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江东去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大江东去 > 1991 · 02

1991 · 02

小雷家春节前分福利照旧,全村老少乐呵呵分享果实。谁都看得出可能的水深火热,但谁都没放在心上想。这么多年风风雨雨下来,大家都已经相信村子相信雷东宝,相信他们的生活不会岀差错。这不,丰厚的福利一点没变不是?除了小雷家顶端的这几个。
雷东宝和红伟忠富正明几个都跟杨白劳似的躲了出去,他们虽然有意拖欠部分国营企业的货款不还,可心里总是存着欠债不还的歉疚,年底一到,一众债主蜂拥上门,他们只得避了出去,雷东宝自然是躲到韦春红的饭店里。
唯有大管家雷士根没法躲,于是他在村办被黄世仁们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坐在最中心的士根天天呼吸不畅。
士根心想,再这么下去,他即使不给讨债的拿口水淹死,也得被大伙儿围住闷死。好在雷东宝得知他的苦处后,通过电话遥控指挥,纠集村子里一帮男女老少,拿几根毛竹封住村口大路。谁想进村,问清楚,若是来讨债的,坚壁清野。于是,立竿见影地,小雷家村又复世外桃源,雷东宝和红伟他们又悄悄回了家门。
随即有上级部门来电询问此事,士根很担心小雷家的赖账手段会被上级机关处分,可出乎他的意料,来电关心之后便没了下文。或许,此刻来电部门也正轰轰烈烈筹划着欢度春节呢,谁耐烦管什么愁眉苦脸的事儿。
陈平原也来过电话,也是士根接的,陈平原稍稍过问了一下有人要债不成的事,就要雷东宝打电话给他。士根有心想劝雷东宝装不知道,但雷东宝说怕啥,怕谁都不怕陈平原。结果果然,陈平原啥都没提起,只说晚上一起到市里吃顿饭,认识几个邻县的致富先进带头人。
雷东宝一听这等饭局,没二话,跨上摩托车就去。到一家门面装饰堂皇、闪烁艳红霓虹灯的饭店门口停下车,身后“吱”的一声,一辆崭新漆黑的轿车几乎是顶着他摩托车后轮停下。雷东宝往后一看,见车上下来一个穿黑皮毛领大衣的胖男人,随即车子另一边下来一个司机,帮拎着一只才两个巴掌大的手提包,派头十足。
待到走进饭店落座,雷东宝才知,车上下来的那个胖子与他同桌。一桌十二个人,除了陈平原和一个邻县的书记,其他都是雷东宝式的人,环肥燕瘦,以环肥居多。那个跟着雷东宝下车的胖子就坐在雷东宝身边,说起话来声若洪钟。一介绍,雷东宝就知道这胖子是谁。那是邻近市区一个村的村支书,原先是个体户,卖小五金的。发家后将全村人带动起来,全村人投桃报李,一致要求他做村长做书记,上面一纸任命,他真就干上了。正好这几年流行羊毛衫,他发动家家户户添置羊毛衫机做加工,先跟几家上海羊毛衫厂搞联营,后来踢走联营厂自己挂牌生产,村子里先是遍地开花的羊毛衫作坊,然后变成遍地开花的羊毛衫小厂,等到去年那胖子要村民集资在国道边开了一家很有规模的羊毛衫批发市场后,好几家羊毛衫小厂脱颖而出,成为颇有规模的中号厂。
