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江东去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大江东去 > 1988 · 02

1988 · 02

宋运辉回到家里,本想陪快不认识他的女儿睡觉,不料一进家门,他爸就塞给他一张纸条,上面十来个来电须复。他没劲地看看那些总厂分机号,一时懒得回复,就找以前读大学那座城市的电话打过去,这个号码有些眼熟,心说难道是同学找他?他一边拨号一边又想到梁思申家的电话,难道说,他让去美国检验设备的同事带去美国托客户邮寄的包裹这么快到梁思申手上了?没想到,对方接起电话,竟然是梁思申的声音。
宋运辉大惊:“你怎么回国了?没听你说起。”
“本来不回的,可家里出了点事,我后天就得去北京乘坐回美国去的飞机。Mr.Song你有时间吗?如果有时间,我明天就去北京,我们北京见个面。”
宋运辉想想火烧眉毛一般的日程安排,只得很是遗憾地道:“分身乏术,一天都不能离开。希望你暑假能回来,那时候我这儿的项目告一段落。对不起。家里没要紧事吧?”
“太遗憾了,我好想与Mr.Song面对面一较高下,可是我查了从我这儿到你们那儿的行程,无论如何我都来不及赶上回美国的飞机,太遗憾了,你没空。我家差点岀大事,不过已被我治好了,现在没事了。”
宋运辉忍不住笑:“你念数学,又不念医学。”
“话虽这么说。”梁思申笑嘻嘻地耍顽皮,“我爷爷这个老革命退休了还想革,以前的关联单位请求他帮忙参股一家股份公司,他老人家积极踊跃地把当年的补发工资和现在的储蓄倾囊而出买了几百张股票,买了后自知理亏,对奶奶竭力隐瞒。后来奶奶要准备送礼的钱,才知道爷爷把所有积蓄买了几百张废纸,奶奶急了,住进高干病房昏迷不醒。爸爸让我趁假期回来看奶奶一眼,说可能是最后一眼,我火烧屁股般来了,在奶奶病床前一口答应买下那几万块股票,才不到一万美元,算是给奶奶买个安心上路。没想到奶奶一听就睁开眼睛活过来了。我后来扬眉吐气地跟奶奶说,怎么样,孙女比孙子好吧,奶奶听着生闷气,我就被爸爸叉岀病房。他们真是过河拆桥,呵呵。”
宋运辉知道梁思申现在恶补中文,最喜说话带四个字成语,今天这么一大段难得没说坏,有时说得就不伦不类了。想到她一出手就是一万美元,真够大方。“难怪,看来还是孙女好,你看我就是生女儿。你别担心,国家对股份制国营企业不会放任不管,你的股票不一定会变成废纸。不过你别太大手大脚,还有MBA学费等着你。”
“Mr.Song,你不能学我妈的婆婆妈妈,你知道我在炒汇,在跟你做生意,我在积极地挣钱不很积极地花钱,进多岀少,我不就有剩余了吗?”
宋运辉沉吟一下,道:“我半年后可能转行,不管出口。虽然总厂肯定还是希望与我移交下去的外商做生意的,不过你得开始有思想准备,万一你以后拿不到那么优惠的价格了呢?”
