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找前世之旅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穿越小说 > 寻找前世之旅 > 第七十六章 谁是宿命之人?

第七十六章 谁是宿命之人?

  “尼摩,真的是你!”她盯着他喃喃道。我的心里也是一惊,怎么,婆须蜜竟然认识目莲?尼摩,他原来叫尼摩?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大堆的问号。
  目莲依旧神色自若,只是淡淡说了句:“是我。”
  婆须蜜的脸色煞白,半晌才说出了一句话,“你……好吗。”
  目莲浅浅一笑,“我很好。”
  她上前了两步,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脸色更加苍白,“你,你的眼睛怎么了,你看不见了?”
  目莲微微侧了下头,没有说话。
  我呆呆的在一旁看着两人,这两人到底以前是什么关系呢?
  婆须罗想再上前一步,却又犹豫了一下,只是那么一瞬,她的脸上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小隐,我们该回去了。”
  我点了点头,回头望了目莲一眼,他阖眼微笑,仿佛知道我在看他,对我轻轻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婆须蜜什么都没说。
  “那个,你和目莲他,,认识吗?”一直到入睡前,我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她看了我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十年前,在曲女城提起尼摩大人有谁人不知,他出身高贵,一掷千金,终日流连于风月场中,曾经是我师父的恩客,那时,我,也是——”她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奇异的神色,“我还没有成为加尼卡……”
  她没有把话说完,却也令我大吃一惊,想不到那犹如莲花一般的人以前居然是个风流公子,到底是什么事情令他发生这么大的改变?想到他那在风中绽放的笑容,我无论如何也不能把他和风流这个词联想起来。
  “他现在变了很多,虽然容貌没变,却已经不再是那个我认识的尼摩大人了。目莲,这个名字很适合现在的他。”她幽幽说道,沉默了一会。她又笑了起来,“好了,也不用在意那个人了,都过去那么年了,我也只是一时感慨。”
  看着她变换不停的表情,我的心里也是混乱一片,难道目莲才是她的宿命之人?可是也不像啊,他既不是她的客人,额上也没有什么菱形的标记。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对了,小隐,那摩罗大人他……”她看起来似乎欲言又止。
  “怎么了?”
  “那摩罗大人,他是个好人。”她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你喜欢那摩罗大人吗?”我也忽然脱口而出,看婆须蜜对待那摩罗的态度,似乎和别的客人都不一样,好像特别不在意他,却又好像特别在意他。
  婆须蜜微微一笑,“喜欢怎样,不喜欢又怎样,你只要记住,他是一位好客人就是了。”
  “我是说,如果……”
  “小隐,有些事,永远没有如果。”她把我想问的话堵了回去。
  如果,有人真心喜欢你,想要带你走,你会答应吗?我默默的在心里重复了一遍,总有一天,我会把这句话问出口。
  ===========================================
  带着满腹的疑问,第二天我就想去恒河边找目莲,问个清楚。一出门,迎面就看见了身穿一袭蓝衣的那摩罗。
  “这么早去哪里?”他看上去心情似乎不错。
  “去哪里用不着你管吧。”我没好气的答了一句。
  “好大的胆,竟敢对大人无礼!”他身边的侍卫立刻凶神恶煞的吼道。
  “退下。”那摩罗微微皱了皱眉,那侍卫立刻惶恐的往后退了几步。
  “听说婆须蜜会将你的试练提前,到时你可要好好表现。”他挑了挑眉,扬唇浅笑。
  我抬头瞪了他一眼,道:“那也不关你的事,我……”当我的目光掠过他的额头时,后半句话因为诧异而硬生生的吞了回去。老天,我想我没有看错,他的额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浅红色的菱形图案!
  “你,你……”我指着他的额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你忘了,这可是你做的好事。”他顺势捉住了我的手,轻轻放在他的额上,道:“你那一下可砸的不轻啊。”
  我做的好事?仔细一看,我啊的一声脱口而出,这个果然是个疤痕,可是世事怎么有那么凑巧,偏偏就留下一个菱形的疤痕?难道……我的思想忽然豁然开朗,难道婆须蜜的宿命之人就是我砸出来的?那摩罗就是我要找的人?一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好像松了一大口气,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这样说来,只要他愿意带走婆须蜜,我就能结束这痛苦的日子,很快就能回去了!
