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江东去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大江东去 > 1991 · 12

1991 · 12

雷东宝在两会时候与大家讨论来讨论去,始终觉得陈平原的建议暂时不可行,主要是他越不过心中的那道坎儿,于是他就不再提起。他不提起,红伟他们悄悄提了几次未果,也不再提起。此时铜厂的反射炉终于又开始启用。承蒙市里的日报帮他们宣传,他们的名气又开始蒸蒸日上。
反射炉一开,铜厂流动资金立刻吃紧。再加登峰厂的急遽扩张,登峰的流动资金也捉襟见肘。偏偏这个时候全国清理三角债的力度一日紧似一日。从中央到地方,统一行动,步调一致,远非过去读几个文件走几个过场那么简单。原先小雷家打算没有流动资金硬干,这下不行了,上游厂家不肯再让欠着,非要见款才发货。而那些原先被小雷家欠着货款的单位则是持着红头文件前来讨债,理直气壮。对于后者,小雷家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是不还,难道你还拆了设备走?但对于前者,尤其是正明,最是挠破了头皮,不得不将登峰原来的三班改成两班,及至铜厂全面开工后,为了保住铜厂,电线厂的两班都已经开始岌岌可危。机器吃不饱,工人晒太阳。
正明此刻即使有私心,也没时间打理。
雷东宝则是在一场秋雨一场寒的雨天,车子碾着满地的落叶,被县里叫去问话。
以前,陈平原在的时候,小事一个电话,大事都是陈平原自己经手,雷东宝去县里都是直接见陈平原。而这回,叫他去的是分管副县长,雷东宝虽熟而不亲。不过再怎么不亲,熟人依旧是熟人,熟人见面好办事。
副县长很给面子,一见雷东宝来,就把别人轰走,关上门与雷东宝单独谈。副县长专管清理三角债,对付的人多了,找小雷家的光荣事迹还得一张张地找。总算找出两份,摊放在桌面上,看了一下才能开始谈话。雷东宝早已等得不耐烦。
“有两个单位通过当地政府找到我们市里,市里再转我们县,说是你们欠了一家铜矿一家塑料厂不少钱,还说你们一直扣着不给,有这回事吗?”
“有。”雷东宝不解释不否认,有就是有。
副县长没拿雷东宝当外人:“你们不是效益挺好?我看了一下,今年至今上缴税收已经不少。”
“摊子铺太大,没办法。银行又不借钱给我,我只好赊账。现在清理什么三角债,完了,我赊账都没地方赊了。我最挣钱的电线厂跟铜厂现在吃不饱,下半年上缴税收打对折都达不到。”雷东宝最清楚,每次他只要一提缴税,镇长就拿他没辙,他今天也拿来对付副县长。
“哦,怎么回事?”