梁思申想了想,道:“Mr.Song,我明白了,你叫我有备无患呢。爸爸也是这么跟我说。不过我还是深信我买下爷爷的股票是一举两得。因为首先可以救奶奶的命;其次,股票虽然是风险,但是你们既然都说了国家不会不管,为什么又担心股票变为废纸呢?万一股票可以交易了,我手中的这几张票子不就升值了吗?当然,它们也可能变成废纸;最后呢,我手中的钱需要分散投资,而不能把鸡蛋放在同一只篮子里,掉了一起碎。我把一万美元投资到中国的股票市场,其他投资到别处,我总有一处赚得欢欣鼓舞,把损失的部分全赚回来,对吧?我这叫分散风险。”
宋运辉听了差点闷掉。他这儿每天还在愁工资不够用,又不能要来他这儿住的父母帮岀饭菜钱,人家梁思申却拿着大把钞票考虑如何投资分散手中一大把钱的持有风险,他只能老实承认:“以我们国内现在的温饱环境,果然是没法对你那儿的金钱运作感同身受。不过,我看出你很有想法,你肯定能做得很好,我真为你的出色高兴。”
“对,对,Mr.Song,你什么时候跟我爸妈说说,我爸爸自以为金融专家,其实一窍不通,我被他俩聒噪得发疯。他们为什么只看住自己眼前一米,不能看看世界通例呢?还是Mr.Song最好,跟你说什么你都能理解。”
“不能说一窍不通,没规没矩,你爸爸懂的你就不懂。我请人带到美国给你寄的东西,你不在没关系吧?”
“没关系,谢谢。我也有东西带来给Mr.Song,不过行色匆匆,没好好准备。爸爸说他会安排人捎给你。Mr.Song,家里好多好吃的,我真不想回美国,我现在每天都要吃一团烤红薯,我把酱肉塞进烤红薯里,味道怪里怪气地香,还有香瓜子、小核桃、蜜饯吃都吃不过来。可是呢,我做梦还是想比萨想色拉了,最想的是亮堂的洗手间。还有还有……”
宋运辉听着直笑,这个小家伙,每天过的都是美国物资丰富的好日子,还怎么能适应中国家中的环境呢?即使她家的环境在国内还算特殊的。有时他出国回来,也得有一两天不能适应家里环境呢,幸好现在有点权,家里给通了暖气片,否则可能更受不了,尤其是沐浴,国外那些卫生间里的一切。他估计,梁思申是不会回中国来定居了,她在美国混得如鱼得水,与本地人没什么不同,回来,干什么?做外商办事处工作人员吗?不过,这些考虑对于才读大学的梁思申来说,还早。
宋运辉笑眯眯地放下电话,却见程开颜怪怪地盯着他,满脸生气。不由得惊道:“怎么了?小引……”
“跟谁打电话呢,这么开心,也不怕吵醒小引。”程开颜一甩手转回房间。
宋母过来轻轻对儿子道:“开颜好像对你的电话不高兴。”
宋运辉看看房间门,心说又来了,程开颜总是见不得梁思申。他看看手中其他没打的电话,放下,先去房间看妻女。程开颜看见他就转过身去不理,宋运辉怕吵醒女儿,不敢说话,张开手臂把坐着的小猫抱进怀里,一声不响抱了会儿,才感觉程开颜原本充满抵制的硬骨头变软。他又抱了会儿,才贴着妻子耳朵轻声道:“还有好几个分机电话,估计都是工作,我去处理一下?”
程开颜翘着嘴,好久才不情不愿地点头。她也知道丈夫忙,可丈夫知道她多想跟他说说话吗?可他却能花那么多时间跟梁思申说电话写信。看着丈夫与梁思申说得开心时,她总怀疑丈夫心里晃动着她曾经见过的照片上的丽影,她想得心烦气躁。
令程开颜郁闷的是,跟自己妈妈说烦心事,还被妈妈批评,妈妈说她不该见着风就是雨,别反而把男人闹到别的女人怀里去,让她注重点儿策略。可是她该如何策略呢?她都逮不到总是匆匆忙忙的丈夫说上几句话。
是的,她拉不住丈夫,这不,丈夫才走到卧室门口,外面客厅的电话又响了。她家电话现在比爸爸家的还忙。她听丈夫在电话里大声小声地吩咐工作,说个没完,她流了会儿眼泪,看女儿醒来,只好收回心思对付女儿。没想到小小女儿会聪明地拿手抹她的脸,女儿是在给她擦眼泪吧。程开颜更是委屈,眼泪更多,只好将女儿交到婆婆手里,她得先对付自己。
宋运辉没空看顾程开颜的委屈,他几个电话下来,就不得不骑车出门处理,回来已经深夜,可他还不能睡,他还须联络远在美国的水书记。他找到帆布工具袋,妈来后,这个工具袋给洗得非常干净。找出笔记本根据水书记行程推断他在哪个方位,他才打电话出去。
等好久,才等到水书记被找到,又打电话过来。水书记显然兴致勃勃,哑着疲累的嗓子,大声开心地问:“小宋,有什么要紧事这么急着找我?”
