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寻找前世之旅目录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穿越小说 > 寻找前世之旅 > 第五十一章 阴阳师

第五十一章 阴阳师

  “看你的穿着,你不是这里的人,是从唐土来的吗?”他用桧扇朝我指了指。
  “关你什么事。”我顶了他一句,忽然感到腿上也是一痛,忙低头一看,原来小腿这里的衣裙也不知什么时候被牛车勾破了,白色的肌肤上隐隐有些血痕,猛一抬头,看他也正注视着那里,我赶忙伸手捂住,瞪了他一眼,道:“非礼勿视!”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好笑的神色,道:“不如去我的府邸换身衣服。”
  我睨了他一眼,当我白痴啊,谁不知道平安时代的贵族公子们风流成性,我要是去了他家,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呢。
  “不用了,多谢你的好意。”我故意咬重了好意两个字,刚转身想走,忽然想到了别的,又转过了身子,望着他道:“你知道贺茂忠兼的府邸在哪里吗?”
  他显然吃了一惊,脸色一敛,牢牢盯住了我,一言不发。
  “不知道算了。”我刚想走,却听到他低声道:“你是从唐土特地来找他的吗?”
  我点了点头。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捉摸不透的神色,“那么,跟我来吧。”
  “我……”我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相信他的话,但是看他刚才的表情,又好像真的知道什么似的。
  算了,反正我也会法术,如果不去,万一他说的是真的,那我不是错过了。
  我看了看他,上了他的牛车,扑鼻而来的是一阵淡淡的初春残梅的微香,对了,平安时代的贵族都喜欢熏香,并且根据季节的不同所熏的香也不同,这个男人也不知是哪里的贵公子,还蛮讲究的呢。
  一路上,这个男人只是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什么话也没说。
  牛车渐渐的停了下来,帘子一掀,他优雅的下了车,正要来扶我,我摆摆手,跳了下来。他嘴角轻轻一扬,忽然伸手朝那驭车的人一指,那人居然立刻消失而化成了一张画有北斗七星的符咒。
  “啊!”我脱口而出。脑中忽然浮现出平安时代一份特殊的职业,指着他,难以置信的道:“你,你是阴阳师?”
  他斜睨了我一眼,道:“怎么,不像吗?”
  我摇了摇头,道:“我觉得你比较像被阴阳师收的那一类。”
  他哈哈笑了起来,带我进了府邸。
  府邸清幽雅致,庭院里的樱树和枫树上缠绕着绿色的藤蔓,树下挤着一丛丛银钱花,蝴蝶花,百代草,以及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草。
  粉色的樱花花瓣和浅紫的紫藤花瓣随风飘落在回廊上,让人都不忍心踩上去。
  我跟着他到了左边的一个房间门口,他在移门边跪坐下来,轻声道:“父亲大人,我带来了一位客人。我进来了。”
  说着他慢慢拉开了移门,房间里坐着一位身穿白色狩衣的中年男子,我不由一愣,他的眉目之间和沙罗有几分相似,难道这个就是贺茂忠兼?
  我的心情一阵激动,那男子看到我,脸上也有几分惊讶。
  “父亲大人,这位小姐是特地从唐土而来寻找伯父大人的。”带我来的电眼帅哥毕恭毕敬的说道。
  伯父大人?我一愣,他们和贺茂忠兼是亲戚?
  “什么?”中年男子脸色大变。
  我迟疑道:“请问你是?”
  “我是贺茂忠行,你要找的贺茂忠兼是我的哥哥。”那中年男子牢牢盯着我。
  我心里一喜,真是太好了,连忙掏出了那块勾玉,贺茂忠行一见那块勾玉,神情顿时激动起来,一把拉住我,道:“这,这是我们贺茂家的家传之物,你,你是沙罗?”
  我呆了呆,刚要摇头,他已经把我拥入了怀中,哽咽道:“沙罗,你是沙罗,你是哥哥在唐土的女儿……沙罗,太好了。”
  “那么,忠兼大人呢?”我急忙问道,也顾不得否认。
  他的神色一下子黯淡下去,“哥哥他,已经过世了。”
  “啊!”我失声道:“过世了,怎么会!”我的心中一片混乱,怎么会这样呢,这样的话我答应沙罗的事情不是做不到了吗?