那胖子支书在饭桌上说,现在他不用管别的,只管收钱。但他也有宏图大略,那就是大力引进资金。那胖子口才好,能说,滔滔不绝,听得雷东宝异常艳羡。而那胖子跟说书似的说起引资时候的所作所为,诸如发动全村老少突击打扫全村卫生,甚至玻璃都擦得干干净净,诸如村里出钱统一将村屋外墙粉刷一新给资方良好印象,诸如借钱买日本产皇冠车,向对方展示经济实力等,都让大伙儿听得赞叹不已。雷东宝听着这些,眼前不知不觉浮现岀当年参观天津大邱庄时候看到的一幕一幕,那豪华气派的德国奔驰车队,络绎不绝的参观者。
等吃饭结束,陈平原特意把雷东宝叫到车上,意味深长地道:“那胖子,我早认识,以前他还是学你先进事迹的积极分子。我今天特意叫你来跟他见见面,听听他这些年做了些什么。雷老虎啊,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你落后了,无论从思想还是行动上,你都大大落后了。”
雷东宝被陈平原激得无话可说,抱着双臂“呼呼”冒粗气。硬着头皮才说一句:“我这是艰苦奋斗。”
“艰苦你个……”陈平原生生将一句粗话咽进肚子里,“全县都知道你小雷家现在满是讨债的,讨债的还告到县里来。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你原先那套模式不行了,此路不通了,需要改换思路,另找出路。我为你好,你可别因为我骂你几句就好心当作驴肝肺,你小雷家何去何从,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雷东宝瞪着眼睛,牛蛙似的鼓了鼓腮帮子,可最终没说出话来。陈平原斜眼看着,见雷东宝一直不表态,生气了,捞过手去打开车门,推推雷东宝,道:“你下车前我最后再啰唆几句。今天这顿饭,是我特意为你组织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你看看原先比你落后的人现在如何比你先进。你雷老虎如果还有一些血气,还是个男人,你做给我看。”
看着陈平原的车子扬长而去,雷东宝待在冷风里差点吐血。他雷东宝,如今就这么被人瞧不起了吗?小雷家目前发展平稳,反射炉爆了之后他们没给贷款压死,雷东宝本已感觉自己英明伟大。可是这话经过今晚一顿饭,他再也没脸提了。一比较,长短胖瘦全都盖不住。尤其是人家当初还是学着他的经验发家,如今反过来可以做他的榜样,饭桌上给他传授合资经验,叫他一张老脸往哪儿搁,他还有脸说小雷家不错吗?
雷东宝闷闷不乐地回到韦春红那儿,辗转不能入睡。
这个春节,他没去宋运辉家,只打了电话去,但前岳父岳母没接。宋运辉倒是跟他讲了不少时间电话,但雷东宝最想知道的如何引资的事,宋运辉也不知道。雷东宝又打电话给老徐拜年,也是急切地问起引资的事,但老徐建议他因地制宜,未必一定要赶时髦。但雷东宝不觉得这是赶时髦,这就是来钱,他最缺的就是钱。
春节过后,忠富继续快马加鞭地赶他的冷库工程,雷东宝则是找县里找市里要求介绍引资。终于在一次市领导外访后传来一条消息,有一家台商准备过来考察投资环境,打算成立出口用的冷冻肉食品加工厂。市里要求几家候选对象各自写上自己现有优势,供台商选择。雷东宝得知这一信息简直喜出望外,凭他手底的养猪场,这台商不正是冲着他小雷家来的吗?这整个市整个省,又有哪家集体有他小雷家那么好的底子,拥有那么多的生猪存栏?