宋运辉用尽量平稳的口吻道:“虞山卿让我千万转告水书记,刘总工等一批老干部明天准备去北京,行踪可疑。小虞请水书记尽可能快地与他联系。”
水书记那边好一阵沉默,好久才道:“知道了,你还有什么事没有?”
“没了,其他人都好。”
但是水书记没说“再见”,而是沉吟好一会儿才道:“给我闵副厂长电话。”
宋运辉立刻找出来念给水书记。他不知道水书记将如何处理这件事。后面的电话,水书记会先打给虞山卿呢,还是闵?宋运辉不得而知。
他第二天上班,见总厂的一切依旧有条不紊,不知有几个人知道桌面下的暗流已经涌动。
宋运辉如今中午都不回家吃饭,有爸妈在家料理,他不须分心照顾家中杂事。接近下午下班时回到办公室,却见虞山卿坐他位置上等他。运销处现在已经搬到厂区大门外,而宋运辉的技改组占了运销处刚在总厂办公楼腾出来的办公室,虞山卿如今出现在总厂办公楼,肯定是专门来等他。
宋运辉进去看看其他两个同事,知道那两个一时半会儿没法下班,只得走到自己桌子旁,跟虞山卿道:“你等等,我收拾一下一起走。忙吗?”
虞山卿起身让开,呵呵一笑:“当然忙,不过不会有你那么忙。不好意思,让你早退。”
宋运辉笑笑,将东西收拾进工具袋,这时下班铃响,大伙儿一窝蜂冲岀门去,宋运辉与虞山卿都是有意识地延后几分钟,等大部队浩浩荡荡走空,才慢慢下去。骑车到空旷处,虞山卿就迫不及待地道:“小宋,水书记今早刚给我电话,说机票没法改签,没法提早回来。你有没有办法让你美国客户帮忙一下?”
宋运辉昨晚早想过这点,据说最近因为美国假期,飞机航班都满得很,再加上每周来往中美的飞机又不多。“我问问,不过基本上没希望。水书记起码得两周后回来吧。”
虞山卿叹息:“你知道两周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水书记不能亲自出面到部里说明,而是需要有强有力的人代表他出面。你说水书记会找谁?然后水书记需要许诺释放什么条件给那人,让那人给他出力?”
“闵!”宋运辉想都不用想,谁还比闵更有资格?闵或许还能规劝刘总工们半路折返,答应他们告状的诉求。那么,刘总工们希望看到事情得到怎么样的处理?闵又希望从水书记那儿捞得什么样的好处?前者,可能虞山卿会成为替死鬼,代替水书记牺牲。后者,哪个替死鬼的前途会被水书记当作筹码换取闵的行动?谁知道他们的暗箱里面会不会操作到他宋运辉呢。
虞山卿毫不客气地道:“对,只有他有资格。我是刘总工他们这帮失去权力满心失落的人欲除之而后快的,而你,你掌控着出口科,手中权力也不小,你虽然看上去两袖清风,可谁能相信你一尘不染?你也在名单之内。然后,全总厂都知道你是闵屁股底下最活跃的一座火山,闵即使不提出他的条件,水书记又怎会不知道你是一个重磅砝码?你我目前都水深火热,但你只有比我更深陷一层。你别侥幸,有办法的话你还是早点逃脱吧。”
宋运辉心说虞山卿与他想的一样,两人现在还真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虽然他的出口科绝对没事,但他绝对是闵的眼中钉。他想了半天,才道:“我没办法,他们两个人的交易如果是把我拿去做砝码,我岳父出面都没用。但小虞,刀子会先砍向你,你绝无幸免之理。我嘛,等技改结束,也是决定我去留的日期。”
“你为什么认为我一定会被砍?说说你的理由。”
“小虞,你就别侥幸向我求证了,你自己还会不知道?体面一些,你自己走,帮水书记一个忙,不体面一些,你鱼死网破。以你的性格,你只有这两条路。”
虞山卿焦躁地拼命按铃,把那只转铃按得异常刺耳,可好久都不说话。到那片科长楼区,他才忽然问一句:“你的意思是,让我走?”
