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找前世之旅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穿越小说 > 寻找前世之旅 > 第五十九章 樱花落雨

第五十九章 樱花落雨

  之后的一切都很顺利,我们找回了东宫,文车妃自然是没有疯,而佑姬因为有强势的后台,村上天皇并没有处死她,只是废了她,把她逐出了宫外。
  一切,都解决了……任务,顺利完成了……
  离别的日子……也要到了……
  该是说真话的时候了……
  当我把一切原原本本的对保宪和晴明说出来的时候,他们的反应似乎和我想的不大一样。
  “其实,我早就怀疑你的身份了。”保宪笑了笑。
  “什么?从什么时候”我大吃一惊。
  “从上次百鬼夜行开始,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怎么会清楚的知道那是发鬼。”
  “对不起,我一直在骗你们。”我除了说对不起,不知该说什么。
  “那么接下来你要回到你所说的时代了吗?”保宪轻扣桧扇问道。也许是阴阳师的关系,看多了灵异事情,所以他们还是接受了我的解释。
  “——是。”今天的这个是字好难说出口。
  我望了一眼晴明,他依旧一脸的沉静,什么话也没有说。
  天空,忽然飘起了细雪,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我凝望着飞花般的细雪,心中一片纷乱,不知不觉,已经在这个时代待了这么久……
  “我想,我该离开了……”我忽然发现今天说任何话都是这样的困难。
  “细雪飘难聚,飞花破碎姿。既然这样,我们也不能拦你。”保宪站起身来,眼中飘过一丝失落,转而又立即恢复了他的笑容,低声道:“说实话,我还真喜欢你这个妹妹呢。”
  “我也好想真的有你这样的哥哥。”我看着他脱口道。
  他盯着我,眼中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眼神,忽然嘴角一扬,用他的桧扇重重敲了一下我的头。
  “啊,好痛,你下这么重的手!”我赶紧揉起脑袋,真是的,我都要离开了,还不忘欺负我。
  “这样你才不会忘记哥哥啊。哦呵呵呵。”他笑着走到了门口,又停了下来。低声道:“沙罗,保重了。”
  在他走出房门的时候,我好像听见了他的一声轻叹。
  房里只剩下了我和晴明,四周安静的让人窒息,我似乎只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晴明,我……”
  “陪我看完这场雪。”晴明忽然出声打断了我的话。
  “什么?”我不解的望了他一眼。
  他忽然对我笑了起来,那眼波流转的一刹那,眉间氤氲着的暮霭烟霞,恰如樱花落雨,鲜美绝丽,却又有不着痕迹的伤感弥漫游离。
  他站起身来,向我伸出了手,“来。”他的声音好像冰雪一般清透。
  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轻轻握住了他的手,他拉起我的手一直走到房前的回廊上。
  “冷吗?”他握紧了我的手。
  我摇了摇头,晴明的手很温暖,那种被温暖包围的感觉,却让人有想流泪的冲动……
  “今年的第一场雪,来的这么早。”他凝望着飞雪,低声说道。
  “嗯,是为我送行吧。”我刚说完,就觉得晴明的手收紧了一点。
  漫天飞雪,不时的有雪花飞进了回廊,落在我的脸上,又立刻化成了水珠。我和他,谁也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看雪花飞舞。
  我侧头看着晴明,他的神情淡定,嘴角微抿。晴明现在在想些什么呢?他就好像天边的云,竹林的风,感觉的到他的存在,却永远触摸不到。
  将来的他,又会拉住谁的手一起赏雪呢?谁,又能真正的触摸到这片浮云,这阵清风。
  想到这里,我的心隐隐的感到一阵失落……
  雪,开始渐渐转小了,这一场雪,似乎就要结束了,为什么,不能再下得更久一些?只是,无论下再久,也终有结束的时候。
  “晴明,还记得我说的话吗。”我还是忍不住打破了这片沉寂,“你一定会成为最厉害的阴阳师呢。将来可是会呼风唤雨的人哦。”
  “呼风唤雨……”他低低重复了一遍,“如果可以,我只希望能让这场雪一直,一直下。”
  那种想哭的感觉,又袭上了我的心头。
  我握紧了他的手,他也用尽全力的握着我的手,紧得我的每个指节都痛了起来。
  几片稀稀落落的雪花飞了进来,正好落在我的脸颊上,融化的水珠混合着我的泪水一起流了下来……
  “沙罗?”他低头轻唤了我一声。
  “雪花又飘到我的脸上了。”我笑着说。
  他笑了笑,慢慢松开了我的手,伸手替我拭去水珠,低声道:“沙罗,你还是——要走了吗?”