  “那个,我不是——”
  “沙罗,我知道你一定很伤心,不过既然你来了,我一定会像待亲生女儿一样待你,你就安心住在这里吧。”他指了指那个电眼帅哥,道:“这就是我的长子保宪,以后就是你哥哥了。
  贺茂忠行,贺茂保宪,我的脑海中重复着这两个名字,忽然如梦初醒,怪不得我觉得这个姓这么耳熟,贺茂家族的确是平安时代闻名遐迩的阴阳师。
  没想到沙罗居然和阴阳师家族有这么深的渊源。
  想到这里,我想要否认的话不知怎么被堵了回去,阴阳师进宫的机会很多,也许,将错就错,住在这里,能让我更容易完成任务。
  对不起,沙罗。我需要尽快完成任务回去。
  “那么,从今天起,你就叫作贺茂沙罗,安心的住在叔父家吧。”忠行微微一笑。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
  贺茂沙罗,怎么觉得这个名字,也有点耳熟……
  ==========================
  晚上怎么也睡不着,我的心里充满了内疚,冒充了沙罗,也没有做到对她的承诺,翻来覆去多次之后,我还是披了一件单衣来到庭院里。
  庭院里的僧都有节奏的发出敲击石头的声音,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阵带着露水淡淡的青草味,正在我闭上眼睛大口呼吸时,一缕残梅微香钻入了我的鼻息,这个香味……
  “睡不着吗?沙罗?”一个低低的声音从我背后响起。
  我转过身去,一个冰蓝色的身影映入眼帘,似乎是我那位挂名哥哥——贺茂保宪。看样子好像是刚刚会过情人夜游归来。
  “咦,阴阳师也有情人吗?”我忍不住脱口道。
  他斜斜挑了挑眉,那双妖魅的眼睛水波一漾,道:“阴阳师也是男人,为什么不能有情人?”
  “也不是啦,我印象里好像阴阳师都应该是冷冰冰的,拒人与千里之外,像你这样的真的很少见哦。”我解释道。
  “冷冰冰?”他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道:“这样的阴阳师,我们府里好像是有一个。”
  “喂,那个,我可不可以问个问题。”我换了话题,现在我没有兴趣知道冷冰冰的阴阳师。
  “喂?”他嘴角一扬,伸出扇子往我脑袋上一扣,笑道:“你很没礼貌哦,沙罗,至少你要喊声哥哥吧。”
  “哥……哥。”我很勉强的喊了一声。
  他笑着点了点头。
  “那个,贺茂——我父亲大人是怎么去世的?”我低声问道。
  笑容在他那张俊美的脸上渐渐隐去,“小时候,我听家人说伯父大人在唐土爱上了一个唐女,当时唐土一片混乱,祖母大人由于担心就假称病重,把伯父大人骗了回来,伯父大人来了之后知道受骗自然是要马上回去,那时我们都知道伯父在唐土有了个女儿叫做沙罗,祖母一怒之下幽禁了伯父,后来还是我父亲帮助伯父逃出了府邸,让他搭船去唐土。”
  他顿了顿,道:“但是没想到,那艘船遇上了海难……”
  原来是这样,原来沙罗的父亲并不是负心人,他一直想要回她们身边,只是……
  沙罗,你的父亲从来没有忘记你们,沙罗,你听到了吗,你一定会很高兴吧,我的心里一阵激动,鼻子开始泛酸,忙低下头去。
  “沙罗?”他附下头问道。
  “我好高兴……”我不受控制的开始说话,“我好高兴,我真的好高兴,原来爹一直没有忘记娘,忘记我,爹一直一直惦记着我们……”
  我一边说着,心里却是一阵惊慌,刚刚好像有人控制着我在说话,那些话不是我想说的,难道是沙罗的灵魂?
  “沙罗?你在这里吗?”我喃喃道……
  保宪那双妖魅的眼中忽然闪过了一丝怜惜,伸手把我拥入了怀中,低声在我耳边道:“可怜的孩子。”
  我一愣,回过神来,慌忙推开了他,“我可是你妹妹哦,你可别想趁机占我便宜。”
  “占便宜?”他愣了愣,忽然猛的低下头来,差一点撞上我的鼻子,我一抬眼,他的眼眸中闪动着令人目眩的光芒,仿佛幻化为许多小勾子,争先恐后的勾人魂魄。
  好美的眼睛,我不由暗暗赞叹一句。赞叹归赞叹,我的手还是毫不留情的一把将他推开。
  他似乎有些诧异,黑如子夜的眸子浅笑,带着揶揄。“你是第一个在我的注视下还能推开我的女人哦。”
  “别臭美了。”我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本姑娘见过的古今中外的美男多的去了,岂会这么没定力。
  “帅哥,我见多了,你,我就打个七分吧,哼。”我一甩头发,头也不回的往自己房间走去。
  不知道保宪是什么表情,不过一定会很不爽吧。
  回到房间,我靠在移门上,略略松了一口气,摸出了怀里的勾玉,释然一笑,沙罗,现在,你们一家三口一定在另外一个世界团聚了吧。
  ====================
  第二天,我刚起来,就进来了几名侍女,麻利的在我的屋子里挂起了幔帐和垂帘。
  “啊,啊,这是做什么?”我睡眼惺忪的问道。
  其中一个穿着红梅色外衣的女人朝我笑了笑,柔声道:“沙罗小姐,大人吩咐了,从今天起,我秋姬会教习您各种贵族的礼仪,第一件事就是您从现在开始需要在垂帘后面和他们说话。来,请过来吧。”
  “啊!”我呆在那里,对了,怎么忘了,平安时代的贵族女子都需要在垂帘后面和男性交谈,即使是父亲兄弟,也是一样。贺茂忠行所担任的阴阳头虽然是从五位的官职,但他一直深受村上天皇的宠信,经常受到天皇的召见,身份自然也是不低。
  望着这些女子们绚丽的衣服,以及拖曳在地上的三尺青丝,我不禁一阵发晕,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十二单衣?