“都不让赊账了呗,我们电线厂只好开一班多点,全力支援铜厂,铜厂没法停啊。结果铜厂做出来的铜自己消化不了,卖给别人,别人还想欠我们的呢。照这么下去,我们电线厂得越转越死,总有一天全停。”
副县长找来训话的人各个都有理由,他料想雷东宝也不例外。因此就讨价还价地道:“上面有清理任务,完不成大家都没意思。你看看这个月内你还岀一部分怎么样?你作为村党支部书记,这回要带头执行政策。”
雷东宝道:“我又不想跟你们对着干,可这些钱还了出去,我小雷家不得喝西北风了吗?我们所有的厂不得停了吗?我们人一天不吃饭可以去讨饭,猪没吃的怎么办?不行,没钱。”
副县长让搞得很没面子,说话加重了口气:“雷同志,这是中央布置下来的任务。执行不执行,是考验你党性的关键。你别忘记,作为村支书,你必须服从上级党委命令。文件精神早已传达,我限令你……”
“别,别,你别给我定时间。其实很简单,你批多少贷款给我,我还多少钱给他们。大家都好,银行也好。问问银行,我从来不欠他们利息,我这人有党性,欠人钱的事不干,苦村民的事也不干。你非要硬性限我也行,要么你没面子,要么饿死小雷家,我看都不好。”
“雷同志,我跟你讲工作,不是跟你谈条件。”
“谁跟你谈条件,我跟你讨论解决办法。”
副县长没面子了,怒道:“一星期内,你先解决三分之一,没有讨价还价。”
雷东宝霍地起身,也是怒道:“你这是自找没面子。”说完就转身离开,不顾副县长在他身后气急败坏。
县里凭什么?小雷家有今天,哪样是靠着县里了?全靠的是小雷家人自己。这十多年来,县里支持过什么?倒是查账有之,勒索有之,任务不断,批评不断,就是他们小雷家的分配方案,县里都要插手插嘴,他们凭什么?他们没贡献,就别想在小雷家多一句嘴。
雷东宝恨恨地回韦春红处解决午餐,这话说出来,却把韦春红吓个够呛,奉劝雷东宝这会儿还可以回去说句好话,平民百姓怎可跟县里对抗。雷东宝才不听,他对抗县里的历史源远流长,老徐时代对抗过,陈平原时代对抗过,只要有理他就对抗,结果呢?这两个领导都对他很好,可见大家说到底都是认准一个“理”字。
但是雷东宝回去路上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就是那个副县长刚才提起的问题。不错,作为党员,他应该服从党组织的领导,这道理他早就知道。可问题是小雷家村集体经济都是小雷家村人一手一脚创造出来的,县里凭什么理所当然地来指手画脚?而且阿狗阿猫只要挂一块政府牌子就来说三道四,凭什么?
雷东宝满腔的不情愿。当然,什么一周的限令,当它放屁。
回到村里,雷东宝赶紧到处找士根。村办不在,雷东宝就找去家里。才走进居住区,却见一户人家门口一地的瓜子壳。雷东宝正气闷着,就站那儿大声问:“谁乱吐瓜子皮?出来!谁吐的?啊,谁吐的……”
雷士根正在家中午休,才刚听得雷东宝的叫声,就一骨碌下床走出门去。他知道村里人一向有些坏习惯,难得雷东宝今天管这事儿,他得出去响应一下,免得雷东宝吼半天吼不出一条人毛子,失面子失威风。他顺手抓起簸箕笤帚,开门出去。他出去得也算是快了,不想走到外面一看,已经有好几个人抓着笤帚簸箕出来,其中还包括一向最不老实的老猢狲。士根一向知道雷东宝的话在村里管用,却不知道是如此管用,一时看着那些抢着打扫的老猢狲和在一边呵斥教育的雷东宝沉吟。
雷东宝叉着腰教育了一会儿,回头却见士根站不远处发呆,就叫了声:“士根哥,正找你。我问你,村集体所有能不能换成全体村民所有?”
士根被问个意外,奇道:“村集体所有不就是全体村民所有吗?还改它个什么?不用改。”
士根才说完,雷东宝就听见身边清晰可闻却很轻的一声“哧”的讥笑,看去,却是老猢狲。雷东宝对于士根的回答并不满意,村集体可以被县里管,他要的是村民所有不让县里管,要是都一样,还改个什么。他就问显然有反对意见的老猢狲道:“老猢狲,你怎么看?”