宋运辉沉静地道:“外面海阔天空,你何苦死心眼。”
虞山卿跳下车,拦着宋运辉也跳下,又不敢大声,压低了的声音却有些咬牙切齿:“你为什么不走?你完全可以凭技改工程要挟。你现在如果说走,技改还不得前功尽弃?”
宋运辉当然是知道虞山卿巴不得拉住他一起以走相威胁,因为虞山卿手头的砝码最多只能威胁一个水书记,而他手头的砝码却是可以威胁到闵厂长。两者如果相加,当然,宋运辉知道,他可以凭此提出要挟。可是,他大好一个人,怎能与虞山卿同流合污,他有他的清高。他定定地看着虞山卿,冷静地道:“我热爱我手头的工作,反而是他们可以拿不许我技改来要挟我。而且我起码还有一段缓刑期,小虞,你还是尽快拿出选择吧。”
虞山卿听了瞠目结舌,定定看了宋运辉好久,才极其憋闷地道:“你……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傻瓜,你这是给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宋运辉一声讪笑:“可不,人各有命门。小虞,好合好散,留待以后。”
虞山卿摇头:“小宋,事到如今,我倒是要问你,你究竟是真傻,还是假傻?你真相信能好合好散?离开金州的话,我对金州还算个屁?我手中再有一手资料又还能说明什么问题?”
宋运辉冷冷地道:“可是,你以为你有其他选择?你鱼死网破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会鱼死网破别人就不会?你想坐几天牢?我身后还有程家一大家子,我能为所欲为吗?你好好回家冷静想想,你别无选择。”
宋运辉拿开虞山卿扳在他自行车上的手,转开车头骑车离开,留下虞山卿一张脸铁青,站在寒风里发呆。其实,宋运辉心里才不管虞山卿结局如何,可虞山卿如果真鱼死网破,那破坏力,只有强过刘总工们,遭殃的是水书记。对于水书记,宋运辉心里很复杂,水书记对他此生的影响,他岂能熟视无睹。虽然他并不认可水书记在价格双轨上面的猫腻,可水书记出事,他当仁不让,想伸一把援手。不过,他也很无奈地想到,很可能,昨晚水书记与闵厂长通话的时候,他已经被扔到交易台上,作为筹码了。
他相信,水书记也会找虞山卿说话,许以条件,请虞山卿走人。虞山卿这个主事的离开,闵再着一把力,这件上访的事,几乎可以不了了之。宋运辉看不出刘总工他们还有什么上访的动力。刘总工们又不会不知道,水书记盘桓金州那么多年,岂是他们容易告倒的。再说,价格双轨制,本来就是国家允许的政策,大方向没错。只要等虞山卿一走,水书记将所有污水往虞山卿身上一推了之,刘总工他们还玩什么。
但是,宋运辉清楚地知道,无论如何,他的未来,如虞山卿所言,等技改结束,也是他被宣判之时。谁知道闵会如何“重用”他。虞山卿都说,全金州都知道,他是闵宝座下最大的一座活火山,他想否认都不行。
连岳父都没办法,岳父的位置来自水书记,对上面的关系,由于水书记的压制而空白,水书记如果放弃他宋运辉,他只有任凭闵厂长处置。岳父说,水书记没把虞山卿当人用,其实,谁在水、闵眼里是人了?都是棋子。