  据我所知,十二單衣是由唐衣、裳、上衣、打衣、袿和單衣組成,當然,在單衣裏面還要穿著小袖,其中袿是一種以五層不同?色的薄衫層疊組成的衣物,真的很繁琐哦。
  洗漱完后,秋姬也令人拿来了一套表白,里青的模仿嫩柳颜色的十二单衣,衣服上带着精致的藤花花纹,在四个侍女的帮忙下,我才勉强穿上,天哪,好重,我都迈不动步子了,感觉好像背着被子到处走。“秋姬,可不可以少穿几件?”我苦着脸问道。
  “平时您也可以穿袿衣,就是除去裳和唐衣。”秋姬微笑道。
  一听可以减轻点负担,我赶紧示意侍女过来把裳和唐衣给我解了。
  不多时,我的肚子开始抗议了,我干笑了一声,问道:“秋姬,可不可以先吃早饭?”
  秋姬淡淡扫了我一眼,道:“沙罗小姐,我不知道您在唐土时是怎样的习惯,不过在这里,有身份的人一般每天只用两次餐。现在还不到时候。”
  “什么!”我受打击了,一天只用两餐,这不是强制减肥吗?“我,我不是什么有身份的人,可不可以一日三餐?”我小声道。
  “沙罗小姐,请注意您的言行,您的父亲贺茂大人生前可是从三位的中纳言,是身份高贵的殿上人,您现在既然是贺茂家的人,就是有身份的人。”她一边说着,一边递给我一把素白的蝙蝠扇,道:“如果遇到意外情况,您就要用扇子半遮住您的脸,或者用衣袖也可,总之,不能让别的男人轻易看见您的脸。”
  我无奈的接过了扇子,随手一遮。
  “这样可不行,沙罗小姐,持扇的时候右手要握住扇子下部,使扇尖微向上斜;左手握在中間,拇指在上,四指在下,就是这样。”她笑着纠正我的姿势。
  我郁闷的说道:“那个,我可不可以见见叔父大人。”
  “贺茂大人和公子一早就进宫了。”她的声音温婉。
  进宫?我忽然想起了文车妃,连忙问道:“对了,你知道文车妃吗?”
  秋姬点了点头,道:“文车妃是当今主上最宠爱的妃子,有谁不知道她,再加上她刚刚怀了龙胎,恩宠更加绵泽。”
  “什么,她才刚怀上龙胎?”我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不禁有些郁闷,这样的话,不是要等她产下皇子,任务才能完成嘛。这样算来岂不是要等上好几个月?
  “还有,沙罗小姐,您刚才这样张大口说话是一種非常失禮的行為,请您记住要用半開的扇子遮住嘴巴;說笑的時候要低下头,以扇面覆於唇上。”
  我紧紧拽着扇子,我的忍耐力快到极限了……难道这就是对我冒充沙罗的惩罚?