老猢狲一见雷东宝重视,立马换上讨好笑容,积极地道:“书记,村集体是村集体,全体村民是全体村民,性质不一样。如果是村集体所有的东西,那是公家的,我们能用,上面领导也都能用能管。要换作是全体村民所有的,那只有我们村里的能管,其他谁都不能说三道四。嘁,怎么会一样呢?”老猢狲说完,一点没忘捎带雷士根一句。
雷士根悻悻的,但也无话可说,因为听着老猢狲说的话有理。地上一片瓜子壳经不起好几个人一起打扫,三下两下早就给扫得没了踪影。雷东宝这才放这些人走,不过难免后面追一句:“以后晒太阳扯淡不许乱吐瓜子壳。”众人都是唯唯诺诺笑笑而去。雷东宝这才抓住老猢狲道:“你这老混账,说话倒是有见识,来,到我家说说。士根哥,我洗把脸再去村办。”
老猢狲一听得意了,屁颠屁颠地跟着往雷东宝家走,士根无奈,只得独自走了。老猢狲最是个闲不住的,多年沉寂之后受此重用,巴不得把心里滔滔江水都倾倒给雷东宝,跟在后面就欢欢地道:“书记,其实瓜子壳不是那几个吐的,说实话,不怕你没面子,你妈带的好头,大家都不便说。可你有威信啊,你只要一说,谁只要听见都会赶来做……”
“操,你们有那么好心?”
老猢狲忙笑道:“我们不服别人,当然没那么好心,可都服你书记,你指哪儿我们打哪儿,真话,真话,我老猢狲又不是逮谁服谁的,可就服你,别看你态度粗,不讲理,可你一颗心全为小雷家,我们谁不记你的情呢。”
雷东宝这会儿脑子里全是钱,闻言就道:“我扣你们钱,看你们还服不服。”
老猢狲忙道:“书记一直只给我们加钱,你要扣钱肯定是有理由的,我们怎么会不服?我们又都不是傻瓜,我们都看在眼里,要是换个书记,像士根那样的只会把钱存进银行不敢乱花,像红伟他们肯定揣进自己兜里,哪里轮得到我们。我们谁不知道,我们有好房子住,有劳保拿,有病白看,孩子有大学上,靠的都是书记你。书记你扣我们钱,那肯定也是暂时的,为村里好的。你不说别的,我们叫别人都叫名字,叫你都是书记。”
雷东宝听着很是受用,也觉得老猢狲说得很对,没有他,哪来小雷家的今天。以前还以为大伙儿没良心,现在看起来,大伙儿对他还是有良心的,村里这几年那么多大事,有好事有坏事,坏事的时候士根正明忠富他们被骂死,村民又何尝骂到他头上,看来老猢狲宝刀不老,说得硬是有理。
老猢狲察言观色,虽然雷东宝只是几声“嗯”,可他还是看出雷东宝听着心动。心中得意,颇有怀才不遇,一朝得遇伯乐的感觉。等雷东宝猫抓胡子般地洗了脸出来,他忙迎上去道:“书记,刚才你问士根村集体所有能不能换成全村村民所有,依我看,这是行不通的。村集体所有属于国家,你想换成村民所有,你说国家肯批吗?”
“操,我恨的就是这个问题。我们村这些个家当,哪样是靠国家的?他们国营企业都是国家管着,国家给钱,工人都有城镇户口,我们村的哪样不是靠自己力气靠自己的钱?凭什么我们有点钱了,国家就要说是他的了?”
