个电话,对彼此的事情了若指掌,宋运辉已经很习惯在闲暇时间里抓起电话,因此这两个经常跟苍蝇一样满天飞的人约定出差时候到一处落脚地,就给锦云里的外公留下个电话,以便相互联络。但是宋运辉此时打电话给梁思申,梁思申依然没回宾馆。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他只得在总机留话,让梁思申复电。
然后,宋运辉便一直下意识地等着梁思申来电,洗漱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先观察一下卫生间里的电话安放在哪个角落。偏偏梁思申的电话久久不来,他不免越来越心浮气躁,几乎是隔十分钟看一次手表,每看一次,便胡思乱想一次,想到梁思申这么开放的人到了香港就跟放风一样,会不会抓紧时间夜生活?想到他见识过的国外夜店,他便更加心浮气躁,因为他知道梁思申才不惮于进出那些地方。想到梁思申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想到她平日里对着他收放自如的调情态度,他心中无比煎熬,他不能想象梁思申捏着酒杯跟别的男人夜店相对。
就在宋运辉几近崩溃的时候,电话终于轰然而至,宋运辉几乎是通灵地就想到电话那头是梁思申,他在抢起话筒的同时重重呼出一个长气,又于百忙中看了一眼手表,时间正好是零点。
“这么晚才回?”“这么晚还没睡?”两人几乎是同时说话,都是认定对方就是他们要说话的人。但是梁思申抢着继续说下去,语速是与这个休息钟点不相称的轻快节奏:“我想你留言要我回电肯定有事,就不怕这已经是你睡觉时间了,我出去玩了。”
“和同事?”
“不跟男同事一起出去玩,那是猥琐行为。有两个中学同学这几天也正好在香港,我们约了一起去兰桂坊。我一晚上都在煽动他们来上海,你呢?”
宋运辉清楚梁思申的中学同学情结,那帮人都是出身良好的阶层,又是寄宿,中学同学之间的共同语言比之散养的来自各阶层的大学同学更多。“我跟老徐一起吃饭,完了就回来等你电话,你看我多可怜,怕你来了找不到人,我只好连门都不敢出。老徐对我们锦云里很有兴趣,我邀请他去上海玩,他答应周六就过去,你周末回上海吗?”
“你在,我当然回,要我这个女主人做什么吗?”
宋运辉有些头痛,当然不可能叫梁思申别回,他也想见她。“不用做什么,你外公已经答应安排,你来就行。刚刚给我妈打电话,宋引数学小测验才八十几分。原来我最近疏于督促,她读书不用功了……”
“嘿嘿,你只顾得了一头。”
宋运辉道:“我正要跟你取经,你小时候怎么做到自觉的?”
“你还不是一样?有什么可奇怪的,争取第一是一种享受,你也说过很享受奔跑乐趣的啊,难道这是先天的?”
一说到先天,宋运辉无法不想到猫猫的娘,那个学什么都不成的程开颜,不由得皱起眉头:“但愿不是天生的,我回头还是好好跟猫猫讲讲,小孩子总是能纠正的。”
“其实小学的成绩别太在意了,滑一下就上去了,一点要紧都没有。”
“倒不仅是成绩,主要还是得培养她学习的态度。暑假的时候我盯着她,不能让她放开玩了。她会不会旁骛太多,什么队活动的,弹钢琴的,还有表演什么的,因此影响学习?”
梁思申断然否定:“不会。我小学时候比猫猫还多一项芭蕾舞班,也没见影响了我学习。中学时候依然参加学校的乐队和舞蹈团,还有烹饪班之类的业余活动,也没影响学习。对了,刚与同学约定暑假这个时间年休一起去印度,主题是探寻香料,因为我正好一个项目结束,本来还想带上猫猫一起去长见识,估计猫猫爸这下不会同意了。”
宋运辉听了,大大地一愣,比听到女儿成绩乱来还愣:“年假不能来东海吗?很想你来。”
“我也是犹豫了好一阵子,可是印度香料对我诱惑太大,我从小就向往的,听说都有一千多种呢,而且可以接触到我收藏已久的檀香……”
梁思申的解释里听得出内疚,但是宋运辉的心里升上一丝紧张,电话那端梁思申还在撒着娇解释,他心里却想到,他只要有时间,就千方百计与梁思申在一起,这不,连女儿的功课都荒了,可梁思申似乎没那么在乎他。他还是忍不住打断梁思申的解释,问道:“你们准备几个人去?都有些谁?”
“就是最近在香港的两位同学,都是男性,没关系吧?”
宋运辉只得故作大方:“这什么话,不过我得适度表示一下嫉妒。我很想跟你一起去。”
“如果想去,是一定抽得出时间的,你对那方面的东西没兴趣,还是别勉为其难。我这回来香港的飞机上看到有个抽出时间玩香港的人,杨巡,他想办法坐到我旁边跟我说了很多话……”
“又是他,他哪来那么多废话?有完没完?”宋运辉被梁思申弄得一肚子郁闷,听到杨巡又不三不四凑近他太太,今晚上一肚子火气全冲向杨巡。
梁思申被宋运辉语气里的烦躁吓了一跳,想来想去是因为她,可他又不会冲她发脾气,只有火烧到杨巡头上去了,她便解释道:“杨巡向我道歉,说明原因,就那样了,懒得再跟杨巡说话。你是生我的气吧?”
“没有,你晚回,又是在陌生的香港,我担心你一夜。”
梁思申微笑:“我是成年人,有自己的判断和生活。偶尔泡吧蹦迪,偶尔向往一下神秘的印度,都是很正常的娱乐,不会出轨。我其实心里很反对你有工作没娱乐呢,所谓娱乐只有饭后去卡拉OK,公私不分,无法愉悦自己。”
“我跟你在一起不是也去酒吧,去逛街?”