  好不容易熬到了吃第一顿饭的时间,总算这里的饭菜还蛮对我胃口的,黑漆浅香木所制的悬盘里装的是是米饭和鳗鱼,外加芹菜和茄子,最后还有一道甜品——唐提子,是用米粉,小麦和豆粉做的,入口酥软,满口生香。
  听说当时的平民吃得还是五谷杂粮,只有贵族才吃得上米饭。
  吃完饭,在秋姬解说的一堆礼仪下,我的头脑开始发胀,我看着她的嘴,说了这么久,怎么就不累呢。
  终于,她说了一句我最爱听的话:“那么,沙罗小姐,今天到此为止,明天秋姬还会继续来教您的。”
  “辛苦你了。”我朝她行了个刚教的礼。
  她满意的一笑,起身往外走去。
  一见她离开,我赶紧站起身,松松筋骨,伸伸懒腰,一把掀开垂帘,刚走了一步,就差点被所穿的袴裤绊倒,唉,真是要命,走都走不快,我在房间里练习走了一会路,渐渐适应下来才朝庭院走去,心中不免更加郁闷,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呀。
  不管怎么样,如果要完成任务,看来还是要入宫会比较方便点。
  想来古代贵族女子也蛮可怜的,成年礼后就只能呆在这么一个小空间内,怪不得都短命了。
  刚走到庭院,忽然见到几个穿着白色狩衣的年轻男子从回廊上走了过来。
  “那个男人,总是那副样子,我看着就不舒服。”
  “别理他了,佐助,他对谁都是那个样子。”
  “你们知道吗,听说他的母亲是白狐,师父怎么会收他为徒。”
  “这么说他的体内流着妖孽的血液呢。”
  “总之,不要理他就是了……”
  男子们匆匆而去,听他们的对话,应该是贺茂忠行的弟子们。不过他们口中的那个男人又是谁呢?
  我继续往庭院深处走去,阳光犹如碎金一般点点洒落在庭院里的莲花池边,一位身穿白色狩衣的少年正半蹲在池边,用池水擦拭着手背。
  他听到我的脚步声,慢慢转过头来。
  我愣愣的看着他,世上竟然还有如此清雅脱俗,灵动秀逸的少年,犹如蓝天上随心飘动的云絮,又好似挟带着淡淡叶香的一缕清风,纤尘不染,云淡风清。
  他只看了我一眼,又转过头去,继续自己的事情。
  我这才发现他的手背上有些伤痕,
  “你怎么了?”我脱口道。
  他没有说话。
  “你的手怎么受伤了?要不要擦点药?”我走近了两步问道。
  “不用。”他的声音,就好像露珠滑落到竹叶上那般清透。
  我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他似乎有些诧异。他身上也有淡淡的熏香,很特别的香味,好像风吹过结冰的湖面带来的清香。
  “我说,你也是贺茂大人的弟子吗?”我侧过头问道。
  “嗯。”
  “你也很喜欢阴阳术吗?”
  “嗯。”
  “我叫叶——我叫沙罗,你呢?叫什么名字?”
  “……”
  这个少年真是惜字如金,我不由郁闷起来。
  “小子,你很拽哦。”我拾起一颗石子扔到了池塘里。
  “拽?”他总算有了点反应。
  “我是说你很清高啦,我这么和你说话,你都爱理不理的。”我又扔了一颗石子,那石子在水面上打了三个漂才沉下去。
  “哇,你看,有三个漂哦!”我指着池面道。
  他望着池面,忽然冷冷说了一句。“我是白狐的儿子,最好不要接近我。”
  我一愣,原来他就是那些人口中的白狐的儿子,他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和我差不多大,仔细看,他那双眼眸是至纯至纯的黑色,好像黑色水晶一般,在阳光下折射出淡淡光华,清澈通透,丝毫没有沾染到一丝尘世浊气。
  “白狐的儿子又怎么样?不管是人类还是妖物,他们都会有感情,有爱,如果心里有爱,妖物也值得让人尊敬,如果无爱,那么就算是人类也会让人不齿。”我一边说着,一边不避嫌的拍了拍他的肩。
  他抬头看着我,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惊讶。
  “你是……”
  “贺茂大人是我的叔父,我再说一次,我叫……”
  “沙罗。”他忽然接口道。
  “嗯,原来你记住了。”我笑了起来。
  “沙罗小姐,沙罗小姐……”不远处传来了侍女的喊声。
  “糟糕,我要回房了。”我赶紧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正要离开,忽然又想到了什么,道:“对了,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他嘴角微微扬起,淡淡吐出了几个字:“安倍——晴明。”
  ==================vivi==================
  接下来,是一些背景资料。
  殿上人:平安时代,四位以上(含)可以参加朝议,称殿上人,四位以下称殿下人。殿上人也算是个高层小集团,在宮廷中一共也不過三十人左右。
  贺茂保宪:他在当时也是十分厉害的阴阳师,只是名气没有晴明大,晴明与保宪,是贺茂忠行门下的师兄弟。日本的阴阳道,后来即为两大系统所主导,即安倍晴明的土御门家与贺茂保宪的贺茂家。保宪就是另一派的始祖。
  以上。

无忧书城手机版 > 穿越小说 > 寻找前世之旅 > 第五十一章 阴阳师
上一章 查看目录 下一章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醉玲珑(中卷)作者:十四夜 2寻找前世之旅作者:Vivibear 3醉玲珑作者:十四夜 4醉玲珑(上卷)作者:十四夜 5醉玲珑(下卷)作者:十四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