“书记,理儿是没错,可问题是你没法做到。你要是把国家财产的性质给改了,这罪名……我不晓得得定成什么罪名,得比贪污公款严重吧。书记,谁去冒险都行,你不能冒险,你是我们的顶梁柱。你倒是应该让村长士根去做,村长本来就应该做事的,结果都变成你在做事。他那样的会计早该换了,天下哪有他那么胆小的会计,我们村的收入他都一五一十交给税务,不怕多交,只怕少交。他自己胆小怕事怕惹祸上身,害我们小雷家每年交出那么多钱,这些钱你说拿来做发展,十个公园也造起来了。天下哪来这么蠢的财务,书记你要有麻烦事交士根去做,正好给大家换个财务省点钱。书记你别瞪着我,我老猢狲看你一心为公我才对你说,这话就是当着士根的面我也敢说,看他敢不敢跟我辩论。别看他装得跟个好人似的,其实心里才没装着我们全体村民,只想着他自己太平无事。”
雷东宝听得眼睛翻白,可也不得不承认老猢狲说得有理,老猢狲说的可能正是其他好多村民的背后议论。这种话,他老娘也曾冲他唠叨,可惜老娘水平不高,没老猢狲说得有条有理。不说别的,士根管着财务,名头挂着老二,可是跟钱有关的贷款却都是他雷东宝一个人在跑,最困难的时候还得他靠结婚换来贷款,这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可是,又怎么说士根这个人呢?最起码,钱啊章啊的放在士根手里,他就是出去玩个十天半月都不用担心。要不是士根管得细管得小心,红伟正明他们几个早不知滑到哪儿去了。这一点,老猢狲他们肯定是无法知道的。人啊,要用他,就得用他的正面忍他的反面。
老猢狲才走,雷东宝客厅电话响起。那边士根焦急地道:“书记,银行刚刚通知我,说县里下令封了我们的账户,要把我们账户里的钱提出去还三角债。”
雷东宝不以为然地道:“我们这段时间钱那么紧,账户里哪有钱,爱封封去。”
“这个……有差不多一百万在账上。明天不是星期天吗,我想挣一天的利息也好,付款都让我拖到星期一。”
“什么?你妈了个逼。一百万!老子……我……”雷东宝气血攻心,电话一扔,一屁股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喘气。一百万啊,最近流动资金本来就紧张,这要一百万给封了,他们小雷家还不给卡死,他真是杀雷士根的心都有。
可再怎么生气,杀人放火的事情还得往后靠,先解决钱的问题。他连忙打电话找陈平原,陈平原倒是爽快,答应帮忙。陈平原几个电话打下来,就告诉雷东宝,赶紧悄悄去银行把钱提出来,别让任何人知道。也给县里留点面子,留个十万八万的放账上让县里封去,免得有人一分钱没封到狗急跳墙。雷东宝得令,虎着一张黑脸就往村办跑,都不愿看见士根,拎起出纳,他亲自开车往县里去,把个士根内疚得差点内出血。
副县长出手如此狠毒,雷东宝心中烧起一团毒火,一口气飞车到银行,问清账户上的数字,留下十元零头,其他一口气全提了,有些人给脸不要脸,他还给他们留什么面子。可他生气归生气,规矩一点没忘,找到相好的柜台主任,悄悄塞过去一个红包。柜台主任于是贴心地告诉雷东宝,最好去市里开个账户,让县里捞不到手。市里银行要效益,才不会搭理县里的行政指令。
雷东宝心领神会,立马带着钱杀到市里,在市里最大的工商银行开了户。银行正是千方百计想着拉储蓄的时候,一见有人拿着一百万开户,眉开眼笑亲热得不得了,当下就有一位主任出来,把雷东宝请进办公室去交流感情。
主任笑眯眯地说:“雷同志是小雷家的书记雷东宝吗?”
雷东宝虽然今天心里窝火,可被主任这么春风了一下,心平气和了不少:“你知道我?”
“怎么会不知道,日报里常报告你们的事迹。按说没有人批准,我们不能擅自给你开户,不过你们例外,像你们这样大名鼎鼎的集体来我们银行,我们大大欢迎。呵呵。不过要雷书记星期一派人去人行办个手续。”
雷东宝笑道:“行,不过话说前头,如果我们县里想来你们银行堵我们的钱,你们不能答应。”
那主任又是呵呵一笑:“雷书记爽快人,我喜欢。我们市行跟他们县里不搭界,你完全不用担心。雷书记,有没有想过把基本户移过来,以后一个口子出入,办事方便?”