  “你也不用高兴成这个样子,到时也要看你的表现如何,不过也不用担心,你会从我这里得到更多的经验和——乐趣。”他的话又飞快的把我从狂喜中拉了回来。
  “什么?”我一头雾水的看着他,“刚刚你都说了什么,我什么也没听见。”
  他盯着我,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我说,你就这么高兴再听我说一遍你的试练对象就是我吗?”
  “什——什么!”我的脑袋嗡的一声,“胡,胡说八道,你可是我师父最欢迎的客人。”
  他无谓一笑,“就是因为我是婆须蜜最欢迎的客人。”
  我愣了愣,连忙让自己冷静下来,眼下当务之急是赶紧想办法让那摩罗带婆须蜜走,至于试练不试练,这里又不是巴格达,也没有那么多妖魔鬼怪,想占我的便宜根本是作春秋大梦。
  “可是这样的话,大人不怕婆须蜜姐姐伤心吗。”我忽然想起了婆须蜜昨天含含糊糊,莫明其妙的话语,婆须蜜对他,似乎也是有好感的。
  “伤心?”他仿佛听见一件十分可笑的事情般大笑起来,“婆须蜜她……也有心吗?从成为加尼卡的第一天起,她就抛弃了她的心吧。”
  “你不是她,你又怎么知道她想些什么,是,在人们眼里,加尼卡就算拥有再多的技艺,会写再美的诗歌,也不过是床上的玩伴,有趣的玩具。可是加尼卡就不能有自己的感情,就不能有自己喜欢的人吗?难道在出卖身体的时候也要出卖自己的心吗,告诉你,她不是丢了心,只是不敢拿出来,当然,恐怕来这里的男人,也包括大人您,”我上前一步,抬头望住了他:“都只对她的身体感兴趣吧。至于她的心,又会有谁在意。”
  他的笑容渐渐从脸上消失,盯了我一会儿,没再说什么,转身而去。
  看着他的背影,又有一丝新的烦恼涌上我的心头,那摩罗究竟有多在意婆须蜜?究竟会不会如我所愿带着她离开呢?看来我还要再加把劲不可。
  在恒河边找到目莲的时候,看着他一脸的安逸,我却不知该怎么问出口了。
  他笑了笑,“我想她一定对你说了我的过去。”
  “你还记得婆须蜜?”
  “婆须蜜,她还在用这个名字,我记得那时她似乎还是个小女孩。”他淡淡道。
  “那么,为什么?”我顿了顿,“当然,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逼你。”
  “目莲是师父给我取的名字。”他悠然开口道,雪白的沙罗花瓣轻轻飘落在他的肩上,又滑落到了地上。如果他不说话,这里就好似如一幅随意勾勒却意境淡雅的画卷。
  =============================
  “我本名叫做尼摩,父亲是位高权重的婆罗门族族长,母亲是他的表亲,听说为了争取到这个位置,父母也牺牲了不少人的生命。从出生开始,我便一直被众人呵护,长大成*人后,不但一事无成,还终日流连烟花之地,在疼爱我的父母过世后,我还是照旧一掷千金,丝毫没有收敛,直到我的师父出现,他说我父母的这一世作孽太多,死后已经堕入了炼狱,日日夜夜受尽折磨。”
  他的语气平淡,仿佛在说着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
  “我自然是半信半疑,师父替我开了天眼,让我看到了父母在炼狱中受苦的情形,”他顿了顿,脸上闪过了一丝罕见的复杂神色,“身为人子,又怎么忍心父母沦落至此,于是我便在师父的指点下潜心修习佛法,终日诵经,希望能替父母赎罪,早日转世为人。”
  “可是你的眼睛……”我犹豫着问道。
  “师父说,天眼一开,再难以封住,父母受苦的情形日日在我眼前浮现,为了专心修习佛法,我便自毁了双目。”
  “什么,你的眼睛是你自己弄瞎的!”我大惊失色。
  他微微笑了起来,“隐,你知道吗?有时闭着眼,其实可以看得更清楚。在这恒河边日复一日的感受着生命的诞生和死亡,我的心里也越来越透彻,不论是婆罗门,还是首陀罗,不论是富有还是贫穷,不论是美丽还是丑陋,喜悦还是悲伤,一切都要归于死亡,死去之后,一切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既然这样,生存在这个世上又有什么可争取的呢。”
  “可是,目莲,你不就在争取吗?”我看着他。
  他微微一愣,“争取什么?”