  我点了点头,嘴角抿成一个上翘的弧度,晴明,我要笑着和你说——再见。
  又一次呼唤了司音,看着水晶手链发出夺目的光芒,我抬起头,朝着晴明微笑,
  “丸子,要保重哦。”
  “说了不许叫那个名字了。”
  “可是很可爱呢。”
  “沙罗,你还真是……”
  晴明忽然想到了什么,靠近了我,拉住我的头发,轻轻拽下一根。
  “做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他的眼中又闪过那丝狐狸般的笑容,轻声道:“咒。”
  “晴明,你不会怀恨在心,对我下什么恶毒的人形咒吧?”
  “听起来也是个好主意。”
  “晴明……”我无奈的笑了起来,反正他也不会害我。
  还想说些什么,水晶的光芒已经笼罩了我的全身,火烧般熟悉的感觉席卷而来,又要离开了,我再也笑不出来了,笑着说再见,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沙罗……”依稀间我听到了晴明失落的声音,抬眼望去,雪,不知何时又下了起来,那立于细雪纷飞中的人,似是被交织包裹与其中,任那雪花纷落在自己的肩头,衣袖,笑容早已消失,只余一脸怅然。
  原来做不到笑着说再见的人……不止是我呢……
  =============================
  再一次,回到了这座熟悉的,叫作前世今生的茶馆。
  “小隐,醒醒。”司音的声音出奇的柔和,我不敢相信的睁开了眼睛,低低唤道:“师父。”
  “你,还好吧?”司音轻轻扶起了我。
  我低垂着头,笑了起来:“师父,我好像做了一场很美的梦呢。”
  “梦?”
  “嗯,很美很美的梦。”我笑了笑,那场梦里有繁华盛世平安京,有形形色色的鬼怪,有绚丽如云的八重樱,有夏夜在湖边飞舞的萤火虫,有犹如彩蝶纷飞的红叶狩,有漫天飞扬,带着悲伤的冬雪,有笑起来如同晚霞一般捉摸不定的少年……
  那是,一场最美的梦。
  “师父,我好累,可不可以让我靠一靠。”我低声道。
  司音将我轻轻揽入了怀中,司音身上是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不是初春残梅的香味,也不是湖面结冰的清香,我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什么也不愿再想。
  那是一场最美的梦,只是——再美的梦,也有梦醒时分。
  ====================
  “先去洗个澡吧,洗完了晚饭我亲自下厨。”司音摸了摸我的头发说道。
  什么?亲自下厨?我没听错吧。我愕然的抬起了头,司音下厨,无异于天方夜谭。
  “怎么了?”
  “师父,你做的菜——不会吃死人吧?”我小声说了一句。
  “快去洗吧。”司音的紫眸里闪过一丝郁闷的神色。
  “我想先去看看飞鸟。”
  “去吧。”
  飞鸟还是静静的躺在那里,我抚摸着他的脸,心里却又多了几分疑惑,自从飞鸟出事以后,师父好像对我比以前温和了许多,这是为什么呢?
  第二天,佑姬的转世——那个白领丽人林悦就来到了茶馆。
  司音把她的前世和文车妃的纠葛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她震惊的根本说不出话来。
  “前世的我竟然会是那样狠毒的女人?”她不停的喃喃自语,完全不能相信,“就因为这样我的孩子才……”
  “那么那个女鬼呢?”她忽然问道。
  “就在这里。”司音淡淡道。
  “我,我能不能见她?”她似乎挣扎了半天,说出了这句话。
  司音看着她,点了点头。只见他念了几句咒文,白光闪过,解除了封印的文车妃在白色烟雾中缓缓出现,她一见到林悦就怒目而视。
  “文车妃,你的孩子没事了,一切重新开始了,你也不要执着了。”我轻声道。
  她一脸厉色的说道:“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弃。”
  “文车妃,东宫他很可爱呢,我抱着他的时候,他就像只小猫呢。”我微微笑了起来。
  她稍稍一愣,脸上竟也闪过了一丝柔和的神色。
  “我不知道我的前世竟然对你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林悦喃喃道,忽然抬起头,说道:“对不起,请让我替她说句对不起。”
  她脸上神色更加黯然,道:“对不起,又有什么用。”
  “对不起是没有用,可是一切都要往前看啊,不要再执着于你的心魔了,这样下去,你的痛苦永远都没有尽头。不要再这么傻了!”我忍不住劝道。
  “如果现在投胎的话,也许还能和他再续母子之缘。”司音淡淡说道。
  她身子一震,猛的抬眼,道:“真的吗?”