雷东宝道:“只要你贷款给我,我就把基本户移过来。”
那主任一笑,雷东宝却领会到不可言传的意思,拿拳头重重一捶,道:“我把基本户移来,以后进出都在你这儿。主任,我等你一起吃饭。我先跑趟市人大,你等我,我五点半来接你。”
那主任嘴里连说客气客气不用不用,可三两下之后就同意了。雷东宝就扔下出纳,自己跑去找陈平原,详细告诉陈平原来龙去脉。陈平原一听说雷东宝把钱取光,“妈的”一声就跑出来了,说雷东宝这是不给他面子。雷东宝只好说:“他妈的,我道歉行不?”陈平原看着这个粗货,只剩摇头。
雷东宝心里明白,跟陈平原这等交情,只要不是杀人放火的事,陈平原不会太怎么样他。他见陈平原不生气,就道:“我还有个问题要问你,我怎么可以把村集体所有改成全村村民所有?”
陈平原还是有些气闷的,再说现在已经不做县委书记了,也顾不得威仪,闷闷地道:“他妈的,上回不是在你老婆店里跟你说了?你不会拿我好心当作耳边风吧?”
“我哪里会当耳边风,我回去还跟他们几个开会讨论,可现在我们流动资金吃紧,哪里还有钱搞那些。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村集体所有转村民所有那是另一回事。”
“怎么不是一回事,更容易,妈的木头疙瘩脑袋好好转转。”
雷东宝想都没想,就拍着桌子道:“我脑袋哪有你灵光,你是市人大我是村支书,你知道你直说,卖什么关子。”
陈平原这时候不怒反笑,对着雷东宝哭笑不得,难怪县里翻脸不认模范,把小雷家的账户给封了。而又只需他周旋几句又给开了,都是眼前这个蛮子不会做低伏小。他也懒得指出:“回去自己想去,那么简单的事情都想不出,还做什么带头人。”又忍不住开雷东宝一句玩笑:“都我教你,要你脑子干吗用?我得锻炼锻炼你的脑子。”
雷东宝憋着脸看陈平原思考,忽然灵光一动,豁然开朗,一拍大掌,道:“有数,有数了,好办法。”
陈平原也笑,但旋即翻脸道:“滚,你一来我就不清静。”
雷东宝道:“晚上一起吃饭吧。”
“不吃,你这种人没情没调,谁耐烦跟你吃饭,什么时候你老婆店里有野味再来喊我。”
“行,这还不是小事。陈书记再帮我介绍一个好会计,会那个做账的。”
“没卖给你,自己找去。走走,我下班了。”
雷东宝一走,陈平原却点上一支烟欢笑,他现在一下清闲下来,其实心里挺闷,拿个雷东宝这样皮糙肉厚的老相识调戏一下挺开心。但吃饭就免了,这个雷东宝,一点情趣都没有。
雷东宝却是借用陈平原的电话,要红伟赶紧飞车来市里一起吃饭,红伟能说会道,可以调节饭桌气氛。
饭桌上,雷东宝终于知道一件事,现在好多公司单位专门养着一个美女财务,这个财务也叫公关,专门跑银行拿贷款,拿来贷款,按照数额拿提成。说是到报社发个招聘广告,自有人上门应征,要么是俊男靓女,要么是家有后台。红伟当时笑嘻嘻说要俊男有什么用,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哄堂大笑。
回头雷东宝又好好考虑陈平原的主意。办一家公司将村集体收入转为全体村民所有,而非转为以他为主的五个干将所有,终于让他消除心上的那道坎儿。对,他依然是为村民办事,正如村民拥护着他,他也时时刻刻不会忘记村民,只要村民都有好处,他做什么都理直气壮。他召集四个骨干开会商量。说是商量,基本上是他一个人说主意。
“我想好了,我们全村人集资办个公司,以后村里三个实体的进货岀货全部给这个公司做,赚来的钱全归这个公司。集资办公司,一定要体现多劳多得,不是你想出钱就给你岀,你钱岀得多你让你占大份,没门。我这么想,公司一共集资两百万。我占10%,二十万,你们每个占5%,十万,我们五个人一共占30%;再设20%,给四眼四宝老五他们一些中层平分,我看每人可以分到0.5%,一万,工程师也全部有份;剩下50%,全村老小分了。男女不论,老小不论。摊到每个人头上的钱不多,我看谁都拿得岀。我这么定,你们有没有意见?”