“你是被动,被我拖着走,你没什么自己的兴趣爱好,你最大的爱好就是家人和我,我得意。”
宋运辉本想反对,但听了最后一句,立刻没了脾气,悻悻地道:“我还是有爱好的,音乐,尤其是大提琴。其实你周末回来我未必有时间陪你,我得对老徐公私不分,你还是在香港玩吧。”
梁思申将功补过:“我还是回来,气象预报说台风提前登陆上海,不回就糟了。大灰狼,我很爱你,不许生气啦,你再生气我只好哭了。”
宋运辉无奈,她好像比他还委屈。他压根不舍得跟梁思申说重话,明知道她不是个爱哭的人,可还是接受威胁,克制了自己情绪,反而是他解释了好几句才作罢。但回头想到老徐的态度,尤其是想到女儿可能的天性,和梁思申对他似乎谈不上如胶似漆的新婚感情,他满心烦闷,又拿这些人没办法,只有一门心思地烦杨巡。再想到那些梁思申的同学又不知道怎么黏梁思申,肯定跟杨巡一样的腔调,他就更烦,心里一肚子无名火,越发地厌恶杨巡。
这一夜宋运辉都没法好好睡。女儿的事有待他回家好生验证,他还想好好跟女儿的老师谈话,他需要对女儿做横向比较。但他又很焦虑,他接触过梁思申的童年,有些……真无法比较。他好歹安慰自己,像他和梁思申都是出类拔萃的,他不能对女儿过分要求。而他更是做梦都梦到梁思申亲口跟他确认不再去印度,而是去东海陪他。他甚至有些怀疑即使他有时间,梁思申都不需要他陪着玩,因为他不会玩。他有些忧心他和梁思申之间的观念差距,他还忧心自己是不是老了,跟不上梁思申的活跃脚步。
早上还是梁思申一个电话进来叫醒他,他才知睡过了头。清早听到梁思申的呢喃声音,他只想无数次地说“我爱你”,但梁思申早就比他说在前头。他一时满心舒坦,可又满心莫名的焦虑。一直到出门与同事会合,才将这些情绪放在心底,不再胡思乱想。
梁思申心里却是奇怪宋运辉的情绪,心说他不至于这么封建吧,难道他见不得她与男性朋友的正常交往?可又看着不像,他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人。她想难道是因为撇下他去印度,他认为她不够爱他?那是冤枉她。但梁思申不想放弃爱好的印度之行,只有多加行动抚慰丈夫。她争取周五就回上海,特意等在机场,迎候比她晚两个小时到达的宋运辉,她要让宋运辉知道,她有多么在乎他。
宋运辉与几个同事一起飞到上海,出来意外见到拖着行李的梁思申,果然非常惊喜,撇下同事就两人一起走了。留同事在他身后做了很多鬼脸。两人回到锦云里也没多停留,听外公说明一下明天怎么安排,两人就出去外面共享情调晚餐。地点都是梁思申安排,一向都是这样。宋运辉惊异地看到,在银河宾馆用完饭后,穿着下摆长长短短的怪诞T恤的梁思申将他带入另一楼层的Galaxy Disco。这是宋运辉完全不熟悉的世界,而梁思申进去却游刃有余。但梁思申不放他游离,硬拉着他进舞池泡着。可怜宋运辉连慢三慢四都不会,何况蹦迪。他手里还被梁思申塞了一罐啤酒,他不幸还因为热得满头大汗而喝了好几口。渐渐地,酒精上头,他才有些放开,好在周围人头攒动,谁也不会关心他怎么动,他开始觉得拥着爱妻在舞池里摇摆很愉快,他也不知道是他带着梁思申跳,还是梁思申带着他跳,反正借着酒劲放浪形骸了一夜。
等走出舞厅,都觉得耳朵一清,浑身舒爽。宋运辉忍不住道:“我们走走,今晚上空气很好……还不想回家。”
梁思申笑道:“你堕落啦,有趣吗?这就是夜生活。心理疲劳时候肆无忌惮出一身汗,完了就不钻牛角尖了。”
有些借着刚才跳舞的泼辣劲,宋运辉酸溜溜地问:“也是跟我一起一样的跳吗?”
梁思申呵呵一笑:“下回我带你去DD’s,另一种风格。嘿嘿,要是被小引看到,又要指责我耍流氓了。”
宋运辉大笑,没穷追不舍:“去美国考察,虞山卿想带我去跳舞,我还一口气拒绝,也差点说他想带我堕落。以前我刚毕业,有一阵子流行跳舞,但又被禁止,不能公开,跳舞就有些走向……堕落,呵呵,什么黑灯舞贴面舞的,还被抓过几个人,当流氓罪论处。以前大寻就是跳舞的干将,偷偷摸摸不知道跳了几回,还为跳舞打架斗殴。所以我印象中的跳舞都比较不堪,今天看着还行啊,也没什么妖魔鬼怪。”
梁思申大感兴趣,没想到跳舞在国内还有这么一段曲折历史,立即缠着宋运辉给她说说。两人不急,沿着马路走了会儿,又吃了一回粤式宵夜,才油光满面地回家。两人的说话远多过平时。宋运辉心里积累的焦虑化解了好多。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大江东去 > 1995 · 05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乾隆皇帝 第四卷 天步艰难 2大秦帝国 第二部 国命纵横 3艰难的制造作者:阿耐 4史记三十世家 5大秦帝国 第三部 金戈铁马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