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找前世之旅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穿越小说 > 寻找前世之旅 > 第五十二章 百鬼夜行

第五十二章 百鬼夜行

  我的脚步停在了原地,安倍晴明,这个名字简直是如雷贯耳,平安时代最负盛名的阴阳师,竟然就是眼前的这个少年?
  我怎么会忘了呢,安倍晴明的师父不就是贺茂忠行吗?他的母亲不就是传说中一只名叫葛叶的白狐吗?
  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少年晴明。
  我转过头,对他微微一笑,道:“安倍晴明,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哦。”
  他先是一愕,继而又一脸冷漠的转过脸去。
  我不禁哑然失笑,没想到鼎鼎大名的安倍晴明的少年时代这么酷呢。
  ============================
  傍晚时分,贺茂忠行和保宪来到了我的房里,隔着竹制的垂帘,我隐约还是能看清他们的样子,只是觉得这样和他们说话好奇怪,又不是捉迷藏,躲猫猫。贺茂忠行和我说了几句家常话之后,又道:“沙罗,就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家,有什么要求就告诉叔父。”
  我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叔父大人,沙罗有个请求。”
  “什么要求?只要叔父做得到,一定为你达成心愿。”
  “我,我想进宫。”
  “进宫?”贺茂忠行的语气显得有些诧异。
  “嗯,是做宫女。”我又加了一句,我可不是想接近什么天皇。
  “你是说女房?”他立刻恢复了平静。
  和中国的宫廷不同,在日本平安时代,能在宫里担当宫女这个职位的,大多都是贵族的女儿,一般人是没有资格成为女房的。沙罗的这个身份也符合进宫的条件,更何况她的父亲生前是从三位的殿上人。
  “叔父本来打算过一段时日,先定下你的终身大事,了却你父亲的心愿,不过……”
  我的嘴角开始抽搐,什么,终身大事,拜托,别让我受刺激了,
  “叔父大人,沙罗真的很想想去宫里见识见识呢,您就答应我吧。”我开始发挥我的磨功。
  “父亲大人,其实妹妹去宫里也没什么不好。不过,”我一喜,挂名哥哥在替我说话,可是他接下来的一句又把我打入了冰天雪地中。
  “不过,我看要请秋姬教习沙罗更多的宫廷礼仪,以免到时丢了贺茂家的面子。”
  我从垂帘后瞪了他一眼,贺茂保宪,可恶……
  “但是……”贺茂忠行还在犹豫,保宪忽然凑了过去,在他耳边不知说了什么,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开口道:“既然这样,叔父也不拦你了,不过保宪的话也有道理,明日开始让秋姬教习你宫廷礼仪。”
  救命啊,还不如一刀杀了我干脆……
  ========================
  “沙罗小姐,请您照我说的再做一遍。”秋姬有如梦魇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什,什么?”我刚才一直在神游太虚,什么也没听见。
  “沙罗小姐,请您仔细听好了,走路时您的視線要保持在距身體二十尺的前方,即不要過分抬頭,亦不可低垂頸首,雙腳微微弓起,至於腳後跟,最好不要抬得很高。”
  不就是走路吗,我胡乱往前走了几步。
  “沙罗小姐,您走的是平步,急步,练步还是缓步?”她微微一笑。
  “啊?”我张大了嘴。
  “请您记住了,步行的速度,一呼吸一步的叫做缓步、一呼吸兩步的叫做平步,一呼吸四步的叫做急步,女子通常使用平步。不过,小姐要去宫里做女房,必须学会練步—,请您将雙肘?堥_,腳跟放鬆著地,慢慢前行,單腳邁出的間隔為三呼吸。”
  我翻了个白眼,伸出一脚,呼吸了两下,还没等另一只脚出去,就因为失去平衡而摔了一跤。