宋运辉觉得自己又看穿了不少。不,他不心灰意冷,他才不会气馁,他只是寒心。也觉得现在做得累死累活,实在是如转盘上的小白鼠,无意义得很。甚至,有些滑稽。
他在实现他的理想,高位者却在利用他的幼稚。
如果说人生还有“幻灭”这么一种状态,他现在就差不多已经进入。
但他回到家里,还得以一家之长的责任心,摆出若无其事的面孔。爸妈带着宋引已经累了一天,程开颜需要养足精神对付晚上的宋引,他得担负喂女儿吃饭的责任。
他能回家吃中饭,让一家子都是喜气洋洋。宋运辉看着心说,他真傻,以前怎么能如此忽略家人。他本来还以为自己需要强颜欢笑,但没多久他的心情就被温暖的饭菜和温暖的亲情融化。
看程开颜放着自己的饭碗,先专心喂女儿吃奶糕,他抢过小勺子:“你也累了一天,喘口气吧,中饭我来喂。”
程开颜笑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工作狂啊,你加班我也得加班吗?小引我来喂。”
宋季山一边儿笑道:“小辉上班上傻了。”
宋运辉看着一桌子都笑他,才想起这个元旦可以休息两天,他也忍不住笑,将小勺子塞回给程开颜:“那我专心吃饭成吗?你们白天有没有出去走走晒晒太阳?”
“有啦,怎么会没有。我和妈逛了好半天呢。”
“买些什么?别又是光给小引买衣服。”
宋母笑道:“有啊,有啊,我们开颜买了一条健美裤,很时髦的。开颜还给我们扯了阳离子布做衬衫,花了不少钱。”
程开颜眼睛亮亮地道:“妈前几天给我织了一件棒针衫,配这健美裤特别好,我们幼儿园阿姨都这么穿呢。”
宋运辉以前闲的时候还关心流行,最近忙得连吃饭时间都没有,不知道健美裤阳离子是什么。“这回总算总厂开良心,奖金给我发得多,你们是该添点衣服。”他这个学化工的对阳离子最百思不得其解,“阳离子能做布料?什么样儿的?”
程开颜捂着嘴大笑:“我就知道你会问阳离子呢,妈,给我说中了吧。小辉是个书呆子。”说着起身把小勺子交给宋运辉,“我拿给你看,省得你一顿饭都想着阳离子。”
宋运辉笑道:“我彻底搞不懂现在的东西了,什么朱丽纹,牛肚布,乔其纱,还是以前的石磨蓝、宝石蓝容易理解一些。我怎么跟个老古董一样。”
宋季山道:“我也不懂,我们男人懂这些干什么。”
宋引看到大人们说话,她就不老实,宋运辉只好专心对付,七骗八拐才喂下一口奶糕,抬头,却见程开颜换了一身衣服出来。看着程开颜身上麻袋般宽大的蓝一块白一块的棒针衫,还有下面一条把大腿包得紧紧的黑色弹性裤子,真是哭笑不得。程开颜生了孩子后一直胖,穿上这样的弹性裤子,两条腿就跟大象腿一般地壮硕,偏偏上面的棒针衫也是肥大。他忍不住道:“别人没穿时你先穿,别人都穿时你不穿,这才对。不好看。”
宋母忙问:“棒针衫不好看还是健美裤不好看?健美裤要十二块多一条呢。”
宋运辉摇头:“棒针衫也就罢了,下面的健美裤真是太俗。”但一眼看到程开颜涨红了脸,忙道:“开颜你气质温柔,穿这种健美裤埋没你,我们不穿这种低级衣服。”
程开颜并不很领情,咕嘟起嘴对宋母道:“妈,小辉老是出国,岀得眼高手低,回来也没见他穿多好,净穿着工作服而已。他还嫌我们穿不好呢。”
宋母忙息事宁人:“什么低级高级,我看开颜穿得挺好,小辉你就是花头透,你倒是给开颜找好看的来?”