忠富却表示疑问。小雷家的猪场办得好好的,得来的收入全部归小雷家自己,何必要另找个老板来管着?这反对被雷东宝呵斥了,雷东宝说忠富小农经济,以前只看到眼前两口鱼塘,现在只看到小雷家一个养猪场。忠富将信将疑地,合着秀才士根做出一份非常说明问题的报告,递交市里相关领导。大家分析以后都觉得,这事儿能成,小雷家几乎万事俱备。
因此不等市里给回复,雷东宝就先布置下去,让村里立刻展开大扫除。房子是不用刷了,都是整齐的新房,但还是买来石灰,把所有的树,包括行道树和山上的果树,在近地处都刷上一层白灰,远远一看,非常齐整。杂草拔了,玻璃擦干净了,村里的水泥路都用高压水枪洗了,谁走进小雷家,都会感到眼前一亮。
为了工作,为了引资,雷东宝一丝不苟,不耻下问,去胖子那学习经验。市里也重视,台办也来了人,查看墙上有没有比较敏感的标语。市里来人还酒后吐真言,说看了那么几个候选点,就小雷家的是最起眼的。
在一次次地按照台商方面的要求补充材料之后,不久,市里就传来消息,台商准备过来考察,而小雷家排在第一名。这个消息传到小雷家,雷东宝立刻让四眼会计打开久已不用的广播喇叭,大声把好消息传遍整个小雷家,小雷家人沸腾了。
雷东宝抓来村里主要骨干商量了一下,决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花血本买辆进口汽车。研究来研究去,大家又觉得一辆太寒酸,不如买两辆桑塔纳,人家也是合资的,没比进口差多少。大家还筹划着等台商到来那一天,桑塔纳自然是要岀动的,而村里还要把所有摩托车也召集起来,擦干净打足蜡,整整齐齐排在显眼处,震一震那些台商。小雷家别的不说,多的是鲜红的进口摩托车。
说到做到,雷东宝立刻让村里车队负责人四宝着手买车。因为有招商引资这么个大任务摆在面前,市控办(市控制社会集团购买力办公室)特事特办,很快办下各项审核程序,四宝立即带着人乘火车去上海提车了。小雷家刚刚存起来的一些钱当然给搜了个空,好在县里特批一些贷款,总算把购车款圆满解决。
台商来的时候,小雷家一深蓝一深咖两辆桑塔纳开去火车站迎接,接来齐刷刷四个台商,都是穿深色西装,打笔挺领带,雷东宝看看自己一伙儿人,一样的西装领带,怎么就不如人家的挺刮呢?不过,别看是台湾人,鼻子眼都差不多,最多他们皮肤白一些细腻一些。
车子顺省道开往小雷家,正好山上层层桃李花,车子里的台商都指指点点地说真是太美了。正明妻子普通话好,文化程度高,人长得靓,由她跟台商介绍说这是村里集体种的果树,有些什么品种,用养猪场的沼液沼渣培育。雷东宝当兵几年,普通话也能说,可他说话跟吵架似的,怕吓到细声细气的台商,不敢多说,就坐前面听着。但他此时吩咐司机把车子开慢点,让台商看个够,他听得台商似乎挺是赞赏。
但是,等到带着赞赏表情的台商走出车子,站到空地上,立刻就有人耸耸鼻子,敏感地问:“什么气味?”
雷东宝闻了闻,心想什么大不了的事:“电线厂的味道,闻着闻着就习惯了。以前才臭,沼气池没造好的时候,进村就是猪粪臭。”
几个台湾人议论了一下,跟雷东宝提出要到电线厂看看。经过河水墨黑的小桥,四个台湾人饶有兴致地跟着正明把登峰摸了个遍,最终找出臭气源头,又同时找到废水源头。四个人对着塑料原料包装袋上面的说明认真研究了好一会儿,又窃窃私语商量一阵子,有人开始摇头。但四个人还是又参观了养猪场,以及其他鱼虾大棚,还把预制品场和开工一半的铜厂参观了个透,没吃晚饭,由小雷家的车子送回市里宾馆。
当晚,陈平原气急败坏地打来电话,说事情黄了。台商提出,小雷家村污染严重,不适合开办食品加工厂。
雷东宝不信,借口,这纯粹是借口,台商一准不是真心投资。然而,几天之后,县里传来消息,台商选中一块被市里排在末位,几乎可称作是不毛之地的地方,不仅要办食品加工厂,还要发展大型养殖场。
雷东宝真是彻底搞不懂了,怎么可能会是这种结局,究竟陈平原说的污染严重算是怎么回事?