  为什么,连走个路都这么麻烦!三呼吸的间隔,这么长时间,简直就是金鸡单立!哪有人走得这么慢!我晕,宫里的人平衡一定都很好。
  “沙罗小姐,您的呼吸太刻意了,动作还欠缺优雅,请多练习几次。”秋姬的笑容在我看来,犹如恶魔的微笑。
  沙罗,沙罗,看在我吃了这么多苦的份上,你也要原谅我吧……
  “秋姬,我好累,可不可以喝点水。”在练习了n次后,我终于很不雅观的一屁股坐在了榻榻米上。
  侍女们端上了茶水,我赶紧拿起来装水的浅口碟,刚要喝,那个令我心惊的声音又响起来了,“沙罗小姐,手持器皿或其他东西时時,不要五指皆用,而應留出一指作為裝飾。”我低头一看,自己的五个手指正牢牢握着碟子,生怕被别人抢了似的。
  我快抓狂了,这到底是为什么,连喝口水都这么郁闷……
  “沙罗!”门外传来了保宪的声音,我的心里一阵窃喜,救星到了。
  秋姬迅速把我请到了垂帘后面,低声道:“既然贺茂大人来看您了,今天就到此为止,明天秋姬会继续教习您有关的礼仪的。”
  明天,,还要继续……我的眼前一片灰暗。
  “沙罗,今天怎么样?学得还好吗?”保宪坐在我的对面笑着问道,一股残梅香味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
  “托你的福,还没被折腾死。”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呵呵,是你说要进宫的,你以为那里是这么好呆的吗?”他轻轻一笑,右手抚过那柄桧扇,顿了顿,又道:“对了,过几日少纳言家的典子还会来教你和歌的技法。”
  “什么!”又是一个重大打击,沙罗,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你好像很没精神的样子。”他的声音里好像带着丝笑意。
  “废话,我真怕还没见到皇宫,就已经被折磨至死了。”我有气无力的抱怨道。
  只见他身形微动,用桧扇挑起了垂帘一角,那双邪魅的眼睛一眯,似看非看的瞥了我一眼,道:“那么,明天,我带你去出去散散心,如何?”
  “真的吗?”我立刻来了精神。“可是,明天我还要学很多礼仪……”
  他笑得更加神秘,“明天秋姬不会来了。”
  “真的?”我半信半疑道。
  “自然是真的,明天等我父亲和晴明他们走了之后,我就会来接你。”他缩回了扇子,垂帘又放了下来。
  “晴明,是安倍晴明吗?对了,他是个怎么样的人?”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想知道多点关于那个少年的事情。
  “当着我的面问别的男人,我可是会不高兴的哦。”他似笑非笑的说道。
  “什么跟什么,我可是你妹妹。”我瞪了他一眼。
  “呵呵,晴明他啊,是个聪明的孩子,不过就是性格过于清淡,不爱说话,和其他师兄的关系也不好,有时真是让我有点头疼呢。”我听保宪的话里的意思,似乎他并不讨厌晴明。
  “对了,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带我出去?”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为什么?”他又是一笑,忽然把桧扇从垂帘下面伸了进来,轻轻压住了我的手背,拖长了声音低声道:“因为——。”
  虽然隔着垂帘,他也没有直接碰触到我,我却感到了一种淡淡的暧昧的味道。
  “——你是我的妹妹。”话音刚落,他就适时的收回了扇子,站起身,道:“柳色很适合你,明天就穿这套。”
  转眼间,他已经出了房间,只留下一股淡淡的残梅香味。
  ===================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对保宪说的话还是半信半疑,秋姬怎么会不来呢?在房里等了一会,忽然有个侍女匆匆而至,在门口说道:“实在是万分抱歉,沙罗小姐,今天秋姬她不能来了。”
  啊?真的不来了,我的心里顿时一阵释然,今天不用受折磨了,可是有有些疑惑,忙问道:“为什么?”