“就是,就是眼高手低。”程开颜抢回女儿的小勺子,还冲宋运辉得意地一声“哼”。不过她虽得意,心里却是动摇,想着回头可以把这健美裤折价给谁,她非常重视宋运辉的脸色。
电话铃却是不客气地响了。宋运辉拿起一听,又是办公室的事儿,他没敷衍,直接说吃完饭才过去。那边很为难地做他思想工作,宋运辉并不动摇,放下电话就说:“拿我当奴隶使唤啊。”
宋季山道:“别这样嘛,工作重要,领导要你去,你怎么能一点面子都不给就回绝呢。”
“我都已经每天不着家了,连顿饭都不让在家吃吗?我又没卖给他领导。”宋运辉见女儿看着他说话强硬有些怕,忙放缓声音,“小引,张嘴让爸爸看看咽下去没有,啊——”
第二天,虞山卿大约经过一夜思索,知道自己胜算不大,也可能已经与水书记在电话里达成什么谅解,宋运辉上班时接到虞山卿一个电话,说是趁大家都上班,叫辆车来悄悄搬家了。虞山卿在电话里说,他既然走,妻子也不打算留在金州任人欺负,等他落脚后再给宋运辉电话,以后大家多关照。
宋运辉以前虽然并不待见虞山卿,但此时也很黯然,那么,下一个就是他了吧。但他须有始有终,无论闵想把他怎么样,水又不想把他怎么样,他得把手头工作做好。他也不能心有旁骛,否则如果技改那么多啰唆事岀个纰漏,他更被人抓住把柄,他木然地积极着。
春节前夕,梁思申父亲果然托人捎带一行李箱的东西特意转道金州交给宋运辉。宋运辉没想到梁思申送他的东西除每年必送的时下美国流行的书籍之外,还有一块简单大方的手表,一只精致男式皮包,两条领带,两条皮带,一支钢笔和一副漂亮的金丝边眼镜架。其余的礼物都是给宋引的,有两只小巧绒布玩具,会叫会笑,几本漂亮的书,两套漂亮的衣服,以及竟然有十包之多的奶粉和五颜六色的饼干糖果。
宋运辉是在家打开行李箱的,一看手表和眼镜架等就心知是贵价货,梁思申果然是能花钱。他有些怀疑这孩子人小鬼大,太过世故,竟然懂得这样子来感谢他。对着这一箱没法计算价值的礼物,宋运辉内心还是希望他收到的只是书籍和宋引的奶粉。可他自然是无法退回去了,这么一箱子,除非他自己拎去梁家,怎么邮寄。
程开颜没有收到专属礼物,但她并无意外,梁思申一向只寄给宋运辉看的书,这回多出几件送给宋运辉的文具用品,当属正常。宋运辉也觉得正常,他父母也没收到礼物呢。
而水书记与刘总工等一干老干部几乎是前脚后脚地回厂,回来后就跟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风平浪静。唯有虞山卿和妻子一起辞职了,开金州总厂人事有史以来最令人惊奇的先河:竟然有人丢掉铁饭碗搞什么下海勾当。海,是那么容易下的吗?大伙儿都预测虞山卿会被海水呛死。而运销处内贸科的人当然是换了,换上的是闵以前在分厂时的亲信。

无忧书城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大江大河 > 大江东去 > 1988 · 02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秦帝国 第四部 阳谋春秋 2大秦帝国 第三部 金戈铁马 3康熙大帝 第三卷 玉宇呈祥 4乾隆皇帝 第二卷 夕照空山 5大秦帝国作者:孙皓晖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