雷东宝终于想到宋运辉几年前一个冬天,曾经就电线厂的污染问题差点跟他翻脸的事。他一定要搞清楚这件事,立刻打电话过去问。宋运辉没想到小雷家的引资工作居然会在污染问题上吃瘪,问清当天台商参观详情,便知污染问题出在哪儿,污染会对人身体造成何种影响,既然如此,一家做出口食品加工,质量要求极其严格的工厂是不敢冒险在这种污染环境下开建的。
雷东宝这才明白原因所在,看着台商说到做到,果真携巨资进入,迅速开工建设,而那些轰轰烈烈都与他小雷家无关,他心里不知道是后悔还是难过,总之沉闷了好几天。而小雷家这回为了台商的参观,又背了几十万的债,整个一羊肉没吃到,惹了一身骚。
而且,大好的机会,一个本可以令雷东宝恢复扬眉吐气的大好机会,就这么眼睁睁溜走了。这简直比机会没来敲过门都令人难受、难堪。晚上一想到前两天的不幸落选,想到落选前村部响不尽的来自各部门要员的关心电话和之后的冷落,雷东宝心中无限的失落,辗转无法入眠。他心里生出疑问,他真的不先进了吗?
正好韦春红收了店铺打电话过来,韦春红一问要不要给东宝留着门,雷东宝就不耐地道:“你不是买木兰了吗?”
韦春红幽幽地道:“你妈在吗?你妈在我就不敢来了。”
雷东宝郁闷地道:“我心情不好,你别挤对我。”
韦春红知道雷东宝这个人,只是轻柔地道:“虽然你心情不好,可有些传言我还是得告诉你,你可以着手有个打算。自打传言台商是因为小雷家污染问题放弃你们后,我今天听到传说,说小雷家的猪是死鱼死虾喂出来的,猪肚子贱,吃了不会死,人常吃这种猪肉得岀问题,尤其是小孩子。又说小雷家的鱼虾牛蛙是拿猪粪喂大的,那些鱼虾牛蛙肚子里不知道多脏,说小雷家人断子绝孙,做得岀那么脏的事,难怪台商不肯出资。”
韦春红还说着,雷东宝已经嚷嚷上了:“说什么话,说什么话?!”韦春红没有中断,临了又问一句:“真不给你留门了?那我关门睡觉了。”
雷东宝忙道:“你话还没说完,你赶紧来一趟。”
“累了,再说到你家又得听教训。还有什么话?”韦春红有些期待,期待雷东宝说出她想听的话。
雷东宝道:“有人送我一只金戒指,很小,比你戴的小,我转送我妈了,我说是你送的,她收得挺高兴。”
韦春红在电话那头撇撇嘴:“我也想着戒指呢,手指头还空着好几根,不去你那儿了,一天站下来很累。”
雷东宝道:“明天有人再说起,你给辟谣,什么话呀,谁那么没良心喂屎给鱼吃。”
韦春红有些失望,有意违拗:“我没本事,又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说了也白说,经不起别人一声问。”
“少来,少来,你这张嘴,活人能让你憋死,死人能让你气活,你能没本事?”
韦春红干咳一声,道:“明天……你跟忠富他们说一声,我这儿不要牛蛙鱼虾了。传言一传开,估计没人吃那些,进货也卖不出去,你还是想个办法吧。”
雷东宝一愣:“你怎么能带这个头,你得给我拿饭店当辟谣的桥头堡,你饭店里也不进鱼虾,人家不更相信了?”
“呀,奇了。你不想点主意扭转局面,靠我饭店里摆满小雷家的鱼虾有什么用,就算把我饭店拖下水,你小雷家不吱声,照样没人信。还是别牺牲我了,你想办法吧。我睡觉了,你也早点睡。”
放下电话,雷东宝心想,难道真有人相信这事?即使小雷家想喂鱼虾吃猪屎,那也得喂得下去啊,鱼虾又不是狗,还能吃屎?鱼虾吃得才精细,不是特配的料不吃。雷东宝暗自也为传言与塑料无关而感到侥幸。他打算再看几天,他不信那么荒唐的传言会有生命。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大江东去 > 1991 · 02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蜀书 2乾隆皇帝 第三卷 日落长河 3大秦帝国作者:孙皓晖 4易中天品三国 5魏书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