  “回小姐,是物忌。秋姬她今日不能出行。”那侍女答道。
  物忌,我对这个词不陌生,是對“凶方”進行避諱的一種行為。按照九星氣學和奇門遁甲的理論,天地間的各個方位都由不同的星神守護著,像大將軍、太白神、天一神、金神等等。如果觸犯了神祗則會受到死的懲罰.因此如果在道路上看到了貓、狗的屍體或污穢的東西,就要停止當前所進行的事宜,回家“物忌”,以祈求神明的寬恕和保佑。当时的平安朝,人们可是十分相信这个的。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我平静的说着,心里却是阵阵窃喜,巴不得她天天犯物忌才好。
  不多时,保宪就应约而来,带着我上了一辆牛车。
  车上的梅香清新怡人,我很喜欢这个香味,昨日也问侍女要了一些,将自己的单衣也放在伏笼上熏了一个晚上。
  “对了,秋姬今天犯了物忌,果然没来。”我笑了笑道。
  他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笑意。
  忽然想起昨天他说的话,我盯着他,道:“是你做了手脚?”
  “我?我可什么也没做,哦呵呵呵。”
  “才不信,看你笑的这么欠扁,一定是你。”我轻轻哼了一声。
  “欠扁?”
  “就是很想让人打你一拳。”
  “哦呵呵呵。”
  “又来了……”我别过头去,不再去看他。
  不多时,牛车穿过了朱雀门,在平安宫的大内里的太极殿旁停了下来,大内里是朝廷各省各部的集中办公所在地,阴阳寮就位于太极殿的东面,中书省的右侧。
  “往这里走一些,就是主上居住的内里了,也就是后宫。”他指了指前面不远处对我说道。
  这皇帝的后宫和官员们的办公地点也实在太近了吧,我微微有些诧异,早听闻在沒有受到中國的儒教影響的平安時代,後宮與貴族的生活比較開放。後宮雖然男女有別,但是?K沒有宦官,而是一些普通的男性宮廷守衛在看守,一些公卿贵族能得以進出後宮也?K不是什么特別的例外。
  “沙罗,你要乖乖呆在这里哦,不然……”保宪不知何时已经下了车,他勾起一个笑容,“你恐怕还要学更多东西哦。”
  “放心,哥哥,我一定乖乖呆在这里!”我立刻信誓旦旦道,他的这句威胁好有杀伤力。刚说完,一只白色的猫忽的窜了过来,保宪抱起它,笑了笑道:“乖孩子,刚才装死装得不错,现在就陪陪沙罗吧。”
  装死?我愣了愣道:“难道秋姬的物忌是因为看到装死的它?”
  “哦呵呵呵,有我的式神陪你,你不会无聊了。”他一边很欠扁的笑着,一边扬长而去。
  式神?对了,他是阴阳师,不知为什么,我觉得他的阴阳术和我的法术有点像呢。
  我掀起帘子,往外望了望,旁边似乎停着一溜牛车,有的简朴,有的华丽,大多数都在上面绘制了自己家族的家纹,这里似乎是停车的地方呢。心里不禁有些痒痒的,刚动弹了一下,那只猫就警告的喵了一声。
  小样,碍手碍脚的,我瞪了它一眼,眼珠一转,也掏出符咒,念了几句咒文,符咒立刻幻化成了一只耗子,它刺溜一下窜出了牛车,那只猫也条件反射的立刻跟着它窜了出去。
  搞定,我得意的拍了拍手,身子刚一动,手中的蝙蝠扇就滑了下去,正打算下车去捡,却忽然听到有脚步声往这里过来。
  那脚步声离我的方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竟然在我的牛车前站定了。
  隔着帘子,一股带着轻風略涼的?闫私矗故撬挡怀龅暮梦牛乙目醇艘桓鲎仙纳碛啊?/P>
  那人似乎弯了一下腰,接着我的蝙蝠扇便从帘子底下被人递了过来,顺着扇子,我看见了那优雅修长的手指和白的近乎透明的皮肤,这人应该是哪里的贵公子吧。
  “好香。”他低低说了一声,性感的声线中带着几分华丽。听他的声音,应该比保宪年长一点。
  “谢谢。”我低低说了一句,刚伸手想接过扇子,那人却又没有松开扇子的意思。
  “喂,你到底给是不给。”我一边拽着扇子往自己的方向拉。
  “这个香味,好像是是保宪大人常用的熏香。”他轻轻放了手。
  哇,这个人鼻子好灵,他这也算是闻香识美人吧,我忽然想象起贺茂保宪穿着十二单的样子,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想不到保宪大人在这里藏了……”他似乎又靠前了一点,手已经触碰到帘子,啊,这个男人,不会大胆的想要把帘子掀起来吧?虽然我不是那种见不得人的贵族千金,但是这样贸贸然的撩开帘子总是有些奇怪吧。
  忽听他的声音在帘外低低响起,“春霞掩春花,花色无由见。惟有轻风吹,花香偷送来。”
  他顿了顿,又道:“不知今日我是否有幸得见花色呢?”