众人面面相觑,忠富红伟正明眼里都有兴奋,可都是碍着辈分儿,把说话的第一顺序交给士根。但大家都看士根愁眉苦脸的并不兴奋。雷东宝就问了句:“士根哥,你是钱拿不出还是怎的?你要真拿不出,我借些给你。”
士根被问到,不得不回答:“书记,你的意思,我想再问得清楚些。是不是以后通过集资公司的设立,我们把村里原来的利润都转到集资公司里,我打个比方说,如果今年有两百万利润,我们每个人就可以拿二十万或者十万。同时我们又有高于别人的工资和奖金……”
正明道:“把工厂的利润都做到集资公司了,我们还哪来利润发奖金?士根叔算错了。”
“好吧,奖金没有,工资还是在的。”
“我们工资并不高,高就高在提成奖金。”红伟也插话。
忠富也道:“这个主意稳妥,比上回的主意好,我看全村人也没话说。”
士根却道:“全村人会说话的。我们集资公司的利润靠剥取村实体的利润而来,而实体属于全村,我们靠着在集资公司投入大比例份额就拿这部分剥取来的利润分配,明眼人全都看得出。大家乡里乡亲,我们怎么可以拿得太狠?”
红伟立刻道:“士根哥,怎么会不公平?书记拿最大份,我拥护,小雷家没有书记,就什么都没有。其他我这边我不敢说,养殖业要是没有忠富,没人养得出鱼虾牛蛙,别看这些东西小,产出比猪还高。忠富拿属于养殖业的一大块,没人不服。正明小小年纪,经历爆炸之后没被压垮,反而把登峰的规模搞成全省最大,又拼命把铜厂运行起来,正明脸上的伤疤是证明,瘦那么多是证明,谁说正明没资格拿大份?本身以前的分配就是对我们的不公平,我们承担那么大责任,付出那么多精力,我们多拿是体现多劳多得原则,没错。”
忠富这时候幽幽开口:“士根哥,不怕你恼。书记明确提出这个分配办法,是让我们有个名分明着办事拿分配。我说我和正明他们如果哪天憋不住不公平,暗中使小手捞钱呢,可能拿的比这明着分的还多。我们是相信书记,我们还得对得起书记提拔,才不乱伸手,可你也不能总拿不公平考验我们的自觉啊。”
正明早就想说,可他在哪儿都可以耀武扬威,就是在这个场合需得收敛。但等到红伟和忠富一阴一阳地说完,他觉得全让他们说了,但他还是要表个态:“我什么都听书记的。”
士根皱起眉头,大口吸烟。雷东宝看着士根道:“士根哥,只剩你没表态。”
士根道:“这个决策关系到全村,全村人都讨论后再做决定。”
“我们五个人内部先统一意见。”红伟等不及雷东宝发言,直接紧逼。
士根又是狂吸好几口烟,才道:“我保留意见,而且我的贡献没有你们四位大,如果算份子,我就跟全体村民吧,要我拿5%,我于心难安。”
众人都惊住,看向雷东宝。雷东宝也是惊讶地看着士根,一时无语。良久,雷东宝才道:“好,士根哥,你保留你的,我做我的。我们等不起。你要拿小份就拿小份,我不勉强你。但我给你保留你的5%,什么时候你想通了,拿钱来交上,你们呢?”
忠富、红伟、正明都赞同。雷东宝就道:“忠富和红伟你们稍微比正明空,你们拿个具体办法出来,要快,拿出来我们就开村民大会表决通过。这个集资公司红伟当家,红伟你那里最抽得出时间。”
士根轻轻问一句:“跟他们说集资公司真实目的吗?”
“我那么傻,让县里抓我坐牢啊?”雷东宝忽然想到,凛然问士根,“士根哥,你会不会去揭发?”
士根叹道:“我们合作那么多年,你怎么能这么不相信我?我说得彻底点,得罪你的话,我全家还想在村里待着?”