  司音不置可否的看了看她,道:“万事皆由命,此心总听天。能成为母子,固然是缘,擦肩而过,也是缘。就看你们的缘分了。”
  她默然了一会,道:“我该相信你的,你本来就不是普通人,你……”
  “文车妃,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去吧。”司音打断了她的话。
  她轻叹一口气,犹豫了一阵,终于化作一缕红烟消失不见。
  当我满怀希望的看着林悦的眼泪掉入无量瓶中的时候,结果却令我失望,瓶中什么也没发生,看来我还要继续这不知何时才是尽头的旅途。
  =============================
  回来已经十多天了,可是夜夜却睡不安稳,难以入眠。
  这一晚,一躺到床上,我又开始数小绵羊,一只,两只,三只……今晚似乎有了点效果,数了没几只,睡意袭来,我昏昏沉沉的阖上了眼睛。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睁开了眼,不由大吃一惊,眼前的一切是那样的熟悉,纵横街道,纷飞的樱花,来往的牛車窗格貼著金箔,簾下露出繽紛绚丽的袖口,平安京,我又回来了吗?
  不,不是,我刚刚还不是在自己的床上吗?作梦,应该是作梦吧。
  我缓缓的行走在街道上,周围的人似乎都看不见我,不知走了多久,我一直走到了一座陌生的府邸前,府邸的木门很是简朴,唯一醒目的是门上的五芒星桔梗印。
  桔梗印,我的心里一震,晴明——桔梗印?
  难道这里是……
  我轻轻推开了门,庭院里的八重樱正在怒放,叶间密密麻麻开满了浅桃红色的花朵。一位身穿白色狩衣的男子正手持酒盏,斜卧在向着庭院的回廊内,神情悠然的望着飘落的樱花。
  我的心,猛的跳了起来,是晴明,果然是晴明……
  只是,他看上去似乎成熟了许多,我是梦到了十几年以后的晴明吗?
  他的对面,坐着一位身穿二蓝色直衣的俊雅男子,是传说中晴明的知己源博雅吗?
  晴明,他看不见我。但是,
  我看见,他眉梢眼角的自在笑容。
  我看见,他轻言浅笑的风华一如昨日。
  “博雅,今天你似乎提了很多遍大纳言家的藤子小姐。”
  “我,有吗?不过藤子小姐她……”
  “博雅,你中了咒。”
  “这也是咒吗?”
  “男女之间的微妙,也算是一种咒。”
  “晴明,你又要开始谈论你的咒了,可是晴明你,从来没中过那样的咒吗?”
  晴明喝酒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又轻轻笑了起来。
  “也许。”
  “但是无论怎样的咒,都是可以解除的吧?”
  “也许。”
  我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他们,樱花如雨,晴明依旧是那片浮云,那阵清风,像晴明那般自在飞扬的人,又怎会有解不开的咒呢。
  一直到博雅离开,天色渐暗,我的梦还没有醒。
  “大人,早点休息吧。”一个女子的声音低低传来,我惊讶的望着这位走出来的女子,竟然和我如此相似,是晴明的式神吗?
  晴明温和的望了她一眼,点点头,伸手轻轻一挥,那女子立即消失,化成了一根发丝飘了下来,落在晴明的手中。
  “沙罗……”他低低唤了一声,淡淡一笑,“其实——我也有解不开的咒。”
  那根发丝,难道是上次离别时……我一时心神激荡,再也按捺不住,想去拉住他的衣袖,却怎么也摸不到。
  “晴明,我在这里,我在这里啊……”我拼命想说话,却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像是感到了什么,猛的抬起头来,接着又摇了摇头,轻轻一笑。
  “晴明!”我刚迈出一步,身子忽然被一股大力扯了回去,在迷迷糊糊之中,隐约听见晴明清透幽然的声音:“月岂昔时月,春非昔日春。此身独未变,仍是昔时身……”
  再睁开眼睛时,我还是在床上,窗外已是一片阳光明媚,果然,果然是做了一场梦。
  “小隐,还不起来吗?”司音推门而入,走到我的床边。
  “师父,我做梦了……”
  “做梦?什么梦?”他的目光扫过我的头顶,忽然伸手从我的头发上取下了什么,道:“头发上沾了什么东西?”
  我缓缓望去,他的手心里是——一片浅桃红色的八重樱花瓣。
  忽然……又想流泪了……
  月岂昔时月,
  春非昔日春。
  此身独未变,
  仍是昔时身。
  (落樱抄)终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穿越小说 > 寻找前世之旅 > 第五十九章 樱花落雨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2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3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4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5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