  “不可以。”我干脆的拒绝道,厄——这个,算不算是有人和我调情呢?
  “那么,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的名字,那个,不足挂齿。我也不是什么春花,只是春日一杂草,你就别放在心上了。”我一边说着,心里又有些好笑,这个男人连车里的人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就展开追求,莫名其妙,万一是个丑八怪捏。
  “春日一杂草?呵呵。”他轻轻笑了起来,忍不住想撩起帘子。
  “右大臣大人,您怎么会在这里?”保宪的声音及时的传入了我的耳朵。我心中一喜,保宪总是出现的那么及时呢。
  不过眼前这个男人居然是右大臣,听他的声音却很年轻,右大臣相当于中国的右丞相,是从二位的高官,自然也是身份高贵的殿上人。
  还没等那位右大臣回答,保宪已经不着痕迹的挡在了我的面前。
  “保宪大人,不知车里那位……”右大臣显然还是很不甘心。
  “哦呵呵呵,右大臣大人,这也被您发现了。”保宪暧昧的笑了起来,低头在右大臣耳边轻轻说道:“您可要保密哦。”
  他的妖魅眼眸眼波一转,右大臣似乎也有些挡不住了,只是笑了笑道:“原来是保宪大人的红颜知己,那么,告辞了。”
  听着他的脚步声远去,帘子被掀了起来,保宪上了车来,在我对面坐下。
  “那个人是右大臣?好像很年轻的样子呢。”我好奇的问道。
  “源高明是主上的亲弟弟,位及人臣也是自然的事情。”保宪似乎没什么兴趣再说这个,立刻转移了话题,道:“我带你四处看看吧。”
  “叔父大人和晴明他们去哪里了?”我又问了一句。
  “父亲大人今天去了藤原大纳言的府邸替他占卜去了,恐怕会很晚才回来。”
  如果知道就是这样的散心,我一定不跟保宪出来了,原来就是坐在车里沿着京城的街道绕了一圈,保宪也不许我下车,我只能无奈的看着外面的风景,心里实在是郁闷。
  平安京倒也不小,在牛车行至四条大路的时候,天色已经转暗,也许是古代没什么夜生活的缘故,街上已经没什么人了。
  天下稀稀落落的下起了小雨,天色更加昏暗,忽然听见格登一声,牛车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停了下来。
  我朝外望去,惊讶的发现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萌黄色单衣的女子,手持油纸伞,含笑而立。
  “哥哥,你看。”我指了一下那边,那个女子虽然很美,但是我知道她不是——人类。保宪看了看我,低声道:“沙罗,待在车里。”便一撩帘子下了车。那女子见他走去,笑意更浓,并示意保宪和她共用一把伞。
  雨女,我忽然想起了这个名字,以前好像听说过,在雨天的时候,会有一个女子立在雨中,如果这时候有男子和她共用一把伞的话,那她就会永远跟着他。此后,该男子就会一直生活在潮湿的环境中,因为普通人难以抵挡这么重的湿气,所以不久就会死去。
  保宪他,应该也知道吧?