  我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笑了笑,“争取你父母的下一次生命啊。”
  “如果真的看得开的话,你也大可以不理你的父母,反正即便他们再轮回为人,也是要归于死亡的,生存又有什么意思呢。再说了,万一投胎为人,又做错了什么,死后说不定又要受到惩罚,你能管他们生生世世吗?”
  他转过头,眉宇间弥漫了一层薄薄的雾霭。我愣了一下,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他露出这样的表情。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按住了他的肩膀,凝视着他的眼睛,轻声道:“听我说,花不是为了凋零才盛开的,星星不是为了消失而存在的,同样,人的一生,也不是为了死亡而走这一趟的。”
  他的睫毛微微一颤,柔滑的发丝随着微风若有若无的拂过我的面颊,温柔的仿佛是情人的抚摸,一阵极淡似无的莲花香味在空气中弥漫,“从没人……对我说过这些话。”他低低说了一句,唇角却勾起了个浅浅的弧度。
  “摩诃至那国,一定是个特别的国家吧,所以,才会有你这样特别的人。”他笑了笑。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也顾不得他有没有看见,“当然,摩诃至那国是个十分伟大,十分特别的国家,可惜路途太遥远,不然你也可以去见识一下啊。不过……”我转了下眼珠,“算了,见识了又怎样,照你的说法,见识了再多的东西又怎样,反正等死了一切都消失了,下一世投成个什么东西还不知道呢。”
  他哑然失笑,轻轻对我摇了摇头。
  “你,为什么会和婆须蜜……”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因为我,很快就会成为加尼卡了。”
  “加尼卡?”他似乎有些惊讶,“为什么你会想要成为加尼卡?”
  我放开了他的肩膀,站起身来,望着波光粼粼的河面,道:“我和目莲不一样,这个世界上有我想争取的东西,有我想要保护的人,有我想要达成的目的,所以……”
  我望了目莲一眼,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我心里一动,其实目莲他,又何尝不是为了他想要保护的人呢。
  =====================
  回去的时候,又是乌尔沃西传授舞蹈的时间,那些繁杂的手势和动作,我学了就忘,无奈之下只得画下来,照着做姿势,乌尔沃西见了我也只能摇头。
  “小隐,你要抓紧时间学了,因为过几天我就会离开了。”她一边和我说话,一边仔细的翻动着脚下的一大堆竹竿。
  “你要离开了吗?”我对这个古怪的美女也没有什么感觉,似乎除了搜集竹竿,她再没有别的爱好,也不爱说话,真不知她是怎么和婆须蜜成为朋友的。
  “是,我已经在这里待的太久了。”她站起身来,眼眸中闪过一丝无奈与失望。
  既然她这么喜欢竹竿,那么在她临走之前,我也去找几根送给她作为离别的赠礼吧。
  “小隐,你见过婆须蜜小姐呢?”婆须蜜随身的侍女达玛匆匆的走了过来,一见到我,似乎脸上闪过一抹释然的神色。
  我摇了摇头,道:“怎么了?”
  达玛小心翼翼的低声道:“我到处都找不到她,那摩罗大人已经等了她半天了。”
  “不能让别人先陪他吗?”我皱了皱眉。
  “那摩罗大人说了今天只要婆须蜜小姐作陪,或者”她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的说了下句道:“或者是隐小姐。”
  我盯着她,半天没说话,转而一想也许正是拉拢他们两个的好机会,便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我就先去顶一阵子,你赶快再去找找,一定要找到她。”
  一进入婆须蜜的房间,我就闻到了一股醇香的酒味,是这个时代特有的苏摩酒的芳香,那摩罗正斜倚在那张大床边,似醉非醉的望着我。他那双棕色眼眸因些许的醉意而浮起一层朦胧的雾气,恍若晨间的露珠闪烁在他的眼底。
  “婆须蜜呢?”他的口齿还十分清楚。
  “她很快就会来的”我自顾自的在一边坐了下来。
  他忽然笑了起来,轻轻按了按自己的额头,道:“你都学了些什么?这就是未来的加尼卡的待客之道吗?”