会议算是圆满地结束,红伟立刻钻进忠富家里商议,正明虽然没有摊到任务,可心热,到登峰厂和铜厂转了一圈,也一头钻进忠富家里。
只有雷东宝回家越想越烦,敲开士根家的门,一言不发拉士根进自己家坐下。两人相对吸了半天香烟,士根才道:“东宝,胆子别太大。”
雷东宝道:“我哪次没被你说胆大,结果呢?”
士根叹息:“这回性质不同。”
“哪回性质不严重,你哪回不是愁得睡不着觉,我们多年合作,我信谁都不如信你,你为什么永远不支持我?”
“东宝,自从你开动砖厂,接受我的计件办法后,我一直服你,也跟定你。我对你没二心。可我能力有限,我真是吃力不起了。这回的集资,我担不起。我是真的担不起了。你每次大胆,我都好一阵子睡不好觉,这回,你给我留条命吧。我不愿操心死,我宁愿做死,你相信我,只要你用得着,说一声我就会上,可就别让我占5%集资了。”
雷东宝真是闷得想砸家具,可愣是提不起气来,瞪着眼睛看士根半晌,道:“我要是你还是做你的村长,做实体的二把手,别想退出。你要不在,这一大摊子,我不在的时候,能交给谁?”
“东宝,你信任我,我肯定会做好。我跟你说了,我做死不怕,我怕死操心。”
“好吧,算我欠你,你只对我负责,妈个逼,你太……妈个逼。”
士根走出雷东宝的家,看着夜晚漫天的星星,叹了声气。
集资公司的细则很快形成并张贴出来,消息也很快传遍全村角角落落,即便是没识几个字的人也围到公告前好好阅读。公告栏前一片唧唧喳喳,都是白天不用上班的老头老太。
这等热闹事,老猢狲自然是不肯错过。他挤进人群,在喧闹声中将公告从头到尾看上几遍,心头隐隐响起前几天雷东宝跟他讨论的事。老猢狲隐隐想到什么,又隐隐觉得这不大可能。此时有人问老猢狲去不去村里交钱,老猢狲却是毫不犹豫地说,去,当然去,全村人民都做的事,他当然不能落下。
大家议论半天,交钱,当然是毫无疑问的,村里这十几年,在雷东宝上台后做的事件件都是为村民好,这件事,村民当然一如既往地支持,唯一争论的议题是百分比。
士根在村办坐着,打开窗户倾听窗外村民议论。听了半天,他想,村民若是知道了集资公司的真正目的,知道他们以前共同创造的财富被如此比例了,他们还会只是如此平和地议论吗?可士根再想,回想当年雷东宝率先扛起锄头背着一脊背的疑惑和嘲讽修整砖窑,还率众抵抗政策的谬误,从此带领大伙儿走上致富路,无论如何,雷东宝拿个大头也是合适,论理谁都不该反对。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里如此矛盾呢?
逐渐地,开始有村民从银行取出钱来,到村办交钱。这点儿钱,对于享用村里给的好处这么多年的村民而言,并不是负担。士根如常工作,他也并不解释,他虽被挂名5%,可他拒绝出钱,可他心里为雷东宝攥着一把冷汗。
雷东宝则是没想到歪打正着解决了两百万的流动资金。看来,群众的力量若发动起来不得了,小雷家人好样的。
小雷家又冲上快速道。这一波冲击,是由正明作为先锋,而那么多村民第一次因为投入了钱而摇旗呐喊得响亮。小雷家集资公司的业务也正常顺利地展开。其实是换汤不换药,原先属于各企业的贸易活动如今都改换到集资公司名下。集资公司名唤“雷霆”,雷霆公司一上手,便桩桩生意获利。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大江东去 > 1991 · 12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隋唐演义 2乾隆皇帝 第四卷 天步艰难 3史记八书 4康熙大帝 第四卷 乱起萧墙 5乾隆皇帝 第三卷 日落长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