  在保宪走近她的时候,她巧然一笑,正要打开伞,浑身却已经被一道白色光芒所笼罩,保宪手中的北斗七星符咒早她一步将她封印,只见她顷刻化成一缕白烟钻入了伞中,保宪迅速的将符咒封在了伞上,拿起伞回到了牛车上。
  “没事了,沙罗。”他微微一笑,顺手将伞放在了一边,又斜睨了我一眼。道:“怕吗?”
  我摇了摇头,笑话,本姑娘也是和鬼怪打交道的。
  “这是个人鬼并存的时代啊,所以,沙罗一个人千万不能在夜晚出去哦,不然会被鬼吃了。”他嘴角一扬,似笑非笑的凝视着我道:“那哥哥可是会伤心哦。”
  “嘻嘻,我不怕,有阴阳师哥哥在,什么鬼都被吓跑了。”我朝他笑了笑,现在的我,只能装成什么都不知道了。
  “傻瓜。”他用桧扇敲了一下我的头,眼中飘过一丝难以捉摸的神色。
  天色益发深沉,正当我们的牛车过了四条大路,转入大宫大路的时候,旁边的路上也过来一辆牛车,车旁还跟随着十来个身穿白色狩衣的少年,两辆牛车不偏不倚的在街口相遇。
  在人群中,我一眼就看见了鹤立鸡群的安倍晴明,清淡如白莲的他,却好似吸收了月光的所有芳华,轻易的成为别人目光的焦点。那么,这辆牛车里坐的不就是……
  “保宪,是你吗?”贺茂忠行的声音从那辆牛车里传来,两辆牛车不偏不倚的在街口相遇,保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下了车来,朝他的父亲行了礼。
  “车里还有谁?”忠行又问道。
  “回父亲大人,是沙罗。”保宪的声音更加无奈。
  “什么!”
  “我只是想带沙罗看看京城……”
  “胡闹,她一个女子怎么能随便出来,你是怎么做哥哥的。”忠行大人看起来似乎很生气。
  我很同情的看了看保宪,他看上去态度恭顺,眼中的神色却似乎并不以为然。
  我又望了一眼晴明,他好像对这里发生的一切毫无兴趣,只是漠然的凝视着远方。
  还不是一般的酷啊,在他回过头的时候,我拉起卷帘一角,笑咪咪的朝他挥了挥手。他愣了愣,居然朝我微微点了点头,又侧过头去继续望着前方。
  晴明居然有反应哦,好稀奇。
  如水的月光洒落在晴明身上,令他的侧脸更带了几分清雅。他的脸色忽然一变,低下头去,在忠行的帘子旁低语了几句。
  只见帘子一动,贺茂忠行下了牛车,他的脸上是少见的凝重,顺着晴明所指的方向望去,脸色更是大变,他和保宪低语了一句,保宪的脸色也立刻变了。我的浑身忽然感到一股强烈的妖魅之气,抬眼望去,类似阴森迷蒙的云雾般的东西,在前方滚涌着,正朝这边接近。
  如此多的鬼魅,如此让人压抑的感觉,连忠行大人和保宪都这样紧张,我的心中一个激灵,莫非……莫非遇上了传说中的——百鬼夜行?
  =======================
  平安小知识:熏香
  在平安時代,香被稱為薰物,配合不同的氣味,主要被分為六種,這就是“六種薰物(むくさのたきもの)”。
  梅香(ばいか)初春殘梅的微香
  荷葉(かよう)夏季芙蕖的?庀?/P>
  侍?模à袱袱澶Γ?秋風略涼的??/P>
  黑方(くろぼう)冬季結冰時的清香
  落葉(らくよう)秋日焚燒落葉散發出?淼南銡?/P>
  菊花(きっか)仿效菊花香練成的香氣
  以上。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穿越小说 > 寻找前世之旅 > 第五十二章 百鬼夜行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2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3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4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5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