  “你也说了是未来的加尼卡了,所以那摩罗大人,我还没到接待客人的时候。不过你是我师父最为重要的客人,所以我才过来先替师父招呼你,也仅仅是招呼而已。”我微笑着说道。
  “过来。”他笑了笑。
  “什么?”我一脸的警惕。
  “过来帮我按按肩膀。”他颇为好笑的说道:“放心,我不会吃了你。”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轻轻把手放在了他的肩上,他望了我一眼,唇边忽然勾起了一丝奇异的笑容,顺势捉住了我的手,一拉一拽,在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他压在了身下。
  “唉……”他居然先叹了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我瞪着他,现在这个姿势好像是我比较吃亏吧。
  “看你的反应和块木头没什么区别,怎么能让男人有欲望。”他还摇了摇头。
  “如果你还不起来,这块木头一定会让你有哭的欲望。”我冲着他挑了挑眉。
  他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往上的弧度,低下头来,俯身在我耳边道:“这样下去,你永远都超越不了婆须蜜哦。”
  “那么,大人,您喜欢她吗?”我连忙问道。
  “那样的美人儿,谁不喜欢。”
  “那么大人,你会连同她的心,一起喜欢吗?”虽然现在这个姿势很是暧昧,但我还是继续问着我想知道的事情。
  听到我问这句话,那摩罗顿时敛了笑容,站起了身。他的目光无意的掠过我,停在了床边那个绘着优钵罗花的小枕头上。
  枕头下露出了半张纸,那摩罗略一思索,弯腰抽出了那张纸。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
  你不知道我爱你
  听他轻轻的念了出来,我也有些惊讶,想不到婆须蜜一直记着这首诗。
  “这首诗……”那摩罗的脸上似乎有些动容。
  我低垂下头,避开了他的目光,心里已经做了一个决定,只听见自己低低的声音:“应该是为了那摩罗大人写的。”
  那摩罗的手指轻轻一颤,顺手将纸放进了自己的怀里,久久没有说话,良久,才说了一句,“她是个好姑娘,只是——她是个加尼卡……”
  我不由的想起了婆须蜜说过的话,加尼卡无论在表面上得到多少赞美,却依旧消除不了人们隐藏在内心的轻视,在众人眼里,加尼卡再怎么风光,也不过是床上的玩伴而已。
  “就算是加尼卡,也有喜欢别人的权利,而且,”我抬起头,牢牢的盯住他,“大人,你有能力可以让她不再成为加尼卡。”
  他的目光一敛,显然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只要你愿意前进一步,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会——消失。”
  他的神情复杂难辨,看了我一会儿后,他转身向门外走去,快走出门的时候,他停了下来,像是下了决心般说道:“替我告诉婆须蜜,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一定会消失的。但是,我需要一点时间。”,
  我呆了一会儿,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我的面前,我才反应过来,顿时心花怒放,看来今天的收效不小,只要那摩罗愿意带走婆须蜜,那么一切都结束了!
  我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正打算离开,忽然发现枕头下还有一张纸,心里一动,顺手将那张也抽了出来。
  纸上没有字,只有一副画,是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的眉眼容貌像极了目莲,只是比目莲更年轻,更有朝气,尤其是那双神采飞扬的双眸,让人的心里不自觉的愉快起来。
  只是——当我将目光聚焦在画上的一处时,立时觉得口干舌燥,脑袋一片空白。
  那貌似目莲的男人的额上赫然有一个菱形的图纹!
  我的心里涌起了强烈的不安——莫非是我搞错了什么?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穿越小说 > 寻找前世之旅 > 第七十六章 谁是宿命之人?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2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3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4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5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